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072 问题解决,总工依然烦恼
    “大家有什么想法都说一说。整个项目都因为我们无法提供足够强度的液压管而停滞,这关系整个基地生死存亡。不要怕想法太过异想天开,能解决问题就行。”

    红旗机械厂管加工车间,双眼布满血丝的车间主任付新民指夹着一截快要烧到手指的烟,看着前面整个车间神情疲惫,不停打瞌睡的几十号男女老少,一脸疲惫地说道。

    这次会议,直接在车间里面召开。

    液压管属于他们车间的生产范围,本来是配套,半年多的时间没有开工了。

    现在接到第一个任务,就让车间毫无办法。

    付新民已两天两夜没有合过眼,车间大多数人,都超过24小时没有休息。

    “付主任,这几天实验了各种办法,甚至生产了几十种样品,都无法达到要求。最高耐工作压力在各种环境中必须超过60mpa,要求实在是太高了……国内的挖掘机同类型要求只需要40mpa……”有人提出了意见。

    显然,是对挖掘机开发团队表示不满。

    要求实在是太高。

    “付主任,咱们的液压管已经可以承受60mpa,只是在各种环境变化中强度不够,极限耐工作压力也达到55mpa,挖掘机使用,已经足够了。”

    “咱们整个车间这几天能想到的办法,都已经验证过了,哪里还有什么新的想法!”

    车间大多数人,已经扛不住了。

    不是大家干活不认真,而是项目团队要求太高。

    他们现在能达到的技术标准,在全国范围内,都属于顶级的,项目团队依然不满意。

    “实在不行,就想办法进口吧。老付,同志们这些天都尽力了。”车间主任工程师陶庆鸿也是满眼血丝。“咱们的技术实力,能达到现在的程度,已经属于超水平了。”

    “付主任,这事情咱们清洁工参与到里面也提不出意见,还是让咱回家吧!虽然我很想做出一份贡献。”一名四十多岁小个子中年妇女顶着两个黑眼圈,嗓子发干地说道。

    技术开发,跟清洁工有什么关系?

    “是啊,咱们搞后勤的在这里熬着也没用。”不仅清洁工,整个车间所有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被要求开动脑筋,提建议。

    如此情况下,十多种可行性较高的方案,都被生产验证,比原本他们可以达到的技术标准提高很多,依然无法达到项目团队的要求。

    主要是在极限耐工作压力方面无法达到。

    “如果能进口,咱们的压力也没这样大了。项目团队只给了我们一个月的时间,从国外进口,从谈判到运输,没有半年如何能搞到?”付新民摇了摇头。

    看着整个车间的人都是神情疲惫,满眼血丝,付新民也知道这样下去不行。

    最终开了口,“这样吧,生产跟技术人员留下,其他的先回家休息。大家回去后,多想想办法,发动家人帮着一起想。”

    即使他把后勤人员放回去,依然要求他们发动家人帮着想办法。

    哪怕他明知道不会有效果。

    聊胜于无不是?

    “还在开会?”在清洁工以及库管等后勤工作人员刚离去时,谢建国快步进了车间,“老付,马上组织技术人员跟工作人员,利用细不锈钢丝倾斜45°编织软管,除了内胶层,其他的直接涂在钢丝软管上面,先弄六层钢丝软管……”

    他没过多介绍,直接让付新民组织技术人员跟生产人员进行试生产。

    甚至都不做技术论证。

    “不锈钢丝?多粗的?”陶庆鸿直接开问。

    “0.1、0.15、0.15、0.2各试制一根,都六层,涂胶厚度你们计算一下。”谢建国说道。

    “谢总,这样真的能行?”一名三十多岁的技术人员问道,“别到时候咱们又白忙活一次。”

    “就是啊,这几天都在不停地试验,却没有一种符合要求。”

    “谢总,之前的即使差点,极限环境中工作的情况很少吧?差不多就行了吧。”

    对于谢建国提出的新方案,技术人员们并不买账。

    “别说还差不少,哪怕只差一点点,都不行!”谢建国严肃地说道。“在技术领域,绝不能将就,差不多就行。每一次的差不多,最后会造成差很多!时间长一点,这就是代与代的差距了!如果每个部件都差一点,总成会差多少?我们是要跟国际上有着丰富经验的对手竞争。”

    大家不是不清楚跟国外的差距,谢建国也知道他们是失去了信心。

    “不管行不行,先试一试吧,现在也没别的办法,液压软管问题不解决,整个项目都没法继续进行下去了。”谢建国说道,“我知道大家都很累,再坚持一下,辛苦一下,整个项目都在等着。”

