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310 百万件积压工作服带来的千万横财
    “你们真要承包被服厂?基地之前就已经发布了公告,希望有人能承包基地三产单位,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人愿意。”带着谢凯跟柳旭两人去被服厂的郑宇成秘书朱明光三十来岁,以前谢凯很少见到他。

    比郑宇成那老家伙的几个秘书好多了。

    “朱哥,基地啥时候出台了这样的规定?”谢凯有些疑惑,他整天跟汪贵林等人混在一起,也没有听说基地有这样的政策啊。

    朱明光看着谢凯,脸上带着微笑,“82年基地开始走下坡路,管理委员会就希望有人出来解决三产单位的问题,给基地减轻压力,不过没有人愿意接手。”

    “……”82年的事情,谢凯知道个啥?

    那时候还在琢磨整天怎么玩儿呢。

    基地里面三产单位本身就很多,规模小,产业齐全,在这么远的距离上,很难面向市场,加上这边地理位置偏僻,人们视线保守,没有人愿意接手也是正常的。

    即使有想法,也是担心亏损,从而没有任何的想法了。

    被服厂,这原本是基地比较红火的单位,好歹整个基地里面数万人的衣服什么的都得在里面制成,特别是几万人的工作服,每年生产数十万套服装。

    更是可以向一些兄弟单位提供工作服。

    可惜现在,库存的工作服都已经足够基地再使用十年时间,自然没有任何的生产。

    被服厂同样在基地西北角,以前谢凯从来没有注意过,两间苏式风格厂房,旁边有着一些平房,跟周围环境融入一体,不走近看,根本就不知道这里面是用于干什么的。

    谢凯母子跟朱明光到达的时候,已经上班好一阵,太阳已经出来,春天的太阳暖洋洋的,晒得人都慵懒无比。

    刚进入厂区,就听到里面如同苍蝇的嗡嗡声。

    车间外的空地上,不少女人端着小凳子围在一起一边聊天一天织毛衣,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被服厂,不是在大门口看到挂着“东风被服厂”的牌子,谢凯会以为是进入了居民区。

    “那谁,你们厂长呢?”对于这样的情况,几人早就见怪不怪了。

    基地里面,除了有任务的单位,几乎都是这样的状态。

    被服厂里面女人最多,男人倒也不少,大多数都是四五十的中年妇女,年轻人则是不多,全部都是基地职工家属或者子女。

    找了一圈,办公室里面没有见到一个被服厂的管理者,朱明光见办公室平房外面有个小年轻正在晒着太阳看书,对着他问道。

    “朱秘书?找我们厂长干啥?难道有任务了?”看书的年轻人听到朱明光的话,懒洋洋地问道。

    “哪里那么多的废话!”朱明光脸上有些挂不住。

    柳旭皱着眉头,从进入厂区开始,就对周围的一切感觉到陌生。

    基地不大,每个人的活动范围则是更小。

    虽然心中有所准备,知道这边的三产单位不景气,但是跟她原本所待的红旗机械厂相比,实在是形成了太过鲜明的对比。

    谢凯倒没有任何的反应。

    “妈,这厂子里面,以后根据任务量,实行保底加计件的工资奖金制度吧。”谢凯知道老娘心中有些不平衡了。

    服装厂都是实行计件,要是继续吃大锅饭,绝对不行。

    柳旭点了点头,这种情况她也没法发表什么意见。

    “朱秘书,您怎么来了?”在年轻人还没回答时,就有一名干瘦的小老头笑嘻嘻地进来了。

    “柳旭同志准备承包被服厂,过来看看情况。”朱明光指着柳旭对着被服厂厂长秦建功说道,并且把他介绍给了柳旭。

    “欢迎,欢迎!”秦建功一听,顿时满脸的笑意,“我终于可以不用守着她们了,这些疯娘们儿,活多了嫌累,没有活干就嫌活少,伺候不了她们!”

    谢凯觉得这老头挺有意思的。

    居然没有反对有人要抢他的位置。

    在秦建功的带领下,几人参观被服厂的厂房,除了一间厂房是生产车间,里面整齐地摆放着上百台擦拭得非常干净的缝纫机,另外一间厂房则是成品仓库,原材料库房等。

    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看头。

    跟其他闲置车间不同,这里面打扫的非常干净,很少在地上看到零碎的布料或者其他。

    见到库房里面几乎堆满了大半个车间的工作服,谢凯皱着眉头问着秦建功,“这里面有多少的工作服?”

    “估计得有百万件吧?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开工了,不然更多……”秦建功苦笑着说道。

    百万件!

