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14 滚!
    谢教授沉吟了一番,却没有立刻做出结论。

    看他的表情,似乎还在思考该如何判断宁仲国的病情。

    而他的一举一动,自然也牵动了在场众人的心。

    宁秋彤站在谢教授的身后,忽然间就有些紧张了起来。

    她一直坚信爸爸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但当她看到谢教授如此举动后,这才不禁有了一些怀疑。

    难道……

    爸爸是真的得了什么怪病?

    否则一位医学界的泰斗判断一个人究竟是否健康,会需要这么长的时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厅里的气氛也越来越沉重,谢教授始终没有说话,众人的心越提越高,纷纷为宁仲国担忧了起来。

    等了足足好一会儿后,谢教授终于说话了。

    “如果我的推断没有错的话,宁先生,你的心、肝、脾、肺、肾皆有损伤!”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宁仲国也是微微一愣,对于谢教授的医术也有了最直观的了解。

    光凭把脉就能察觉出他身体状况的,除了那位隐世高人,谢教授还是第二个。

    至于陈曦嘛,姑且算半个吧……

    说实话,宁仲国很怀疑陈曦是不是从哪儿得知了他身体的状况,所以才能一语道破。

    而宁秋彤在听到谢教授的诊断结果后,顿时就有些花颜失色,焦急的问道:“谢教授,我爸爸他病得很严重?”

    闻言,谢教授却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还不确定,这也只是我的初步推断。如果想要了解具体情况的话,还得要麻烦宁先生跟我去一趟中医大,我的实验室里有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可以为宁先生做一套全面的检查,这样我才可以做出准确的判断。”

    “好,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吧?”

    看得出宁秋彤是真的很担心父亲的身体,所以听完谢教授的解释后,她就快步走到宁仲国的身边,有些埋怨的说道:“爸!你身体不舒服就早点跟我说,我陪你去检查就是了,现在科学这么发达,只要早点发现问题,什么病都是可以治好的,可你却偏偏瞒着我……”

    这时,一直坐在旁边的没有说话的宁清雪,也一脸担忧的站起了身子,准备跟他们一起去谢教授的实验室看看。

    宁仲平则看了看情况,觉得自己今天过来的可能有些不是时候。

    他今天之所以会过来,主要还是因为一件很重要的事想要跟宁仲国商量一下,但没想到宁秋彤带来的医学教授却在这时候查出了宁仲国的身体有问题,所以他也只能暂时把这件事藏在了心里。

    一切还是等大哥恢复了再跟他说吧……

    宁仲平看着沙发上的宁仲国,默默想道。

    一家人略显焦急的看着宁仲国,希望他现在就跟谢教授到医学院做一番检查。

    可宁仲国看到他们那焦急的模样,反倒安慰了他们几句,笑着说道:“没事,老毛病了,不用担心。难得有贵客上门,我昨天已经吩咐厨房准备了大餐,等吃过午饭再去也不迟……”

    “爸!这还没到午饭时间呢!吃什么吃!”

    宁秋彤本来就是个急性子,眼看宁仲国没一点慌张的模样,顿时就让她起了一肚子火,伸出手臂就想把宁仲国从沙发拉起来。

    “好了,看看你那样子,成何体统!”

    宁仲国拍掉了女儿的手,示意她注意点形象,然后才对谢教授说道:“那这样吧,麻烦老先生您稍等一下,我换件外套就出门?等检查完后,我再设宴好好款待一下老先生。”

    “好。”谢教授微笑着点了点头。

    宁仲国起身朝着二楼走去。

    这时,宁秋彤却看向了一旁的陈曦。

    眼看着陈曦还老神在在的坐在那儿,她不禁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于是直接就朝陈曦呵斥道:“你这骗子还要在这里坐到什么时候?难道还想让我亲自送你出门?”

    宁秋彤双手抱胸,下颌微挺,仿佛如同一位高傲的女王在审视着眼前的犯人。

    她今天之所以会请谢教授过来,其实主要是想当面揭穿这个骗子的谎言。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谢教授检查一番后她才发现,宁仲国竟然真的有病在身?

    都怪这个乌鸦嘴!

    不过,也多亏了这个骗子,不然她也无法发现爸爸的病情。

    这人一旦上了年纪,生了病可拖不得太久,就当是他误打误撞运气好算了……

    所以宁秋彤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不再追究了。

    可这时,陈曦却忽然轻笑了一声,似乎对她的话有些不屑。

    见状,宁秋彤不禁勃然大怒,娇喝道:“你还不快滚?还真以为我拿你这该死的骗子没办法了?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可以送你进监狱,关个十年八年再放出来!”

    陈曦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他看着宁秋彤,平静的问道:“你口口声声说我是骗子,那你倒是说说,我究竟骗你什么了?”

    “怎么?你还觉得自己有理了?前天才骗了我爸一万块,这么快就忘了吗?”

    “一万块?”

    陈曦摇了摇头,呵呵笑道:“你觉得那天我买的药材该多少钱?”

    这时,刚刚走上楼梯的宁仲国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大厅里争辩的两人,于是便出言喝止了宁秋彤:“秋彤,别胡说,这位小兄弟也是一片好心,那些药材我已经请人检查过了,服用后确实有助于缓解病痛。”

    闻言,宁秋彤却是狠狠一跺脚,急道:“爸,我根本就不在乎钱的问题,我只是看不惯这骗子嚣张的模样。我今天专程请谢教授过来,就是为了让这个骗子知难而退,可是你看看他,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说着说着,宁秋彤便回过头,瞪着陈曦说道:“谢教授都不能轻易判断的我爸的病情,你只是把把脉就能说我爸活不过五十岁?还口口声声的可以治好他?真当自己是神医了?”

    “我确实可以治好他……”陈曦淡淡的说道。

    “你给我滚!”

    看到陈曦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知悔改,宁秋彤气的脸都红了。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宁秋彤深吸了一口气,稍微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后,这才伸手指向了别墅大门,看着陈曦冷冷的说道:“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你滚不滚?”

    闻言,陈曦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寒光,心中有些微怒。

    他站起身子,傲立于大厅之中,看着宁秋彤冷冷说道:“我之所以愿意出手救你父亲,是因为我最近确实需要钱……”

    “但是你要明白,我收你们十万块,并不是我赚了,而是你们赚了!”

    阎王要你三更死,我能留你到五更!

    十万块就能买回一条命,这买卖还不够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