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378 降落伞救不了你的狗命
    “媳妇儿,你咋了?可别吓我!”搂着徐瑞祥的年轻人见状,赶紧奔跑了过去。

    女孩瘦骨嶙峋,满脸通红,脸蛋上更是如同桑树皮一样都是被寒风挂出来的冻裂口子,拿着番茄的几根手指肿胀得如同胡萝卜,手指上长满了冻疮。

    “没事儿,风迷糊了眼睛。”女孩再次啃了一口番茄,一边咀嚼,一边笑,同时眼泪流得更厉害。

    “不行到下一个补给站,你回去吧!你的任务我帮你完成。”男青年心痛地说道。

    女孩用手背摸了摸眼角的泪,“凭啥?你工资级别还没我高呢!难道你想要篡我的权,夺我的位置?咱们的姐妹谁会退缩?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

    旁边响起了整齐的清脆回答。

    这些女人,这一刻,跟小卢没有区别,有的手里捧着番茄在啃,有的捧着苹果在啃。

    眼泪在流,神色却坚定无比。

    女人,不应该在这样酷寒的地带执行这样的任务。就连军队里面的女性军人,几乎也很少出现在如此艰苦的岗位上。

    徐瑞祥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偷偷地擦了擦眼角的湿润。

    这里面,女人承担着通讯,电子系统测试,医疗维护等任务。

    原本基地不同意这样的配置,太过艰苦的环境下,女孩甚至会影响到工作。

    然而,最终这些女孩,甚至比男人还能坚持,各种力气活没有少干,更不会影响到工作,因为他们的存在,整个队伍才没有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崩溃。

    队伍里面的人,除了坦克驾驶员跟几名担负保卫,维修任务的是军人外,其他的,都是404的技术员。;平时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受过这样的罪?

    “徐总,今天这情况,是不是暂时歇息一天?让同志们休整休整?”一名四十多岁的消瘦国字脸男人出现在讯瑞祥旁边。

    徐瑞祥看着西南方向阴沉的天空,坚定地摇了摇头,“我们比预定行程已经晚了三天,必须继续。否者,大雪封山,整个队伍都要出事儿。”

    “嘟嘟嘟……集合……”

    集合的哨声响起。

    原本还在欢呼雀跃的技术员们,听到集合哨,快速地把手中剩下不多的番茄或苹果塞进了口里,多的则是装入了军大衣的兜里。

    “根据气象预报,未来三天和可能会有暴风雪,我希望同志们坚持一下,收拾物资,尽快赶到下一个中转站,我们将在下一个中转站修整三天。”徐瑞祥严肃地说道。“行动!”

    没人反对,没人闹腾。

    大家都知道这个时间段在这荒无人烟地方遇到暴风雪的可怕性。

    车队的油料等,都需要到补给站补给。

    空投油料,根本没有可能。

    一旦油料被消耗殆尽,只有死亡。

    得到物资补充的队伍,士气好了很多,很快,空投的物资便被装上了汽车,空投架什么的,则是直接规整在一起进行丢弃。

    环保的问题,并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也不是测试车队能考虑的。

    工程车在前面开路,两辆外表已经斑驳的359坦克早就没有了昔日的威武霸气,粗壮的炮管低垂着,咆哮着默默地跟在工程坦克后面,几辆履带车把覆盖着厚厚白雪的区域碾压露出黑色的泥土跟碎石,十来辆有着篷布的军绿色解放汽车跟在后面,在坦克碾压出来的道路上,缓慢地向着前面行进……

    发动机咆哮声音,在又开始响起的寒风呼啸声中,传不了多远,便消失了……

    车队很庞大,可远一点,就看不到。

    起伏的群山中,再庞大的车队,都很难留下太多的痕迹。

    条件很艰苦,环境很恶劣。

    国防需要在这样恶劣条件下可以正常行驶,可以进攻的高性能武器装备。

    只有这样的坦克,才符合地域辽阔的中国!

    为国防,这些人,无怨无悔。

    而谢凯,在这一天,终于也踏上了新一架的运十。

    距离他高三上学期的期末考试,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别穿那玩意儿了。如果飞机真的出了问题,跳伞也救不了你的命,甚至有可能让你丢命更快。”谢建国见谢凯一上飞机就往身上套降落伞包,引起了整个飞机上技术人员的惊慌。

    不由不满地呵斥着自己的儿子。

    谢凯这是在丢他的脸。

    团队中,绝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乘坐飞机。

    运十,国产大飞机,大家在机场看到的时候,激动,欣喜,自豪,尤其是这玩意儿还是404基地旗下的,能不激动?

