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314 要送母亲一架专机
    “啥?麦道的人扣留我们的大飞机?他们不想活了?”一听这话,郑宇成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满脸匪气。

    谢凯更是没有想这方面的事情。

    大飞机的研发团队已经被转移到了秦飞,跟运八团队在一起,现在正在对运十进行新的设计改型工作,解决目前运十一些技术落后的问题。

    怎么可能出事儿?

    “究竟怎么回事?”谢凯也是着急,运十项目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

    汪贵林等人同样也是着急不已,不知道究竟出了啥事儿。

    王明见郑宇成要发火,急忙开口介绍,“目前情况还不清楚,在那边负责搬迁跟人员转移的程不时等人已经被沪市那边扣留下来了,麦道的负责人要求我们把搬走的所有设备都留下,那是属于5703厂,而不是属于我们……”

    电话里面,王明了解的事情并不是非常详细。

    谢凯已经听明白了,郑宇成同样也是清楚怎么回事儿了。

    显然,麦道公司发现他们搬走了大飞机组装的一些关键通用设备,这会让他们成本更高。

    “那些本来就是运十项目的,他们有什么资格?”郑宇成冷冷地说道,“老汪,你们留在基地继续跟伊拉克以及伊朗人谈合作,我亲自去那边解决这问题。”

    事情是他跟谢凯谋划的,自然也就得由他们去解决。

    “最后的合同可得你签字盖章!”汪贵林怕郑宇成去那边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的地步,“还是我去吧,我跟老白一起去那边。”

    “我也觉得老汪跟老白去比较合适。”齐志远也不赞成郑宇成一个人去那边。

    郑宇成的脾气太臭了,大飞机项目虽然有404基地接手,但是不少人心中憋着一口气。

    他们认为麦道在里面扮演了非常不光彩的角色,平常郑宇成就对坑麦道一把很是自得,去了双方要是无法克制,干起来就不是啥好事。

    “你们情况都不了解,怎么去处理?沪市那边的人肯定是为了合作项目而不会站在我们这边!”郑宇成才不管这么多,“老子又不怕那个假美国鬼子,汉奸!”

    “你要去也行,让谢凯跟着一起去。”汪贵林指着在一边想着如何给郑宇成出馊主意再坑麦道一把的谢凯说道。

    “我得上学!”谢凯赶紧拒绝。

    他可不想去沪市抛头露面,那对他没好处。

    躲在背后给郑宇成出主意就挺不错了。

    “这样也行,之前的主意就是这小子出的,他去也好!”郑宇成可不会把谢凯给忘记的。“上学,你上个屁的学,这一学期你在学校呆的加起来有十天没有?”

    “期中考试我都没有参加呢!”谢凯看着郑宇成。

    “期末考试考好就行了!”郑宇成霸道地说道。“反正你们老师也已经放弃你了。”

    到后面脸上甚至已经浮现出了笑容。

    谢凯无语。

    好像事实就是这样,要不然,李丽去年期末考试就会对他的成绩提出质疑,甚至都没有问过他。

    完全是放任自流。

    也没有任何的准备工作,郑宇成就准备带着谢凯坐基地守备团那破败得不成样子的直5直升机离开。

    “你让你妈一起干什么?咱们这可是去跟麦道的人干架的!”郑宇成听谢凯说要带着老娘一起,不解地问道。

    “那边去寻找原料供应商呗。”谢凯并没有太多解释。

    柳旭听儿子说让她一起去沪市,虽然希望去,还是比较拒绝的。

    她担心离开后谢建国又整天抽烟喝酒,更担心谢建国忙的连饭都吃不上。

    “妈,我爸又不是小孩子,再说了,还有后勤部门呢。您这些天没守着,不也是那样?”谢凯不理解老娘的想法,“您这次去沪市,不仅是需要在那边寻求原料供应厂,还得在那边搞一个办事处……”

    谢凯也没法说太多。

    时间太过紧张,只能等到了沪市再说。

    在沪市成立办事处,这是必须的。那里是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要找到优秀的服装设计师,销售人员,都不是问题,这些人不可能到404里面来,就只能在沪市了。

    谢凯甚至还指望母亲到沪市去圈地。

    从蛊惑母亲接手基地被服厂的时候,谢凯就在考虑这些事情,原本还准备等基地这边的事情弄妥当了再走。

    “可厂子得调整,不是要招聘七百女工?”柳旭不解地问道。

    “所以更得找到业务,同时拥有充足的原料采购,还得寻找设备等,设计师,销售人员,您觉得基地里面的能行?”谢凯的问题让柳旭也不得不重视现在的问题。

    被服厂如果有这些,根本就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柳旭也不是扭捏的人,当即就去被服厂找了两个帮手,谢凯还没来得及询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就被郑宇成拖着往基地外面跑。

    对于坐直升机,柳旭跟一男一女两名三十来岁的手下都是兴奋中透着紧张。

    “老郑,那直升机项目,究竟如何了?别的不说,仅仅是咱们这基地,出行也不能老是坐这破直5啊!”谢凯只要一上直5,那心就悬了起来。“万一掉下去了……”

    他还没说完,嘴就被旁边的老娘给捂住了,“呸呸呸!童言无忌……”

    谢凯无语。

    老娘啥时候这么封建了?

