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190 暗中搬空太白厂(求月票)
    “既然你们有地方政府领导解决问题,看来就没我们404什么事情了。”郑宇成平静地说道,随后短期酒杯,“感谢太白厂的款待!”

    “郑主任,太白厂现在可是你们的下属企业!”郑宇成说这话,难道是要就此放手?

    赵文举不由急了。

    地方财政如果能解决他们的问题,根本就不可能把这厂白白送给404。当初徐明生回来说获得了给人代工的业务,没有资金,他们生产线都没法动起来。

    产品不同,得调整生产线,得采购原材料,这一切都需要钱。

    “嗯啊,我们单位有不少下属单位,现在很多都闲置着。不生产,也没什么影响。”郑宇成点头说道。

    谢凯不明白郑宇成这是什么意思,那批有故障的光刻机等设备对他们可是非常重要。

    这一上来就把关系搞得如此僵,对方能让他们把那些设备给拉走?

    他不由有些着急了,却又没法去阻止郑宇成,早知道就跟他坐在一起了。

    “郑主任,您在开玩笑吧?”赵文举心中暗骂郑宇成这王八蛋,脸上却挤出笑容,“就这样闲着,大家领工资都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那是你们的事情,反正工资又不是我们发。我们整个单位都是独立经营,自负盈亏;我们下属单位同样也是如此。有能力的就喝酒吃肉,没能力的就饿着,该破产破产,该倒闭就倒闭!”郑宇成毫不客气地说道。

    他这话一出,太白厂的领导们顿时就变了脸色。

    话中意思明显,即使接手了太白厂,不发工资,那还要他们干什么?

    多一个单位的人来混吃混喝?

    “郑主任,我们的那些设备,你们难道就准备这样直接拉走?”赵文举的脸色变得阴沉。

    “郑主任,您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愿意接受我们单位,你们也别想从我们厂把那些二手设备给拉走!”朱浩云更是不客气地说道。

    谢凯见到双方要干起来,赶紧起身,走到郑宇成身边。“各位领导,我们郑主任喝多了!”

    “小同志,你们郑主任这可不像是喝醉了。”赵文举看着谢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们单位这么多人都没说话,你要是吃饱了,就到外面玩儿去吧。”

    徐明生听到这话顿时急了,“厂长,谢凯同志是……”

    “我管他是谁?徐明生,如果不是你搞不到芯片,我们会这样?看看别家生产彩电的单位,会出现我们这样工资都发不起的情况?”朱浩云见徐明生出头,没处发泄的火气找到了宣泄口。

    如果不是他们瞎搞,非得倾家荡产引进一条二手生产线,哪里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结果一切都成了徐明生这个生产技术部负责人的事情。

    徐明生看着朱浩云,脸色平静,却什么话都没说。

    “你们不是关系挺硬的吗?你们不是挺有本事?你们咋不去搞芯片?742厂那边,搞不好你们一去,要多少就有多少。或者进口的芯片,也会优先满足你们需求。”徐明生不说话,谢凯看不过去了。“整个厂工资都发不起,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干了啥?”

    老实人会吃亏。

    朱浩云这些人,除了会吃喝,还懂得什么?

    一张口,满是挖苦的语言。

    “这里没有你一个小孩子说话的份儿。我们为这厂子的付出,不需要你一个外人来评价!”朱浩云脸色尴尬,却也不想跟谢凯一个孩子置气。

    其他人都在看着这边。

    侯为贵等人不了解情况,加上本身是搞技术的,也不开口。

    “他是我们单位发展顾问,他的话,代表着我们基地的决定。”郑宇成轻飘飘地丢出一句话。

    看来谢凯也了解到了这里面的情况。

    “说吧,你们那些二手报废设备,要多少钱。”谢凯明知道这会儿谈那些光刻机会被敲诈,依然开口了。

    搞到那些设备,直接拖走,跟这家厂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地方太偏僻,投再多的钱,都会被这些人给吃喝掉。

    作为过来人,他很清楚,不少的单位,八九十年代生意红火,最终却被吃喝垮掉,领导们直接调到别的单位继续混,最终只是留下普通的工人生活无所依。

    “你做得了主?”赵文举看着谢凯。

    “他的话,就代表我的意见。”郑宇成平静地说道。

    “那好,一千万,你们把这些设备带走。”赵文举知道双方之间的合作这是没有了可能,对方送上门给他们宰,毫不犹豫张开了血盆大嘴。

    谢凯听到这话,被气乐了。

    “五十万,我们拉走这些报废的机器,否则,你们就留着生锈吧。”谢凯也不想白要他们的。

    但是绝对不会给太高的价格。

    郑宇成肯定是之前就了解到了情况,才干出这样的事情。

    “打发要饭的呢?我们当初可是花了上千万……”赵文举冷笑着说道。

    “你们彩电生产线我们不要!”谢凯撇着嘴说道,“对那东西,我们并不感兴趣。”

