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092 “骗子”柳东盛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这样干!”刚摸到门,身后就传来了女机要员冰冷的声音。

    回头看去,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后面,并没有用枪指着自己,谢凯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他清楚地知道,保密科的人身手不是他可以打过的,哪怕只是一个女人,不用枪也能轻易制服他。

    重生回来快一个月,谢凯从来没有觉得时间如此难熬,柳东盛一觉睡到中午,谢凯没有起来。

    好不容易等着谢凯醒来,女机要员根本不给他们两人单独接触的机会。搞得谢凯也没心思去好好地逛一逛八十年代的嘉峪关。

    柳东盛一开始还兴致勃勃地给谢凯讲他这一路来所吃的苦,没有直达车,转车多么痛苦,火车上味道多么难闻,坐得浑身骨头发软……到后来,发现气氛不对,也就没有了兴趣,反而不停地打量短发的女机要员。

    直到晚上回了家,这种憋闷让谢凯依然喘不过气来。

    “你不会住在我家吧?”天不亮回到家里,女机要员同样跟着。

    柳旭跟谢建国听到动静起来,对于穿黑衣的保密科人员,两人显然明白她的身份。

    “非常抱歉打扰两位。希望两位能理解。”女人对着谢建国夫妻两点了点头,随后指着柳东盛说道,“麻烦安排他住招待所,基地出这费用。我睡你家沙发!”

    “凭什么!”谢凯不乐意了。“你以为自己是谁,在我家指手画脚!”

    “东盛,跟我去招待所。”谢建国瞪了谢凯一眼,对着女机要员点了点头。

    柳东盛很想问问姐夫,这究竟什么情况,在去红旗机械厂招待所的路上,问了,却没有得到回答。

    “老郑,您啥意思?非得找个女人跟着我!”第二天一大早,谢凯也不去上学,跑来找郑宇成。

    老家伙太过分了。

    郑宇成看了一眼谢凯身后跟着的女机要员,笑呵呵地说道,“我这不是怕你磕着碰着,找人保护你嘛。”

    “你再瞎搞,我到时候就真的跑了不回来了!”谢凯一脸不爽,咬牙看着郑宇成。

    郑宇成一脸笑意,转移了话题,“你说的财神爷怎么没来?”

    “吓都给人吓坏了,还怎么敢来谈事情?”谢凯头痛了,郑宇成难道是不放心小舅?

    “吕明,你去看看柳老板起来没有,要是起来了,就请他来这边吧。”郑宇成没理会谢凯,对着秘书说道。

    谢凯心中更是苦涩了起来。

    难道郑宇成知道自己要坑他,不给自己机会与小舅串通?

    “你知道保密工作的重要性。虽然这让你很不舒服,希望你能理解。”郑宇成严肃地对着谢凯说道。

    “我不理解有用么?”谢凯把头扭到一边,只能期待小舅的应对能力了。

    应对不好,自己的游戏机肯定会被郑宇成以基地未来为由给要过去。

    谁会真的那么大公无私?

    至少谢凯认为自己做不到。

    穿着白色西装的柳东盛,梳着大背头,胸前挂着一副蛤蟆镜,手上拿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完全一副老板的派头。

    一进郑宇成办公室,对谢凯点了点头,就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郑主任,您好,鄙人是香江凯盛科技公司大陆分公司总经理,柳东盛。能与贵单位合作,是我们公司的荣幸……”

    听到他的介绍,谢凯的眼睛瞪得老圆。

    小舅吹牛逼的本事见长啊。

    郑宇成扫了一眼柳东盛递过来的名片,没接,“听说你们公司业务范围很广?”郑宇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们这是军工单位,我想没有什么合作机会。”

    “郑主任,话可不能这样说。军工单位也要资金发展不是?你们有技术跟制造能力,而我们有产品跟市场,怎么能没有合作机会呢。”柳东盛并不在意郑宇成的态度。

    “你说说有什么合作机会?”郑宇成的态度,让谢凯有些奇怪。

    “郑主任,我小舅手上有一款大型街头游戏机需要生产,咱们不是有很强的生产能力吗,我就让我小舅找咱们帮忙生产……”谢凯赶紧开口。

    他没跟小舅沟通过,再不开口,小舅很难装下去。

    郑宇成看了看谢凯,再看了看那名女机要员,见她摇头,心中不屑。郑宇成显然是问他自己跟柳东盛有没有沟通这事。

    柳东盛看着郑宇成,也不说话。

    “我们这是军工单位。”郑宇成不屑地说道,“哪有空生产什么游戏机!”

