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183 中兴通讯的低调老总(为盟主三無修大地3/4)
    “同志们听说贵方来找我们合作,自发组织起来,咱们也不好阻止,打击同志们的积极性不是?”陈德贵解释着。“大家一路辛苦,厂里已经备好了饭菜,咱们先吃饭。”

    两边列队欢迎的人群中,不少人都神色怪异地看着谢凯。

    他们整个队伍中,谢凯是一个突兀的存在。

    更有不少队伍中的单身姑娘看着谢凯看向她们,脸色一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那些年龄大点的,结了婚的,那眼神几乎要把谢凯给活剥了。

    对于厂里面的老娘们儿,谢凯那是体会过的,疯狂起来男人绝对不是对手。

    曾经他们车间里面,一个新进来的年轻孩子口花花,被几个老娘们儿直接给按在车间里面扒了裤子看毛长齐没有……

    所以,即使不喜欢这阵仗,也只能跟在郑宇成身边,催促着他们快点。

    锣鼓声跟欢迎声,没有丝毫的停顿。

    一直到他们进入了厂里,走了好长一阵,欢迎的队伍也一直跟着,不少胆子大的单身姑娘眼神的热烈让谢凯都有些受不了。

    “陈厂长,你们这实在太热情了,还是让同志们都散了吧,这都快一点了。”郑宇成见谢凯的表情,对着陈德贵说道。

    陈德贵就等他这句话呢。

    他一招呼,喧天的锣鼓声停了下来,震天的欢迎声停了下来。

    队伍却并没有散去,一直把几人送到了食堂,才最终散开,有些回家找妈了,有些直接进了食堂吃饭。

    看到691厂干部食堂的圆桌上已经摆上了数份凉菜,等几人一落座,陈德贵就吩咐早等在一边的食堂上热菜,不多时,桌子就开始盘子叠盘子了。

    谢凯看着这桌子,心中叹了一口气。

    这种情况,他们走到什么地方都能遇到,倒也没有什么装清高不去吃饭的。

    “陈厂长,下午还要谈合作的事情,中午就不喝酒吧。”郑宇成本来是准备喝酒的,他旁边的谢凯拉了拉他的衣角,只能尴尬地拒绝。

    “郑主任,您这一路辛苦,喝点酒解乏;咱们这地方,冬天太冷,喝酒也能去去寒气,下午更好谈判。”陈德贵笑着说道,同时拧开了酒瓶盖,准备个给郑宇成倒满。“中午少喝点,晚上没事,咱们再慢慢喝。”

    “我们大西北比这里更冷!”谢凯笑着说道,“陈厂长,咱们还是先吃饭,然后谈合作,如果合作能达成呢,这酒肯定得好好喝。”

    谢凯不想工作时间喝酒。

    陈德贵的目的很明显,酒喝到位了,即使无法达到他们的要求,这项目说不定也就拿下了。

    这年头,大多数的合作,都是在酒桌上谈下来的。

    很多人甚至在签合同了,都不知道合作厂家的具体情况。

    芯片关系着404基地目前所有的项目,谢凯明明不准备说话了,依然不得不说话。

    就怕郑宇成喝多了,二话不说就跟691厂达成了合作协议。

    “酒就别喝了,先吃饭吧。”陈德贵被一个孩子数落,很想发作,见郑宇成一直也不吭声,沈海鹏更是从到之后就没说几句话,存在感极低,加上得到孙道乾的示意,陈德贵只能作罢。

    不喝酒,饶是有着一大桌的菜,众人也没吃半个小时就下了桌子。

    要是喝起酒来,搞不好就到晚饭时间了。

    饭后,陈德贵安排众人到招待所休息,在这事情上郑宇成倒没有犯毛病。

    “陈厂长,我们的时间很紧,找你你们的技术人员,先看看图纸,看看能否生产……”郑宇成也知道,芯片问题不解决,晚上觉都不要想睡好。

    整个404的所有项目都因为这个而陷入了非常危险的境地。

    “那行。我们技术科长也在这里,先就谈谈这事情。”陈德贵倒也没有坚持非得让对方去休息。

    能达成协议,确保他们有着充足的业务,这是当务之急。

    热烈欢迎,酒桌上陪好,这些都是次要的。

    最核心的还是双方能达成技术合作。

    谢凯从最开始寒暄之后,一直都在大量侯为贵,这是一个跟任正非,柳传志同级别的人物,世人知道他的却不多,从85年开始执掌中兴,一直到三十年后交出大权,他的名声极为不显。

