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189 朱门酒肉臭(求月票)
    “你们有九级钳工?”侯为贵诧异地问道。

    九级钳工是传说,这需要单位有很高的级别,而九级钳工虽然依旧是技术工人,但这些都是传说中工人最顶级的技术大牛。

    比工程师还强大的技术工人。

    有的单位,也称之为工人工程师。

    “我们那边别的啥都没有,就是最顶级的人才多。”郑宇成在这上面没有吹牛。当年建设404的时候,全国范围各个系统最顶级的技术大牛,不管是顶级设计师,工程师,还是工人,全部都是顶级的。

    各个部门撤走的时候,没有把这些工人带走。

    “如果有九级钳工,修复可能没有问题。这得先找光电研究单位的人来。”侯为贵说道。

    郑宇成点了点头。

    九级钳工,那是人类用手工能达到最顶级的制造精度,效率低,质量绝对可靠,很多的精度,连国际上最顶级的设备都是无法达到的。

    苏联设备精度不高,就因为他们有着一大批这种人才。

    “这些设备,必须保护好,这么多的灰尘,天知道会有多大的影响。”沈海鹏对着徐明生说道。

    跟在后面的赵文举等人一脸茫然,“真有那么重要?这都是当成添头的报废货啊!钳工怎么会有九级,八级不是就已经到顶了?”

    国内大多数的工种就只有八级,如同刨工等,甚至最顶级的只有七级。

    九级的钳工,他们挺都没有听说过。

    郑宇成看了他一眼,正要骂他,谢凯却阻止了他,凑到他耳朵边小声地说道,“这些设备我们必须得拉走,一旦他们知道重要性,很可能会出幺蛾子。”

    谢凯对于太白厂的管理层已经有了一个深刻直观的认识。

    一旦生产线的核心设备修复,放在这家厂里,即使换了管理层,都会出问题。

    “确实应该拉走,这边没有无尘车间,我们有。”王敬忠听到谢凯的话,心中一喜。

    “赵厂长,这些报废的二手设备,我们拉走,看看有没有修复的机会,到时候再给拉回来,你觉得如何?”郑宇成看着赵文举,笑呵呵地问道。

    “郑主任,您是我们上级领导,您如何安排,我们自然得听!”赵文举心中更是疑惑郑宇成的态度,心中有着一种不好的感觉。

    从上午到现在,中午也不去吃饭,看了生产车间,一直都没说太白厂后面的生产情况如何,更没说是否会拨款发工资。

    搞了这么长时间,难道就拉这样一些设备?

    “那好,这边有运输队吧,帮忙联系一下,马上装车,我们回去的时候,就把这些设备带走。”郑宇成平静地说道。

    “郑主任,现在都两点了,要不,咱们先去吃饭?”朱浩云再次提出了吃饭,“食堂那边一直在等着。”

    “那好,就吃饭吧!”郑宇成点了点头。

    徐明生了解郑宇成跟谢凯,谢凯一直没说话,郑宇成的表现跟之前认识的完全不一样,他担心郑宇成他们不会真的对太白厂投资。

    领导层都是混蛋,可他们的干部职工都是努力工作的人。

    有心想要找谢凯跟郑宇成,询问他们真正的计划,可赵文举等人根本就没有给他们单独接触的机会。

    告诉赵文举他们,404的人会把他们需要的东西搬走,然后让太白厂继续这样等死?

    非得出大事不可。

    赵文举这些人,别的本事没有,撒泼耍无赖,都不是问题。

    太白厂机关食堂里面,张罗了整整四桌!

    郑宇成一行人,还没能坐满一张桌子,其他的个全部都是太白厂的人,这里面的接待规格,比691厂的接待规格更高。

    一个穷县,厂里工资都发不出来,从上午一行人到这边,然后再弄出这么丰盛的饭菜,酒更是抬了好几箱过来,谢凯看得冷笑不已。

    越差的单位,吃喝越好。

    郑宇成对这种事情,好像丝毫不在意。

    他们这一桌,赵文举,朱浩云等领导陪着郑宇成跟沈海鹏一行人,郑宇成本来想要拉着谢凯坐他一起,谢凯则是说自己不合适,去跟徐明生坐了一桌。

    “谢总,能不能私下给我透个底?你们这样干,让我很心慌……”不等谢凯开口,徐明生就担忧地问道。

    谢凯打量了一下整桌的人,没有谁盯着他,徐明生也没介绍,菜一上来,大家都没有客气,伸手去夹里面的肉,只出手一次,眼睛依然盯着盘子,却没有哄抢。

    看着这情况,谢凯脸上浮现出了鄙视的笑容。

    “他们都只是下面的技术人员,不像领导们,几乎天天都能大鱼大肉……厂里之前生产点彩电,还能两三个月发一次工资,大家勉强能填饱肚子……”徐明生知道谢凯这小子有钱,一顿饭都能吃别人一月工资。

