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02 杀意
    ‘嘭!’

    带着一肚子怨气,秦妤卿一脚狠狠的踹在了西厢门上。

    然而她这一脚下去,回应她的却是一阵更加强烈的反作用力。

    明明就是一扇木头门,但却硬得跟银行金库大门似得。

    摆明就是在陈曦在作怪!

    秦妤卿咬着牙,有些无奈的收回右脚。

    因为实在太过愤怒,所以她那饱满的胸膛也随着急促的呼吸而急剧起伏了起来。

    这下可好了。

    连门都打不开,但如果就这样悻悻的退回去,她又觉得很不甘心。

    可是让她好好敲门的话,她又不拉不下那个脸……

    雪已经停了。

    但寒风却依旧呼呼作响着。

    秦妤卿一脸怨气的站在西厢房门口,竟然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该怎么办了。

    她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了。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样的感受。

    打不过、跑不掉。

    以她的身份,又不可能像个泼妇一样的去骂街。

    还能怎么办?

    陈曦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

    而她则像一个受了伤的猎物,就这样被陈曦肆意的玩弄于鼓掌之间。

    秦妤卿越想越气,于是立刻就转身朝着东厢房走了回去。

    她的倔脾气也上来了。

    自己堂堂抱丹境的武道宗师,哪怕一个月不吃不喝也不会死。

    大不了回去就龟息,慢慢跟他耗下去!

    秦妤卿这边打定主意,但就在她转身准备离开的同时,她身后的房门却突然打开了。

    小家伙转头看到了屋外的秦妤卿,于是立刻拿着勺子开心的挥了起来。

    一边挥,她还一边高兴的大喊道:“小姨!小姨!你要跟我们一起吃饭吗?”

    小家伙十分热情的向秦妤卿发出了邀请。

    秦妤卿此刻哪还有什么心思吃饭,所以连头也没回,直接就朝着东厢房快步走去。

    然而,她才刚刚踏出一步就万分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没办法控制身体了。

    一种无形的力量突然间就夺取了她对身体的控制权,然后操纵她慢慢转过了身子。

    此刻的她,就像一个遥控机器人,在别人的遥控下,肢体僵硬的朝着西厢房走了过来。

    见状,秦妤卿顿时就面带惶恐的大喊道:“你对我做了什么!放开我!”

    陈曦没有搭理她,而是笑眯眯的控制她坐到了小家伙身边。

    随后,陈曦便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柔声问道:“念念,你去给小姨添一碗饭好不好?”

    “好!”

    闻言,小家伙立刻开心的点了点头,然后屁颠屁颠的跳下椅子,跑到电饭煲旁边给秦妤卿装起了饭来。

    虽然她还没理解小姨这个词语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但只要跟麻麻有关系,小家伙都会表现出了充分的热情。

    趁着小家伙去添饭的空隙,陈曦则转头看向了秦妤卿,微笑着问道:“怎么样,我女儿可爱吧?”

    秦妤卿挣扎着想要摆脱陈曦的束缚,可这显然是徒劳的。

    于是,她也只得厉声呵斥道:“放开我!”

    “放开你可以,不过你得先把这顿饭吃了。”

    陈曦笑着指了指桌上的菜。

    秦妤卿没有答话,而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小姨,饭!”

    小家伙很快就抱着碗跑了回来,然后高兴的把碗举到秦妤卿面前。

    见状,秦妤卿还有些犹豫。

    陈曦也不跟她废话,立刻就控制她接过了小家伙手中的碗。

    秦妤卿勃然大怒,想要呵斥陈曦几句。

    而这时,她却发现自己又可以动了。

    愣了一下后,秦妤卿的第一反应就是离开这里。

    可她才刚刚动了一下,陈曦却又制住了她。

    “你……”

    秦妤卿想要说些什么,但刚刚说出一个字,她就突然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生生把那段没说出来的话给咽了回去。

    陈曦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平静的说道:“吃饭。”

    这时,小家伙也跑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拿着勺子就准备重新开动。

    十分满足的喝了一口鲜汤后,小家伙却发现秦妤卿还保持着刚才端碗的样子,于是便有些疑惑的问道:“小姨,你为什么不吃吖?”

    看到小家伙那满脸疑惑的样子,秦妤卿崩溃了。

    被陈曦这一番折腾,气的她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她宁愿被陈曦活活打死,也不愿陈曦这样肆意的羞辱!

    是的,羞辱。

    像个玩偶一样,被陈曦捏在手上随意的玩弄。

    她尝试了一下,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以后,便立刻飞快的说道:“放开我,我吃!”

    话音落下,她发现自己可以动了。

    于是,秦妤卿便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有些僵硬的刨起了那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来。

    她没有夹菜,就那么干吃着米饭。

    陈曦见她一直不肯夹菜,便笑眯眯的说道:“你是客人,别光顾着吃饭,也尝尝我做的菜吧,我的手艺还不错,你应该吃得惯。”

    闻言,秦妤卿动作一滞。

    紧跟着,她的脸上却突然落下了一行眼泪来。

    居然被陈曦给生生气哭了!

    “呃……”

    陈曦也没料到自己能把小姨子给气哭,于是连忙朝着小家伙问道:“念念,吃饱了吗?”

    “我吃饱了!好饱好饱!”

    “那你跟大猫去看动画片吧。”

    “好!”

    一说到动画片,小家伙浑身上下都是劲儿。

    所以陈曦刚刚把她放在地上,她就吆喝着大猫到床上看动画片了。

    等到小家伙离开后,陈曦这才转头看向了秦妤卿。

    而这时,秦妤卿也已经偷偷的把自己脸上的眼泪擦掉了。

    “我们聊聊吧。”

    秦妤卿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继续刨着手上的白米饭。

    她现在的样子,哪还有刚来时的那种傲气?

    反而更像是一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女人。

    这也是陈曦想要的结果。

    见她终于卸下那层层外壳后,陈曦这才又问道:“我是真的很好奇,为什么当你第一眼看到念念的时候,心中会闪过一丝杀意?”

    秦妤卿愣住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陈曦居然连这都能够感觉到。

    “你应该庆幸,你心中那丝杀意转瞬即逝,否则我想我们可能连坐在这里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所谓杀意和杀气,一个是代表着想杀人,另一个却代表着准备杀人。

    两者看似区别不大,但又有本质的区别。

    杀意是瞬间产生的想法,而杀气则是准备杀人前的气息。

    秦妤卿是武道高手,所以她每当准备出手的时候,全身肌肉都会自然而然的绷紧,毛孔也会立刻收缩封闭。

    如果是同境界的高手,自然可以察觉到她身上的种种细微变化。

    这就是所谓的杀气,也代表了她即将出手。

    杀气可以感知,但杀意却无法感知。

    因为杀意只是一种想法,除非能够洞察人心,否则又如何能够察觉到别人的想法呢?

    陈曦也不能洞察人心。

    但他却可以通过秦妤卿那一瞬间的细微表情来推断。

    秦妤卿确实应该庆幸……

    她心中的杀意来的快,去的也很快。

    否则,她是真的会被陈曦当场给捏死。

    秦妤卿没有回话。

    陈曦笑了笑,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你很奇怪,通过我的观察,我猜你很有可能连鸡都没有杀过,但今天却想要杀死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你姐姐的孩子……告诉我,为什么?”

    说完,陈曦便静静的注视着她。

    秦妤卿端着碗,低着头像是在思考一般。

    她沉默了很久。

    陈曦也等了她很久。

    想了很久之后,她才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沉沉的说道:“因为她不死,姐姐就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