    不是不感兴趣,他只能一步一步地下手。

    先把芯片搞定。

    至于其他的主板,显示屏,国内很多单位都可以生产,眼前这样的单位,给了他们404,反而会更闹心。

    实在不行,691厂就能生产。

    “彩电生产线那是另算的,就这些设备,卖出去,怎么也值个千八百万。”谢凯等人对那些设备的重视,激动,从一开始,赵文举等人就看到了。

    敲竹杠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些设备干什么用,也知道这些设备很难修复。

    “我们厂六百多号干部职工得生存,就指望着这些设备了。”朱浩云不要脸地说道。

    谢凯说都懒得跟他说这话,“老郑,这边没啥事儿了,咱们走,告诉太白县这边的负责人,咱们不要这家厂。”

    说完之后,谢凯就转身向着外面走去,郑宇成等人同样毫不犹豫地起身了。

    赵文举跟朱浩云等人,原本以为对方是做个样子给他们看,也不阻拦,唯独只有徐明生跟着追了出来。

    “老徐,这事情你看到了,不是我们不想,而是这厂没有值得继续存在的意义了。”郑宇成叹了口气,“在跟太白县的人打交道时,你们厂的情况,我就已经了解到了,原以为还能挽救挽救。”

    “郑主任,可我们这边有几百的职工跟技术人员……”徐明生也清楚,404基地投资进来,会出现什么后果。

    “老徐,我知道你是为了厂里的人生活着想,可我们单位数万人!”郑宇成为了基地干部职工生活跟军方首长都能拍桌子打板凳,在各个工业部部长面前都能耍无赖,对于徐明生,还是非常欣赏的。

    “要不这样,老徐,你带着你们的工人投奔我们!”谢凯开口了。

    在之前准备翻脸的时候,他就在盘算这事情的可行性。

    “这能行?”郑宇成看着谢凯,这小子损起人来,让他很多时候都无法接受。

    “这厂子现在的情况,地方政府也不可能再投资,他们没钱。整个厂里面,也就他们那些人整天吃喝,改造生产线,或者重新搞别的业务,都没有可能。唯一的路,就是破产!”太白厂的情况,就是这样。

    徐明生静静地听谢凯的意见。

    “现在你们没有生产业务,厂里面也没看到啥人,你私下找那些认真干事的人,让他们自己到691厂……”谢凯把自己的计划小声地说了出来。

    对于搬空太白厂,他一点的意见都没有。

    “很多人家属孩子都在这边,这事情可不好干。”徐明生明白了谢凯的意思。

    “家属先不要过去,留在这边,谁能把他们怎么样?”谢凯说道。

    “要不我们把那些设备全部弄走?都是单台设备,要不了几辆车。”徐明生这是以设备为投名状。

    “不,设备留在这里面,今天晚上就把工人弄走,明天我们找太白县摊牌,他们工人都没了,我们还要来干什么?欠那么多欠款,我们可不是冤大头。”谢凯冷笑着说道。

    郑宇成在一边听得背后冒冷汗。

    这小子的阴险狠辣,比之前了解的还更甚。

    如此一搞,到时候太白县的这些人,会着急,到时候给一点买破烂的钱,就能搞走。

    “如果他们去找光电所……”侯为贵提醒着郑宇成。

    “你以为一般的光电所能搞定这东西?如果他们有这渠道,早就卖出去了。”郑宇成说道。

    徐明生也证实了,之前太白厂找过陕省的光电研究院,人家根本没有理会。

    谁会相信彩电生产线里面含有报废的顶级二手芯片生产的核心设备?

    一行人直接回了691厂,当天下午,徐明生就开始联系厂里核心技术人员跟工人,第二天一大早,上百号人在县运输队包了几辆车,直接到了市里。

    随后再从市里转道691厂,给家人的说法是厂里面发不起工资,熬不下去,去南边打工……

    厂里面的人本来就对赵文举怨声载道,尤其是之前他们逼着工人借钱给厂子,徐明生这样干,自然不会有人反对。

    “明天,咱们就去找太白县的人!”郑宇成见徐明生等人到了691厂,脸上皱纹瞬间绽放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