    何况,这年头,能坐上飞机的人,不多。

    绝大多数人,在第一次坐飞机的时候,都会紧张,害怕。

    飞机在上万米的高空飞行,一旦出现了问题,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这是人的本性。

    尤其是运十飞机还是在试飞阶段,安全性都是没有保障的。

    如此环境下,谢凯一上飞机就往身上套降落伞,引起的紧张自然可想而知。

    谢建国还真没想到,谢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老脸哪里还能挂得住?

    “扒了!”谢建国见谢凯还在往身上套,怒气顿时涌现了出来,“要是害怕,滚下去!”

    “爸,我习惯了坐飞机穿降落伞,在其他飞机上也是如此……”谢凯无奈地解释着。

    “我不管你那么多!这么多人,大家都不害怕,你害怕什么?难道飞行员也是穿着降落伞?”谢建国知道谢凯有时候想法有些问题。“老子怎么养出你这么个玩意儿!”

    觉悟太低。

    自己为国家,一辈子从来不提要求,上面安排什么是什么,谢凯倒好。

    队伍还怎么带?

    所有人都看着呢。

    “谢总,谢凯每次坐飞机,确实都是穿着降落伞……”被汪贵林专门叫回来负责谢凯的保密工作以及安全问题的田莉,对着怒不可恕的谢建国解释着。

    “我管他平时如何,只要我在这里,他就不能穿!扒了!”谢建国冷冷地说道,“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动手?”

    看着老爹不容置疑的坚定态度,谢凯无奈。

    无论是商务舱还是后面经济舱里面的人,都是看着他呢。

    心中极其不情愿,可也不能跟老爹干起来,只能缓缓地动手,解除身上已经穿得差不多的降落伞包。

    动作很慢,极其不情愿。

    “动作快点!”谢建国直接动手,要给谢凯把身上的降落伞包给拔下来,“你以为,没有经过伞兵训练,在这大飞机里面,降落伞能保住你的小命,让你觉得安全?”

    “当初飞机项目,是你跟郑宇成弄回来的。不安全,还飞什么?这不是让飞行员冒着生命危险飞行?”谢建国这番话,是给机舱内其他人听的。“上了飞机,只要飞机起飞了,你就只能相信飞行员,相信我们的技术团队。真的出事,你甚至没有跳伞的机会。即使跳伞,也只能加速死亡。”

    谢凯不可置信地看着老爹。

    好像老爹对飞机很熟悉?

    以前马凤山跟程不时可都没有给他作解释,更没有阻止他上飞机穿上降落伞包。

    “不说飞机减压问题,在高空上,气温低,空气稀薄,气压低,你知道吧?这样的情况下,跳伞,会让你失去意识,连拉开降落伞的机会都没有!”

    谢建国的声音不大,却穿满了整个机舱。

    “即使你跳出去了,没有失去意识,飞机发动机喷出的高速高压尾气造成的紊乱气流,有可能让你撞在飞上甚至被卷入引擎……”

    “即使你没有失去意识,没有撞在飞机上,成功地拉开了降落伞,你觉得,在高速的情况下,降落伞的强度能支撑住惯性的撕碎作用?你懂力学,不用我给你具体解释吧?”

    谢建国一连串的解释,让谢凯不得不承认,降落伞对于民航客机没有任何卵用。

    “马总跟程副总可都没有说什么!”谢凯的辩驳,有些无力,“他们可是运十的总设计师。”

    “他们是懒得跟你个白痴解释,自以为是!”谢建国一点都不客气。“跟他们一起的时候,你瞧着他们穿降落伞包了?亏得你还自以为是要求他们上飞机都配备降落伞,那是瞎搞!”

    人家那是考虑到谢凯的心思,加上谢凯对于运十项目的前途很重要,自然就由着谢凯了。

    作为飞机设计师,能不知道高空高速跳伞时候的影响?

    为什么马凤山跟程不时从来不提?

    谢凯不是傻子,因为他跟马凤山几人一起坐飞机,真没有见到他们背降落伞,一开始以为他们只是对国产大飞机的盲目自信。

    现在明白了,只是为他。

    难怪运十上面会有几个降落伞包。

    谢凯不是傻子,老爹给他解释后,他也能理解。

    上一辈子,他就没有坐过飞机,自然不会考虑这些问题。

    而到了现在,一出门,就是飞机。

    “即使真的出现了问题,机组的同志们也会努力解决。解决不了,还有迫降!所以,你穿上降落伞,只会给你自己的心理一点安慰,却会给整个机舱造成恐慌。”

    “爸,对不起,我错了……”谢凯是真的想明白了。

    飞机出事,降落伞真的救不了他。

    “你对不起的是整个设计跟制造团队,以及试飞的机组成员,因为你不相信他们!”谢建国冷冷地说道。

    “对,您说的对。爸,您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难道以前是搞飞机设计的?”谢凯有些期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