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326 无耻至极
    “你们是?”姜萍打开门,看着门口的一老一少,根本不认识。

    她纳闷,这可是机关大院,怎么谁都能进来!

    “你们怎么来了?快请进。”廖卓林探出脑袋,见是郑宇成跟谢凯,愣了一下,热情地说道。

    郑宇成把手中的两瓶茅台递给姜萍,笑着说道,“我们来感谢您!”

    “怎么样?都运走了?那架运十呢?”廖卓林有些急切地问道。

    现在连前途都丢了,要是资料跟设备没有运走,那就不值得了。

    姜萍一听,这居然是还得丈夫丢了前途的人,脸色顿时就垮下来,也不邀请他们坐,也不泡茶。

    甚至,手中提着的两瓶酒,也重重地放在柜子上。

    “坐,姜萍,快泡茶。这位是运十项目接收单位的负责人郑宇成主任,这位是谢凯,今天把张震中气得吐血的那小子,可惜咱闺女已经结婚了,不然呐……”见到郑宇成跟谢凯两人有些尴尬,廖卓林赶紧解围。

    “家里没开水!也没茶了!”姜萍根本就不掩饰。

    郑宇成跟谢凯两人也无奈,姜萍这样对他们,已经很克制了。

    “廖局长,我们换个地方聊聊吧,有些事情……”郑宇成看了一眼怒目相对的姜萍,对廖卓林说道。

    有些事情还真不好当着外人说。

    他来这边,不仅是帮谢凯,还要打听一些关于麦道跟中国合作的细节问题,甚至还需要通过廖卓林的一些关系帮运十弄先进的检测设备等。

    廖卓林也清楚,对方是有事,给正在生气的姜萍说了一声,跟着郑宇成以及谢凯两人离开。

    “就这里吧,坐着聊一会儿。”到外面院子里,廖卓林指着旁边一个小石桌。

    郑宇成摇头,“找个安静的地方喝酒。”

    廖卓林没有拒绝。

    沪市在国内,可是属于经济中心,要找安静的喝酒聊天地方,自然不少。

    廖卓林却带着郑宇成跟谢凯两人在机关大院不远处一个弄堂外的大排档!

    郑宇成两人对于环境并不在意,何况本来就干净,也挺安静。

    “感谢廖局长对运十项目的支持,不多言,一些都在酒里!”在等菜上来的时候,郑宇成先把酒瓶拧开,给杯中倒满,端起杯子一仰而尽。

    廖卓林心中本就不好受,也无二话干了。

    “你们想知道什么?”廖卓林开门见山。

    “麦道跟国内合作的具体细节,生产多少架飞机,是否有技术转让协议等……”谢凯开口说道。

    廖卓林看着他,再次把满杯的酒给干掉,笑着问谢凯,“技术转让?你真当他们如此好心?麦道只是为了国内的市场,在国内进行组装,国内仅仅只是组装!合同有补偿贸易协议,生产的东西不多,都是不重要的零部件,比如,起落架舱门,机内装饰的一些东西……”

    郑宇成倒是平静。

    谢凯内心却受到了很大的震动,果然网络上的东西是信不得的,只有参与到历史事件中,才有可能找到真相。

    麦道宣称的可是有技术转让。

    之前谢凯网上就看到这种说法,还有很多人相信,他却纳闷,如果麦道真的按照麦道方面的说法,他们提供了跟飞机有关的一百多万份设计报告、科研报告、生产报告,最终只是因为研究人员跟设计人员没有参与,工人们只消化了生产制造数据,把飞机设计跟制造最有用的设计资料以及数据放到了一边……

    要是真的转让了,即使麦道被波音收购了,这些资料依然在中国;国内搞arj-21怎么会用那么多时间?

    唯一的解释,麦道根本没有给任何的关键资料。

    真相果然如此!

    “第一批合同,在国内组装25架飞机,其中4架返销美国市场……”

    廖卓林一边喝酒,一边介绍这些情况。

    谢凯跟郑宇成两人耐心地听着廖卓林的介绍。

    “运十需要一些精密的检测设备,不知道您这边有渠道没有。”在廖卓林说得差不多的时候,郑宇成才开口问道。

    廖卓林即使不干了,认识的人,掌握的国外公司渠道,也是非常重要的。

    特别是对于运十。

    “认识一些人,不知道你们需要什么。之前运十项目团队打了不少报告,都因为项目没有经费,上级也拿不出钱,有些甚至已经谈妥了。”廖卓林说道。

    郑宇成惊喜起来,“这么说来,只要有钱,就能搞到?”

