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17 手术
    病房外。

    宁秋彤刚刚走出门,宁清雪就立刻从旁边的座椅上站了起来,有些焦急的问道:“爸没事儿吧?”

    说话的同时,她就想进门看看,但宁秋彤却突然伸手拦住了她。

    “没事,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宁秋彤有些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宁清雪愣了一下,看着姐姐那略显微红的眼眶,也不禁跟着难过了起来。

    两姐妹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中竟然有了几分悲凉的感觉。

    “咳。”

    宁仲平轻咳一声,安慰她们道:“放心吧,谢教授医术高超,一定会治好大哥的。”

    宁秋彤点了点头,想了一下,然后看着宁仲平问道:“二叔,你知道我爸是什么时候受伤的吗?他是怎么受的伤?”

    宁仲平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

    “怪了,谢教授说我爸这不是自然生病,很有可能是受到了外力击打所造成,但具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暂时也说不上来,总之爸爸的病情很奇怪……”

    闻言,宁仲平却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不禁有些面色大变。

    宁秋彤光顾着回想谢教授的话,倒是没注意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异样表情。

    手术很快就开始了。

    一直都表现的十分坚强的宁秋彤,在看到爸爸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瞬间,终于还是崩溃了。

    她靠着墙壁,无力的滑坐到地上,用双手捂着脸失声痛哭了出来。

    她还没有做好准备,爸爸不能有事!

    或许是受到了宁秋彤的情绪影响,一向冷冰冰看似很难有情绪起伏的宁清雪,此刻竟也流着眼泪抱着宁秋彤蹲了下来。

    宁仲平默默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两姐妹蹲在地上抱头痛哭,本来就不善言辞的话,此刻竟不知该如何去安慰她们。

    不知不觉间,他已然捏紧了拳头,那泛白的骨节和膨胀凸起的血管,无一不是自己此刻内心的真实写照。

    他已经大概猜到大哥是什么时候受伤的了!

    这个仇,一定要报!

    ……

    很久很久,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当看到谢教授走出手术室时,宁秋彤整颗心都揪紧了。

    “谢教授,我爸他……”

    因为太过激动,此刻她竟然连话都说不清楚,整个人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看上去格外惹人怜惜。

    “放心,手术很顺利,肺部坏死部分已经成功切除,接下来还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然后我再为宁先生准备下一阶段的治疗。”

    谢教授摘下口罩,有些疲惫的说道。

    他毕竟已经上年纪了,很久都没有亲自主刀了,所以这个手术做下来,着实把他累的不轻。

    万幸的是,手术还算成功。

    于是,在看到宁秋彤那憔悴的模样后,他便笑着拍了拍宁秋彤的肩膀,安慰道:“病人还在昏迷中,你们快去吃饭休息一下吧,别把自己给累垮了。”

    宁秋彤那颗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平安落了下来。

    在放松的一瞬间,她整个人仿佛瞬间就失去了力气,突然软软的向后方倒了下去。

    还好一旁的宁清雪眼明手快,一把就扶住宁秋彤,这才没有让她倒在地上。

    “姐,要不你回去休息吧,再这么下去,爸爸还没好,你就先倒下了……”宁清雪十分担忧的劝道。

    “没事……清雪,你去买点水和吃的,我们在这儿休息一下,等爸爸出来。”

    宁秋彤摇了摇头,宁清雪见她态度坚决,也只能先按她的意思,转身去买吃的。

    三人随便吃过一点零食,然后就继续守在病房外。

    没过多久后,一个护士便从病房里走了出来,看着她们说道:“病人醒了,你们可以去看看。不过要记住,千万不要让病人吃东西。”

    宁秋彤激动的带着妹妹跑进了病房。

    刚刚进门,她就看到了宁仲国那张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

    “爸,你觉得好些了吗?”

    “哪有这么快。”

    宁仲国虚弱的摇了摇头,伸手握住了女儿的手。

    明明上午还是一副很健康的模样,但这一场手术做完下来,宁仲国仿佛瞬间就已经病入膏肓,一副行将就木的衰败样子。

    看他那虚弱的模样,宁秋彤忍不住又要落下了泪来。

    “爸爸没事了,来陪我说说话,清雪,你也过来……”

    似乎是为了让女儿放心,宁仲国强打起精神,努力的挺起身子,想要跟两个女儿好好说说话。

    但这时,宁仲国突然觉得胸口一闷。

    紧跟着他就猛地喷出了一口热血。

    “爸!”

    看到那瞬间就被鲜血染红的被子,宁秋彤惊呆了。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她便立刻向着门外大声的哭喊道:“来人啊,医生呢?!快叫医生来!”

    宁清雪连忙奔出去叫人,宁秋这才手足无措的看着还在不断咳血的父亲。

    这一瞬间变故,顿时就让她哭的像个孩子似得,哪还有几分女强人的样子。

    “爸,你别吓我……谢教授不是说手术很顺利吗?怎么会这样。”

    “咳咳……没事……别担心。”

    宁仲国咳嗽了好一阵,一边咳还一边吐着血。

    等到他终于觉得自己好一些后,宁仲国便握着女儿的手,十分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艰难的说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秋彤,你年纪也不小了,还不明白吗?”

    “爸!”

    宁秋彤张着嘴,无声的嘶吼着,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眼睛。

    近在咫尺的父亲,在她的眼里竟然慢慢的模糊了身影,宁秋彤已经快要看不清他的样子了。

    “没事的,爸爸多活了三年,已经满足啦……”

    说到这,宁仲国的语气越来越平稳,话也越说越清楚,似乎好了许多。

    但在宁秋彤的眼里,这就是回光返照的征兆啊!

    她大哭着摇了摇头,嘶哑着嗓子吼道:“爸!你别说了!好好休息!谢教授马上就来!他一定会治好你的!”

    “没用的,谢教授不是神仙,我的病我很清楚……”宁仲国轻轻摇了摇头,伸手擦了擦女儿脸上的泪珠,但却发现怎么也擦不完。

    “知道爸爸为什么多活了三年吗?那是因为爸爸三年前遇到了神仙……”

    宁秋彤愣愣的看着父亲,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讲着话。

    一时之间除了哭,她竟然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该做些什么了。

    “老神仙给了我一颗丹药,叫续命丹……可神奇了,吃了之后爸爸的病就好了,所以才能多陪你三年……”

    “平白无故的多活了三年,我知足啦,秋彤,你也要学会知足,明白吗?”

    宁秋彤没有说话,宁仲国便又帮她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以后爸爸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好妹妹……我知道你心高气傲,看不起一般的男人,所以也没催过你成家,不过你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有生之年我抱不到孙子,埋到土里你总得让我看看吧?小心爸爸天天托梦烦你……”

    这种时候,宁仲国居然还有心思开起了玩笑,甚至还自顾自的呵呵笑了起来。

    宁秋彤呆呆的看着父亲。

    突然,她像是触电了一样,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随后拿起挎包,把包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

    紧跟着,她有些疯狂的趴倒在地上,把自己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扔出去。

    此刻的宁秋彤,如同着了魔一样,嘴里不断的念叨着:“丹药!丹药!”

    终于,她找到了……

    那个小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