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406 送钱也不容易
    “你疯了?这么多钱!要是让上面知道了,你就全完了,赶紧把这本票还回去,否者到时候谁都无法保住你!”谢凯拿到本票后,主动告诉了老爹,从易卜拉欣手中搞到了五百万美元的本票。

    甚至,把这些本票全部拿出来一张张摆好让老爹看。

    一时间,谢建国傻了,谢凯受贿了!

    五百万,美元!

    之前在家里,连同时送点小礼物,谢凯都让还回去,在这里,一下手就是五百万美元。

    “爸,您是不是被这五百万的小钱吓着了?您是不知道,易卜拉欣那老家伙胃口更大……”谢凯当即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谢凯,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能干。回去就必须把这钱上交,争取宽大处理……”谢建国没有别的办法。

    易卜拉欣主动要回扣,在国际贸易中,这种事情属于常见的。

    他们无权处理。

    “爸,上交什么的,都不是事儿。收买苏联人的资金,如何解决?难道从基地的账户上走账?”谢凯平静地问着谢建国。

    谢建国无法回答,“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违法的!”

    “违什么法?您可不要忘记了,我尚未参加工作。”谢凯说道,“不收他们的钱,不给他们负责人回扣,您觉得这笔单子能够轻易达成?二十多亿美元啊!另外,不收买卡列托夫斯基,不说那个计划,就连发动机,我们如何以更低的价格拿到?”

    谢建国一时间默然。

    基地不可能出这笔钱,而且基地的人,也没法在这事情上干什么。

    第二天,跟苏联人的谈判,依然没有一点的进展,双方都是没有任何的让步。

    中方在发动机价格上,不再加价;苏联人则是死死地咬着150万美元每台的价格不松口。

    谈判进入了僵局。

    在这上面,无论是苏联人还是404的人,都无法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

    苏联人需要钱,尤其是大笔资金。

    中方缺钱,同样也是缺乏大笔经费,而且还是外汇。

    “爸,这得下手了。要不然,继续这样拖着,不是个事儿,他们的价格,显然还有很大的空间,可就是不松口。”连续几天,谈判都是没有一点进展。

    不管是是说友情,还是说双方友谊的改善,甚至是说未来合作的光明前景,都无用。

    钱!

    谢凯一直没有动手,就是为了这样的结果。

    一开始就把钱给对方,显然是不行的。

    “你有把握?”谢建国问道。

    “有没有,总得试一试不是?既然您说过,卡列托夫斯基为人比较贪婪……”

    “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谢建国提醒着谢凯,只跟卡列托夫斯基交流,无法让对方全部同意。

    谢凯把手中十多张本票拿出来在谢建国面前一晃,“见者有份不是?”

    谢建国目瞪口呆。

    “爸,这事儿可得您帮忙,找卡列托夫斯基叙叙旧啥的,让我单独跟他接触,您觉得呢?”谢建国不适合干这样的事。

    给人送个小礼都不行,更加不要指望他把目前看来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给人。

    尤其钱来得不光彩。

    谢建国点了点头。

    “继续这样下去,时间浪费太多了。要么,我们就降低一点价格,让他们签署协议;要么就终止谈判。”苏联人对于目前僵持的态度,非常无奈。

    契科夫看着不说话的卡列托夫斯基,冷脸说道,“季米科夫,对方一直都在等我们降价!而且我们已经降低到一半的价格!五折了,这可是发动机!他们给的价格,连四成都没有。一旦按照他们的价格,将会给国家带来数千万美元的损失……”

    季米科夫想要辩解,事实确实如此。

    在契科夫把损失上升到国家的高度后,更没法说话。

    给国家造成那样大的损失,没有谁能承担得起责任。

    一番内部争论,也没有任何的结果。

    谢建国找卡列托夫斯基一起喝酒叙旧,卡列托夫斯基也不拒绝,当到了酒店的包间后,见笑眯眯地等着他的居然是谢凯。

    “你怎么在这里?你父亲呢?”卡列托夫斯基皱眉问道。

    眼前这小子想要干什么?