    “不一定,很多高精度设备,国外根本不愿意卖给我们。”廖卓林摇头。

    “非官方渠道呢?”谢凯问道。

    郑宇成无语地看着这小子,完全就是见缝插针。

    “有些设备,不一定非得用于这方面,我们可以用别的理由,甚至跟国外的一些专门做这种业务的人合作。”谢凯清楚,要想从国外搞设备,高精尖,都不容易。

    特别涉及到国内尖端工业制造领域的设备。

    “那需要很多的钱,而且还是外汇。”廖卓林平静地看着谢凯,随后对郑宇成问道,“这小子在你们那里,不是一个普通孩子吧。”

    “我退休后,他接班。”郑宇成没有解释,只是简单说明。

    廖卓林震惊地看着谢凯,好一阵,才苦笑着说道,“难怪。”

    谢凯不知道对方说难怪是指什么难怪,也懒得去揣摩,要想让这位给自己打工,肯定得说服他。

    “廖局长,这次您帮了我们运十项目,上面首长肯定会欣赏您的做法,可为了继续跟麦道合作……”谢凯没有说明白。

    大家都是聪明人。

    谢凯的话,让廖卓林看他的眼神更亮,“我个人前途跟运十项目相比,算什么。”

    “未来如何打算?不如来我们404?”郑宇成问道,“我们单位,需要你这样的人。”

    谢凯怒视老家伙,居然抢自己看上的人。

    可是他个人跟基地抢人,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让谢凯高兴的是,廖卓林苦笑着摇头,“从大飞机项目开始后,我就很少时间在家里陪过家人,孩子从小学到结婚,我几乎没有参与过她的成长……”

    郑宇成无语。

    进入404,廖卓林即使负责运十相关的设备引进工作,也不可能一直留在家里。

    “不知廖局长对私人承包不景气的国营单位如何看?”谢凯没有直接提出邀请。

    而是询问廖卓林的看法。

    这个年代,国内很多人都还在观望,铁饭碗依然深入人心。

    廖卓林不解,不知道谢凯问这话什么意思。

    同样也没回答,等待着谢凯的答案。

    “廖局长,我们单位有家被服厂,独立核算,独立经营,现在准备在沪市这边建立设计跟人员招聘的办事处……”谢凯无奈,这些人,都精明无比,只能说明来意。

    “你是希望我能加入那家被服厂?”廖卓林笑了,“我有落魄到那种程度?”

    他不需要别人施舍。

    更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为运十,他心甘情愿。

    “不,我们需要的是您帮忙采购运十需要的相关高精尖端设备。当然,如果被知道这是运十用的,卖设备的厂家愿意,麦道也会阻止!”谢凯把无耻上演到了郑宇成无法接受的程度。

    为了让廖卓林给他打工,居然无耻到了这种程度。

    说得好听,最终不是让廖卓林给他老娘承包的服装厂打工么!

    廖卓林来了兴趣,这样的工作,比原来那种可有意思多了。

    “也就是说,平时以被服厂这边办事处的负责人作为身份掩护,毕竟全世界都需要服装嘛。借着这层身份掩护,安排人跟国外可以提供这些设备的人接触……”谢凯越说越像那么回事。

    只有郑宇成知道,廖卓林要被谢凯坑了。

    “真的?”

    “我们之前安排了一些人,缺乏一个负责居中调度之人,廖主任了解项目,熟悉渠道,是最为合适的人选。我们郑主任希望您能……”谢凯盯着郑宇成,见老家伙目瞪口呆,不由暗中踢了他一脚。

    “嗯,嗯……”郑宇成忙不迭点头。

    “工作地点?”

    “沪市。”

    “时间?”

    “您自由安排。表面身份就是我们被服厂办事处负责人。”

    郑宇成叹了一口气。

    廖卓林跑不掉了。

    “与其让上级为难,不如我主动退位。”廖卓林的话,算是回答了谢凯的话,“我明天办好交接,如何跟你们联系?”

    廖卓林的话,让谢凯眉开眼笑。

    郑宇成的脸上却是苦涩无比。

    人家没有许诺任何条件,就让廖卓林给他打工,成功忽悠了一个正直的干部!

    “明天我们带被服厂负责人来找您。”谢凯笑着说道。

    廖卓林点了点头。

    酒喝得差不多,事情也谈妥,众人自然是分道扬镳。

    “你真无耻!”郑宇成赞叹着谢凯。

    谢凯却不领情,对他威胁道,“下次我看上的人,你再敢打主意,我就基地里面忽悠人出来!”

    说完也不管郑宇成的白眼,直接向着前面走去。

    柳旭所在的宾馆里面,跑了一天,没有任何的结果,他们甚至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平时吹得上了天,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那些朋友,哪个是靠谱的?”柳旭对柳东盛极其不满。

    “三姐,您知道,我以前只是一知青,那些同学跟知青朋友们都太年轻……”柳东盛示意,让身边的女人赶紧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