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420 国家要给发媳妇儿
    “谢凯,你是严肃的,对吧?”柳旭没想到,谢凯说的服装厂未来发展计划都不算是正事,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中要?

    谢建国也觉得儿子装的有些过了,这是在自己家里呢。

    “谢凯,大过年的,别找不痛快。”

    “爸,妈,我这还真没找不痛快。服装厂的未来发展,确实重要,但是比起另外的事情,就没有那么重要了。这跟基地的未来有关系……”谢凯当即就把年后张罗一家主营进出口贸易的公司,而且市场方向在苏联的事情说了出来。“原本计划让小舅去弄,但是现在小舅这情况,我担心有一天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过年的,说什么死不死的,呸呸呸!”柳旭听儿子说不吉利的话,顿时不乐意。

    仇恨的眼神,向着柳东盛看去。

    柳东盛现在根本就没有发言权。

    之前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

    “你打算怎么安排?”谢建国清楚内情,之前谢凯说了,柳东盛干的事情实在是不地道。

    苏联那边那个计划实在是太过庞大,以柳东盛展现出来的,很难胜任,甚至有可能让计划出现问题。

    “就是没有合适的人选,要不然也不至于这样为难。”谢凯没人可用!

    这一点,确实是如此。

    “小凯,进出口的事情,我确实难以胜任,不过我觉得一个人可以。”柳东盛弱弱地说道。

    柳旭瞪了柳东盛一眼,“你闭嘴!”

    “你让他说说,听完再发表意见不迟。”谢建国看着小舅子的表情,心中不是个滋味。

    无论是为谢凯,还是为柳东盛自己,他都没法说太多。

    柳东盛在作风问题上,也谈不上太过分,单身青年,处对象,换的勤快一些,不是什么太大的过错。

    “权哥,他们原本就在干这个。苏联跟国内关系还没有完全改善,权哥他们反而比较合适。”柳东盛没如同谢凯猜想的那样自荐,以此来减轻自己的罪行,而是推荐了郑权。

    谢凯听到权哥,原本就想要否定,一想到郑宇成也知道了这个计划,并且也是同意冒险的,使用郑权,还真的比较合情合理。

    郑权原本就是基地在外面的一条渠道。

    手上有人,对于国际贸易什么的也是比较熟悉。

    “他又没有在基地。”谢凯皱着眉头说道。

    “回来了,我之前看到过他。”柳东盛说道,“他跟我不同,对于基地非常熟悉。”

    “郑权是基地里面的人?”谢凯更是愣住了。

    他接触到郑权,最早就是在香江那边去折腾游戏机,并且跟巴基斯坦人接头。

    一直以来,谢凯都认为郑权跟基地的联系,也就只有业务上的。

    旋即释然,如果不是根正苗红,国内怎么可能让郑权来干如此重要的事情?同样,如果不是绝对可靠,郑权甚至可以出卖基地的人员。

    “爸妈,我去找老郑一趟。”谢凯想到就做,加上爹妈也是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老娘忙着连搬家的时间都没有,自然得给机会让他们处一处,“后天就过年了,咱们还是把家里的东西收拾一下,明天搬家吧,这里面太挤了。”

    “你把我叫回来,就为了这么点事儿?”柳旭微皱眉头,看了一眼谢建国。

    是谁的主意?

    “明天服装厂放假,妈,您不过年,大家还得过年不是?作为基地第一家承包单位,总不能带个坏的开头。年后又有一批三产单位会承包出去。跟原来不同,即使有人承包,工人们不乐意,您觉得,最后服装厂会如何?”谢凯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家里。

    柳东盛原本就做好了承受暴风骤雨的准备,也没想到谢凯没在他的事情上说太多。

    正要准备起身告辞离开,却被柳旭叫住了,“你站住,说说吧,究竟怎么回事儿?现在翅膀越来越硬,没人能管得了你是不?”

    “姐,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也知道,之前的家里瞧不上,你不是也有点意见……”

    “少往你姐身上泼脏水!”谢建国皱起眉头,“你干什么事儿都无所谓,但是不能影响到谢凯。”

    谢凯虽然说了,并不是很详细,看来谢建国了解内情,便吩咐柳东盛先去买些菜回来,她跟谢建国收拾家里,顺便了解情况。

    柳东盛最怕批斗,知道回来也躲不掉,现在能躲一时,躲一时不是?