    真正低调的人。

    一个认真干事,踏实搞技术的真正技术人员。

    跟家喻户晓的任正非缠斗二十年,名声不显;最终跟华为一起,在曾经国内通讯产品“七国八制”的围剿中起步,最终一举带领中兴击败西门子、诺基亚,位列全球第四大通讯厂商;并与老对手的华为一起,讲曾经红极一时的爱立信、阿朗逼上了绝路。

    这是一个极其牛逼的人物,现在还是一个刚刚中年的消瘦技术人员,尚未在商场初露峥嵘。

    “这些是摩托罗拉68000芯片的总成设计图,上面有着68000个晶体管,在摩托罗拉公司,这些图纸生产出来的芯片,只有国外信用卡大小。”沈海鹏话不多,到了秦飞,一直都让人忽视了他的存在。

    若非谢凯要让他出头,他甚至不愿意做技术介绍。

    “8万个晶体管的电路设计图,全部用图纸画出来?”侯为贵的眼珠子瞪圆了。

    “是的,原本我们也不相信,拿到图纸后,一直都在进行论证,确保每一条逻辑电路没有问题,前前后后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最终证明,这份图纸是真的。”沈海鹏点了点头。

    他们并不知道,摩托罗拉68000芯片是最后一款用铅笔在图纸上设计出来的线路图。

    对于国外的芯片发展,国内很难接触到。

    高端的芯片设计制造,都是属于对中国封锁禁运的。

    “这种高性能芯片,如果能制造出来,国内高端芯片匮乏的状况马上就能得到解决。”侯为贵说道,但是并没有直接认可沈海鹏的说法,“我们需要检查一下图纸的真实性,然后根据电路图的程度来评估我们的生产能力是否可以制造出来。”

    “这是自然。”见郑宇成皱着眉头想要说什么,谢凯拉住了他,笑着对着侯为贵说道。

    这才是他了解到的侯为贵。

    一个作为厂里技术骨干派往美国考察,从来不对技术进行盲目崇拜,了解市场的真正技术管理者。

    “我们希望贵方认真研究图纸,分析贵方技术能力跟生产能力之后给予我们肯定的答复。这种芯片,我们的需求量很大,每年达到二十万枚以上,目前国际价格大约三十元左右,国内价格更是高达上百。”谢凯非常认真地对侯为贵说道。

    侯为贵只是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

    “你们每年的需求量真的需要二十万枚?”陈德贵双眼放光。

    仅仅是这东西,哪怕按照国际市场上三十元一枚的价格,也是六百万!

    如果他们生产,691厂就靠着404的订单,都能把日子过得红火起来。

    “只要搞出来了,市场远远不止如此。仅仅我们需要的就是二十万枚!”郑宇成强调着,“这种芯片的用途非常广泛,机械自动化领域的工控芯片,坦克的火控系统,导弹的制导系统,数据处理中心等……国内各大科研院所,大学,对这种芯片的需求非常庞大……”

    郑宇成的话,让陈德贵下定决心,即使拿不下来,也得拿下来。

    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硅圆晶你们这边能否生产?”谢凯开始全面了解691厂的生产能力。

    “五英寸的都能生产,不过成品率不高,实验室生产环境,不具备大规模生产能力……”为了拿下404这笔庞大到让人颤抖的订单,他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没有丝毫的隐瞒。

    “你们这样的生产条件,如何满足我们的产品供应?”郑宇成问道,“每个月能提供多少,我们可以接收多少,但是不能低于两万枚。”

    只要有芯片,他们就能生产数控系统,就能生产前卫导弹,可以生产挖掘机,可以生产游戏机。

    游戏机那是有数十万台的潜在市场。

    数控系统,对于这种芯片的要求要多,不过貌似如果对方生产的芯片体积太大,太过耗电,前卫导弹根本没法使用。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前卫导弹如果真的需要,完全可以通过从国际上搞的芯片来使用,其他的完全可以用国产芯片。

    侯为贵带着691厂的技术人员对所有图纸进行了好几次的检查,并且做出了推算,一直到晚上十点钟,才确定了这图纸的可靠性。

    这期间,郑宇成跟谢凯等人都是在焦急地等待着。

    只要侯为贵告诉他们,691厂生产不了,他们就会傻眼。

    根本就找不到规模如此庞大的芯片来源。

    再经过了一番讨论,彻底分析691厂的生产能力跟生产线,并且让陈德贵把厂里面的生产人员等全部找来开会讨论,一直到凌晨两点钟,才得出了结论。

    “郑主任,我们厂可以生产这种芯片,但是……”侯为贵前面的一句话让郑宇成高兴,后面的一个转折词,则是让一直等待的郑宇成等人心中升腾起一股不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