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324 被扣留的运十飞走了
    “boss!”

    “张先生……”

    一时间,整个场面都有些混乱。

    “赶快送医院,还愣着干什么!”孙彦斌急了,这会儿也顾不得去说郑宇成他们,更是无法顾得让郑宇成他们停止装货……

    一番手忙脚乱,脸色长白,浑身软成一团的张震中被抬走了。

    来得快,也去得快。

    “那货咋吐血了?”郑宇成有些不明白,“麦道的负责人就这点承受能力?”

    谢凯神色不善地看着他,“老家伙,你刚才说我这里有问题?”

    见谢凯如此看着自己,郑宇成脸上浮现出讨好的笑容,“这不是为了配合你嘛。精神病患者犯病的时候,杀人都不负刑事责任呢!”

    “老家伙,你完蛋了。如此重要的场合,带着一名精神病给国家丢人。”谢凯其实并不在意。

    被骂个神经病啥的,又不影响啥。

    “上级应该给我奖励!为了解决基地职工后顾之忧,作为日理万机的基地最高负责人,还要带着你去检查跟看病……”郑宇成一脸得瑟地说道。

    郑宇成跟谢凯两人见麦道的负责人被气得吐血,一老一少都还在这里轻松地开玩笑,旁边经历了这一切的陈弼良一脸惊诧,“郑主任,这事情如果反应上去……”

    “反应上去又如何?本来就是我们的东西,再说了,谁想要跟他们接触,美国人自己来找我们的不是?”郑宇成根本就不在意。

    陈弼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对了,啥叫黄皮白心香蕉人?为什么这样一句话就让他吐血了呢?开始你骂他汉奸,我听出来了……”郑宇成不明白香蕉人为什么能让张震中吐血。

    谢凯一脸鄙视,“我不是说得很明白?他再怎么热爱美国,美国不喜欢他,依然会受到歧视!”

    在这上面,谢凯不愿意多做解释,“我们得让快点装货,同时,要让机场给飞机把由加满,飞到秦飞去。”

    等过些年,这种人会更多。

    “那架飞机必须尽快飞走,别到时候被扣留了,闹起来,不是好事儿。”谢凯转移了话题。

    郑宇成点了点头。

    第三架样机,跟第二架用于试飞的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唯独制造工艺方面改了一些,使得安全飞行理论寿命超过三百小时。

    只有不断地进行试飞,才能获得更多的数据。

    这架样机要是被毁掉,运十项目将会很多年消失在国人的视线中。

    郑宇成也清楚事情的重要性,麦道的人很快就会反应过来。

    “剩下的这些设备……”陈弼良有些担忧。

    “让他们加快进度,能装多少装多少。装完马上就把火车转移到沪市跌路段的地方,这两天就会离开沪市。”谢凯把张震中气得吐血,这事情表面上两人不担心,却也清楚,肯定要被处理。

    5703厂几乎被他们给搬空了,这事情没法拿到台面上说。

    “机械加工设备就算了,留下吧。”谢凯想了想,觉得不能太过分。“如果搬走了,麦道到时候会逼着这边再采购新的,不划算。”

    麦道不会有多少零部件给大飞机厂,机械加工部分需要制造一些装配用的工装夹具。

    要更换这些设备,整个厂也需要庞大的经费,这部分麦道是不可能出的。

    “这倒也是,都是一些老设备。”

    “可是已经在装箱了!”

    “那就让他们不要装箱了。”郑宇成说道。

    谢凯的意思,他明白,留下那些设备,不做太绝,上面维护他们也有说辞。

    陈弼良之所以配合,就是为了更换新设备,到时候即使麦道坑了,机械加工也能养活整个厂子。

    沪市这边对于机械加工业务需求可不小。

    哪想到404居然不要老设备了,见郑宇成态度坚决,也没法说什么。

    只能无奈接受。

    “加油?批条呢?”谢凌云看着眼前的程不时,有些为难。“没有批条,这事情真不好办,上面打了招呼……”

    “这能行不?”郑宇成一挥手,两名守备团的军人抬着一箱整齐的大团结放到了谢凌云面前,“谢科长,运十项目现在遇到的问题,您应该也清楚……”

    郑宇成也知道,谢凌云很为难。

    可不加油,运十没法飞走。

    试飞的机组人员已经在飞机上,技术团队现在正在做起飞前的检查。

    “行!”考虑了好一阵,谢凌云才咬着牙点头。

    谢凯仰望着外面涂装崭新的新运十,问着这架飞机,“知道不知道,为了你,很多人都付出了很多?有些人甚至会丢掉自己光明的前途!为的,就是让你能自由翱翔!”

