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87 阎王愁
    《明书·司天志》记载:‘隆庆三年五月绛州西北天裂,自丑至寅乃合。’

    《宋代·太平御览》八百七十四卷记载:‘太安天裂为二声如雷。是时长沙王奉帝出拒蓉城王颖,河间王颗迭威专命僭乱之象。’

    《南史·梁本纪》记载:‘梁太清二年元月天裂于西北,长十丈阔二丈光出如电,其声若雷。’

    《续唐书·天文志》记载:‘保大十三年冬十二月天裂东北,其长十二丈。’

    《清代·长清县志》卷十四记载:“嘉靖二十二年四月丙子(二日)夜半天裂。”

    《民国·洪峒县志·祥异》记载:“光绪六年二月三日未灾东南角有声如雷似天裂者,光如电长十余丈,逾时始灭。”

    以上都是官方文献和正史中的一些记载,所记载的正是一种天地异象。

    俗称开天门!

    在一些民间传说里,天门则代表着天庭的南天门。

    当天门打开的时候,一些修炼有成的得道高人才可以因此白日飞升,从而位列仙班。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开天门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所以现在的人几乎看不到相关的报道,想要了解,也只能从各类史书上寻找。

    如果非得要从科学的角度去解释,开天门更像是一种因为地球磁场变化而出现的景象投影。

    开天门可能比海市蜃楼要复杂一些,但也仅仅是幻象投影罢了。

    但如果这样来解释,就会出现了一个问题。

    如果天门是投影,那么,让它投影的实物本体又在哪儿呢?

    ……

    陈曦带着念念在上京城足足逛了三天。

    每次到了人多的地方,陈曦都会十分刻意的停下脚步,然后仔细的扫视着每一个往来的面孔。

    他虽没了神识,但五感却也远胜常人,所以哪怕只是一个照面,陈曦也能准确的记下那人的样貌。

    而就在陈曦抱着小家伙在上京闲逛碰运气的时候。

    徐威这边则拿着他的丹药,通过使用一种类似于饥饿营销的办法,把丹药的价格越炒越高。

    因为有宁仲国的第一批丹药铺路,所以那十个已经服下丹药,身体情况直线好转的患者纷纷为其大肆宣扬。

    在一传十、十传百的作用之下,消息一瞬间就传到了全国各地的权贵富豪耳中,大家都开始打听这种丹药的由来。

    人年五十,不称夭寿。

    现代人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寿命也越活越长,所以很多人哪怕五十岁了身体却依旧很好。

    但一部分体质较弱的中老年人,却会因为免疫功能的下降,逐渐患上了各种病症。

    只有经受过病痛折磨的人才会知道,每天都被疼痛折磨却能乐观的活下去,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坚强。

    徐威虽然是商界大佬,但他却并不是什么精通营销的推手。

    徐威一开始找陈曦买药,主要还是因为他做的药品行业,所以才会对丹药这玩意那么敏感,直接就找上了门去。

    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经过宁仲国前面十颗丹药的发酵酝酿。

    等到他手上还有十颗的消息传出去的时候,整个中海都为之疯狂了。

    消息越传越神。

    以至于,上京的几位部级大佬都闻讯亲自给他打来了电话,徐威这才不得不忍痛送了三颗出去。

    这就是现代社会。

    科技进步让效率不断提高,生活的节奏也比明朝的时候快了一万倍。

    一个不算秘密的天大秘密,传遍全国又需要多少时间?

    徐威现在也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

    这他娘的还真是一种痛并快乐的美好体验。

    陈曦的丹药并不是万能的。

    但当其中一位癌症晚期的患者服用后,这个药就被吹神了。

    虽然病没好,但至少得到了暂时的控制,不会继续恶化下去,同时也让这位患者的精神状况有了明显好转。

    三人成虎,更何况这药还真的有一定效果呢?

    完全足以让人为之疯狂了。

    因此,陈曦随手炼出的简化又简化版培元丹,居然生生被人给冠上了一个响亮的名号。

    逆天改命,阎王愁!

    徐威和宁仲国是两个类型的人。

    但他毕竟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所以光凭自己的商人直觉,他就无意间端走了宁仲国费尽心思布下的盘子。

    徐威原本还以为这药只能卖出个三五千万。

    可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了这个丹药真正的价值。

    宁仲国气不气,徐威不知道。

    但他现在却很气。

    现在是凌晨两点,两个陌生人却这么大摇大摆的闯进了他家里。

    这两个人样子,用一个词语就可以准确的形容。

    短小精悍。

    他们的身高不高,约莫连一米七都不到,像是长期晒太阳的缘故,肤色有些偏棕黄色,张嘴则是叽里呱啦的一通徐威从未听过的语言。

    “二位,能不能换个我能听懂的语言?”

    徐威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

    他高举着双手,一边小心翼翼的说着话,一边偷偷看了看门口那个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保镖。

    “丹药,给我们。”

    闻言,其中一人操着一口别扭的汉语,一边掐住了徐威的脖子。

    完全摆出了一副不给就打死他的架势。

    “什么药?”

    徐威还想装蒜,但刚刚说完,他就后悔了。

    因为这两人明显是有备而来,听到他在装蒜后,立刻就一拳打在了他的小腹上。

    ‘嘭!’

    一拳下来,徐威险些就疼的昏了过去。

    那人作势再打,徐威连连求饶道:“别打了!别打了!我跟你们说实话!那药我已经全部卖出去了……”

    话音刚落,徐威小腹又重重的挨了一拳。

    而这一拳落下后,徐威立刻就喷出了一口热血。

    “等、等等……”

    徐威年近五十,酒色财气早就弄垮了他的身体,而他又舍不得吃那精贵的丹药,所以挨两拳后,徐威明显就有些受不了。

    “我这里真的没有你们想要的丹药!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丹药是谁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