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375 不提要求,不代表没需求
    龙耀华等人空手返回,对于基地的发展也没有什么影响。

    359坦克的测试项目,已经形成了完善的方案,具体就需要在长途跋涉过程中执行。上面也批准了这次长达数千公里的测试。

    85年国庆的头一天晚上,基地所有单位都放假了,就连平时忙碌着加班赶进度的技术研发人员,也都被全部从办公室跟实验室赶了出来。

    基地正在搞国庆晚会,可管理委员会的人以及一些来自守备团,一些在基地参加训练的巴基斯坦装甲兵,技术人员,甚至红旗机械厂的一些技术人员,全部都在基地不大的火车站站台上整齐列队。

    在他们身后,是已经停在列车上的两辆外面蒙着油布的坦克以及工程车跟后勤保障车,几辆运载着生活物质的解放汽车以及一辆油罐车组成的车队。

    所有的一切,都会通过火车运输出去,通过嘉峪关火车站一直向着西北方向行驶,到了敦煌,开始向西南方向跨越沙漠。

    十月的沙漠,气候不会太过寒冷。

    可是一直会横穿沙漠向着喜马拉雅山前进。

    冬天,西北大漠最严酷的时候。

    解放汽车上,不仅有着359坦克需要更换的零部件跟这些随队保障坦克的技术人员的御寒物质。

    有些物质,需要在路上不断地补给,一直到进入巴基斯坦境内。

    “同志们,从今晚开始,你们就会度过一段更加艰苦的岁月……”郑宇成看着眼前穿着各种服装,却整齐地排列的队伍,神色肃穆地说道,“359坦克的定型,将会取决于这次的测试。这次任务很重,条件很艰苦,沙漠,高原,酷寒等,将会常伴着大家。如果有谁要退出的,现在还来得及,基地不会因为退出而在档案中加一笔……”

    前面的队伍,挺拔地站着。

    没有谁被未来将要面对的恶劣环境吓退。

    没有谁离开。

    “很好。这一路,大家会吃很多苦!我在基地里面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到时候回来,我会亲自给大家戴上大红花!”郑宇成没有多说太多。

    这一路,行程跨越数千公里。

    这一路,搞不好会死人。

    谢凯看着郑宇成,撇了撇嘴,老家伙想要用一朵大红花的荣誉就把大家打发,他却不能干这样的事情。

    谢凯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站了出来。

    “非常感谢大家为359坦克项目的付出。但是我希望,大家在测试过程中,不要为了获得一个好的数据跟参数,而在零件尚未坏掉的情况下进行更换。359项目,关系到基地的生死存亡!所以,数据的真实性,非常重要,关系到整个项目的前途。”谢凯说这话,有些未雨绸缪了。

    大家都没有认为,在测试过程中需要造假。

    谢凯,所有359项目的测试人员都认识。

    虽然没有任何的相关职务,但是他们知道有着359车间的存在。

    “谢凯同志,请放心吧,即使我们生命不在,坦克都会继续存在;即使我们忘记自己是谁,数据都不会有一点的错误。”说这话的,不是别人,而是冯国志。

    谢凯曾经抢走了他的坦克。

    现在,让他成为了359坦克的测试人员。

    “我相信大家的职业操守,更相信我们技术人员对于技术的严禁。我只是告诉大家,哪怕坦克不定性,我们也不能在数据上造假。我们是研发单位,一旦数据造价,甚至会影响很多同志的生命!战场上,永远不会给人反省的机会。付出的,将会是生命的代价!”谢凯严肃地说到。

    不是他想废话。

    而是害怕大家在严酷的环境下,为了项目的前途,不去在意这些东西。

    很多东西是细节的,但是在战场上都是要命的。

    359坦克,主要的客户就是伊拉克,他们使用环境,就是中东的沙漠。

    “大家回来,不仅会有掌声,有鲜花,有荣誉,该升职的会升职,该发奖金的一分不少。我们不能跟让人说基地太过抠门,用朵大红花来糊弄人。我知道大家看不上物质的奖励,但是该有的,基地都不会少!郑主任的基地最高负责人,自然不会说物质条件什么的……”谢凯难得地给了郑宇成一个面子。

    到了现在,也没有什么多说的。

    郑宇成直接一挥手,“出发。”

    所有人,开始向着自己的位置而去。

    等到所有人登上了列车,尤其是负责押运的人员也到位之后,列车开始缓缓地向着东边行驶而去。

    “你不说得这么俗不行?这是对他们的玷污!”郑宇成最瞧不上的就是谢凯动不动就提条件。

    359项目团队的测试人员,谁是为了物质而去的?

