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413 国内首富不如茅台就花生米
    这一老一少没有矛盾,基地才更和谐。

    喝场酒,啥事儿都没有了。

    给谢凯介绍着游戏机公司的情况。

    “产量不是一直上不来?”谢凯很长时间都没有关注这些事情了。

    从推出王浩后,加上跟郑宇成闹了矛盾,在去年五月后,一直都是不问基地的事情,主动给他说,也懒得去听。

    特别是郑宇成等人跟老娘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游戏机公司的股权分解,服装厂的股权同样也给分解了,谢凯更是不满,以不合作的姿态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

    唯独在努力谋划苏联遗产,为了这个,主要原因,也不是为了国家什么的,而是为了在苏联解体的时候给自己捞好处。

    “你那款芯片,619厂的产量提起来了。整条生产线,一直都在加班加点,现在开始仿制新的生产线,准备进军彩电芯片……”汪贵林解释,“在满足了科研以及军用后,游戏机的产量自然也就提起来了。”

    “之前不是国外市场一直受到阻碍?”谢凯清楚,当初小舅去美国跟日本不少次,一直都受到了不小的阻碍。

    “摩托罗拉在知道咱们国内有制造能力后,主动找凯盛合作……”

    “那也不至于,摩托罗拉在美国的影响力没有那么大不是?”谢凯想不明白。“再说了,他们难道不知道国内的封装能力?”

    芯片封装,那是一直限制国内大规模集成电路发展的瓶颈。

    即使是619厂,在封装这上面,也是没有太大能力的。

    郑宇成没有回答他,而是把包裹着酒瓶的白色草纸撕开,拧开瓶盖,一股浓郁的酒香就在房间弥漫开来。

    “咱们知道,你以为他们知道?619厂那是军工系统,他们从什么地方知道?”郑宇成一脸鄙视地说道。

    国内军工系统的保密工作,不说是世界上最严格的,也绝对是最严格之一的。

    “好香!”

    三十多年的茅台酒,那几乎是建国时期的老货了。

    茅台一直都是国宴用酒,也是高级干部的特别福利。

    每年生产的就那么多,加上之前国内粮食产量跟不上,人们肚子都吃不饱,更没有多少的粮食用来酿酒;计划经济时代,生产的本来就不多,要搞到存了这么多年的东西,着实不容易。

    “这酒得醒醒,十多二十分钟就差不多了。”郑宇成本是爱酒之人,打开瓶盖后,就把酒瓶放在茶几上。

    从柜子里面翻出来一包花生,准备用来下酒。

    “摩托罗拉不是有自己的销售渠道吗?凯盛的人跟他们谈的时候,提出了要求……对于凯盛这样的企业,摩托罗拉无法拒绝,而且销售渠道对于打开整个美国市场跟欧洲市场,都是有着莫大的作用。”醒酒过程中,汪贵林继续给谢凯讲述。

    摩托罗拉在国际上,一直都是比较强势的。

    芯片业务,并不是摩托罗拉的主要侧重点。

    “他们想要通过这样的合作,进入国内市场?”谢凯明白了。

    摩托罗拉让步,是想进军国内通讯领域。

    这方面,目前中国市场上还是一片空白。

    他脑海中灵光一闪,可是却无法抓住。

    总感觉到自己忘记了什么。

    “小鬼子国内的游戏机产业本来就不景气,能让咱们进去?”

    “他们产业不让,但是对于利润有着疯狂追求的组织能放弃?开游戏厅的都是一些社会混混,尤其是这样的游戏机对于一些灰色产业来说,绝对是洗白的好机会……”汪贵林提醒谢凯。“仅仅香江市场,就消化了将近两万台,各个有灰色收入的组织都在自己开游戏机厅……”

    谢凯明白了。

    从街机在香江市场出现,疯狂捞金能力被发现后,自然就会引起人的重视。

    利用游戏厅来把无法见光的黑钱洗白,很轻松。

    “山口组?”

    “嗯。”郑宇成看着谢凯,他以为谢凯会闹腾,说不卖游戏机给小鬼子。

    哪知道,谢凯啥话都没说,只是问,“那边是正规的公司?”

    “应该是,正常进出口。”汪贵林点头,“你小舅没有瞎搞。”

    谢凯放心了。

    “差不多了。”郑宇成把酒直接倒入了小酒杯,先递给汪贵林,再递给谢凯。

    谢凯端起杯子,放在鼻下,一股幽雅的香味转入了鼻腔。

    喝了一小口,一股醇厚的感觉从舌头滑向喉咙,满口都是,比起闻起来的味道,要差不少。

    “喝起来,就没闻起来香了。”谢凯有些失望。

    “不喝你别糟蹋了。”汪贵林丢了一颗花生米在嘴里,一脸的享受。

    谢凯还真不知道茅台配花生米是啥感觉。

    虽然花生米这种下酒的东西,有些配不上茅台的感觉。

    “这么说来,游戏机厂的效益非常不错嘛。”花生米入口,再小酌一口茅台,那滋味,谢凯没法形容,反正就一个,爽!

