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194 传说中的九级钳工也很一般嘛(求月票)
    “魏老,怎么是您老带队?我不是都给老汪说了,这种小事儿就别劳驾您了?”看到前面带头的走路都颤巍巍的老头,郑宇成急忙上前去搀扶着。

    老头满头白发,脸上如同老桑树皮一般爬满皱纹,眼神浑浊,彷如行将就木。

    “这可不是小汪安排我过来的。老是在厂子里面呆着,我这把老骨头都生锈了。出来走走也好。”魏老看着郑宇成,脸上的皱纹挤得更拢了。

    “出来走走也不错,咱们这段时间太嫌了,除了折腾几个徒弟,也没啥事儿干。”另外一个白发老头说道。“这边什么情况?让我们搞啥?”

    “粱老,这一路上辛苦了,咱们就先吃饭休息,明天早上再说。”郑宇成一脸虔诚地说道。

    陈德贵第一次看到郑宇成如此状态。

    没有一点领导的架子,也没有了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势。

    就连在孙道乾,他也不会给好脸。

    孙道乾是什么人?那可是秦飞这样一家十多万人的大单位的书记!

    “瞎搞,我们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先弄明白如何搞,车间里面铺上垫子,搞几床被子就行了。”听到郑宇成的话,带头的魏老顿时就不乐意了。

    整个人的气势为之一变。

    “魏老,粱老,现在还没检查完,咱们先休息吧!”谢凯知道,这些老头都是习惯了一直处于工作状况,可看着老头这身板,舟车劳顿,再继续干活,出了问题,他们负担不起。

    “谢家小子?你不错,能折腾,把我们都给折腾到这边来了。”魏老看着谢凯,浑浊的眼神瞬间变得明亮起来。

    听到魏老说谢家小子,刚刚下车的一群老头眼神都投入到谢凯身上。

    谢凯顿时就变得不自在起来。

    “魏老,您别捉弄他了。这小子胆小!”郑宇成笑呵呵地帮着谢凯解围。“这位是凤城光电研究所陈同安所长;这位是……”

    一番寒暄介绍,不过来自404的老头们根本就没把陈同安这所长重视起来,仅仅是握了握手,就催促着说事情。

    陈德贵这种不停嘘寒问暖的,他们更是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谢凯见着这些老头,突然觉得,自己前一世的时候,应该是被师父给影响了,所以才不通人情世故。

    如果这些老头归陈德贵或陈同安管,那日子……

    谢凯倒清楚,这种牛人骨子里面都是高傲的,他们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钻研技术上面,没时间去考虑人情世故啥的,更不会在意什么升职加薪的破事儿。

    这一批老头干不动之后,404基地的九级钳工,将会越来越少。

    心思复杂了,投入到技术钻研的精力自然就少了。

    如同谢凯师父说的那样,谢凯一辈子都没有可能摸到九级钳工的门槛,即使他的理论知识比师更丰富,师父不懂的编程以及plc电路什么的都懂。

    “……情况就是这样,坏掉的零部件,需要重新生产,没有图纸,没有高精密的测量仪器……”堆放设备的车间里面,成同安把他们检查到的故障都介绍了。

    魏老头这个时候跟之前行将就木判若两人,整个人都变得神采奕奕。

    “这些是世界上制造精度最高的设备,只要有一点精度达不到,就会影响整个设备的精度。”陈同安强调着。

    “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吧,情况都了解了。”一帮子老头在现场围着一台德国产的光刻机,了解到设备故障在什么地方,哪些零件需要更换后,旁若无人地讨论起来。

    带队的魏老头询问众人。

    商量出方案,他们就会动手开始拆卸各个部件甚至零件。

    “先搞一些替代的零部件,逐步更换,更换下来的拿去理化分析,弄清楚用的什么材料,特性如何。”

    “我同意老梁的意见。不过我们必须挨个更换,确保装配精度。”

    “先从非关键部件开始,弄出一个就替换一个,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搞出来的零件能跟原来的完全配合起来,尽可能地达到原来的精度要求。”

    一帮子老头你一言我一语,旁边的人,都弄不明白他们在讨论什么。

    仿制,不是应该先得拆卸开来对零件进行测绘么?

