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103 流落香江的侦察兵
    “要不然你去打听消息?”谢凯皱眉看着田莉。“即使是混混,也不一定都是坏人,至少,人家讲江湖道义。”

    “不利用他们,我们难道在这里慢慢找?就我们两人,挨个酒店去问?”谢凯对田莉有些冒火。

    这女人还以为是在基地里面呢。

    简直就是一根筋。

    “你们别吵了,权哥我不敢保证值得信任,但是东哥绝对可以相信。”柳东盛见两人吵起来,出言阻止。

    “凭什么?”田莉气鼓鼓地问道。

    “因为他是从越南战场下来的军人,侦察兵……”柳东盛叹了一口气,“他从小跟我一起长大,我当了知青,他入了部队,我了解他,在部队呆了那么多年,在香江再怎么变,骨子里也很难改变。我觉得他值得信任,不仅仅是因为他跟我一起长大。在整个香江,也就只有他们手下不搞黄赌毒,他们靠制造假货跟贩卖水货,水货都是国内需要的东西。权哥是老知青,第一批。”

    “背叛祖国的人,更不值得相信!”田莉愤怒更甚。

    “坐下!”谢凯看着这女人,以后坚决不能跟她一起出来。“就你这样的,难怪这么大年龄都还没对象!”

    “你说什么?”田莉如同被踩着尾巴的猫。

    谢凯看着她,懒得跟她理论,“再在这里瞎咧咧,你自己回去!”

    田莉银牙咬着嘴唇,眼神恨不得杀死谢凯,但是她闭嘴了。

    谢凯清楚,如果不是有着难言之隐,军人不可能逃跑,军法不容情。

    尤其是这个年代上过战场的侦察兵。

    之前的年代,能当兵的绝对是政治过硬的人。

    “说说。”谢凯让柳东盛说说东哥的情况,这对于判断东哥消息可靠与否很重要。

    跟巴基斯坦人见面重要,自己的小命更重要。

    “东哥本名廖东,是咱的老街坊,父亲原本是部队转业的干部,跟你外公一家单位。后来因公牺牲……自卫反击战时,廖东是第一批上战场的侦察兵,在战场上待了一年多,一次行动被俘,一直熬到82年才逃出来。部队以为他牺牲了,授予烈士称号……他想要回去找部队,但是知道很难解释清楚被俘的事情……就来这边投靠他的远房亲戚,也就是权哥,而路费,是我问三姐要的,理由就是搞大了女人的肚子……”柳东盛对着谢凯把知道廖东的情况详细介绍了。

    “他为什么不回去找自己的部队说清楚?只要他没有叛变,组织会调查清楚的。”田莉依然觉得廖东不可信。“他是逃兵!”

    谢凯看了她一眼,“调查清楚?那天我不过跟我小舅打电话吹个牛逼,你们就逼问我的上线是谁……如果不是郑宇成,我能轻易出来?”

    “任何对基地有威胁的隐患都得调查清楚!”田莉瞪着大眼睛盯着谢凯。

    谢凯没理会她。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是很难解释的。

    廖东逃跑,并不是因为他害怕战争,而是因为他被俘虏了,更因为他成了烈士。

    所以,廖东就没有了身份,至少从法律意义上,廖东已经死了。

    当然,谢凯还有一个想法,只是他没有证据去证明这个想法是对的,只因为廖东他们一伙人讲原则,倒腾电子产品无法支撑那个想法的合理性。

    “行了,你们带孙娟去医院,别怕花钱,做手术的医生,包五千的红包,其他的护士一人包一千。”谢凯对着田莉说道。

    “你这是行贿!要去你自己去,我不能违背自己的原则。”田莉瞪大了眼睛。“这是违法的事情。”

    柳东盛有些头痛地看着这女人,摇了摇头,“没事儿,我送他们去,这事情我有经验。”

    说完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满脸的尴尬。

    “你不是跟黄毛熟?让他找个靠谱的女人帮忙。”谢凯一想也是,田莉这女人跟着去,非得坏事不可,可没有女人,没法照顾。

    田莉在基地里呆着,虽然负责保密工作,根本就不了解社会。

    她在基地里面已经被关傻了。

    如果谢凯不是重生,跟田莉,孙娟等人都是一样的,毕竟基地里面很单纯,人都很傻。

    孙娟等人昨天逛街看到各种商品,价格动不动就是父母几个月工资,受到的冲击有多大可想而知。

    在这事情上,他们却没有发言,只有孙娟跟罗峰两人一副要哭的表情,谢凯以为他们是害怕,还不停地安慰她。

    “好,我让黄毛找个有经验的人。”柳东盛点头。

    很快,黄毛就带着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女人过来,“凯哥,这是我一个小弟的妈,老实人。”

