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225 别提啥3万吨、4.5万吨(求月票)
    “他要不同意,咱们这项目就别指望了。”郑宇成说道,“这样一个项目,不是一家两家单位可以搞定的。”

    谢凯有些兴奋,“我跟你去。”

    不为别的,仅仅只为见一见沈鸿这位牛人,谢凯也必须去。

    甚至,有人认为沈鸿就是穿越者或者重生者,否则仅仅只是靠着小学四年的学习跟自学,哪里有可能涉及这么多的领域?

    中国的九套大型成型工业装备,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

    一直到十点多,两瓶酒喝完,郑宇成醉的不轻的时候,谢建国夫妇两才回来。

    “你们这一老一小怎么就喝上了?”谢建国送郑宇成回去,柳旭一边收拾,一边看着满脸通红的谢凯问道。

    “老郑找我明天跟他一起出个差。”谢凯说道。

    柳旭停下手上的动作,皱眉问道,“又出去?去干啥?”

    “去涨涨见识呗,我能干啥,老家伙估计是把我当成他自己的儿子了。”谢凯无意识的一句话,让柳旭叹了一口气。

    郑宇成这样的人,越到别人团聚,他就越孤独,甚至会陷入良心的自责中。当年不开枪,也不至于到现在这地步。

    可当年不开腔,谁知道基地是什么情况?

    很快,合衣躺在沙发上的谢凯就响起了轻微的鼾声,他跟郑宇成两人一边聊一边喝酒,他也没少喝。

    “床上睡去,沙发上别着凉了!”见儿子喝多了,躺在沙发上睡,柳旭无奈,试了好几次,抱不动儿子,一直等到谢建国回来,才把谢凯给搬到床上。

    “老谢,你说如果郑宇成把咱们儿子当成他儿子,咱们怎么办?”柳旭有些担忧地问着谢建国。

    谢建国酒劲上来了,正困,嘟囔了一句,“他当成儿子也不影响咱们不是?儿子大了,他能抢走?别担心这些。”

    “可我还是担心……”过了好一阵,柳旭推了推谢建国,低声说道。

    回应她的只有谢建国的鼾声。

    第二天各个单位就开工了,红旗厂忙碌的车间再次恢复了运转,却没有年前那么快速,其他单位的人还沉浸在过年的氛围内。

    子弟校的军训,还有两天才会开始,谢凯吩咐钱胖子几人守着游戏机,这几天多少钱他也没有过问,当天晚上就跟郑宇成两人乘火车离开基地。

    他们得到嘉峪关转车,然后从几百公里之外坐民航客机飞西南蓉城,再从蓉城坐车去二重。

    “郑主任,新年好!一路辛苦!”令谢凯没想到的是,二重的人居然亲自到机场来接他们。

    “褚总,新年好!辛苦你们了!”郑宇成一脸笑意地跟前来接他的人握手,随后对谢凯介绍,“小谢,这位是褚国荣,二重负责大压机项目的高级工程师。”

    “褚总新年好!”谢凯见褚国荣笑着对自己生出手,赶紧笑着打招呼。

    这才正月初五,搞得人家年都过不好。

    “小伙子不错,你们郑主任可是把你给吹上了天,总算是见着人了。”五十左右的褚国荣笑着对谢凯说道。

    谢凯不由疑惑地向郑宇成看去。

    “走吧,车上再说。沈总他们过来没有?”郑宇成见谢凯看他,有些尴尬。

    “他们昨晚上就到了,讨论方案到了凌晨一点,现在就等你们了。”褚国荣满脸笑意。

    这是财神爷。

    “只要方案确定,我们经费马上就可以到账。”郑宇成一脸豪气地说道,“之前马凤山跟这小子谈大压机的时候,我说没钱咱们就买一台,哪想到这玩意儿不仅贵,制造也是这么麻烦。”

    郑宇成丝毫都不尴尬。

    谢凯听他吹牛,也是无语。伊拉克人还没来,订单没有落实,多少钱都不清楚,这老家伙居然敢吹牛,说是只要方案确定,马上就打钱。

    基地有多少钱?

