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013 教授
    谢教授早已过了花甲之龄,算起来他的辈分比宁仲国还大一圈。

    宁仲国在他面前自然不敢托大,于是连忙起身握住了谢教授的手。

    两人互相客气几句后,宁仲国便邀请谢教授入座。

    这时,谢教授注意到了一旁的陈曦。

    他看陈曦的年龄不大,还以为他是宁家晚辈,于是便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位是?”

    闻言,宁仲国呵呵笑道:“这是我的一位朋友,也懂医术,谢教授如果不介意的话,待会儿可以和这位小兄弟进行一些医学上的交流。”

    “哦,你好。”

    谢教授点了点头,心里则猜测陈曦应该是医疗专业的学生,因为知道他要来,所以才会提前等候在此。

    对于这种情况,谢教授早就见的多了,自然也不觉得奇怪。

    陈曦自然不知道谢教授在想些什么。

    当他看到谢教授在朝自己点头示意后,他便出于礼貌,微微欠身回了一礼。

    这时,宁仲国则看向了跟着宁秋彤一起来的两人。

    跟在宁秋彤身后的是一男一女。

    男的年纪和宁仲国差不多,正是宁秋彤的二叔,宁仲平。

    宁仲平进门后,除了和宁仲国闲聊了几句,就一直没有再说过话。

    从他这言行举止来看,不难猜出他现役军人的身份。

    至于最后面的那个女人,她年纪稍小,看上去约莫只有二十三四岁。

    这个女人很漂亮,模样竟和宁秋彤有着七八分相似。

    更妙的是,她气质清冷,身上有着一股自然出尘的感觉,宛如一朵盛开在山巅的雪莲花。

    此时和宁秋彤站到一起,两人倒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一个热烈如火,一个清冷如雪。

    她便是宁秋彤的亲妹妹,宁清雪。

    宁仲国先招呼了弟弟几句,然后才看着他那一向不回家的二女儿埋怨道:“清雪你都快成稀客了,怕是你二叔回这家里的次数都比你多。”

    闻言,宁清雪有些无奈的解释道:“爸,我最近工作很忙你是知道的,我又不像姐姐那样当个翘脚老板就可以了……”

    “哟,你要觉得我这翘脚老板好当的话,不如你来试试,我跟你换工作,敢不敢?”

    宁秋彤笑着跟妹妹开了个玩笑,回应她的却是宁清雪的白眼。

    陈曦原本坐在沙发中央,随着众人的依次入座,他便自觉地坐到了沙发的另一头,和其他人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这也让他看上去和其他人有些格格不入。

    宁秋彤从进屋就没拿正眼瞧过陈曦,但暗中却也一直在观察着陈曦。

    她在等。

    等这个骗子知难而退。

    可她等了好一会儿,宁仲国都已经和谢教授寒暄好一阵后,陈曦却依然没有要起身告辞的意思。

    于是,宁秋彤生气了。

    既然这骗子如此胆大心黑,那就莫要怪她不客气了!

    想到这,宁秋彤便俯下身子,在谢教授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谢教授听完后,饶是他涵养极高,此刻也忍不住表情一变,然后看着宁秋彤严肃的问道:“真的?”

    见宁秋彤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谢教授这才转头仔细的打量了陈曦一番。

    他还有些不敢相信宁秋彤刚才所说的话。

    难道现在的医疗骗子真的已经如此猖獗放肆了?

    像宁家这种大户人家还好,十万块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毛毛细雨。

    可若是换了一般的老百姓,辛苦一辈子才攒下的救命钱,岂不是就这样轻易的被人骗走了?

    连老百姓的救命钱都敢骗,这帮丧心病狂的医疗骗子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杀人也不过头点地,这种恶劣的行径却比亲手杀人还要过分!

    不行,必须得揭穿他!

    想到这,谢教授不禁面色一沉,转而看向宁仲国,认真的问道:“我听秋彤说,宁先生你最近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

    “哎……都是些老毛病了,年轻时落下的病根,一直都有些不舒服,只是最近才觉得有些严重。可能是人老了,身体就有些撑不住了……”

    “方便我替你把把脉吗?”

    “麻烦您了。”宁仲国点了点头,客气的说道。

    陈曦的判断没有错。

    宁仲国活不过五十岁,只因他五年前受了一次很重的内伤。

    受伤之后,宁仲国就去了很多医院检查,中医西医都看过了,ct胸片更是拍了无数张,但却没有一家医院能够治好他身上的内伤。

    更离谱的是,很多医院甚至连他究竟受没受伤都检查不出来。

    这也让宁仲国逐渐感到心灰意冷,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

    内伤可不是病,病能治,伤却只能养。

    随着身体状况的日益恶化,最严重的时候,宁仲国甚至连路都走不动。

    后来,宁仲国经人介绍,终于找到了一位传说中的隐世高人,并且从那位高人手上求得一枚号称可以逆天改命的神药。

    对于这种玄之又玄的江湖传说,宁仲国原本是不相信的,只以为对方是江湖骗子。

    可服下药后,宁仲国才猛地发现,原来这药真的有效。

    宁仲国欣喜若狂,以为自己终于得救了。

    可这时,那位隐世高人却遗憾的告诉他,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能够救活死人的药。

    而他,已经是半个死人了。

    那枚神药虽然可以令他站起来,重新像个正常人一样活动,但却无法根治他身上的内伤。

    万念俱灰之下,宁仲国回到中海,开始着手布置自己的身后事,而宁秋彤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接替了他的位置。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活多久。

    因为不想让女儿无端为他担忧,所以宁仲国一直没有把事实告诉她。

    那天他之所以会选择相信陈曦,主要还是因为陈曦说中了他活不过五十岁。

    毕竟,如果没有那枚神药,他早在四十九岁的时候就已经含恨而终了,又如何能够坚持活到今天?

    而宁仲国同时又有些不相信陈曦的理由也很简单。

    因为那位隐身高人曾经说过……

    他的伤,这世上无人可治。

    再加上陈曦只是一个毫无信服力的年轻人,所以宁仲国的理智告诉他,不要轻信小人。

    但命终究是自己的,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谁又不想活着呢?

    今天看到宁秋彤带着谢教授登门拜访,宁仲国也只是略微惊疑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哪怕谢教授是国内声明远播的医学教授,但在他心目中,却依旧比不上那位赐他神药的隐世高人。

    女儿一番好心,请老教授来给他看病,他自然不可能驳了女儿和谢教授的面子。

    不过,这样一来,倒是让那个年轻人有些难堪了……

    想到这,宁仲国不禁看了陈曦一眼。

    而他没想到的是,那个被女儿处处针对的年轻人,此刻遇到这种情况居然还可以泰然处之,安安稳稳的坐在沙发上,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光论这涵养功夫,就已经足够让宁仲国对他高看一眼了。

    大厅里有些安静,大家都在静静的等候着谢教授的诊断结果。

    可是大家等了好一会儿,谢教授这才终于收回了手,然后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般说道:“若脉洪直者,肝病之相。轻浮者,心病之相。尖锐冲刺,肺病之相。如连珠者,肾病之相。沉重迟缓,脾病之相……”

    “宁先生,你的脉象很奇怪,看似紊乱无序,却又隐隐符合病理脉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