    不等吩咐买些什么,便也离开了,留下柳旭跟谢建国两人。

    谢凯从家里出来,直接在楼下骑着老娘的那辆女式自行车,便往总部大楼而去,郑宇成这个时候,肯定还没下班。

    每到过年时节,老家伙就越发孤独。

    谢凯原本还想帮忙,让郑宇成闺女不再怨恨老家伙,谁知道,老家伙居然亲自走后门,把闺女以及女婿一家全部送出了基地。

    所以,谢凯也没办法帮老家伙了。

    “你咋来了?”郑宇成正准备离开办公室,见谢凯气踹嘘嘘地进来,有些好奇,“刚回来,不多陪陪你父母?”

    “郑权在基地?”谢凯懒得理会。

    “怎么了?”

    “如果权哥在基地,我想,年后关于苏联的那个计划,就可以商量得更完善一些。”谢凯也不卖关子。

    郑宇成看着谢凯,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刚才老汪还在给我提,问问你的意思,如果可以,可以让郑权来负责这事情。这样吧,你要是没啥事儿,咱们晚上一起吃饭,叫上老汪,咱们边吃饭边讨论?”

    “你也不怕老汪媳妇儿找你闹腾?”谢凯鄙视了一眼郑宇成这老家伙。

    现在汪贵林跟郑宇成在一起的时间,好像比汪贵林跟他媳妇儿在一起的时间还多。

    “工作需要不是!”郑宇成平静地说道。

    他还不知道谢凯的龌龊心思,要不然,没有这样平静。

    让谢凯没想到的是,郑宇成这老家伙,居然把汪贵林媳妇儿给当了厨师,谢凯提醒后,他征得汪贵林同意,直接把聚会地点给改到了汪贵林家里。

    “权哥,你真的回来了?”谢凯在汪贵林家门口见到权哥,跟曾经在香江时候看到的黑道大哥形象截然不同。

    微胖的权哥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身上穿着蓝灰色的中山装给人一种有些怪异的感觉,头上带着一顶不知道哪里翻腾出来的八角帽,这玩意儿几乎可以丢进历史博物馆了。

    谢凯没有拿权哥的头顶上的八角帽说事儿。

    这年头的穿着,远比不后世。

    “我这顶帽子如何?我父亲红军时期的第一顶帽子。”权哥对着谢凯笑笑,指着头顶的帽子说道。

    果然根正苗红。

    “饿死我了。中午忙得都没吃饭。”汪贵林也回来了,跟着他进来的还有齐志远跟白彦军。

    汪贵林家同样没有搬入干部宿舍,而是在基地西北角的平房里面,孩子早参加工作了,就老两口住这个院子,平时里面谢凯倒没有认真打量,进来才发现,院子里面收拾得非常整洁。

    “外面冷,快进来吧。”汪贵林媳妇儿是一个慈眉善目的小老太太,灰白色的齐耳短发打理得一丝不苟,见众人在门口说话,便招呼他们进去。“谢凯,你昨晚把我家老汪叫走,也不问问我同意不同意,工作时间他是基地的人,工作之余,可得归我领导……”

    谢凯没想到,老太太居然特意跟自己开玩笑。

    “领导,我这不是回来由您领导了吗?”汪贵林见谢凯尴尬,“孩子脸皮薄……”

    “阿姨,这不能怪我,郑主任吩咐的,我不过一跑腿的。”老太太挺有意思,谢凯毫不犹豫地让郑宇成出来背黑锅了。“基地最高领导吩咐,我这只能得罪您这只领导汪叔一个人的小领导了。”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很势利。”小老太太一脸的笑容,“亏得我原本还准备给你介绍给对象呢。”

    谢凯一听,顿时愣了。

    这老太太难得因为退休后无聊,开始以给人做媒来打发时间?