    二重来接谢凯等人的车,居然是两辆丰田。

    具体什么型号,谢凯也不懂,他对车并没有什么兴趣。

    由此也可见到二重的小日子过得红火。

    “马总他们也是昨天就到了这边,提出了一些要求,现在具体如何干,怎么开始,沈部长说还是先看看你们这金主的意见。”上车后,褚国荣就对郑宇成开口了。

    “具体什么情况,问我们有什么用,我们又不懂!”郑宇成这下不装逼了。

    “之前你们跟华清大学那边不是就已经有方案了吗?”谢凯问道。

    “之前一直都处于论证阶段,只有理论设计方案,具体是否符合,需要进行模型来验证。”褚国荣告诉谢凯,大压机只是处于理论设计过程中就被毙掉了。

    “如果是进行实验,还是如当年沪市那边造万吨压机时候,先用1:10的模型验证设计?”谢凯问道。

    褚国荣扭头看着他,笑着摇头,“不,这次我们之所以拿不准,就是在这验证模型上有分歧。我们准备先把国内三万吨大压机修改设计后制造一台出来论证;马总他们的意思是先生产一台4.5万吨的……”

    谢凯一听,顿时觉得不妙。

    他们这是准备用404的经费,一路从4.5万吨大压机开始往上发起挑战啊。

    “生产三万吨跟4.5万吨的干啥?直接整6.5万吨的就行了。”郑宇成不是傻子。

    马凤山他们希望搞4.5万吨的大压机,这种模锻符合运十的需求。

    一旦新一代的飞机比运十更大,搞220吨级的大飞机,那就得更大的大压机了。当然,这样可以更快让大压机制造出来,运十的改型工作更容易验证完成。

    经费不至于浪费,可消耗的经费太多。

    至于三万吨?

    完全就是为军用的战斗机配套了。

    国内目前只有西南铝厂一台,那台大压机根本就没法满足国内生产需求,产能太小了。

    “不用模型论证,没法确定设计方案有没有问题。”褚国荣苦笑着说道。

    “西南铝厂不是有一台三万吨的大压机?这技术咱们已经有了,再生产出来进行论证,也论证不了多少啊。”谢凯装着不懂的样子问出来。

    三万吨大压机,对于歼七跟歼-8甚至运-8这样的二代战机跟落后运输机没有问题。

    歼十,运二十别指望了,就连运十都无法搞定。

    否则运十也不至于大结构件分开锻造,然后进行焊接。

    褚国荣有些尴尬,谢凯的问题不好回答。

    他们提出这样的方案,有着他们的小算盘。

    “即使搞,最少也得搞4.5万吨的,在国际上,4万吨是一个砍,目前全世界只有苏联,美国,法国能制造这样顶级的重型装备。瑞士有一台,技术也不是他们自己的……”谢凯不希望去走弯路搞对他们的项目没有多大用处的3万吨大压机。

    要想发展航空产业,就必须得先搞4万吨以上的大压机。

    要弄出图-160白天鹅以及美国b-2那样的先进轰炸机,就必须得6.5万吨以上的。

    曾经谢凯看到过报道,歼-20的整体钛合金框架,以此锻压成型。

    那是国产8万吨的模锻机的威力。

    压力不够,在锻造的时候即使锻造成型,在后面也会因为材料内部分子间结构里而导致整体框架变形。

    否则国内完全没有必要搞8万吨甚至10万吨的大压机。

    “4.5万吨大压机的生产跟设计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褚国荣提醒着谢凯。

    他们巴不得一步步地搞上去。

    郑宇成可不乐意,“搞4.5万吨的干啥玩意儿?等运十搞完,我们要搞两百吨以上的大飞机,或者双26的歼九那样的飞机,又得搞一台,浪费钱!”郑宇成再次说道。

    他是铁了心,非得搞6.5万吨的。

    如果不是前些日子了解到了这里面的难度有多大,他或许还会想要找华清大学跟二重的人弄八万吨的,非得搞成世界第一才甘心。

    “之前你们一直在为这6.5万吨的大压机努力,沈鸿部长跟我也谈过,虽然困难不小,但是以我们的实力,时间长点也能搞出来的。”郑宇成不想在这上面纠结。

    把沈鸿抬出来。

    沈鸿将会主持这方面的工作,郑宇成请国家工业部副部长出面来主持这事情,废的力气自然不会小。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肯定不会同意随便更改。

    哪怕是借着验证的名义让他们去弄一台对运十没有用处的三万吨大压机,或者运十之后更大型飞机没法用的4.5万吨大压机,他都不会同意。

    人家美国人跟苏联人为什么有不少6.5万吨以上的大压机?

    就因为他们生产更强大的武器装备需要。

    没有6.5万吨以上的大压机,航母跟核潜艇什么的也别想往更大吨位制造了。

    “或许,我们真的可以先弄一台4.5万吨的大压机出来应急。”谢凯知道郑宇成的心思,“对于国内来说,4.5万吨比6万吨的大压机制造起来,要容易不少。”

    “不搞,要搞就得搞6.5万吨。沈鸿部长都说了,这是目前国内的极限制造能力,再往上搞,根本没办法,技术配套跟不上。”郑宇成在这事情上,表现得极其执着。“要不然,我非得整台十万吨的让全世界都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