    郑宇成同样神色严肃地看着这架运十,一直等到机场给飞机把油加满,缓缓地滑入跑道,越来越快……

    “走吧!无论他们如何,都没有可能毁掉这架飞机了!”郑宇成见谢凯的眼神深邃,知道他的想法。

    谢凯点了点头。

    “火车也快装完了。就剩机械加工设备没有装!”

    “赶紧拉走!”郑宇成担心出事情。

    第五列火车,并没有装满。

    第六列火车甚至空着,原本等着装设备的。

    “大家辛苦了,剩下的不用装了!排队来领钱吧。”

    “不装了?不是只剩下一列火车了吗?这工钱……”建筑工人们有些不乐意,他们害怕拿不到钱,让包工头来这边询问。

    谢凯看着他,“不用装了,虽然没有装完,依然每人十块!让他们排好队,签字领钱。”

    “出什么事情了?”上午来的那群人,充当临时搬运工的建筑工人们并不知道。

    “嘎~”正在这时候,数辆警车开了过来,大批的公安下车,为首的一人吼道,“不准装车!”

    显然,这边有人下令,要阻止404的人把设备跟资料留下。

    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搬运工们也顾不得领钱,围过来看热闹了。

    “唰!”守在货场的军人们,齐齐地转了过来。

    “怎么回事?”冯国治冷着脸走上去,质问带队的中年公安。

    “有人报警,说你们盗窃国家财产!”

    “我怎么不知道?”陈弼良询问带队的人,“我是5703厂厂长,盗窃国家财产,有这么明目张胆的?”

    一时间,让公安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同志,你肯定是走错地方了,看到没有,那些军人……”郑宇成走上去,咧嘴笑着说道,“这肯定是有人心怀鬼胎,想要破坏我们的行动,这可是一次重要的演习!”

    带队公安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看着这些荷枪实弹的军人,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情。

    上面只是让他来这里,说是有人盗窃国家财产。

    “真的是军事演习?为什么我们不知道?”带队公安疑惑。

    “你们上级知道。”郑宇成嘿嘿地笑着。

    “呜~”汽笛声响起,火车开始缓缓动了起来。

    “领导,我们咋办?上级交代,必须要留下他们的火车!”带队公安旁边的一名中年人见到火车开走,有些着急地问道。

    “上级也没有交代清楚,如果真的是盗窃国家财产,有这么明目张胆?哪里来的这么多火车?上级肯定是为了考核我们的应变反应能力!”带队公安相信了这是演习的话。“不公开,也不会扰民。赶紧帮忙维持秩序!”

    郑宇成都没想到,对方这样轻易相信了他们。

    谢凯倒理解,军跟政分开,地方干涉不了军方的行动。

    在国内,若真有人如此明目张胆,那还得了?

    除非敌人入侵,那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

    “剩下的不装了?”带队公安见装了货的火车开走,剩下的一列不装货也跟着走了,那些军人直接就上了火车车厢跟着离开,郑宇成他们则是在给搬运工发钱,不由纳闷。

    “一切都是按计划行动的。”郑宇成平静地说道。

    他也没有跟对方深交的想法。

    只是有些觉得这样骗人家,有些不好。

    “什么?都运走了?”当知道只有一列空车离开,孙彦斌瞪大了眼睛,“他们的行动这么快?”

    “是的,书记,要不要让铁路局那边的人把他们的列车留下?”

    “不,等两天再说!”孙彦斌已经弄清楚了事情的始末,廖卓林把事情详细汇报了。“那些外国人算盘打得真不错,当咱们都是傻子?”

    “书记,如果我们不做出反应,到时候……”

    “上面问起来再说就是了。”孙彦斌觉得自己被麦道的人坑了,还憋着一股火呢。

    原本,运十可是沪市的名片,现在没有了。

    麦道的人,说得天花乱坠,实际上给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赚中国的钱?

    “boss,他们的公安出动了,没有把火车拦下来,留下了很多设备!”在医院里面,张震中刚醒,威尔斯就汇报情况。

    “其他的资料呢?”

    “不知道!不知道他们运走了多少,也不知道运走了一些什么……”

    “中方上面的负责人如何回复?”张震中又觉得自己胸腔气血翻涌。

    “还没有回复,打电话到他们航空部门,说是他们正在开会……”威尔斯很为难,“boss,你知道的,他们的会议很多。”

    “他们把那架运十刚组装好的运十飞走了……”威尔斯的消息,让张震中浑身一震,又是一口血喷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