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144 生意不是你这样做的(月票500加更)
    “老郑,我饿了。”昨晚就没吃东西,中午也只在车上啃了两馒头,眼看已经五点多了,见徐明生一个大男人说着说着红了眼睛,谢凯不想听下去了。

    市场供需不平衡,徐明生所在的厂盲目跟风,导致现在的情况,怪不得谁。

    这种情况,将会持续很多年。

    他们唯独破产一条路。

    “走,老徐,喝两杯,咱们一起帮着想办法。”郑宇成开口邀请徐明生去喝酒。

    他为人本就豪爽,何况也是有些不忍,这跟基地之前的情况没区别。

    “算了,你们去吧,一会儿他们这边出来了,我问问有配额的单位能不能匀一些。”徐明生摇了摇头。

    “你们在这边,一个月能拿到多少电路板?”谢凯问徐明生。

    “看运气,最好的一次,拿到了300快,不过有一百多块都有质量问题,没法用……”徐明生看着742厂崭新的铁栅栏门,苦笑着说道,“不良品不会给关系户,生产出来了,他们又不愿意浪费,就按照比例给了我们这些没背景的单位……”

    “这不是坑人吗?你们居然还同意。”郑宇成无法理解,“换成是老子,早揍他们了。”

    “如果不要,一块都拿不到。其他的我们都能生产,就这东西没办法。有多少电路板,决定我们生产多少台彩电。不生产,厂子里几百号人,都得饿死。”徐明生的话里,充满了无奈跟苦涩。

    他的话没错,明知道是坑,必须得往里跳。

    否则整个厂子都得饿死。

    “我们那地方本来就穷,政府就指望我们带动经济发展,结果……”徐明生说着说着,眼圈儿又红了。

    “你们能生产显示屏?”谢凯问着徐明生。

    “能生产有什么用?没有电路板,都是白搭。”徐明生摇头,苦笑。

    笑容里面,满是凄凉。

    除了芯片不能生产,所有彩电零配件,都能生产。

    “如果你们能生产,我们倒是可以合作。”谢凯说道,“我们需要大量的显像管跟显示器,还有音频处理器……”

    游戏机的基板生产,跟彩电生产电路板区别不是太大,唯独不同的是电视不需要存储空间,游戏机基板需要。

    “你们的意思?”徐明生疑惑地看着郑宇成。

    大家都生产彩电的,国内上百条的彩电生产线,这些东西随便哪家也能整。

    “你们既然没法获得稳定的芯片供应,不如只做供应商,虽然利润低一些,也不会饿死。”谢凯说道。

    徐明生更加不明白,一直看着郑宇成。

    “他是我老板。”郑宇成如何不知道徐明生认为谢凯可能会骗他,平静地说道。

    谢凯没理会郑宇成,对徐明生说道,“你别听他的,不过在某些事情上,他会听我的建议。这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

    “你们不是有生产线?”徐明生不能理解。

    “开始就说我们是准备引进生产线,不过目前这情况看来,引进了也挣不到什么钱,不如把钱留着干点别的。老徐,这建议你可以考虑。”郑宇成也懂谢凯的意思了。

    游戏机生产,任何一种零配件都是他们无法大规模生产的。

    找到稳定的供货来源才行。

    他们需要的显示屏同样是彩色显示屏,后面使用的集成电路芯片比彩电用的普通芯片还更复杂,主板电路也更复杂。

    只要有生产线,完全就可以改造后帮着他们生产主板,再想办法搞到芯片来源就可以。

    “你们是?”徐明生退了一步,警惕地问道。

    “红旗机械厂,并不出名。”郑宇成咧嘴笑道,“如果愿意合作,咱们边喝边聊如何?”

    徐明生动心了。

    哪怕生产显示屏的利润不高,至少比现在这样干等着也强。

    对让若是骗子,警惕一些就是。

    “你上我们的车?”郑宇成问徐明生。

    “前面那辆面包车就是我们厂的。为了拿到芯片的第一时间赶回去,我一直都是开着这车在这边等着,有了就送回去让生产线开工。厂里专门托关系从541厂买的面包车。”徐明生指着212吉普前面的面包车。

    这玩意儿拉货不错,空间也不小。

    742厂属于新建,距离城区有着一段路的距离,道路两边,有一些心思活泛的人家开始搞餐饮跟住宿,借着742厂人流量大来赚钱。

    “老郑,你不是说请我吃太湖鱼?”谢凯见两边的店没有什么人,估计这都是742厂有关系的开的,绝对不会便宜,不愿意挨宰,加上昨晚都没吃饭,应该犒劳一下自己。

    742厂就在太湖边缘,去湖边找家店吃鱼。

    “可别,那边的店可黑了,随便一顿五六十。之前我请742厂的人吃饭,一顿饭吃了二百多!”听谢凯说去吃鱼,徐明生赶紧提醒。

    “没事儿,他请客。”谢凯指着郑宇成的同时,郑宇成也指着谢凯异口同声。

    “这是出差,不应该报销?”谢凯质问郑宇成。

    “为你小舅的事业忙碌啊。”郑宇成完全不要老脸。

    徐明生有些发呆,弄不清两人的关系。

    “反正我没钱,要不吃了饭后你把我抵押在那里?我给老板打工,每天洗碗刷盘子,工钱够了你再派人来接我回去?”谢凯翻着白眼儿说道。

    郑宇成当即败下阵来,“得了吧,不如让我刷盘子。”

