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173 靶机换退役歼六(求月票)
    谢凯的话,让赵熙心动了。

    可以灵活起降,拥有更多作用的无人机,是每一名无人机设计师的梦想。

    “你们这边提供多少经费?项目技术指标什么要求?”赵熙问谢凯两人。

    “要不再商量商量?”郑宇成担忧地看着谢凯。

    还说自己瞎搞项目,他这不也是瞎搞么。

    郑宇成不认为谢凯提出的无人机项目会比大飞机项目便宜多少。

    “具体性能指标,还真得研究一下,论证技术的可行性。”谢凯没直接提出自己想法,无论是用于远程、战略侦察的rq-4a/b“全球鹰”无人机;还是用于战场“察打一体”的mq-1 “捕食者”系列无人机;中国都有与之对应的型号。

    翔龙,翼龙ii,彩虹系列,都是中国顶级的无人机。

    这些建立在信息作战理念时代的无人战斗侦察机,现在就直接提出性能要求,很难让不知道信息化作战的人接受不说;技术难度上,也难以突破。

    要搞无人机,就必须向这个方向去发展。

    能整合国内现有技术,不投入太多获得技术成果,不会因为项目太难让整个项目一直都陷入困境。

    运十的自动驾驶系统都还有问题,现在搞信息作战的顶级无人机,确实困难。

    北斗还没上天,最重要的卫星信号传递网络尚未建立,这一点就限制了翔龙、翼龙等无人机在这个时代的出现。

    哪怕谢凯知道具体性能,知道参数,也都没有可能在这个时代提前二十年让信息化作战时代的无人机出现。

    让军方彻底受到震撼的海湾战争还有好几年时间才会爆发。

    那一场战争,改变了全世界的军队建设方向,苏联的钢铁洪流,再也不会让人颤抖。

    “在前期,我们可对歼五或歼六这些落后的战斗机进行无人驾驶改型,进行远程遥控。”谢凯提出自己的想法。“我们会选择一批各个领域的技术人员配合你们。”

    具体如何实施,这就是赵熙跟他的团队需要干的事情了。

    借着这样的机会,培养404基地自己的无人机研发团队。

    九十年代,这种改型被赵熙团队完成,提前十年,问题应该不是太大。

    “我们研究研究。”赵熙对退役战机改无人机,早就有想法,一直没机会去实施。谢凯提出来的,正符合他的意图,“目前这三架靶机,你们准备怎么处理?”

    赵熙过来就是为了三架靶机的处理。

    两百万经费,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庞大的一笔经费。

    “靶机你们拉走,至于经费,就当我们为国内靶机事业做贡献了。”郑宇成见谢凯看自己,饶是心中极其不情愿,也不得不说话。

    一百多万,就这么就没了。

    “那还真得感谢你们了。我们的项目上级首长一直非常重视,经费方面却一直捉襟见肘。”赵熙见郑宇成说白送他们经费,心中一阵高兴,“请放心,我们一定会为双方在无人机的合作上做好准备。”

    “有劳赵总了。我们也会尽最大努力协助你们。”谢凯见赵熙如此表态,心中自然高兴。

    404在这方面并没有多少基础。

    触手伸得越长,基地大量的基础技术人员也就有了工作可干。

    赵熙欢天喜地的告辞,去找汪贵林,要把长空一号的翅膀跟尾翼拆下来,晚上通过火车运输出去。

    “你还说我呢,自己随意立项。就这么一个想法,什么都得不到,咱们一百多万就没了。”郑宇成在赵熙走后,不停抱怨。

    “你敢不敢再抠门一些?这真不是白给他们。以后跟我们的合作,他们肯定会尽心尽力的。”谢凯说道,“要是搞出来,咱们可就能占大便宜了。”

    “占什么便宜?谁知道多久才能看到成果?”郑宇成不满就在这里。

    能看到希望的,他觉得可以挣钱的,投入再多的经费他都不介意。

    “如果让战斗机能灵活地在空中做出各种机动,你说空军打靶,是选择那些普通靶机还是战斗机改造而成的靶机?”谢凯问道,“如果可以灵活操纵,那些缺乏飞行员,没有能力培训飞行员的国家,是否会感兴趣?”