    “阿姨,可别,我还小,事业未成,真敢考虑个人问题?”谢凯见郑宇成等人脸上都是严肃,没有丝毫取笑他的意思,心中顿时感觉不妙。

    曾经,基地里面有个传言,为国家工作,国家不仅解决衣食住行,甚至也给发媳妇儿。

    有人说,柳旭就是基地给谢建国发的媳妇儿,小时候,谢凯还问过爹妈,最终得到的答复肯定不是。

    于是乎,谢凯也就忘记了。

    原本那一世,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小人物,基地最普通的技术人员,接触不到这样的机密。

    现在老太太一说,谢凯自然也就意识到了不妙。

    他蹦跶得太过厉害了。

    “你也别害羞,过年后就18了,谈谈对象,相处几年,等到大学毕业结婚也就差不多了。”老太太一边迎众人进屋,一边说到。“你们先坐一下,我去弄菜。”

    “这咋回事?”谢凯见几位老头看着自己笑,就连郑权,也是笑得合不拢嘴,更是取笑谢凯,让他早点吃喜糖,他到时候一定给送份大礼。

    一到过年,就遇到这样的事情。

    去年过年,有人介绍对象到了家里,甚至人都看到了,更是跟谢凯接触了一段时间,如果不是谢凯反抗,人估计还在基地里面跟谢凯一起上学。

    “基地给发媳妇儿呗。”郑权不以为意地说道,“很多人都希望基地给发媳妇儿呢。我曾经也是如此希望,可惜,我太普通了……”

    基地光棍青工两三千,单身女性却没有几个。

    光棍们谁不指望着基地发媳妇儿?

    可谢凯不同。

    他不说有没有媳妇儿,不管有没有莫齐,作为一名重生者,在这事情上,都无法接受。

    “这是包办婚姻。”谢凯气呼呼地说道。

    汪贵林笑眯眯地说道,“只是介绍对象,要你们能处下去,才会结婚不是?咱们的工作,还是很讲人性化的。”

    “就是,汪家嫂子退休前可是负责这方面工作的,你要啥样的媳妇儿,都能给你介绍。”一向严肃的白彦军也笑着说道。

    “现在不是当年艰苦时期,那时候,只要介绍了,双方不反对,两床铺盖卷儿往一张床上一放,就结婚了。”齐志远脸上也满是笑容。

    唯独郑宇成,一直是只剥花生米往口里丢,也不说话。

    甚至都不多看谢凯。

    “老郑,他们都是开我玩笑的,对吧?”谢凯真的有点恐惧了。

    去年的陈艺欣,让谢凯可是头痛了好长一段时间。

    好不容易跟莫齐之间没有了隔阂,开始向着自己期盼的方向在发展,结果又出这样一档子事,谁都受不了。

    以前没有媳妇儿的时候,也没见着基地给发个媳妇儿。

    现在不缺了,一到过年,就出现这样的情况,以后还能指望过年?

    别的小孩子都盼望过年,谢凯虽然心里年龄成熟,依然还是有盼头的。

    “不是,很认真的事情。”郑宇成强调。“你应该听过,基地有传言,到了一定程度,国家就给发媳妇儿。你父亲跟你母亲的结合,也就是这样而来的。”

    “……”谢凯懵了。

    彻底懵了。

    “这事情,平时也不适合谈。过年嘛,大家都有了时间,单身男女就开始相亲啥的,咱们这样,也算应景儿……”郑宇成继续说道。

    “我没有那么重要,除了浪费国家粮食,祸害祖国的花花草草,真没给国家做过啥贡献,国家不应该给我发媳妇儿。真要发,应该考虑基地那两三千为基地发展建设奋斗的单身青工们……”谢凯满脸不爽地说道,“再说了,我有女朋友了,你们应该知道,为了她,我连军方的特招都没去。”

    “你果然是为了那个女孩!”白彦军怒其不争地说道。

    “老白,别打岔。”郑宇成提醒白彦军,转而对谢凯说道,“去年的任何一件事情,都足够了。”

    谢凯去年虽然跟郑宇成闹矛盾,干的事情真的不少。

    尤其是很多的事情,都是之前因为谢凯才运作,去年已经见到了成果。

    对于基地来说,这些,足够给谢凯发个媳妇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