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55 钱
    次日。

    蔡淑琴连早饭都没吃就出了门。

    谢平林、张婶、陈曦还有小家伙则坐在餐桌上默默的吃着东西。

    大家都没有说话,就连一向吃饭时喜欢吵吵闹闹、完全没个正行的小家伙,现在也乖巧的像只小猫咪一样。

    陈曦轻咳了一声,这才终于打破了平静。

    “张婶,是这样的,我今天要带念念去乐山看看大佛,所以我们晚上就不回来了。”

    说话的同时,陈曦还摸了摸小家伙的小脑袋。

    小家伙立刻就像小鸡啄米一般点起了头,一边嚼东西,一边闷声说道:“我要看大佛!”

    闻言,张婶只能点了点头,嘱咐道:“那你们去玩的时候注意安全,景区人多,不要让她乱跑。”

    “恩,您放心。”

    很快,早饭就吃完了,谢平林准备去上班。

    但这时,陈曦却突然叫住了他。

    “谢哥,我们加个微信吧。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如果到时候找不到地方,可还得问问你才行。”

    “哦哦,好。”

    谢平林点了点头,然后也不疑有他,拿出手机就加上了陈曦。

    随后,谢平林出门上班,陈曦则陪着张婶又坐了一会儿。

    约莫到了十点的样子,陈曦这才抱着小家伙和张婶说了再见。

    他们只是去玩两天,并不是要回中海,所以小家伙也不是那么的黏人。

    出了门,陈曦便在旁边的商店买了一个旅行包,然后走进了隔壁的银行。

    随后,他给谢平林发了条微信,询问谢平林的上班地点。

    谢平林虽然有些疑惑,不过却还是给陈曦回了个定位。

    他的上班地点也在一环内,但却在城北,所以陈曦打车,堵了半小时才来到了他的单位门口。

    谢平林以为陈曦有什么急事找他,于是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

    但他出来后,陈曦却什么话也没说,反而直接就把那个大大的旅行包递给了他。

    谢平林伸手掂了掂,发现这包挺沉的。

    而陈曦松手后,他顿时就打了踉跄。

    这包起码得有四五十斤吧,一只手还抱不住,所以他连忙伸出另外一手,费了老大的力气才勉强把旅行包给抱在了怀里。

    “这里面装的什么?”

    闻言,陈曦却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示意他打开看看。

    谢平林把包放在地上,拉开了拉链。

    但就在拉开的一瞬间,他却浑身颤了一下,然后又飞快的把袋口给遮住了。

    “这……这,哪来的这么多钱?!”

    红彤彤的,全是钞票!

    一叠一叠,一万一叠!

    新版人民币长155毫米,宽77毫米,厚0.1毫米。

    如果钞票是全新的,那么把一百万摆在地上,将形成一个长31厘米,宽38.5厘米,高10厘米的长方体。

    这个体积差不多就是一台常见的台式电脑,其主机机箱体积的一半大。

    当然,如果夹带了旧钞,那么一百万的实际体积还会更大一些。

    “这里有一百八十万现金,送你了。所以我建议你最好请个假,现在就去把钱存进你的银行卡。”

    谢平林被惊呆了,脸上的表情十分夸张。

    他就那么张大了嘴,一直傻傻的望着陈曦。

    陈曦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谢平林这才猛地像是触电了一下,身子一颤,连忙说道:“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钱!”

    说着,他就想拉上拉链,然后把旅行包还给陈曦。

    闻言,陈曦却笑了笑,像是在引人坠入地狱的魔鬼一样,低声诱惑道:“你们不是要买房吗?想想你老婆,如果你老婆知道了这件事,你猜她会不会跟你离婚?”

    谢平林又愣住了。

    犹豫了一下后,他却飞快的说道:“不行!绝对不行!我们家虽穷,但绝不会无缘无故的要别人的钱!”

    说到这,谢平林的动作也坚定了许多。

    于是便拉上了拉链,站起身子勇敢的和陈曦对视了起来。

    这时候,他的眼神里没有犹豫,反而出现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愤怒?

    可能是觉得自己被陈曦拿钱侮辱了?

    陈曦看了他几眼,忽然摇头笑了起来,然后拍了拍小家伙的后背,问道:“念念,叔叔不要我们的钱,怎么办?”

    小家伙在来之前就已经被陈曦提前打过招呼,所以立刻就奶声奶气的说道:“这是奶奶的钱!不是我们的钱!奶奶不要钱,粑粑没办法,所以才只有拿给你!”

    似乎是被天上突然掉下来的一百八十万给砸晕了,谢平林整个人的神经反应都迟钝了许多。

    见状,陈曦只能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是个好儿子,也是个好丈夫,你们家的事,我也知道一些……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只要是家事,那就没有绝对的非对错之分,因为你们始终都是一家人……”

    “但是有句话,我希望你能转告你媳妇儿。”

    “我希望她不要对张婶有任何偏见,她之所在外几年却没有带回一分钱,主要是因为这些年我都不在家。如果没有张婶,念念也不可能平安快乐的长到今天。”

    “张婶是好人,她连念念这样一个毫无血缘关系,也没有雇佣关系的孩子都可以尽心尽力的去照顾,更何况是她的亲媳妇、亲孙女呢?”

    “你是张婶的亲儿子,而我,则认为张婶是我的半个母亲。所以我想告诉你,地上这些,并不是全部,我欠她太多了,以后会慢慢的还。”

    “你母亲的性格你也知道,如果我把这些钱直接给她,她肯定不会收,甚至还会帮我存起来,以防我以后没了着落。”

    “我之所以会费这么大的力气把这些钱全部提成现金,不是为了炫耀,而是希望你能带着这些钱回家,在她要求你把钱存进银行打给我的这个过程中,说服她,让她心安理得的收下这些钱。”

    “你是男人,是一家之主,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陈曦话音刚刚落下,谢平林却突然蹲在地上,大声的哭了起来。

    一边是母亲,一边是给他生了孩子,哪怕条件再差,整天诸多抱怨但却始终不离不弃的妻子。

    如果双方同时掉进水里,该救谁?

    这本来就是世间一大难题。

    遇到这个问题,如果轻易的就做出选择一方而放弃另一方的决定,那才是真正的幼稚,无可救药的幼稚。

    家人之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调节的。

    如果有能力的话,哪个男人又不想把家里调节的和和睦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