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97 初雪
    或是想到了当初跟盈盈在一起朝夕相处的日子,张婶忍不住落下了泪来。

    从盈盈八岁到十八岁。

    张婶照顾了她整整十年。

    人生又有几个十年?

    大学四年,毕业两年,再到陈曦失踪她怀孕。

    时间一晃,又过了一个十年。

    人生还剩下几个十年?

    陈曦早就发现了张婶的情绪有些不对劲,所以在张婶落泪之前,他就把小家伙哄去看电视了。

    小家伙最见不得别人哭,如果被她看到奶奶流眼泪,估计立马也要跟着哭起来了。

    陈曦拿着手机一直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

    等到张婶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后,陈曦这才问道:“张婶,盈盈家里没有亲戚吗?”

    “有,她家里的亲戚好像还挺多的,不过都没在上京……我逢年过节也要回家,所以也没怎么见过他们家的亲戚。”

    “那她还有什么兄弟姐妹吗?”

    “应该有几个吧,我见过盈盈一个妹妹,是她二叔的女儿,只来过一回。不过那姑娘跟盈盈不亲,一来就对盈盈横眉冷眼的,就跟谁欠了她钱似得……我不喜欢那姑娘。”

    “妹妹?她叫什么名字呢?”

    “我跟那姑娘不熟,而且这都过去十多年了,我哪能记得住?”

    “好吧……”

    陈曦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还想再多问一些有关于盈盈的事,但这时,张婶的孙女儿却突然哭了起来。

    没办法,陈曦只得依依不舍的跟张婶说了再见。

    ……

    上京是北方。

    所以过完国庆,天气就会逐渐转凉,早晚温差也越来越大。

    父女两理所当然的霸占了这座市值上亿的‘豪宅’。

    每天下午吃过晚饭,陈曦都会带着小家伙在什刹海附近闲逛。

    慢慢的,也有不少邻居认识了他们。

    这座二进四合院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所以刚开始,一些还记得张婶和盈盈的街坊邻居,总会用略带狐疑的眼光审视着陈曦父女俩,只要他们有任何异常举动,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报警。

    让外地人见识一下,上京除了有cy区群众,还有他们xc区群众!

    不过,小家伙却根本就没在意别人异样的眼光。

    每当有人问起,或多或少的想要试探他们是不是霸占别人房子的老赖时,她都会自豪的挺起胸膛,大声说道:“这是我麻麻的家!所以就是我的家!”

    而这时,别人就会问:你妈妈呢?

    这个问题很复杂。

    所以每当她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总会像被霜打过的茄子一样,有气无力的喏喏道:“我麻麻出国了,还没有回来……”

    这是陈曦告诉她的。

    爸爸不会骗她,所以只要他们待在这里,妈妈就一定会回来!

    她真的好想见到妈妈……

    就如同陈曦也想见到盈盈一样。

    可是,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推移。

    陈曦的心,却也一天一天的沉了下去。

    冯民泰每天都会装模作样的登门拜访。

    说是拜访,实际上还不是担心陈曦已经找到自己想要的人,所以就会赖账不给钱了。

    一条线索一百万,但如果陈曦是在这房子里等到了自己想见的人,那一百万可得变成一千万才行!

    毕竟,这房子的线索还是他找到的。

    但随着他每天准时的登门拜访观察,冯民泰也逐渐意识到,可能这一千万还真不是那么好赚的。

    无奈之下,项目重新启动。

    这一次,他们把关注点放在了秦永言身上。

    这也是现在唯一一条可以再度展开的线索了。

    ……

    紫陌芳尘,烟缕收寒,雨丝过云。

    羡交阴桃叶,窗前曲槛,认巢燕子,柳底朱门。

    回首年时,雾鬟风袖,袅袅娉娉娇上春。

    逢迎处,仅芳华缱绻,玉佩殷勤。

    谁知此际销魂。

    漫隐约人前笑语温。

    记掌中纤细,真成一梦,花时怨忆,应为双文。

    载酒心情,教眉诗句,空悔风流曾误人。

    凭谁去,待寄将恨事,两处平分。

    ……

    十月十日,门头沟山区里下起了第一场雪。

    但却不能算作是上京的初雪。

    所谓初雪,那是有严格规定的。

    只有当上京全市20个人工站中,多于10个站点观测到有降雪现象;或者城区5站(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观象台)均观测到有降雪现象;又或者是城区5站中的3个或以上站点观测到有降雪现象,且至少1个站降雪量 0.1毫米时,才能将这场雪定为初雪。

    冬天越来越近,院子里的槐树终于掉光了树叶。

    它们高举着那婀娜多姿的枯树梢,像是在迎接那即将到来的寒冬。

    小家伙出门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她现在只喜欢一件事,那就是躲在被电暖烘的暖洋洋的厢房里,裹着棉被,跟大猫一起看电视。

    上京是干冷,中海是湿冷。

    中海冬天的气温虽然高一些,但却风大,湿气重。

    最重要的一点是,没有暖气。

    康居小区的家里连空调都没有,就更别说是暖气了,所以小家伙一向最怕冬天。

    没想到来到上京后,四合院里的电暖气,却让她爱上了这个冬天。

    陈曦站在院子里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他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不好。

    当然,对于小家伙,陈曦还是一如既往的宠爱。

    但对于小家伙以外的任何人,陈曦就都只剩下呵呵了。

    包括大猫。

    虽说陈曦也没怎么吓唬它,但大猫现在看到陈曦都会主动绕道走。

    除非有小家伙抱着它,否则它根本不敢靠近陈曦方圆五米以内。

    连大猫都受到了这样的待遇,更何况是那市侩奸诈无比的冯民泰呢?

    不过冯民泰终究也是见风使舵的一把好手,自从上次被陈曦生生踹出院子后,他每次再来的时候,都不会再跨过垂花门了。

    因为他隐隐约约有着一种感觉。

    如果自己再去招惹陈曦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而宁仲国和徐威现在也不敢给陈曦打电话了。

    虽然培元丹的影响力,已经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降到了最低点。

    但有些火点起来容易。

    想灭掉却困难了。

    所以在经过百般纠结考虑之后,宁仲国只得鼓起勇气,小心翼翼的给陈曦打了个电话。

    然而。

    陈曦回应他的却只有一个字:

    滚。

    挂了电话,宁仲国无奈的看了徐威一眼。

    徐威有些不明所以。

    那可是部级以上的大佬啊,陈先生难道会拒绝?

    宁仲国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徐威急的那是抓耳挠腮,恨不得刚才打电话的人是自己。

    宁仲国默默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后,便走到窗前。

    沉沉的吐出一口浊气后,他才忍不住叹道:“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

    天气越来越冷。

    十一月二十一日。

    小家伙收到了除爸爸以外的最大礼物。

    初雪。

    一夜醒来,上京城就完全变了个样。

    今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的更早一些。

    当小家伙从暖暖的被窝里钻出来后,她就发现院子里已经完全变了个样。

    就像是被人用白油漆粉刷了一遍,整个院子都被染成了白色。

    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她穿上小棉袄,还没等陈曦给她洗脸。

    她就已经冲出了房间,跑到院子欢快的大喊大叫了起来。

    “粑粑!下雪啦!下雪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