    这段时间,压力最大的就是这个车间。

    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小小的液压软管会对整个项目造成如此大的阻碍。

    “模具组,马上检查看看有无这几个规格的模具;轧制组把加热炉的温度升起来,准备供料;拉丝组准备生产钢丝;软管合成组想办法解决钢丝编织的方案……马上动起来!”付新民也不管技术可行与否,直接下达了命令。

    整个车间都习惯了他的风格,即使大家都疲惫不堪,各个工作组在他的任务安排下,依然快速行动了起来。

    凌晨的基地,本该陷入寂静之中,庞大的基地大部分陷入黑暗中,却依然有不少车间透露出点点灯光。

    管道车间,来自捷克的轧机开始升温,准备把块状的不锈钢锭轧制成长长的粗钢丝;模具组则开始在显微镜的辅助下磨符合规格的钢针,能精确到0.01g的电子称也被小心翼翼地捧了出来。

    金刚石模具,内孔只有0.1毫米,无法测量,只能靠利用电子称称重的方法来控制公差……

    车间,整夜无眠。

    外面天色逐渐亮起来,车间里的人根本感觉不到。

    这时候,各种准备工作才刚刚完成。

    每一道工序都开动起来,无论生产工人还是技术人员,都是走路蹒跚,却没人叫苦,后面工序等着前面的材料。

    谢建国跟付新民几人一直在跟几名技术人员进行理论数据计算推导。

    没有计算机辅助的情况下,理论计算工作,是复杂而又庞大的。

    “谢总,根据计算结果,0.15的耐工作压力最大,极限耐工作压力下居然可以达到64mpa,非极限情况下甚至可以达到72mpa!”当计算结果出来后,陶庆鸿兴奋地说道。

    “这只是理论数据,还得生产出来后进行验证。”谢建国也是兴奋,“如果实验条件能符合,咱们的难题就得到了有效解决。”

    他甚至在考虑,是不是要赖掉谢凯那五十块钱的奖励。

    之前自己分的钱,所剩无几了。

    当第一根液压管被制造出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前面工序的工人已经放回去休息,大多数人不愿意离开,他们等在车间里,想要第一时间确定是否符合要求。

    技术人员却依然在奋战,他们必须对生产出来的液压管进行才各种试验。

    试验合格,液压管才能符合要求。

    符合要求,他们的压力才会消失。

    “80摄氏度,68mpa工作压力……软管长度延伸3%,符合使用要求。”

    “零下40度,70mpa工作压力……软管长度收缩4%,符合使用要求。”

    “最高脉冲压力108mpa,管道破裂,液压泄露……”

    “2hz脉冲频率下,温度70摄氏度,工作压力85.4mpa,管道破裂……”

    一项项的实验数据,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地汇报到陶庆鸿这边。

    每听到一个实验结果,他憔悴的脸上笑容也就多一分。

    谢建国更是高兴无比。

    “谢总,可算解决了!多亏了你这方案啊。”付新民对着谢建国说道。

    如果不是谢建国提供的这方案,他们还真不知道如何解决。

    “还得继续实验,仅仅这样不够。特别是使用寿命这方面,挖掘机工作环境恶劣,液压管的寿命跟强度不高,会影响工作效率。我们提供的是军品,质量必须保证。”谢建国说道。

    话语中带着一丝兴奋,心中却苦恼了起来。

    方案有效,自己昨晚对着谢凯说如果可行,奖励他50块钱,自己从什么地方去给谢凯弄这五十块钱奖励?

    这段时间两个项目都紧张地加班,很多时候都是通宵,他的钱几乎都变成了烟酒发给了熬夜的技术人员们。

    还指望再从谢凯手中借点呢,结果自己一时嘴快……

    “谢总,这都已经成功了,怎么不高兴?”见谢建国脸色不好看,付新民在一边问道。“难道还有问题?”

    都已经弄出来了,这位新的总工怎么就垮着脸?

    液压管的问题得到解决,后续实验也可以继续展开了。

    “没有问题。辛苦同志们了!”换成之前,谢建国会毫不犹豫地表示,同志们辛苦了,我个人出钱请大家喝酒什么的。

    现在,他不敢说了。

    没钱,就没有了底气,甚至,他还愁着如何面对儿子,五十块钱,这压力不小呢。

    买烟都能买十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