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00 方士
    四合大院里。

    那阵突然刮起的大风终于平息了。

    雪下得太大,其实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所谓瑞雪兆丰年。

    也只有适中的雪量,才能被称为之瑞雪。

    适量的雪既能杀虫保温,又能为庄稼提供水分,而且还不会压垮庄稼。

    这才是丰年的预兆。

    雪停了。

    小家伙呆呆的望着眼前那偌大的雪人。

    眼前发生的一幕,已经彻底把她给惊呆了。

    她就那么不由自主的张开小嘴。

    哪怕没有再流泪,小鼻子也在无意识的抽搐着。

    甚至都不需要陈曦哄她,她就已经彻底忘了哭这回事儿了。

    “粑粑……这个雪人……好大吖……”

    小家伙微微仰着小脑袋,那震惊不已的小模样,顿时就逗得陈曦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看到她这呆萌可爱的样子,陈曦的心情也不禁好上了许多。

    ‘mua!’

    重重的在小家伙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后,陈曦这才看着她,柔声问道:“怎么样,喜欢这个雪人吗?”

    “喜欢!!!”

    陈曦这么一问,也让小家伙回过了神来。

    因此,她立刻就坐在他怀里手舞足蹈了起来。

    “粑粑快放我下来!我要跟雪人玩!”

    陈曦连忙将她放了下来。

    刚刚踩在地上,小家伙就猛地扑倒了雪人怀里。

    雪人可不会抱她,所以她是把自己的小身板给扎进了雪堆里。

    簌簌掉落的雪渣不断掉到小家伙的头上,有一些甚至还掉进了她的衣服里。

    虽然被冷的直打哆嗦,但她却乐此不疲,贴着雪人咯咯大笑了起来。

    看她那兴奋的样子,估计就差把自己的脑袋都埋进雪堆里了。

    陈曦放下了小家伙,然后才转头看向了秦妤卿。

    而这时候,秦妤卿也已经回过了神来。

    她原以为陈曦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却没想到……

    陈曦居然是一个方士!

    而且,以陈曦刚才所展现的手段,境界甚至可能达到了入道之上的修法。

    《韩非子·人主》:“且法术之士,与当途之臣,不相容也。何以明之?主有术士,则大臣不得制断,近习不敢卖重,大臣左右权势息,则人主之道明矣。”

    《史记·淮南衡山列传》:“昔秦绝圣人之道,杀术士,燔《诗》《书》,弃礼义,尚诈力,任刑罚,转负海之粟致之西河。”

    汉·王符《潜夫论·贤难》:“故德薄者,恶闻美行;政乱者,恶闻治言。此亡秦之所以诛偶语而坑术士也。”

    方士,方术之士,也称术士。

    他们擅长祭拜鬼神、炼丹长生,甚至也被称作法术之士。

    比如,那位让宁仲国活过五十的隐士高人,就极有可能是一位方士。

    方士一脉渊源流传,但到了现在,却几乎已经绝迹于世间,连有关于方士的传说也少得可怜。

    方士一脉仅存的一些旁支,也大多隐居深山里,保持着一脉单传的古老传统。

    而造成方士一脉如此凋零的罪魁祸首,其实是华夏史上的第一位皇帝——秦始皇。

    秦始皇焚书坑儒。

    这是一段非常残酷的历史。

    史籍对此多有记载,历朝历代的史官对此也多有论述。

    但奇怪的是,各类书籍都对焚书作了详细记载,却对坑儒一事记载的十分笼统。

    实际上,这是因为——

    秦始皇坑杀的根本就不是儒生,而是方士。

    而秦始皇之所以要坑杀方士,发誓要断绝方士传承的理由也很简单。

    当年,方士徐福奉秦始皇之命,率领三千童男童女前往东海,寻找传说中的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为其寻求长生不死药。

    然而徐福离开后,却从此杳无音讯,再也没回过华夏。

    察觉到被骗的秦始皇勃然大怒,因此而迁怒于方士一脉。

    他含恨坑杀无数方士,这才导致方士一脉险些断绝。

    东汉以后,时间距秦已远,‘剧秦’的社会舆论、以及当时儒家独尊之地位,再加上以‘今文学派’虚指浮夸、甚至作伪之学风日盛,这才生生指鹿为马、歪曲事实,把秦始皇坑方士的故事,彻底扭曲成秦始皇“坑儒”。

    其实说穿了,秦始皇是被人构陷的,所以才害他被儒家唾骂了整整一千多年。

    至于这是不是方士余孽对秦始皇的报复,到现在也没人知道了。

    毕竟,历史早已化作尘埃。

    ……

    翻手作云覆手雨,纷纷轻薄何须数。

    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通天手段,显然已经不是秦妤卿所能够应付的存在。

    她不禁心生怯意,想要快点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

    可是她来都来了,陈曦又怎么可能再放她走?