    他猜测不到对方的来意,谢凯也从来都不安常理出牌。

    “司机叔叔,我爸还有点事儿,要过一会儿才到。”谢凯有些扭捏地说到,“那个……那个……”

    “什么?”克烈托夫斯基被谢凯的反应搞得更加疑惑,“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

    “我想问问,叶卡捷琳娜漂亮吗……”谢凯快速说完,就快速低下了头,脸上升腾起红晕。

    卡列托夫斯基心中暗骂,居然敢打自己闺女的主意,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笑着回答,“当然,在整个苏联,她都是最偏亮的。”

    “真的?”谢凯惊喜起来了,“我爸说,伊莲娜阿姨是苏联的顶级美女,如果不是您喜欢,或许他就真跟伊莲娜阿姨在一起了……”

    “我需要他让?伊莲娜根本就看不上他,又黑又瘦!”卡列托夫斯基不屑地说道,“你想要娶我闺女?你如何能给她好的生活呢?尤其是你们国家的干部,根本就不允许跨国婚姻。”

    听到这话,谢凯嘴角直接咧到耳朵根部去了,“司机叔叔,这点您大可放心。我可不是国家体制内的人。至于您担心我没法给叶卡捷琳娜好的生活,这点就更不用担心了……我妈妈承包了一家服装厂,在我们出国前,刚做了一笔利润五百万的生意……然后,我自己还有个小公司……”

    卡列托夫斯基显然不相信谢凯的话。

    而谢凯接下来的举动,就让他弄不明白了。

    “叔叔,既然你不介意,虽然我还没见过叶卡捷琳娜,但是我相信她会爱上我,我也会爱上她的。这次来得冲忙,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这里有点钱,麻烦叔叔在回去的时候帮我买点礼物送给叶卡捷莲娜,表达我对她的爱慕……”谢凯说这话的时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可他不得不如此。

    一张十万的本票,就这样呈现在卡列托夫斯基眼前。

    谢凯偷偷打量着卡列夫托斯基,这老家伙也不接手,也不推辞,难道嫌少?

    “你是为发动机来的?”卡列托夫斯基问道。

    谢凯摇头,“不,司机叔叔,我爸给我说了您很多事情,告诉我,您是一位非常有原则的人。再说了,真要收买您,这一点钱,哪里够呢?这不是对您的侮辱吗?这钱,真的是我想给叶卡捷琳娜买点礼物,不知道买什么……”

    为了送钱出去,居然还得找这样的借口跟理由。

    破天荒,估计也没有谁了。

    换成是谢凯听谁说这样的事,他绝对会一脸鄙视吹牛呢!

    可他,现在正在成为一个他鄙视的人。

    “这钱,你留着吧。”

    “老司机,你收下吧。你不是说伊莲娜一直如此希望吗?到时候,他或许也会到莫斯科留学。有你们照顾,我会更放心。”谢建国这时候进来了,“不用担心,这小子,在我们整个国家,算是最早富裕起来的一批人,而且还是佼佼者……”

    “真的?”

    “凯盛游戏机公司,听说过吧?他的产业。”谢建国也不隐瞒。

    卡列托夫斯基一听,顿时双眼放光,快速地把谢凯手中的本票抢过来,生怕谢凯反悔,“既然如此,我就帮叶卡捷琳娜收下了。”

    收下钱之后,谁都没有谈发动机相关的事情,卡列托夫斯基居然开始给谢凯说叶卡捷琳娜小时候的事儿,甚至给谢凯指着钱夹里面的全家福照片。

    很漂亮,身材很好的一个俄罗斯妹子。

    谢凯表面夸奖,另外则是考虑,如果继续给钱。

    谢建国则是阻止了谢凯。

    “欲速则不达,你刚给了十万美元,要是再继续,这王八犊子吞了钱都不会办事儿。”回来的时候,谢建国对谢凯解释。

    送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谈判在继续,但是依然僵持着,谈判的双方坐在一起,都只是吹吹牛而已。

    接下来几天,谢凯几乎都是找到了单独跟苏联人接触的机会,所有苏联人,都塞了一张十万美元的本票。

    他的理由很奇葩,都是让这些人帮忙在回国的时候帮自己买礼物送给卡列托夫斯基的女儿叶卡捷琳娜,他看到了叶卡捷琳娜的照片,一见钟情啥的……

    谎话说几遍,就变得如同真的一样。

    “契科夫叔叔,这是瑞士银行五十万美元本票,在任何有瑞士银行的地方,都能兑现!”一直到最后,谢凯敲开契科夫的门,开门见山。

    契科夫看着谢凯手中的本票,皱眉看着谢凯,也不说话。

    “我知道,你们的价格还有一些空间……”谢凯继续说道。

    给对方的意思,就是我知道你们价格底线,而且契科夫不可能没有察觉到谢凯的小动作。

    “你想要如何?你们的价格太低。”

    “我们给出的价格,并不低。即使以每台11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每台贵方也有一半的利润。”谢凯塞了六七十万出去,不可能没有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