    “是啊,小谢,大家并不是为了物质奖励而去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一路有多危险,多艰苦。你非得用物质来亵渎他们。”汪贵林都对谢凯的行为表示不满。

    这一路,到了最严酷的时候,可能会面临在零下三十多度的低温环境中测试359坦克的性能。

    基地冬天最冷的时候,也不过只有零下二十多度。

    室内可是有着暖气供应的。

    “精神奖励是需要的,物质奖励也是不能少的。”谢凯平静地说道,“大家不提出要求,基地不能不考虑。这样的条件下,大家愿意去,并不是为了物质上的奖励。而是他们为了国防!”

    谢凯清楚郑宇成等人的想法。

    曾经,他就是那样过来的。

    领导经常会做出各种许诺,画下一个天那么大的饼子,最终累死累活干活,完成了任务,吃到口里的什么都没有,最多也不过一粒芝麻。

    谢凯不希望大家失望。

    从基层走出来的他,清楚知道基层的人员想要什么。

    不是大家不为国家桌奉献,最终累死累活努力干活,搞出成绩,那是领导们的,基层人员,一人发点奖金,戴朵大红花就完事儿。

    到最后,越来越多人失望,所以也就有了搞导弹不如卖茶叶蛋的这样的说法。

    谢凯不希望让人寒心。

    全系统内,他没有那个能力,至少404不会存在那样的情况。

    “你小子,瞎搞!”齐志远最终只挤出了这样一句话。

    “难道你想要让整个基地都是如同你这种,贪婪,自私?”郑宇成不满地问道。

    “什么叫做贪婪,自私?”谢凯不屑地问道,“我不觉得最求自己的价值有什么错的。”

    汪贵林见谢凯又跟郑宇成呛起来了,赶紧阻止,“行了,火车已经走了,咱们回去看晚会吧。”

    “看个屁!”郑宇成有些闹心。

    谢凯的觉悟问题,一直都是让人非常头痛的。

    不让谢凯成为基地的接班人?

    这不合适。

    成为基地的接班人吧,一切都得考虑自己的利益,队伍还怎么带?

    每个人干点成绩,就得问组织要荣誉,要房子,甚至要钱。

    基地几万人呢。

    “老郑,说句不该说的,你别把这事情不当回事儿。现在外面的社会在变,大家不是当年,虽然他们是为国家在奉献。作为基地管理者,应该考虑到大家的需求。”谢凯看着郑宇成,根本就没有作罢的意思。

    不是下面的人不提。

    而是一直以来,下面的人根本就不受重视,他们提出任何意见,都不定会被当成一回事儿。

    基地既然要进行深入的改革,就必须让大家更要归属感。

    “现在为什么很多人想要调离?我们这里太过偏僻了!”谢凯看着郑宇成气呼呼的脸,“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距离最近的城市就是嘉峪关,一百二十公里!”

    郑宇成不说话了。

    管理委员会其他人也是低着头。

    谢凯说的是事实。

    “大家曾经为了国防事业,响应国家的号召到了基地。几十年了,他们没有任何的述求。可现在呢?国家战略重心转移,国家开始发展经济。这么几年改革开放,外面很多人发财了。”谢凯说道,“甚至,外界已经开始有了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有前途这样的说法!”

    改开开放,随着外资企业以及外国文化进入中国,对于国内传统而又保守的思想冲击是最大的。

    “之前为什么有人想要离开?他们不想继续为国防事业奉献吗?不是!而是他们不确定未来!”谢凯的语气有些重了,“基地里面,申请离开的,大多数都是技术人员跟管理者,普通岗位的,同样有人想要离开。”

    “他们为什么离开?”

    “基地分房子,首先就是管理层,然后技术人员,普通技术工人都得等着!他们为什么不走?”

    基地里面的情况,之前是吃大锅饭,现在随着改革,已经不再是根据级别来考虑一切。

    而是考虑每个人对于整个项目的贡献情况。

    哪怕是一名清洁工,只要认真干好他的事情,都能受到重视。

    “大家不提出他们的需求,我们不能认为大家没有需求!”谢凯这些天,考虑的不少,“作为管理者,首先得为大家考虑后顾之忧。对他们重视,才能让他们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