    “厂子里面就没有想办法处理?”谢凯无语。

    哪怕一件工作服只卖五块钱,这笔庞大的经费对于被服厂来说,也是足够庞大的一笔费用了。

    “不是没有想过,兄弟单位都有自己的被服厂,原来国家统一调度,后来取消了;本来我们这里面更多,卖出去了二十多万件……”秦建功无奈地说道。

    谢凯不明白,为什么这里面会挤压这么多的工作服!

    如果这东西也一并给了被服厂,那就发财了。

    秦建功根本就没权做出决定,就连朱明光同样也是做不了主。

    “被服厂里面挤压的工作服?”汪贵林对于这事情,根本就不在意,“那玩意儿,之前我们专门派出了一批推销人员,卖出去了一点……”

    “后来为什么不推销了?不继续卖?”谢凯更是不明白。

    “推销的单位,都有自己的被服厂,拿到市场上,根本卖不出去,特别是前年国家取消布票的使用之后,就更卖不出去了……”汪贵林解释着。

    谢凯明白了。

    “处理给我如何?”谢凯对于被服厂积压的百万件工作服,很是眼馋。

    国家便宜,不占白不占。

    “你要?直接拖走就是了,不管你怎么卖,卖多少,都是你的!”汪贵林懒得跟谢凯纠结。

    被服厂里面积压的工作服,着实让人非常头痛。

    要处理本来就不容易。

    “别,我可不想被人戳脊梁骨骂我占公家便宜,挖社会主义墙角!”谢凯心中一动,免费白拿肯定不行。“基地处理给我,廉价一点就行了,这玩意儿肯定不会赚太多钱。”

    谢凯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你觉得多少合适,随便给点钱就行了!”汪贵林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春夏秋冬各季的服装,你各留六万件,剩下的都归你!”汪贵林根本就不在意,随后递给谢凯一份合同,“合同已经出来了,你让你妈看一下。要是没意见就签字。”

    “一年交五万块钱?”谢凯看了合同上面每年缴纳的承包费用,瞪大了眼睛。

    “你觉得多了?我也觉得多了,老郑说这已经很少了!”汪贵林以为谢凯嫌多,“要是你不满意,跟他们所以说,一年交个一万块钱,意思以下就得了。反正职工跟设备都是属于基地……”

    谢凯脸色怪异地看着汪贵林。

    这些老家伙难道真的不明白?

    他们帮自己挖国家墙角,占公家便宜太过明目张胆了吧!

    “不是嫌多,而是太少了。汪主任,这合同,得改。”谢凯很想一分钱不给就占用整个服装厂,但是他不敢。

    一旦后面有人拿这事情做文章,就是个麻烦事情。

    一家三百人的厂子,每年只给五万块钱的承包费,虽然厂子现在每年还有倒贴几十万的工资,一旦厂子赚了钱,别人可不会这样认为。

    “你小子是不是傻?别人巴不得占便宜,你倒好,居然害怕自己占便宜太多。”汪贵林抱怨着,谢凯这小子太过谨慎了,“每年那厂子的工资可得好几十万!”

    “这样吧,那批积压的工作服,每件按照三块钱的价格处理给我,被服厂虽然一直没有活干,也是三百多人的厂子,每年五万的承包费用,会让人诟病的,我可不想让人说什么闲话。”谢凯考虑的比较长远。

    到时候有人举报,即使合同什么的都是完善的,也都是一件麻烦事情。

    “一年六十万?加上工资,可得上百万,你确定?”汪贵林都替谢凯担忧。

    被服厂的盈利能力,他们都清楚。

    一年上百万,谢凯支撑得起?

    “要是百万都无法支付,我还要这破厂干什么?”谢凯耸耸肩,一脸装b地说道。

    仅仅是基地里面的那上百万件工作服,卖出去,经费就足够支撑好些年了。

    “你要那些工作服干什么?还有,明明基地只要五万一年的承包费,你非得给五万一个月,一年上百万啊!”柳旭在看到合同后,根本就不敢签字。

    她不管如何财迷,手中经手最大的一笔钱就是去年基地给谢凯发的两万,现在合同一签,不管有没有业务,每年就得上百万的开支。

    上百万有多少?

    柳旭无法想象这么庞大的一笔钱该怎么赚出来。

    在谢凯的催促下,她才不得不签字,出来后整个人都在颤抖。

    合同一签,就欠下了上百万的债务,虽然基地并不在意他们什么时候给钱。

    “妈,您放心,仅仅是库房里积压的工作服,就能挣上千万!”谢凯小声地凑到柳旭耳边说道。

    “啥?”柳旭被吓了一跳。“如果可以,基地会让咱捡这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