    “郑主任,咱们基地的情况,我小舅知道!”谢凯不明白郑宇成这是什么心思,被他的装逼给气乐了。

    基地都快揭不开锅了,还在这里端架子。

    换成别的小厂,听到有这样的机会,还不得哭着喊着求着让财神爷跟他们合作?

    “郑主任,之前寻了不少的加工单位,无法达到精度要求。”柳东盛很平静地对郑宇成开口,直接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如果郑主任觉得我是外面那些打着合作幌子的骗子,我就没法说什么了……”

    柳东盛的话,让谢凯知道了郑宇成的心思。

    很多国营企业以及军工加工单位,没有了上级部门下达的任务计划,又没有符合市场的产品,只能自力更生。

    如此一来,就给了不少骗子可乘之机,他们装成寻求生产能力的商人。很多企业的领导者觉得他们是国家单位,骗子根本不敢上门,甚至没有想过会遇到骗子,毕竟不少的骗子下手前都有过非常完善的计划等。

    一旦双方谈得差不多,他们就会以各种理由让合作的厂家帮忙贷款什么的,然后拿着钱走人!

    如此一来,郑宇成如何防备都不过分。

    或许,他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才没有采取更过分的手段。

    “郑主任,我小舅他们公司实力雄厚,街头游戏机市场前景很大,根本就不需要基地垫资多少,他的图纸放在我家呢……”谢凯知道郑宇成担心什么之后,便开口了。

    “小谢啊,这事情,还是由我跟柳总谈吧!”郑宇成苦笑着看了谢凯一眼,这孩子太小,不知道人心险恶啊。

    一旦柳东盛骗了基地的经费,谢凯也算是帮凶。

    基地里面封闭,生活单纯,这些孩子哪里知道外面的人心险恶?

    柳东盛脸上浮现出笑容。

    他明白外甥口中的大生意是什么了。

    “郑主任,我理解您的担忧。这一点,您完全可以放心!国内很多企业的情况,大家都清楚。之前我去的不少单位加工能力太差……游戏机在国内目前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国外非常有前景。图纸早就给了我外甥,81年春节回来的时候,就跟我一起讨论过这个,不少的思路,都是由他提供的。如果不是这样,我们已经早国外的工厂合作加工了……”柳东盛编瞎话的本事,绝对比谢凯想象的更厉害。

    “现在这款游戏机拖了太长时间,如果再不投入市场,这就没有什么竞争力了。”

    除了谢凯,谁都不会知道,柳东盛连谢凯手中游戏机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郑宇成不说话,锐利的眼神不停地在谢凯跟柳东盛身上转移。

    谢凯心中不断夸赞小舅,在深市特区瞎混了两年,还真没白混,装的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根本就不像骗子,话也说得天衣无缝。

    “小舅,你都说了,那个有一部分是我的,我不同意跟国外的生产商合作!”谢凯急切地阻止柳东盛,然后焦急地对郑宇成说道,“郑主任,这可是我一直坚持,我小舅才同意的。虽然还需要修改设计,但是这完全可以先试生产再谈。”

    “谢凯,闭嘴!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郑宇成终于忍不住了。

    骗子就是利用他们这些单位的急切心思得逞的。

    原本郑宇成认为,那是外面的厂子,跟他们没关系,谁知道自己最看重的年轻人引入了一个这样的人。

    “郑主任,我觉得谢凯说的没错,是否合作,可以根据图纸,试生产样品出来再做决定,图纸在谢凯家里。”柳东盛明白郑宇成的心思,“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今晚就回去,找别的单位。”

    谢凯又要开口,被郑宇成瞪了一眼,闭嘴不说话了。

    小舅这装逼好像有些过了。

    “需要什么加工能力?”郑宇成问道,“我们需要垫资多少?”

    他一直都防备着柳东盛,不是担心柳东盛是间谍,而是担心柳东盛是骗子。

    “整个产品的核心,便是游戏基板的生产,这不是一般企业可以生产的。我这次走得匆忙,也不确定你们是否能生产,倒也没带资金过来,只需要生产出一两台样品就行,如果符合需求,我们要根据市场情况再签订加工合同,支付预付款。”柳东盛说道。

    郑宇成盘算着柳东盛话中的可信度。

    “放心,一台样成本不会超过一千。”见谢凯隐蔽地伸出一根手指,柳东神盘算了一下,开口说道。

    “既然这样,我们可以试生产两台。”郑宇成听成本不超过一千,决定试试。

    反正自己不会放松警惕。

    “谢凯,你先等一下再走。”谢凯准备跟着柳东盛离开的时候,被郑宇成给叫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