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15 药丸
    “我赚了?”

    宁秋彤楞了一下,然后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嘲讽道:“请问我赚了什么?”

    然而,陈曦却不再接话。

    他冷冷的扫了一眼宁秋彤,然后看向楼梯口的宁仲国,冷冷说道:“那一万块买下的药材已经被我练成了丹药。药在这里,我跟你们从此两清,你若再要口出狂言,休怪我不客气!”

    说完,陈曦便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放到了桌上,随后直接走出了门外。

    宁秋彤看着陈曦的背影,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声来。

    宁仲国则默默的看着宁秋彤与陈曦争执,等到陈曦拂袖离开后,他却也没有出言阻止,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重新上了楼梯。

    一个是他女儿,一个只是外人。

    既然两人已经势成水火,那他自然不可能再继续帮外人。

    罢了,女儿说的应该也没错,估计那个年轻人很可能是为了骗钱。

    或许是因为他心存侥幸,所以才没办法发现那个年轻人的问题。

    陈曦离开后,客厅一时之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宁秋彤气冲冲的走到桌子旁,想要把那瓶所谓的药给扔了。

    可当她拿起那瓶药时,却鬼使神差的停下了动作。

    随后,她打开瓶盖,想要闻闻里面药丸的味道。

    就在开盖的一瞬间,一股淡淡的、混合着药材香味的气味便扑入鼻尖。

    她轻轻的吸了一下,只觉得这股香味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香味很独特,闻上去有种清新宜人的感觉,淡淡的芳香中,却似乎还隐隐透着一股源自药材的苦涩味道,与那股清香交织缭绕。

    把这股香味吸入肺部后,整个人顿时就仿佛清醒了许多。

    ‘这药……’

    宁秋彤眉头微蹙,想了一下后,她却合上了瓶盖,然后把小瓶子放在到了包里。

    ……

    陈曦有些郁闷的回到了家里。

    平白无故的受人一通白眼,他的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儿去。

    药材九千多,仔细算起来,这趟人工费才八百多块。

    ‘一晚上就可以赚八百块,这么算起来,我倒还成了中海的高收入人群了……’

    陈曦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敲了敲门。

    培元丹可以有效缓解宁仲国的病情,却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真正能够治疗的他的方法只有一个,培元丹为辅,陈曦再以仙家法门为其推拿行气,将药力全面发挥出来,从根源上消除宁仲国的体内的旧患。

    不过,就以现在这情况,宁仲国就是拿出一百万一千万,陈曦也不会再出手治疗他了。

    真以为一文钱可以难倒英雄汉?

    想到这,陈曦不禁冷笑了一下。

    咱们走着瞧……

    “粑粑!”

    “粑粑回来了!”

    现在只要陈曦出了门,小家伙就会随时注意着门外的情况。

    因此,哪怕陈曦只是很轻的敲了敲门,她也能在动画片嘈杂的音乐中,准确的捕捉到那丝从门上传来的响动。

    小家伙兴奋的跳下了沙发,光着脚丫就朝门口跑去。

    陈曦看着那个从门缝里探出的小脑袋,心里头盘旋不去的阴云顿时就消散了许多。

    他拉开门,俯下身子把女儿抱了起来。

    然后刮了刮她的小鼻尖,笑着问道:“念念,想不想爸爸?”

    “想!”小家伙甜甜的笑道。

    “真乖,爸爸回家咯,走着。”

    抱着女儿来到沙发,陈曦陪小家伙玩了一会儿后,这才来到厨房,把最后一枚培元丹递给了张婶。

    “张婶,这是我们公司最新研发的中药丸,全中药制成,不添加任何化学药剂,据说可以有效预防疾病、增强人体免疫力,对老年人特有帮助。我专门给您带了一枚回来,你快服下吧。”

    “真有这么厉害?”

    张婶笑着接过小瓶子,打开瓶盖闻了闻,便笑着问道:“这种中药保健品我还真没见过,直接吃还是泡水喝?”

    “口服,您快服下吧,这玩意我也吃过,吃下去的感觉就和干嚼冲剂差不多,也不算太苦。”陈曦装作十分随意的说道。

    见陈曦再三催促,张婶也不疑有他,倒出药丸就直接吞了下去。

    吞下药丸后,张婶只觉得一股清流从她的脖子往肚子里流去。

    那感觉就像是吃了薄荷糖一样,让人特别的舒服,甚至还能依靠那股清流,清楚的感觉到药丸的流向。

    “哎呀,这药很厉害啊。”

    服下药丸后,张婶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

    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眼前的事物都清晰了许多。

    张婶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感觉视线之内的画面一下就清楚了许多,困扰她多年的老花眼居然一下子就好了。

    “神了!这药神了!小陈,你这药究竟哪来的?很贵吧?走走走,我把钱给你……”

    张婶拉着陈曦就往她的卧室里走,准备把药钱付给陈曦。

    见状,陈曦连忙摆了摆手,解释道:“张婶,这药不要钱!是我们公司免费赠送给员工的福利,目前这种药还没上市,所以你在外面也买不到……”

    说到这,陈曦不禁拉着张婶手,诚恳的说道:“这些年多亏有您在,我们一家欠你的恩情我都还不知道该怎么还了……一点小事您就吵着要给我钱,这不是还在把我当外人吗?我是您的晚辈,有好东西自然应该拿来孝敬你老人家……”

    然而,张婶却不同意,一直拉着陈曦想要给他钱。

    她可不糊涂,这枚有着立竿见影效果的药丸绝对不简单,所以说什么也不愿白拿陈曦的药。

    而陈曦当然也不能接张婶的钱。

    他已经欠张婶太多了,又岂是一枚培元丹就可以还清的?

    两人拉扯好一阵,最后,陈曦才终于说服了张婶。

    张婶不再提给钱的事,于是便不断的夸陈曦现在懂事了,终于像个男人一样有担当了。

    闻言,陈曦一边给张婶打起了下手,一边笑着和她聊起了家常。

    ……

    中医大。

    谢教授看着手上这份全新的检查报告,不禁就皱起了眉头。

    “谢教授,怎么样?我爸爸他没事吧?”宁秋彤颇为担忧的站在旁边问道。

    闻言,谢教授才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的推测果然没有错,宁先生的五脏皆有损伤……”

    宁秋彤吓了一跳,脸色都不禁苍白了几分。

    谢教授看着她的表情,有些于心不忍的摇了摇头。

    不过,宁秋彤深吸了一口气后,还是继续问道:“还有呢?”

    见状,谢教授只能微微摇了摇头,尽到自己医生的责任,详细的解释道:“宁先生的心、肝、脾、肺、肾皆有出血状况,其中又以肺部的伤势最为严重,左侧肺部已经出现部分坏死的情况,必须要及时做切除手术。另外,因为五脏皆有损伤,伤口腐烂所产生的黑水已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必须要想办法清理、消炎,进行系统的治疗……”

    宁秋彤呆呆的站在原地,刹那间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