    “凯……凯哥!”中年女人有些拘谨地叫谢凯。

    搞得谢凯极其不适应。

    从兜里掏出了一把红色的百元港币,数了十张,递给中年女人,“这几天麻烦你照顾一下我妹妹,按照月子照顾,钱不够开口。”

    女人不敢接,诺诺地说道,“凯哥,能帮上忙是我的荣幸,我哪能要您的钱。”

    说的时候,还偷偷地打量着黄毛。

    谢凯瞪了黄毛一眼,黄毛委屈不已,对着女人说道,“叫你拿着就拿着,那那么多废话!”

    “哥,我怕……”孙娟完全没有以往女汉纸的模样了,就连罗峰,也是如同被霜打了的茄子。

    “别怕,咱们找的是大医院,全世界都是一流的,不会有什么隐患,可能会难受一些。”谢凯拍了拍孙娟的背,毕竟,孙娟只有17岁,“哥这有事,没法陪你去。”

    “哥,真的不会有事?”罗峰一脸的担心,他很想告诉谢凯实情,但是却被田莉盯着。

    “现在知道担心了?早干什么去了?”谢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罗峰。

    “娟姐,没事的,痛一阵子就好了。很多女人都是在普通诊所……”中年女人安慰着孙娟,却被谢凯打断了。

    九龙城寨的生活环境跟基地完全是地狱跟天堂,谢凯不想让孙娟知道这个社会有太多的阴暗面。

    “行了,早点去吧,哥忙完事就会过来看你。小舅,这事情您多费心。”谢凯叹了一口气。这事情他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为了孙娟的前途,为了她不会成为人人议论的对象,抬不起头做人,只能如此选择。“黄毛你留下,你那样子去医院,吓着人家了。”

    见黄毛也要跟着去,谢凯让他留下。

    “让他去吧,有时候,他们的存在,比我们给钱管用。”柳东盛说道。

    谢凯点了点头,昨天的事情顺利,打探消息没花钱,谢凯让田莉给了三万港元给柳东盛。

    “唉!”田莉看着一边走一边回头看谢凯的孙娟离开,叹了一口气。“你说你也是一个孩子,为什么就比他们成熟这么多?”

    “因为我是他们老大。孙娟比我大,从小都管我叫哥,我只能强迫自己成熟了。”谢凯故作高深地说道。

    “德性!”田莉白了他一眼,“咱们现在怎么办?”

    “等!等廖东的消息。”谢凯很想去陪着孙娟,可跟巴基斯坦人勾搭更重要,只能等着。

    廖东看着眼前同样穿着很56式老军装的手下,“你们确定盯着的都是外国人,没有道上的人盯着他们?”

    “东哥,这事情我们哪里敢开玩笑。蝎子亲自去证实过。”

    “蝎子呢?”廖东问道。

    “在酒店里面呆着,怕情况有变。”手下说道。

    “你去安排几个靠谱的兄弟,不管他们在哪里见面,我们都得暗中保护那孩子。不管是道上的还是其他国家情报部门的人,都别让他们伤害了他。”廖东说道。

    手下一脸疑惑,“东哥,那孩子什么身份?咱们现在已经不再是军人了!我们是混混,是雇佣兵!”

    “不再是军人?难道你忘记了自己在国旗下的誓言了?”廖东猛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眼神凌厉,“一天是军人,终身是军人!何况,他还是我们的财神爷。”

    “排长,我们都回不去了。”另外一名手下提醒着廖东,“我们连身份都没有。”

    “我们自己做了逃兵,怪谁?”廖东冷冷地问道。

    “排长,我错了……”手下低下了头,转身就向外面走去,“我马上安排。”

    “让他们待命,等消息再出动。”廖东平息了自己的怒火。“我跟你们一起去,免得露出了马脚。”

    香格里拉酒店的26层,一群巴基斯坦人正在激烈地争论着。

    “我们不能冒险,美国跟苏联情报人员都盯着我们,一旦消息泄露,此次的任务就很难完成。他们都会破坏我们的合作。”一名五十多岁的老头坚决地摇头,“这很可能是监视我们的情报人员的阴谋。”

    “我们必须搞到三代坦克,否则印度对我们的威胁无法消除。一旦再次爆发战争,我们用什么来对付他们的t72坦克?美国人支援的那些退役坦克,能有用?否则,我们至于如此隐蔽?”另外一名老头说道,“中方都不知道我们的目的,他们如何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