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143 疯狂彩电(为盟主隔壁老王King哥4/4)
    两人开始就如何挖空7503厂,把里面的技术骨干都弄到自己的旗下,留下的人等麦道进来后帮忙培训,培训完后,他们继续挖人进行商量。

    生产国产大飞机,远比组装进口的大飞机更吸引人。

    何况他们不介意给更多的好处挖人。

    整个参与到运十项目的团队,无论是上到管理人员,还是下到最为基础的技术工人,都不希望看到运十就这样完蛋。

    所以他们挖人更容易,成本更低。

    国道312线上,车流不少,大多都是拉货的解放汽车,还有不少541生产的面包车,轿车数量倒是很少。

    212也不常见,一路上谢凯就没看到几辆。

    郑宇成开了一个多小时,在路边解手休息的后,居然让谢凯开车,最终被谢凯拒绝了,谢凯会开车,却不熟练,何况有人当司机,何乐而不为?

    一路上谈着关于运十项目及数控系统的项目,路程倒也不觉得太远,在下午三点多时就到了742厂。

    742厂外面的情况,让谢凯跟郑宇成都傻了眼。

    这家厂外面,几乎被各种轿车及货车堵满了。

    212吉普这样的车,在这边却没有看到几辆。

    无奈之下,只能停在一辆541生产的银白色面包车后面。

    “同志,你们也是来这边问742厂要芯片的?”郑宇成跟谢凯两人看着前面堵满的各种汽车正发呆的时候,旁边一位四十来岁穿着四个兜服装的干瘦干部对郑宇成问道。

    “嗯啊,同志,这是什么情况?”郑宇成没有想到,742厂会是这样的情况。

    先打探打探情况。

    那名干部掏出一包红塔山,抽出两支向郑宇成跟谢凯递过来。

    谢凯摇头,干部收回去塞在了自己嘴里,“我叫徐明生,一家小厂的采购负责人。外面这些小车,都是来这边等着拉电路板,或想要见他们的负责人帮自己多争取一些配额的。不知道两位是?”

    “我们准备搞条彩电生产线,先来这边看看情况。”谢凯见郑宇成要说话,急忙说道。

    “唉,没想到你们也准备搞彩电,又多了一个来分配额的!”徐明生苦笑着说道。

    “很难搞?”郑宇成问道。

    要是这边生产这么紧张,他们想要找742厂的人帮忙生产主板或者改生产线生产68000芯片,估计人家都看不上。

    “这不是一般的难搞。742厂这边,每周会根据上一周的产量决定下一周各家份额,所以这边才有这么多人等着。”徐明生熟悉情况,为人也热情。

    “今天不是星期五吗?怎么这么多人排队!”郑宇成问道。

    星期六还得上班呢。

    “有人有关系,就不用排队了。没有关系的就只能一直排队等着,所以明知道等着无奈,也只能在外面排队。”徐明生猛抽了一口烟,深深吸进去后,才狠狠地吐出去,“如果没关系,下周就没指望了,我们也是一样,来晚了,这些人很多都是从上周五甚至更久之前就排着了,一会儿要分配额,所以这会儿外面路都被堵了……”

    明明属于竞争对手,谢凯不理解,徐明生为什么要告诉他们这些。

    或者是让自己跟郑宇知道情况后离开?这样少一个分配额的竞争对手。

    742厂,也够火的。

    “同志,你们要有关系,能拿到电路板,分一部分给我如何?不让你们白给,每一块给你们加十块钱。”徐明生的话,让谢凯明白了他的目的。

    “国内彩电生产线不是很多?为什么不去要寻求进口芯片?”谢凯好奇地问道。

    他知道,在改革开放初期,从79年金星电视机厂(原英雄钢笔厂)第一家从日立公司已经彩电生产线后,短短两年内,全国就有三十多家厂从国外引进彩电生产线。

    这还不是疯狂的,真正疯狂的是这几年,到86年初,全国从事彩电生产的企业达到147家,现在起码也上百家了。

    742厂引进东芝的集成电路生产线,也是为了给国内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的彩电生产厂配套。

    国内生产芯片,不需要外汇进口。

    加上国家是希望从彩电开始发展国内的电子工业。

    “我们倒想。国家缺外汇,谁都知道,没关系根本就拿不到配额。即使有,也只有一点。何况我们的生产线是自己搞回来的。”徐明生看着谢凯,苦笑着说道,“你们有进口芯片,还来这边干什么?742厂虽然不要外汇,质量不行,价格还贵。”