    发不起工资的普通人生活,他体会不到。

    “你觉得,你们厂子还有救吗?”谢凯听到都是技术员,收起了鄙视之心。

    连404那样的单位,技术人员地位之前都没有管理人员高,也是这段时间才逐渐开始改变。

    更不要说太白厂这种单位了。

    发不起工资,领导依然大鱼大肉,大吃大喝。

    “如果县里面不插手,管理层换掉,好好规划整个厂子,如同您上次说的,只是给别人做配套,养活自己没问题,甚至还能得到发展。”徐明生看着谢凯,认真地说道。

    他知道谢凯问他这话的意思。

    “这只是地方集体单位,不是我们军工系统下属单位,要达到你说的这种程度,很难!”谢凯叹了一口气。“能搞到二手生产线,他们的本事也不小。”

    太白厂的技术力量不用想就知道不会强到哪里去。

    “可厂子里面的技术人员,工人们,没有了厂子,他们也没土地,无法生存。”徐明生知道谢凯说的实话。

    赵文举,朱云浩等人,都不是善茬。

    “他们是十多年前上位的吧?”谢凯问着徐明生。

    徐明生点了点头,如此一来,更证实了谢凯的猜测,这家厂,不能要。

    郑宇成开始说的把赵文举等人放到691厂的工会都是不合适。

    十来年前,那场混乱,军工系统的单位都受到了一些波及,更不要说太白厂这样的一家小厂。

    郑宇成亲手打死了自己的儿子,就因为他儿子带头要造反,要夺了郑宇成等人的权,按照他们的想法来打造404。

    赵文举等人,跟郑宇成那被打死的儿子是一路货色。

    “他们的错误,不应该由这些工人来承担……”徐明生满脸的苦涩,“如果不是为了他们,当初在742厂外面,我也不至于……”

    有些话,他说不下去。

    “太白厂究竟欠了多少钱,这点你知道不?”谢凯也清楚,整个厂的技术人员跟工人是无辜的。

    “当初购买生产线的时候,县财政补贴了几百万,厂里面贷款了八百万,大家把所有身家全部凑了出来,当初厂里还出了文件,每一名工人借款一千,干部两千……”

    “现在不发工资,他们怎么生活?”谢凯有些震惊了。

    赵文举这些人,还真的是人才。

    “自己想办法熬呗,比当年大饥荒的时候好多了……厂里面还有一笔钱,两三个月发一次工资,可以吊着大家饿不死。用手中粮票买细粮,再跟周边农民换粗粮什么的……”赵文举一说到这里,就是冷笑。

    谢凯看着他,再扭头看向旁边郑宇成跟赵文举他们正在推杯换盏的那一桌,也不知道郑宇成了解到真实情况后,是否会吐出来。

    691厂的人或许是知道情况,几乎很少动筷子。

    谢凯现在一点的食欲都没有。

    真是应了那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些当官的,根本就不考虑他们手下的生活,整天大吃大喝。那笔备用的资金,或许是为了领导们吃喝,而不是为了发工资。

    “郑主任,我再代表太白厂所有干部职工敬您,如果不是你们接手我们厂子,整个厂的人都得饿死……”红光满面的赵文举站起来,端着杯子对郑宇成说道。

    “赵厂长这话言重了,你们这接待规格可不低,厂里面的人饿死有可能,我想你们不会被饿死。”郑宇成笑着说道。

    此话一出,太白厂的领导们顿时就僵住了。

    喝多了?

    郑宇成的态度,怎么就陡然发生了变化?

    “郑主任见笑了,我们这不是为了接待好领导,砸锅卖铁才准备出几桌勉强上得了台面的酒席。”朱浩云尴尬地笑着。

    “你们这效率挺不错,我们十点过才到,一两个小时就整这么多,连野兔野鸡啥的也不少啊,看来我们运气不错。”郑宇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整个食堂里,开始变得安静了下来。

    赵文举等人脸色难看,郑宇成这家伙有些不识抬举了。

    “郑主任,县里领导跟市里的一些主管部门领导经常过来了解厂里的情况,为厂里广大干部职工解决生活问题,要是招待不周,过意不去不是?”朱浩云脸上的尴尬没了,反而变得平静。

    很明显在警告郑宇成,别太过分,咱们在县里跟市里的关系都很铁。

    郑宇成听到这话,不由笑了。

    对方的底气在哪里,他已经知道了。

    不就是地方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