    甚至他们就没有问陈德贵要测量工具。

    “郑主任,您让人去帮我们把工具从车上给搬下来吧。”很快,魏老头等人就拿出了方案,对郑宇成说道。

    好像郑宇成不是他们的领导一般。

    陈德贵听了,赶紧安排人去搬那些车上的工具。

    十多个木头制成的小箱子,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一些什么,并不是太重。

    工具箱过来,三三两两围在设备前面研究如何下手的老头们各自找到自己的工具箱,当里面打开,所有人都傻眼了。

    里面并没有任何高精密的工具,如果非得说有,千分尺就算是最顶级的精密测量仪器了。

    工具箱里面,大多数都是各种类型的锉刀,砂纸,甚至还有棉布,丝绸等!

    九级钳工使用的神器!

    主要还是锉刀。

    江湖流传,一把锉刀在手,钳工天下走。

    “郑主任,他们用这些设备……”陈同安有些担心,“一旦拆下来装不回去,那就麻烦了。”

    “放心吧,他们心中有数,每个人的工具,都是他们自己使用了很多年,自己计量的。”郑宇成平静地说道,“航天的火箭跟导弹,很多高精度零件,他们就是靠着这些量具加工出来的。”

    谢凯知道,这些老头的量具,都不是市面上那种普通的货,虽然是机械的,测量精度不高,配合这些老头的经验,比世界上最精密的电子测量设备精度还高。

    有些设备,两三个老头一组,有些设备,则是一个人动手。

    他们把各个位置的零件小心翼翼地拆卸下来,再装上去,然后再拆下来,装上去,确保可以在拆卸之后装回原来的位置。

    时间就这样缓缓过去,成同安的人早就哈切连天,却没法去休息,老头子们需要他们的配合,询问他们个个部位产生的作用,与其他部位见的关系,精度差多少会造成什么影响。

    “不是说要准备拆了吗?天都要亮了。”陈德贵有些着急。

    他很想问,老头们行不行。

    “你要不满意,可以去睡觉。”郑宇成对他说道。

    陈德贵心中真的想,却不敢走,他们的维修车间,从老头子到了后就被吩咐待命,必须在第一时间按照老头们的要求提供他们需要的粗加工。

    一直等到天亮,所有人都是疲惫不堪,满脸油光,老头们依然神采奕奕。

    “开拆了!”谢凯一直都在观察老头们的动作,他们反复拆卸,安装,随后再重复,就是为了测试设备各个部件的装配精度,确保他们加工出来的零件能跟原来的加工精度一致。

    至于材料跟热处理工艺等,他们也没有办法。

    只有等到把材料更换下来,用理化分析确定零件材料跟性能,再去考虑用性能最接近的材料生产零件进行加工。

    404基地的九级钳工,不仅可以用手中的锉刀锉出高精度的零件,他们更了解材料特性!

    庖丁解牛,必须知道牛身上所有位置的经络是如何的。

    终于,有人把拆下来的零件没有再装上去,开始拿着随身携带的工作笔记本画草图。

    如同一个信号,其他人同样也开始画图。

    “小陈,让你们维修车间的人按照这些图纸上的要求加工。”粱老把手中工作笔记上画的图纸直接递给了快要坚持不住的陈德贵。

    “这,上面精度是不是太高了?”当691厂维修车间主任看到图纸的时候,不由傻眼了。

    他们车间都是一些普通的技术工人。

    草图上面的尺寸公差,几乎都是在0.02毫米以内,很多甚至在0.005以内。

    “魏老,这边的技术条件没有我们那边高,精度太高他们加工不了……”郑宇成了解情况后,尴尬地对魏老说道。

    “如果达不到这个精度,我们的时间就没法保证了。”魏老皱眉说道。

    “时间没要求。”

    “那行,所有公差放大到0.05以内,只能大,不能小,否则就没法用了。”魏老跟其他人商量后,如此回答。“只能稍微多留点余量我们动手。让他们一定得注意有些孔的位置,没法保证的,就把余量留出来。”

    “好,我亲自去守着!”郑宇成说道。

    他知道前期加工对于后面手工确保精度的重要性。

    404基地七级工跟八级工数量不少,老头们完全是按照基地的标准来提出要求的。

    691厂的维修车间本来就没多大的精加工能力,自然无法满足老头们的要求。

    “那行,安排下去,上午必须把这些加工好,我们去吃点东西,睡一会儿,下午动手,明天上午应该可以把所有的零部件给弄出来。”魏老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早上在691厂的食堂里面随意吃了点东西,他们去厂招待所睡觉去了。

    陈同安看了一晚上,一直都没弄明白这些老头在干什么。

    这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牛的地方啊!

    传说中的九级钳工也很一般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