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224 中国工业领域最牛的人(求月票)
    黑彪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谢凯这小子,太过心黑了。

    “你可以考虑一下。”谢凯并不强求。虽然重生前黑彪干的事情死有余辜,但是现在没有。

    环境被改变,任何事情就可能发生。

    除了刚开始没确定一切重新开始怼了一次李丽,其他的时候,真不会以原来的一世行为来评判任何人。

    昨天老娘居然给他找了对象!

    而且人家闺女的老娘对他很中意,放在原来,都是不可能的。

    蝴蝶翅膀煽动,受到影响的,将会发生很大的改变。

    只要不危害到身边的人就行了。

    黑彪并没有走,而是拿了四枚币老老实实地去前面排队了。

    对于黑彪如此老实,钱胖子跟罗峰等人都是不相信,谢凯都是觉得正常。黑彪本性不是那种坏到骨子里面的,最多也就是一个素质觉悟太差。

    至于强推了罗峰二姐的事情,谢凯倒也理解,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很多时候女人没有做好接受的心理准备,就霸王上了弓……

    “哥,这是黑彪么?他这么老实就听话了?”罗峰不相信。

    “他追二姐,有动手动脚么?”谢凯问着罗峰。

    罗峰摇头,这倒是没有,不过这孙子动不动就守在二姐的下班路上,如同牛皮糖一般,根本就无法让人接受。

    “有更好的未来,更多的钱,谁会不老实?”谢凯平静地说道。“游戏机多挣钱,咱们都清楚。”

    他庆幸,即使游戏机挣钱,罗峰跟钱胖子等人也没有动什么心思。

    或许跟他从小是众人的头儿有关,也或许是因为基地里面钱的作用表现得并不明显。

    “可咱小舅一直没有来,基地生产也没有开始啊。”罗峰知道这些事情,当初去香江不就为了这事儿么。

    这么长的时间了,也没见动静。

    一句话,说得谢凯也是闹心。

    小舅在年前691厂搞出了68000芯片仿制品后,就没有再跟摩托罗拉公司谈判,回来了。

    本来说好年前到基地,签订好合同,年后就开工。

    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人影子。

    “妈,我小舅没说啥时候过来?”谢凯晚上回家,问正在一边嗑瓜子儿一边看电视的老娘问道。

    老爹又在外面喝酒。

    “谁知道他死哪儿去了!你别指望他,指望不上!”柳旭随口回答。“你那八万给了他,对吧?”

    谢凯急忙否认,再次强调基地没有给钱。

    柳旭盯了他好一阵,也不再说话,继续看电视。

    搞得谢凯的问题没法问了。

    老娘现在是真不相信小舅会变好,甚至认为谢凯的钱是被柳东盛给骗走了。八万块钱啊,她也没证据,谢凯说基地没有发钱,柳旭自然也没法去找郑宇成询问。

    心中没有这猜测?

    “你那游戏机挣多少钱了?自己少留点,交给妈帮你存着,出国娶媳妇儿啥的都得不少钱……”柳旭见儿子没动静,对着谢凯问道。

    谢凯一听,这可不行,“妈,从小我的压岁钱都给了您,您说帮我存着,钱呢……”

    “在那存折上,你以为我跟你爸是别的家长,会要你那点压岁钱?你自己看咱家放钱的那盒子,有个存折,就是给你开的户。”柳旭白了儿子一眼,“你自己能挣钱了,以后就不发压岁钱了。那存折你自己用。”

    柳旭的话,让谢凯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

    前一世他从来没有问过老娘压岁钱的事儿,钱胖子的钱被他老娘给骗走了;罗峰本来就可怜的压岁钱被他二姐强行没收了……

    真把钱存这存折里面?

    老娘的目的,估计就是这个,清楚他有多少家底儿。

    谢凯决定了,以后搞的小钱就存在老娘给他准备的存折里,而且还不能存太多,不然老娘会心中不安。

    现在不是几十年后银行全国甚至全世界联网,一张银行卡就能搞定。

    大年初一,游戏机生意依然火爆,加上天公做美,有着太阳,让寒冬多了一分温暖,谢凯也没去管游戏机挣多少钱,钱胖子跟罗峰守着。

    自己则是窝在家里看书,白菜说了,让他帮忙给补习功课,开年后肯定更忙,他必须得把教材上面的知识点弄清楚。

    到时候把例题什么的给写下来,交给白菜。陈艺欣那女人,得有多远躲多远,否则她会如同牛皮糖,甚至还会让白菜心中有想法。

    谢凯躲在家中看书,也就因为怕陈艺欣知道那游戏机业务是他的,虽然一打听很容易弄明白。

    钱胖子跟罗峰对外的口径是红旗厂机器测试,否则不会如此低廉的价格。

    谢凯重生的第一个年,就在如此平静的氛围中慢慢过去,对他来说,最大的幸福就是跟父母在一起,虽然大多时候父母都在别人家;跟重要的是,他摸了小白菜的手……

    “哟,你爹妈又把你给抛弃了?”郑宇成提着一堆吃的,两瓶酒进了谢凯家门。

    “我说您这是?”谢凯诧异地看着眼前的郑宇成。

    老家伙喝醉走错门了吧?