    谢凯描绘的前景,让郑宇成不相信。

    “国内飞行员都没有充足的经费飞行呢。”

    “飞行员飞行跟远程遥控,完全不一样好吧?如果在战时,遥控飞机携带弹药进入战场,根本就不用担心被击落。有人驾驶战斗机,被击落后,飞行员的安全问题很严峻,培养一名飞行员不容易……遥控操作容易多了,不被击落,回来继续加油丢炸弹什么的……”谢凯知道,这座作战模式很难说服郑宇成。

    歼六在83年就已经停产,空军的作战主力成为歼-7跟歼-8ii,庞大数量的歼六依然没有完全退役。

    五千多架歼六,退役后如何处理,可是困扰着军方的大难题。

    歼六改造靶机,无人作战飞机,这是后来的道路。

    谢凯提前给出答案,不管是做靶机,还是做无人战斗机卖给伊拉克等国,都是可行的。

    最好是海湾战争前搞出来,到时候卖一批给萨达姆,看看作战表现如何。

    表现好,国内这五千多架退役的歼六改造,就将会是一笔庞大的利润。

    卖给那些飞行员匮乏的国家,更是大把的外汇。

    无人机不需要飞行员经历漫长的训练,只要培训出遥控的技术人员就行。

    键盘飞行员的要求,远远没法比真实的飞行员要求那样苛刻。

    躲在几百甚至几千公里之外遥控战斗机的键盘飞行员,不用面临危险,更会勇往直前。

    “歼六改成无人机,真的能行?那可比靶机更大,更重。”郑宇成觉得谢凯说的都是歪理,“需要的技术可不是一点点。”

    “如果技术难度太大,赵总会一点意见都没有?”谢凯翻着白眼儿说道,“他们之前肯定就在打这主意,缺乏经费。”

    “上级能同意?”

    “退役的六爷,数量庞大,如何处理?难道拆掉?那需要的经费也不是一点点。”国内的战斗机,即使退役了,也都是封存起来。

    就怕到时候打仗先进装备都打光了,地面部队只能等着挨轰炸。

    从抗日战争走出来的解放军,对于敌人来自空中的打击可是有着骨子里的深刻记忆。

    小鬼子的战斗机可以追着军队扫射,美军的战斗机梯队可以持续不断轰炸。

    “即使那样,他们会同意让我们来改造?你的想法太天真了。”郑宇成摇头。

    军方的家伙抠门的不行,根本就不容易从他们手中占到便宜。

    看起来占便宜的时候,往往就吃亏了。

    “别去想那么多,他们正头痛退役的歼六爷如何处理。如果我们改造成靶机,一年哪怕消耗一两百架,军方也会节省大量的经费。只要改装费用不太高,能卖出去,他们更是求之不得。”谢凯了解空军经费有多匮乏。

    郑宇成看着他,心中不以为然。

    “那几架靶机就这样给他们了?空军也白得几架靶机?”赵熙找了汪贵林,汪贵林跑来问郑宇成。“咱们这日子刚好过了,就大把大把地送钱买人情,以后还过不过了?”

    谢凯听到这话,嘴角直抽搐。

    郑宇成指着谢凯,对汪贵林说道,“你问他。”

    “怎么是白送给空军呢,他们打靶,有经费的。”谢凯说道。

    “咱们也没要钱,要是他们欠着,能给?”

    “赵熙他们难道不会跟对方算经费?”谢凯问道。

    “他们结算,那也跟我们没关系,东西是我们掏钱买的,加上运费两百多万呢。”汪贵林脸上的不满,丝毫都不隐藏。“我们账面上就少了一笔费用。”

    别说他不同意,知道这事的人,都不会同意。

    “要不这样,咱们跟赵总商量,也不要空军给钱了,让他们把退役的歼六或歼五给咱们几架用于研究。这样情理上说得过去,账面上也没问题。”既然要搞歼六改无人机的事,谢凯觉得,不如早点拿到退役的飞机。

    到时候改装起来,也不用再去求人。

    “退役的飞机,基地公园都有,你要那么多干什么?”汪贵林不满地看着谢凯。

    嘴皮一动,上百万经费就白送人了。

    空军哪怕记住他们的情谊,也是白搭。

    他们跟空军就不沾边。

    谢凯当即就把准备跟赵熙他们合作搞无人作战飞机的事情向汪贵林解释了一遍,汪贵林一直盯着谢凯,最后向郑宇成投去眼神,得到的也是无奈。

    便清楚,这小子又在整幺蛾子了。

    “用靶机跟空军换退役的歼六?这个应该没有问题。早期服役的歼六,空军一直头痛如何处理。搞不好一架就能换两架。”赵熙对谢凯提出用那三架靶机换退役战斗机用于研究实验,双手赞成。

    “那东西又没有啥用,要那么多干什么?”汪贵林抱怨。

    对他来说,再多的歼六都没用。

    “武器系统让他们可别拆了。弹药啥的咱们不要,武器不能少。”谢凯不管抱怨的汪贵林,对着赵熙说道。

    赵熙跟空军熟悉,他去说这事情,应该靠谱。

    “可以跟空军沟通,以后咱们需要退役飞机做实验,可以用靶机换,如此一来,就能为他们节约大量的经费。”谢凯对着赵熙眉飞色舞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