    说完就让谢凯上了驾驶位置,让谢凯开车。

    “我开车,你也敢坐?你怎么不叫郑扒皮?”谢凯不想开车。

    郑宇成没理他,直接坐上了副驾驶,让徐明生赶紧上车带路,田莉一直坐在后座上写什么东西。

    见前面白色面包车启动,谢凯在郑宇成的指导下打火,挂挡,松离合,踩油门,车子猛地窜动一下,熄火了。

    好一阵,才把车从742厂门口的道路开到外面的大路上。

    郑宇成也不怕他把车撞坏了。

    随着改革开放,允许个体经济存在,太湖边上多了不少的小饭店,经营湖鲜为主。

    来这边吃饭的,大多数都是穿着四个兜的干部。

    “这家味道不错,价格也适中,咱们三个人不喝酒,一顿不会超过五块钱。”徐明生把车停在一个有些破落的小院子外面,跟远处生意红火的区域截然相反。

    “这能行?”郑宇成问谢凯。

    多少钱他倒不在意,刚从一机部搞了六千万呢。

    天天胡吃海喝,也吃不完。

    “他家男人是渔民,每天现捕鱼;女人烧得一手好鱼,比旁边最大的那家味道好多了,价格还便宜,之前跟其他几个厂的人来过两次。”徐明生说道。“也不用粮票跟肉票。”

    “好像档次不咋样。”郑宇成担心谢凯嫌弃,没有招牌,也没有客人。

    “就这里,好吃就行。”谢凯并不嫌弃,他不是非得在装修豪华,价格其贵的星级餐厅吃饭的人。

    徐明生没想到,两人的车里还有个女人,愣了好一阵,才招呼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忙碌的老板娘。

    “有人吗?”徐明生吆喝了一嗓子,很快房屋内就传来了一道南方女子特有的软糯声音。

    老板娘三十多岁,长相很普通,穿着打扮更是跟寻常农妇没区别。

    一点都不像会做生意的精明老板娘。

    “徐主任,您来了?”显然老板娘跟徐明生很熟悉。

    “今天想吃什么?”老板娘微笑着问郑宇成,“今天的鱼不是很多,早上都卖了……”

    “太湖三宝的银鱼,梅鲚鱼,白虾都有吧?”谢凯问道。“来这边一趟,不尝尝未免遗憾。”

    “小同志,这几种……”老板娘看着谢凯,有些为难地说道。

    “这几种鱼不是挺多吗?”徐明生有些不解。

    “贵!”老板娘小声地说道。

    “怕我们没钱还是咋的?还有啥好吃的特色菜,都整上来,先整两瓶二锅头……”郑宇成一脸不爽地说道。

    自己也不像吃不起饭的人不是?

    手握几千万呢。

    现在谢凯要吃天上龙肉,只要有,他都会想办法弄来。

    徐明生说,这边三个人吃顿饭不喝酒最多也就五块钱,相比基地一份肉菜两毛五贵很多,比起其他地方便宜很多了。

    “真的要?不算酒,一顿下来都得十多块。”老板娘担心地说道。

    郑宇成当即就火了,“我说你这同志,我像给不起钱的人吗?不就是十多块钱?”

    郑宇成居然被一个农妇怀疑给不起钱。

    顿时炸毛了。

    “对不起!同志,我不是这意思,我们这里没有发票,您回去不能报账。”老板娘满脸通红地解释。

    徐明生显然也知道这情况,拉着郑宇成,小声地劝说,“要不就弄点普通的,酒也别喝,我来这家,就是老板两口子实在,不坑人。”

    郑宇成摇了摇头,对老板娘说道,“只管整好味道就是,我们不要发票。吃饭这点钱还占公家便宜,丢不起那个人。”

    老板娘有些担忧,谢凯叹了一口气,从兜里掏出一叠十块的大团结,抽了两张递给老板娘。“大姐,生意不是您这样做的。这是二十块钱,你看着上菜吧。”

    谢凯终于知道这家为什么没生意了。

    老板娘人太耿直老实了,这年头能出来吃饭的,要么公款报账,要么第一批富起来的人。

    谁会在意省那几个钱?

    老板娘本来好心,却让人觉得丢面子,谁愿意来。加上周围环境也不咋样,没生意,也是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