    这可是跟盈盈有着莫大关联的小姨子,可千万得留住了。

    因此,秦妤卿刚刚转过身子,陈曦便朝着大猫轻声喝道:“大猫,留客。”

    “喵!”

    大猫最近整天都过的提心吊胆的,现在终于有了挣表现机会,它当然是卖力的不行。

    于是,就在秦妤卿刚刚向前迈出一步的时候。

    原本蹲在西厢台阶上的大猫,就已经化作了一道黑影,瞬间就掠到了垂花门前。

    而随着它身体的急剧变大,秦妤卿也不禁跟着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妖物?!”

    大猫现出了原形。

    它前脚微屈、后腿蹬地,身子微微弓起,眼睛则死死盯着秦妤卿,甚至还咧嘴露出了一口尖牙。

    看到它摆出这架势后,秦妤卿也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她犹豫了一下,这才转过身子,朝着陈曦厉声娇喝道:“你究竟是谁!”

    闻言,陈曦只得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记得我好像跟你说过了……我叫陈曦,我是秦若盈的丈夫,陈念的爸爸。”

    “你!”

    秦妤卿恨恨的一跺脚,竟然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如何是好了。

    且不说这个高深莫测的男人,就连她身后这头诡异无比的妖物,她都不敢保证自己可以安然无恙的从它身边走过。

    而就在秦妤卿苦恼不已的时候,小家伙却突然看到了蹲守在垂花门前的大猫。

    她今天已经见到了太多惊奇的事物。

    但此刻看到大猫变大后的模样时,她还是忍不住举起小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大猫?是你吗?”

    小家伙跟大猫朝夕相处这么久,连被子都盖的是同一张。

    因此,几乎不需要经过太多的思考,小家伙就发现这头偌大的黑豹跟她的大猫很像很像……

    而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小家伙则屁颠屁颠的朝着垂花门跑了过去。

    “喵~”

    老大来了,大猫只得乖乖叫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了。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后,小家伙激动了!

    本来她还有些不敢靠近,但一听到大猫的叫声,她就立刻张开双臂猛扑了上去,然后一把抱住了大猫的脑袋。

    “大猫!大猫!大猫!真的是你吖!”

    小家伙太过了兴奋了,所以便用自己的小手,使劲的揉着大猫的脑袋。

    大猫的脸都被她揉的变形了,但又不敢躲。

    所以它只得收起舌头上的倒刺,然后伸出舌头舔得小家伙没空再揉它。

    小家伙抱着大猫,乐得咯咯直笑。

    可紧跟着,她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于是立刻高兴的大喊道:“大猫!我可以骑你吗!”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因此,还没等大猫有任何表示,她就已经搂着大猫的脖子,卖力的跳着,想要爬上它的背。

    可惜她太矮了,大猫变大后,怎么也有她三分之二高,所以小家伙根本就爬不上去。

    见状,大猫只得老老实实的伏下身子,让她骑在了自己身上。

    等到小家伙坐稳后,大猫这才又站了起来。

    而小家伙则双手抱着大猫的脖子,趴在它身上咯咯大笑了起来。

    “大猫!大猫!驾驾驾!”

    四合大院里。

    大猫背着小家伙,在她的不断催促下,只得无奈的围着院子转起了圈来。

    它不敢跑太快,怕摔着小家伙。

    如果这小家伙不小心摔倒了,它估计自己的四条腿都会被陈曦打折。

    所以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秦妤卿站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呆呆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恍惚中,她就有了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感谢【看书如人生不明】老板的20000大赏!

    感谢【三四凌乱】老板的10000大赏!

    感谢【assad】老板30000大赏!

    本友群:511793123

    群名字:毁灭地球战略总部

    两千人大群,暂无入群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