    “何止是不错。国内能出口创汇的企业不多,大多数都是一些代工的厂什么的……”汪贵林说道,“你觉得,让人知道这样一家企业,幕后是你这样一个年轻人,会有人动心思不?”

    郑宇成他们把谢凯的股权给分开,弄了一个并不存在但又真实存在的人成为幕后老板,谁都没法查得清楚。

    省却了很多的麻烦。

    谢凯有些尴尬。

    “行了,过了的事情,也别去想了。这事情,确实也有我们考虑不周到的地方,之前应该跟你通个气。”郑宇成安慰着谢凯,“以后认真干事儿就行了。咱们都老了,自己拿再多,有什么用?死了又带不走,只是希望看到整个国家强大起来!让别人追赶咱们,而不是一直都落后。”

    “你们这代,跟我们不同,我们亲眼看到过国家落后于贫穷,看到国家受到欺负……”汪贵林补充着说道。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郑宇成等人,确实是为国家,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个人利益。

    老爹不是一样?

    “来吧,亿万富翁,中国首富,咱们一起碰个杯。以后老子退休了,跟人吹牛也有得吹了。曾经跟国内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一起半夜喝过酒,而且还是老子的酒。”郑宇成端起杯子,打破了沉寂。“你老娘承包的被服厂,也是你小子出的主意吧?牛仔服都卖疯了,经销商在嘉峪关等着拿货。飘着鸭粪鹅粪味道的羽绒服,居然也有人抢着要……”

    “啥玩意儿?”谢凯真不知道服装厂的情况。

    无论是牛仔服还是羽绒服,都是谢凯之前给老娘交代的,具体情况,他也没有过问。

    “搞得整个基地里面都是鸭毛鹅毛味儿……”郑宇成酸溜溜地说道。

    “你别在那里说风凉话,人家厚道,基地不是也有部分利润嘛。”汪贵林清楚郑宇成的心思。

    谢凯这小子搞什么,什么挣钱。

    郑宇成不是在意基地被服厂大部分利润被谢凯弄走了,三产单位,一直都是基地里让人头痛的。

    本来就是为了配套,为了安置基地干部职工的家属以及子女,特别是在基地不少青工无法解决个人问题,最终在没有任何业务的情况下,招收了数百女工……

    如同别的国营单位,存在,不一定是为了利润。

    郑宇成气愤的是谢凯在这大半年,什么事情都不干。

    说是要认真学习,结果期末考试都错过了。

    “基地的三产单位,很多都应该淘汰掉。有些三产单位,干脆搬出去得了,建在嘉峪关,反正每天有通勤火车。”谢凯也清楚郑宇成的意思。“反正基地项目不少了,咱们接下来的主要工作就是拿下伊拉克跟波斯人的装备订单,把手中几个项目先搞出来。”

    “这个不用你说。”郑宇成把杯中的酒一仰而尽。

    谢凯懒得理会他。

    曲香型白酒并不适合谢凯,没喝两杯,就觉得茅台也没啥意思,索性就躺在郑宇成家的沙发上睡觉了。

    由两个老头子在那里瓶酒。

    一觉醒来,也不知道是几点了。

    郑宇成家中也找不到啥吃的,谢凯到食堂去找吃的,被告知已经十点,早餐早就没了,午饭也还有一阵。

    想着家里跟郑宇成家差不多,被服厂忙,老娘估计也是以厂为家。

    索性就往莫齐家而去。

    “你回来了?”正在院子里面洗衣服的莫齐看着门口的谢凯,惊喜地问道。

    身上系着围裙的她,在冬日臃肿的衣服下,也给人一种单薄的感觉。

    谢凯咧嘴笑着点头,随后问道,“有吃的吗?我饿了……”

    莫齐有些尴尬,想要让谢凯进门吧,又怕有人说闲话。

    谢凯才不管那么多,直接就挤了进去,“你都是我女朋友了,怕啥?再说了,我又不会怎么你!赶紧的,看看家里有啥吃的,昨晚上在嘉峪关,就啃了馒头,饿死我了……”

    听到这样的话,莫齐只能进房间去给谢凯找吃的。

    “要不,我给你下碗面条?”看着锅里就只有点粥,莫齐皱眉问着谢凯。

    “随便。”谢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应该去孙娟家里啊。

    “这段时间你去哪了?为什么期末考试都没有参加?”莫齐揭开炉盖,让火烧起来,一边调鸡蛋,一边问谢凯。“李老师说了,你继续这样,别想参加高考。”

    “我都差点死了……”

    “啪……”莫齐手中调鸡蛋的碗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