<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10 踏天!(谢谢katatsumuri老哥,爱你么么哒)
    其实,陈曦不是要杀光他们,而是要杀的他们胆寒!

    什么狗屁祖训?

    什么狗屁东西?

    炮烙盈盈?

    那我就先炮烙了你们!

    此刻,光陈曦眼中的煞气,就足以让人退避三尺了。

    他一道剑芒将三叔击中后,院子里那群看热闹的闲杂人等便都纷纷退出了院子。

    他们来的时候很快,退的时候更快。

    陈曦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再次向前踏出一步,冷冷喝道:“还有谁?!”

    他扫视着每一个敢露头的人。

    但凡每一个和他目光有接触的人,都会飞快撇开视线,根本不敢跟他对视超过一秒钟。

    就连刚才跟秦永言交手的赵兴怀、李和安两人,此刻也退守到院门外,一脸紧张的守着院门。

    三叔连他一招都接不住……

    没有人敢站出来了。

    陈曦等了一下,见他们都害怕了,这才重新牵起盈盈的手,温柔的对她说道:“我们回家。”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却让秦若盈在这一瞬间又哭了出来。

    她看着眼前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男人,一种无限膨胀的安全感瞬间就填满了她的心。

    二十年前,那下意识的选择……

    没有错!

    陈曦一手持剑,一手牵着盈盈。

    他要带她回家了。

    在我们回家的路上……

    人挡杀人。

    佛挡杀佛。

    然而,就在陈曦气势之盛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却突然从天上传了过来。

    是的,从天上传来。

    “年轻人,既然你已贵为天师,煞气又何必如此之重呢?我曾经得见一位天师,其气度也是令人折服的……”

    这声音仿佛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院子外的人在听到这个声音后,都显得有些惊疑不定,不断的转头四处打量着声音的来源。

    闻言,陈曦不禁怒哼一声。

    他轻轻捏了捏盈盈那柔若无骨的手掌,这才再次松开了她的手。

    “装神弄鬼,杀了小的来老的……”

    陈曦再次踏出一步,将盈盈护在身后。

    随后,他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宗祠所在的方向。

    紧跟着,陈曦便突然仰天狂吼道:“既然要打,那你们就给我滚出来!一起上,免得浪费我时间!”

    那一瞬间,他的声音宛如狮子怒吼、雷霆炸响。

    院子外的人被震的耳朵轰鸣作响,顿时就忍不住捂上了耳朵。

    有些受不了的,甚至还立刻就蹲在地上痛苦的大喊大叫起来。

    然而,院子里的秦家人却连丝毫感觉都没有。

    秦妤卿甚至还在奇怪,院子外面的人都怎么了?

    “呵呵呵呵……”

    一阵笑声突然响起。

    人还未至,但却已经可以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他的形象了。

    就像一个苍老的慈祥的老爷爷,正在看自己的顽皮孙子一样,满眼都是慈祥宠溺的感觉。

    “年轻人好大的口气……”

    话音落下,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宗祠上空。

    那是一个身穿白色练功服的老人。

    老态龙钟,拄着一根榆木拐杖。

    他就这么慢慢的朝着院子的方向走了过来。

    是的,他在走。

    但却凌空走在四五十米高空上,踏天而来。

    “那是……那是……太叔公!!”

    赵兴怀一直傻傻的盯着那老人,使劲揉了揉眼睛后,这才突然跪下大声喊道:“给太叔公请安!”

    此言一出,院子外的所有人便统统跪在了地上,高呼道:“给太叔公请安。”

    太叔公,村子里的传奇。

    没人知道太叔公究竟多少岁了,而他辈分究竟有多高,也没人能弄得清楚。

    所以就连三叔,也只能称呼太叔公为太叔公……

    太叔公已经几十年没有现身了,所以很多人都以为太叔公已经仙逝了。

    没想到,今天却还能再见到太叔公!

    陈曦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他很不舒服。

    因为他看不惯这种已经封建传统到腐朽,但却始终不愿化作尘土的老杂毛!

    我管你什么天门,什么玄女,你要烧死盈盈,那就是跟我过不去!

    想到这里,陈曦不禁一声怒哼。

    紧接着,他便提着剑,一步一步的向着老者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仿佛是在泰山游玩一般。

    陈曦每踏出一步,都像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但他的脚下,却什么都没有。

    凌空虚踏。

    登天而上!

    太叔公正笑呵呵的跟着院子外的晚辈们打着招呼。

    等到他当看见陈曦从院子里踏天而来的时候,他脸上洋溢的慈祥笑容也慢慢消失了。

    “天人?”

    太叔公拄着拐杖,不禁惊讶的脱口问道:“你竟然已经踏入了天人?”

    天师之上,谓之凝丹。

    凝丹有成,方为天人!

    陈曦踏天而来,站在了太叔公面前。

    一老一少,一人持剑,一人拄杖。

    就这么凌空站在了天上。

    陈曦像是没有听到太叔公的惊叹一般,反而自顾自的问道:“我只有一个问题。”

    太叔公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才呵呵笑道:“请说。”

    陈曦现在所表现出的境界,已经让他不得不把这个年轻人放在了与自己同等的位置上。

    闻言,陈曦忽然笑了起来。

    “打了小的来老的,这么没完没了,不如就一起上吧……你上面还有没有人?有的话就赶紧叫出来吧,我赶时间。”

    说完,陈曦便负手而立,剑尖斜指。

    霜雪为剑。

    熠熠生辉。

    太叔公没有说话。

    此刻,他的眼神也变得有些阴沉。

    从三叔进门开始,陈曦的势就在不断攀升。

    还未交手,太叔公的心里竟然已经生出了一丝怯意!

    这就是势!

    以势取胜,未战先胜!

    这个年轻人,当真可怕。

    太叔公面无表情看着陈曦,就像在思考着什么似得。

    想了一下后,他却忽然又呵呵笑了起来。

    “年轻人,有锐气是好事……”

    “但是你可曾想过,如果你今天输了,哪怕只输了一招……“

    ”你和你妻儿会有怎样的下场?”

    老杂毛何其歹毒!

    此话一出,哪怕以陈曦的自信和定力,此刻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的老婆孩子。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便举起左手,凝空虚抓!

    风雪骤然变大!

    不过一瞬间的功夫,数百把霜剑便在他身边凝聚成形!

    陈曦左手一挥。

    那密密麻麻的霜剑,便突然飞向了院子里的秦若盈。

    ‘窣窣……’

    长剑破土而入,带起一阵酥酥作响声。

    以秦若盈为圆心,密密麻麻的霜剑接连不断的插进地面。

    一个防御大阵瞬间成形!

    写完就发,今天尽量三更,我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