    “找你谈事儿,顺便你陪我喝点。”郑宇成把手中的酒提了起来,赶紧收拾桌子啊,也别弄别的了,把你家的花生啥的搞出来,我这里有香肠腊肉还有腊鱼,都煮好了。”

    谢凯赶紧收拾。

    这两天都没有听到郑宇成的下落,他家中也每人,谁都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谢凯清楚,老家伙肯定是一个人找地方享受孤独去了。

    “我准备搞大压机,65000吨的。”帮着郑宇成把他袋子里煮好的腊货都装盘子摆桌上,谢凯给两人倒满酒,郑宇成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谢凯吓了一条。

    当年国家搞了三台大压机,一台10万吨,两台8万吨,总投资40亿。

    这仅仅是几台设备的投资。

    现在就上65000吨大压机,能行吗?

    “没有问题,我跟华清大学机械系以及二重都沟通过,上次你们说的时候,老子就动心了。这玩意儿不搞出来,咱们怎么弄?运十真的造国外帮忙生产核心结构件?军工飞机呢?”郑宇成端起酒杯,示意谢凯喝酒。

    他的话,让谢凯深以为然。

    民用领域可以谋求国际合作,军工绝对不可能。

    任何的军用装备,关键核心零部件的材料,结构,性能参数等,都是高度机密的东西。

    断然没有可能找国外制造的。

    “如果说造,这东西必须得造。需要用上的可不仅是航空结构件。”谢凯担心的是现在的技术条件,能否制造出来。

    当年二重搞出全国第一台八万吨水压机的时候,国内有着很多的报道。

    13层楼高的八万吨大压机,每根支柱都是上千吨重量,一次浇筑,需要数百吨的钢材,这样的制造,是国内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困难是有的,国外不也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我准备明天就去二重,华清大学的专家组也会尽快赶到那边一起讨论。”郑宇成说道。

    “现在可还是过年期间!我们只放三天假,华清大学跟二重可不是。”谢凯提醒郑宇成。

    在他的脑海中,过年七天假后一个月,大家都不一定能进入工作状态。

    基地只放三天假,上班大家也没多少活干,晚上依然张罗着各家喝酒,一直会持续到正月底。

    404这样的基地都是如此,更别提别的单位了。

    “我们没有时间浪费,他们比咱们更急。”郑宇成再次喝干了杯子里面的酒,“老马跟小程他们同样也去,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

    “我可以说不吗?”这样的重大项目,谢凯实在不想参与到里面去。

    “你去听着就行,多听,多看。以后遇到这样的问题,才知道如何处理,了解各个单位的情况,知道他们的工作习惯,都很重要。”郑宇成严肃地对谢凯说道。

    谢凯看着老头脸上的严肃,根本找不到语言反驳,只能默默地给自己倒上一杯酒,一口喝干。

    “时不我待。搞不出大压机,大飞机的安全隐患始终无法解决。”

    大压机的重要性,谢凯不是不明白。

    这是任何一个工业强国的基础支撑。

    “总师是谁?”谢凯知道这事情再大的代价都必须得去干,最后问着郑宇成。

    “沈鸿,知道吧?我可是亲自请他出面搞这个的!”郑宇成有些得意地说道,“这是全国工业体系中最顶级的牛人!”

    “他真同意?”谢凯惊喜起来。

    沈鸿是谁?

    只要对中国工业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这牛人是谁。

    一个只上过四年小学,在布店当了三年学徒,随后通过自学,从拆装钟表,修理小电器开始,进而一步步涉足机床、动力机械以及各种工厂里的设备。

    抗战爆发,沈鸿带着自己锁厂的7名青工,10台机床转移到大后方,他担任总工程师的茶坊兵工厂,在八年抗战中为子弹厂、枪炮厂、弹药厂、以及修理厂提供关键制造设备。

    同时也向民用领域的制药、医疗器械、造纸、印刷、造币、化工、炼铁、炼焦、玻璃、石油等工厂设计制造成套设备,关键核心设备……

    建国之后,更是主持设计制造了国家工业基础最为核心的九大套成型设备!

    中国工业史上最牛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