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47 病
    这栋别墅的主人名叫张嘉德,跟宁仲国多年的老朋友关系。

    两人比较聊得来,生意上又经常互相帮衬,所以也算是宁仲国最好的朋友之一了。

    他们俩年纪都大了,因此张嘉德也像宁仲国那样早早的退居二线,由他的大儿子来掌管整个公司的运作。

    张嘉德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负责公司的一切大小事物,忙得经常看不到人影。

    小儿子虽然能力差了许多,但胜在孝心一片,张嘉德生病后,他也不出去玩了,整天陪在张嘉德身旁,倒也是个实打实孝子。

    宁仲国和陈曦刚刚来到别墅门口,张嘉德的小儿子张宏远便已经大笑着前来迎接两人。

    “宁叔叔,好久不见,您还是一如既往的精神啊。”

    张宏远一边说一边客气的站到一旁,弯腰做了请的姿势。

    “你这小子,嘴巴倒是比以前甜多了。”

    宁仲国也算是看着张宏远长大的,所以也没跟他客气,笑吟吟的拍了拍他肩膀,这才侧着身体指着陈曦,隆重的介绍道:“这位是陈先生,我的救命恩人,医术通神的高人……”

    说到这,宁仲国的声音突然小了许多,偷偷的对张宏远说道:“可不能因为陈先生的年纪看上去和你差不多,就有丝毫怠慢啊……”

    有了宁秋彤的前车之鉴,宁仲国现在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所以第一件事就是给张宏远提个醒。

    宁仲国如此郑重的提醒,张宏远自然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于是立刻伸出右手,热情的说道:“不知贵客临门,还望陈先生勿怪。”

    “客气了。”陈曦如蜻蜓点水般和张宏远握了握手。

    他的态度让张宏远的眼神微微有些诧异,不过他也是心思深沉之辈,所以没有露出丝毫不满的样子。

    张嘉德的行事作风和宁仲国有些不同。

    进了别墅,陈曦便看到几个佣人模样的中年妇女在来回忙碌着,另外还有两个保镖装扮的西装壮汉正在二楼来回巡视。

    张嘉德坐在客厅旁边壁炉前,似乎还在看着什么文件。

    当他看到张宏远领着宁仲国和陈曦过来后,立刻就想站起来,但在站起来的一瞬间,他却又立刻坐回了椅子上,然后捂着小腿,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痛苦。

    “爸!”

    张宏远立刻就跑了过去,然后朝着几个佣人吼道:“快!我爸又发病了,打热水来!”

    宁仲国见状,也立刻跟了上去,然后站在旁边关切的问道:“老张,什么情况?”

    “嘶……没事儿,没事儿,老毛病了……抽筋,腿疼……嘶,老宁,你快坐,一下就好……”

    张嘉德表情十分痛苦,不过却还是抬起头,朝着宁仲国挤出了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

    抽过筋的人才能明白张嘉德此刻的痛苦,宁仲国立刻向陈曦投去了求助似得目光,但陈曦却缓缓摇了摇头。

    宁仲国有些不解,不过陈曦却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见状,他只能叹了一口气,然后紧张的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抽筋的学名叫肌肉痉挛,是一种肌肉自发的强直性收缩,发生在小腿和脚趾的肌肉痉挛最常见,发作原因主要有几点。

    一:寒冷刺激,不做热身运动就下水,这是最容易发生抽筋的情况,或者是晚上睡觉,把腿露到被子外,受到了寒冷刺激。

    二:休息不足,或休息太多,都会引发抽筋。

    三:睡觉姿势不正确。

    还有几天才到中秋,中海最近的平均温度都在26度左右,难怪这个天气老张家都会点着壁炉,看他这架势,怕是抽筋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而也正是因为次数频繁,所以张宏远吼出打热水后,还没超过30秒,一个中年女人便急急忙忙的端着一个四五十公分高的洗脚盆跑了出来。

    “爸,来,把腿放下,烫一下就好了。”

    张宏远从中年女人手上接过木桶,然后蹲在地上,立刻就替张嘉德挽起裤脚,然后小心翼翼的把他的腿放进了桶里。

    抽筋的时候,哪怕只是轻轻挪动一下都会疼的不行,再加上壁炉附近的温度太高,所以张嘉德立刻流出了满头大汗。

    张宏远用毛巾跟张嘉德洗着脚,宁仲国和陈曦则在旁边默默的看着。

    论严重,张嘉德这个病可能还没有比宁仲国的病严重。

    但他这个病简直就是一种折腾,所以宁仲国在旁边看的都皱起了眉头。

    张宏远默默的给他老爹洗着脚,用热水不断的擦着他的小腿,足足过了十多分钟后,张嘉德这才终于长长的嘘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躺在了椅子上。

    “老宁,让你见笑了……”

    张嘉德恢复了一下,然后便把椅背调高,有些无力的客气了一句。

    他这个椅子很高级,又像轮椅,又像躺椅。

    “怎么样,感觉好些没有?”

    “好些了,没事儿,我早就习惯了……”

    休息一下后,张嘉德便操控着椅子,滑到了宁仲国面前,有些无奈的说道:“小腿抽筋已经算好的了,你是没见过我头疼发作的时候,那才简直让人想死……老宁啊,你是不知道,因为这病,我现在都得了抑郁症,整的我人不人鬼不鬼的,连门都不敢出一步,生怕一出门就犯病……”

    “老张……”

    宁仲国面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正想安慰他几句,把陈曦介绍给他认识的时候,张嘉德的眼中却忽然闪过了一丝悲哀的神色,随后低声悠悠叹道:“我想死啊……”

    闻言,宁仲国顿时面色大变,紧跟着一声怒喝道:“你说什么屁话!那些得了癌症也没见得比你难过,神医我已经给你请来了,我就不信你这病还能难倒陈先生!”

    说完,宁仲国便朝着陈曦做了个请的姿势,沉声说道:“陈先生,还得麻烦您为他检查一下。”

    宁仲国的为人,张嘉德是再清楚不过的,所以当他看到宁仲国一脸严肃,用无比尊重表情看向那个年轻人时,心中便不禁升起了一丝期待。

    老宁从来不在大事上开玩笑,这年轻人能让他如此恭敬,怕是还真有几分门道。

    想到这,张嘉德便费力的坐起身子,客气的说道:“陈先生,我先跟你讲讲我的情况吧……”

    闻言,陈曦却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你的情况我已经清楚了。”

    “啊?”张嘉德愣了一下,有些狐疑的试探道:“您……清楚我的病情?”

    “对。”

    陈曦点了点头,随后说出的一番话,却顿时让宁仲国和张嘉德面色大变。

    “你没有病,很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