    “份额太少呗。”谢凯说道。

    他心中也是伸出一股不妙的感觉。

    “分配额了!”混乱的车子前面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一时间,整个队伍中的车子驾驶室或后面车门打开,一大群人向着厂门口拥挤过去。

    “我先过去了,要是太晚了,根本没机会,虽然说排队在后面没有多大希望。”徐明生把烟头从手中丢到地上,对两人说了句后,就向不远处的厂门口冲过去。

    谢凯跟郑宇成两人好奇,跟上去看稀奇。

    742的厂房,都是新修的轻钢结构现代化厂房,金属栏杆的大门外,围着一群人,不断地往前面挤,后面的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厂门口,一个四十来岁的人拿着一个本子,对着门口拥挤的人群念着名字,每念到一个,就有人兴高采烈地到门口给另外一人看工作证什么的,随后被放进门内。

    当然,也有例外,一些穿着四个兜干部服装的人在后面看着拥挤的人,跟身边的人有说有笑交流着。

    谢凯便明白了,这些都是关系户,能确保份额被稳定供应的人。

    一块集成电路板,就是一台彩电。

    一台彩电上千块钱的价格,生产厂家多,供应量却很小,市面上没有关系,没有票,有钱也买不到。

    “同志,你们也是等配额的?”谢凯跟郑宇成两人看到门口拥挤的状况发呆时,一个三十来岁,尖嘴猴腮,贼眉鼠眼的小个子凑到了两人面前。“我这里有现货,每一块的价格只比里面高五十块,要多少有多少,要不?”

    “真的要多少有多少?”郑宇成饶有兴趣地问道。

    “那当然,我姐夫就是放配额的调度,他说多少就是多少。”小个子小声地说道,语气中带着自豪,“多的不敢保证,一周供应两三千块没问题。一个月下来,你们就有上万台彩电生产出来,市面上18寸的彩电1430,生产成本不到一千块,只要多给五十块钱,你们一个月就能有好几百万……”

    小个子的话,很能打动人。

    “这钱这么容易赚?”郑宇成诧异。

    他们赚钱容易,因为有眼光毒辣的谢凯,搞的都是大项目。但是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么几块电路板,就能让一家单位赚几百万不是。

    生产电视机,一个月生产一万台有几百万的收入!比他们的可赚钱多了。

    “他说的只是没有算引入生产线成本的钱。”谢凯撇嘴说道。“算上成本,搞不好要亏本。”

    黄牛,中国历史上哪里都有。

    “没事儿,你们可以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能拿到配额呢。”小个子见两人没兴趣,也不强求,“如果配额不够,你们可以找我,给门卫说一声,找陈佳就可以了。”

    郑宇成跟谢凯两人还没有挤进去,就见点名结束了,剩下的人唉声叹气,一脸不甘地往后面走,很多人甚至不甘心地等在厂门口。

    原本在后面观望的关系户们,等门口人群稀疏,才到厂门口,每个进去的人都递给门卫一张条子,同时从兜里掏出整包的烟给门卫,就这样被放进了厂子里。

    “老徐!老徐!”谢凯见徐明生在厂门口给门卫递烟,门卫看都没看就把烟扔在了地上,徐明生却依然贴着笑脸,说着好话,再次给门卫递烟,却被门卫一把差点推倒。

    谢凯有些看不过去了,周围的人,只是看热闹,也没有谁上前帮忙。

    他们不敢得罪这些门卫大爷!

    甚至那些关系户还在旁边嘻嘻哈哈看热闹。

    “你们也在这里啊?没事儿,下周或许就轮到我们了。”徐明生过来,尴尬地笑了笑。“你们一会儿去门卫那里登记吧,不登记没有可能拿到份额。”

    “你这是何苦?”谢凯不理解,按理,徐明生也不是什么抠门的人,“你咋不给整包的烟?”

    “厂里从银行贷款几百万,加上厂子几百人把身价都凑上了,赌在彩电生产线上面,好不容易弄回来了一条二手生产线,从年初到现在,就只生产了几百台的彩电……厂子没钱了,从银行贷款也贷不到。我来这边,还是厂里领导凑的钱,哪里敢那样整……”徐明生或许是因为想要找人倾诉,给郑宇成两人介绍着他的情况。

    谢凯听的不由咂舌。

    这些厂子都疯了,干点什么不好,非得去搞彩电生产线。

    厂子不大,政府级别不高,根本就不在计划内,搞的也是国外的二手彩电生产线,难怪不仅没有进口配额,742厂的也没有他们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