    不过他这话一说,被服厂另外两人刚放松下来又变得紧张起来。

    郑宇成一脸玩味笑容地看着谢凯。

    “妈,这直升机得飞几个小时呢,别那么紧张,一会儿我们还得等运输机。”这次事情太过突然,在这大西北民用机场就没有几个。

    “还坐飞机?坐火车不好?”柳旭从上直升机就全身绷紧,她其实心中最担心的就是这飞机就这样掉下去了。

    第一次坐飞机,谁都紧张。

    谢凯很想告诉老娘,飞机上了天,如果真的出了问题,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几千米的天空上掉下去,囫囵个儿都不一定能留下。

    最终他没说这话。

    “火车太慢,到沪市不知道得多少天了。飞机今晚就到那边。”谢凯知道老娘是害怕坐飞机。

    柳旭经常看到直升机,大飞机根本就没见过。

    更别说坐了。

    期盼中,带着惶恐。

    一直到了转场的机场,刚好有架执行运输任务的运八,为了尽快赶到沪市,谢凯也就不去计较运八货舱漏风的事情了。

    “这飞机比直升机平稳多了。”柳旭本来更紧张,一直到运八起飞,除了起飞时候身体还有点感觉,飞行过程中甚至没有什么震动,唯独不好的就是货舱里面漏风。

    “以后基地的机场修好了,基地出行也就方便了。”郑宇成笑着对柳旭说道。“而且我们基地的运十,那是比这还庞大的大家伙!”

    柳旭跟被服厂的人在飞机上,他也没法跟谢凯两人交流关于运十项目的事情。

    “就是,之前我们出去,好几次都是坐运十呢,比这破飞机强太多了。”谢凯一想到运十,就觉得运八这破飞机的货舱太难受了。“以后机场修好了,咱们就可以直接在机场坐飞机!”

    可惜,在沪市组装的那架样机刚刚进行了两次试飞。

    原本那架样机,早在几个月前因为频繁起降试验,机身大梁都已经有了裂纹,根本就不敢再让这飞机上天,否则解体了。

    “这么说,以后每次出来,就可以乘坐飞机了?”柳旭惊喜地说道。

    “那也不一定,得刚好遇到有执行任务的飞机。这家伙快倒是快,飞一次得好几万呢!”郑宇成心在滴血。

    谢凯很想纠正郑宇成,他说的飞一次几万块那是没有算飞机本身的成本。

    一架飞机几千万,哪怕能飞行几千个小时,一小时的成本也是上万。

    运十样机,飞了两百多小时,造价两千多万,平均一个小时十万块的成本。

    “这么贵?”柳旭咂舌不已。

    “妈,时间就是金钱,比如我们从沪市到基地,坐火车得一周以上,一周的时间,很多机会就错过了。”闲着也是闲着,谢凯得改变老娘在基地多年形成的想法跟习惯。“尤其是以后,在沪市那边成立了设计部门以及销售部门,样品等必须尽快送到基地,您想想,时间太长,客户如何接受?即使我们的质量比别人好一点,他们也不会接受时间太长造成的损失……”

    否则,对以后的发展,一点都不利。

    “可基地也不可能每天都有飞机不是?我们总不能坐守备团的运输机吧?”柳旭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偶尔一次两次,不会有问题。

    时间长了,就不行了。

    柳旭不是基地管理层,甚至都不算基地的人了。

    “妈,到时候我给你弄一架专机!”谢凯轻松地对柳旭说道,“有了专机,想啥时候起飞就啥时候起飞,想去啥地方就去啥地方。”

    谢凯的话,把柳旭给逗乐了。

    “行啊,我就等着我儿子给我买架专机。”柳旭被谢凯逗得哈哈大笑,心中的紧张,也没了。

    天下母亲,谁不希望儿子出息?

    柳旭并没有当回事,只是当儿子宽慰她的玩笑话。

    郑宇成看着谢凯,可没有当成是玩笑。

    而且也想到了,如果给基地配备一架专机,肯定不行被服厂要购买专机,自然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