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27 和解
    宁秋彤听完陈曦的讲述后,着实感到有些惊讶。

    说实话,她对陈曦的印象还不错。

    抛开之前的误会,就从这几次的接触来看。

    宁秋彤觉得陈曦应该是一个成熟稳重的人才对。

    但她没想到的是,就是陈曦这样一个成熟稳重、而且还带着一个几岁孩子的男人。

    居然也能在一怒把人打成重伤,甚至还有了生命危险。

    由此,可想而知他当时是该有多么愤怒……

    宁秋彤原本想提议由她出钱赔付受害者,争取和受害者达成和解协议。

    毕竟,这是最好而且最直接的解决办法。

    不过当她了解到受害者的身份后,却立即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建议。

    中海很大,但圈子却很小。

    宁秋彤认识赵元,也很了解元朗集团,因为她跟元朗集团还有着一定的义务往来。

    赵元这个人的名声一直不太好,如果说宁秋彤是富二代里面最为优秀的代表,那么赵元显然就是富二代里最为拙劣的代表。

    因为被打者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宁秋彤也不敢保证能够帮陈曦解决这件事。

    因此挂了电话之后,她就直接上楼找到了宁仲国。

    宁仲国已经出院了。

    由于肺部损坏的部分已经切除,再加上及时服下了陈曦的丹药,所以这两天他的气色有了明显的好转。

    就连谢教授在为他详细检查一番后,也不禁有些啧啧称奇。

    宁仲国似乎很不喜欢医院的气氛,谢教授几番建议无果后,最后只能在宁仲国的强烈要求下,为他办理了出院手续。

    他现在的病情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只要按时服药,不要引发伤口发炎、溃烂等后遗症,基本还是不会出大问题。

    毕竟人体不是机械做的,如果不是十分必要的情况,当然还是尽量不开刀的好。

    宁秋彤来到宁仲国的房间时候,他正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书。

    当宁仲国看到宁秋彤那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后,却立刻就笑了起来,问道:“怎么了?陈曦给你打电话了?”

    “他也给你打电话了?”宁秋彤有些疑惑的反问道。

    “我猜的。”宁仲国摇了摇头,一脸神秘的说道。

    “爸!”

    见他那幅风轻云淡的样子,宁秋彤不禁一跺脚,埋怨道:“陈曦如果被警察抓住的话,你的病可就没人能治了!”

    “看你那愁眉苦脸的样子,是为了昨晚发生的事儿吧?”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当然,爸爸可没老眼昏花,刚才电视里还在放呢……”

    宁秋彤端起一杯水来到宁仲国面前,把水杯递给他后,这才严肃的说道:“爸,你就别逗我了,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宁仲国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水后,这才看着女儿笑着问道:“早上我就接到了电话,陈曦打伤的是赵元吧?”

    “恩,听说赵元伤的很严重,现在都还没有脱离安全期……”

    “你就没问问他,是怎么把赵元打成这样的?”

    “啊?”

    宁秋彤愣了一下,显然有些不明白宁仲国的关注点怎么会在这里。

    见女儿一脸茫然的样子,宁仲国笑了笑,把水杯递给了她后,这才平静的说道:“放心吧,老赵跟我是老朋友了,他有两个儿子,这小儿子本来就不争气,现在被人教训一下也是好事……”

    说到这,宁仲国顿了顿,看了宁秋彤一眼后才继续说道:“秋彤,既然陈曦已经答应你,会再救出手爸爸一次,那你们也应该算是冰释前嫌了吧?”

    “呃,算是吧……”

    宁秋彤此刻表情有些异样。

    在听到宁仲国的问题后,她的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了一丝红晕,紧跟着连耳垂都红了起来。

    宁仲国还以为宁秋彤是知道陈曦不是骗子后,所以才会觉得脸红。

    他又哪能想到,陈曦之所以会不计前嫌的再次出手,那可是女儿用下跪求来的机会……

    “既然陈曦不计较你之前的行为,那么从今天起,陈曦就是我们宁家的座上客。你以后也跟他处好关系,明白吗?”

    “恩。”

    “去吧,给陈曦打个电话,告诉他事情已经解决了。”

    宁秋彤点了点头,随后离开了房间。

    她走在路上,脑子里却不禁又回想了昨晚那个画面。

    一想到自己跪在陈曦面前的样子,顿时就让她觉得有些羞愤莫名。

    等到宁秋彤离开后,宁仲国放下了手上的书,转而有些吃力的拿起了床头柜上的那份资料。

    他看着资料,不禁喃喃自语道:“失踪了五年?”

    ……

    中海人民医院,icu重症监护室。

    赵元躺在病床上,嘴上戴着氧气罩,从昨晚现在都没有醒过来。

    在他的病床旁,则坐着一个看上去约莫三四十岁的贵妇人。

    贵妇人看着眼前昏迷不醒的儿子,心中着实心疼不已。

    这时,病房的门开。

    一个身穿西服,看上去约莫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随后低声向她汇报起来。

    听完男人的汇报后,这个贵妇人猛地站了起来,然后带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厉声道:“什么?和解?”

    “是的,老板说,中海远洋的老宁总出面做和事老,而且带来了一个亿的合同作为赔礼,所以他没办法拒绝……”

    “没办法拒绝?!”

    女人愤怒了,她挥舞着手臂,指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赵元嘶吼道:“他儿子被人打断了八根肋骨,现在还躺在床上醒不来,一个亿的合同就能买下他儿子的一条命?”

    男人不敢再说话,于是便低着头站到了旁边。

    “老王八蛋果然是没把元儿当自己亲生的……”

    女人饱满的胸膛不断起伏着,看样子着实是气的不轻。

    发泄一阵后,女人稍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冷冷的说道:“你回去告诉赵以朗,他当爹不管儿子的死活,我这当妈的可不能不管,他不追究,可不代表我就不追究了!”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这时,门外却又走进来了一个人。

    那人看上去和赵元倒是长的有几分相似,不过年纪却要大上一些。

    “二娘,这是在发什么脾气呢?”

    女人看到了来人,立刻就板起脸,有些不悦的喝道:“你来这里干嘛?”

    “听说弟弟住院了,我这做哥哥的当然要来探望探望才对。”

    来人赫然是赵元同父异母的兄弟,赵辰。

    女人听到他的话后并没有回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见状,赵辰耸了耸肩膀,继续对她说道:“二娘,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所以这几天,你就在医院好好照顾弟弟吧,至于其他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