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045 日企加压(求推荐票)
    (祝大家国庆快乐!你们休假的时候,请不要忘记,葫芦还在苦逼地码字!)

    “那就跟他们研究研究吧,希望尽快有结果。”龙耀华再叹了一口气。

    红旗机械厂,郑宇成看着双眼布满血丝的谢建国递给自己的坦克改挖掘机草图,眼中精光直冒。

    “这个好!这个好!不管怎么说,都是坦克嘛。除了没有炮,其他也不差,工程兵部队,也是部队!”看着图纸,虽然不明白好在哪里,但是下面部分跟坦克没区别,依然是五对负重轮,郑宇成连说几声好。

    从内心深处,他是不屑去生产民品的。

    跟基地其他人一样,骨子里,他们觉得应该为国防事业服务。

    拥有如此雄厚技术力量的红旗机械厂,放着武器装备不生产,跑去生产一些跟国防没关系的东西,多丢人!

    “有了这东西,挖战壕就快了。在野外作业安全也有保障,一炮打在上面,也炸不坏,耐操……”郑宇成满脸的兴奋。“建国同志,你这立大功了!我这就找军方的人商量商量。”

    谢建国也是兴奋,不过现在只是一张草图,可没法如同数控系统这样很快弄出成品。

    “郑主任,这只是草图,大概的设计方案。要到投入样品生产环节,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做呢……”谢建国提醒着郑宇成。

    别到时候又像数控系统这样,非得搞死人不可。

    这一周,大家几乎日夜不休,不休息一阵,根本缓不过来。

    红旗机械厂的精密加工车间数十名技术人员加上其他车间调集过来的技术人员,整天上班都无精打采。

    还有一批疲惫不堪的人在不停完善资料呢。

    “没事儿,有概念就好。得让工程兵部队首长知道,咱可是专门给他们搞出了坦克啊!要不然,他们拿着钱买进口的,多不划算?国家外汇本来就不多,那些垃圾怎么能跟咱们的比呢,咱这可是坦克,坦克!”郑宇成才不管那么多。

    “郑主任,一机部跟五机部的考察干部,还被堵在铁路上呢……”谢建国不得不再次提醒郑宇成。

    郑宇成为了基地的发展敢在军方首长面前拍桌子。

    谢建国了解他的脾气,怕他又瞎搞。到时候,想要补资料都不行,这里面有着很多的设计工作,需要进行各种强度以及液压系统验证实验。

    还得有各种结构强度测试,短时间,哪能搞出来?

    听考察团被他们“坏掉”的火车堵在戈壁滩,郑宇成尴尬地笑了笑,“这事情可千万别传出去了,到时候人多口杂的,让他们知道了,以后咱就不好从他们手中要钱了……”

    谢建国无奈,他只能提醒郑宇成,没法阻止他。

    或许郑宇成根本就不在乎。

    郑宇成不在乎,却有人在乎,被困在火车上的罗振兴跟谭庆元一行人,昨天晚上就找了列车长,询问究竟出了什么毛病,多久才能修好。

    列车长是一名五十多岁,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憨厚老头,腰上别着一根半米多长的铜烟杆,两人找他的时候,正满手机油。

    列车长告诉两人,正在检查故障,具体什么问题,还不知道。

    两人一开始也没觉得什么,可到了今天白天,检修的人员居然躲在车里睡觉!

    “列车长,怎么大家都在睡觉?难道就这样停这里了?”谭庆元很不满地质问着正在吧唧旱烟杆的列车长。

    昨晚看这老头老实巴交,现在看来,显然不是。

    王志把手中的旱烟杆在鞋底磕了磕,烟灰落尽,把旱烟杆插在腰带上,然后才看着不满的谭庆元,一脸无奈地说道,“谭同志,火车蒸汽锅炉坏了,车上也没有足够的备件……”

    “难道咱们就一直在这里等着了?”罗振兴也是恨。

    这破基地,有这么穷?

    “昨晚上出来的火车不是也没有办法过去吗?只能从基地里重新调火车头过来……”王志摇头,满脸憨厚。

    “有火车头之前怎么不更换?”谭庆元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这些人难道是故意的?

    “基地火车站的火车头,早就应该报废了,比使用的还差呢!基地没钱,都是将就着用。现在正在抢修呢,如果顺利,今晚上会到过来……”

    “不顺利呢?”罗振兴的心中,生出一股无力感。

    “这就不知道了。这些火车头都是六十年代生产的,零备件早没了,只能自己加工……”罗志叹了一口气。

    两人听到这话,嘴角一阵抽搐,有气都发作不得。

    不能继续这样等着了,又没法跟上级联系,在这里耗着,等到后面的考察团来了,他们提前到这边一点作用都不会有。

    “老罗,我觉得咱们不能再等了,时间已经浪费了快两天……”谭庆元皱着眉头说道。

    罗振兴点头,“不等怎么办?走进去?哪里去弄通行证?”

    “先走过去再说!”谭庆元觉得不能等着,“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修好,这样的基地,能搞出数控系统?”

    别说他,就连罗振兴现在都开始怀疑基地是不是为了经费而乱报。

    红旗机械厂有数控机床,但是他们却没有数控系统的研究团队。

    两人商量后,询问其他人,大多数都赞成沿着铁路往基地方向走。

    昨天晚上大家就有这想法,考虑着路程太远,加上没有通行证的问题,便也没有行动。

    如果昨晚就走,现在差不多就到了。

    “哎!同志,你们要干什么?这荒山野岭的,走丢了怎么办?”见到一行人收拾好东西,沿着铁轨往前走,王志对着他们喊道。“这到基地还有一百多公里呢!”

    “列车长,咱们沿着铁路走着,要是火车修好了我们还没到,麻烦路上停一下啊!”罗振兴说道,“我们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你们没有通行证啊!同志,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短头发妇女也开口了。

    罗振兴等人并没理会,一行七人踩着枕木,开始沿着铁轨往前走去。

    “首长,考察团还没有消息回来吗?”郑涛这几天一直守在一机部,不时打探消息。

    罗振兴走了好几天,一直都没有消息传回来。

    三菱重工这几天不断增加条件。

    “还没有呢,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魏国成也是有些头痛。

    他担心派去的人走丢了。

    郑涛的鼻子跟眼睛都快挤在一起了,“首长,能不能想办法跟他们联系一下。再这样下午,咱扛不住了。三菱重工跟后勤部关于挖掘机的谈判本来即将签合同了,这会儿不仅提出涨价要求,更要求军方加大采购数量……”

    小鬼子太不要脸。本来不相关的谈判,现在跟一机部和五机部谈判中没有得到进展,就把其他进口谈判绑定,以此施加压力。

    “还有这事?这是不相干的项目啊!”魏国成眉头跳动了一下。

    三菱重工实在太过无耻。

    “虽然项目不同,都是三菱集团的啊!别说他们一家公司内部,就连跟国内挖掘机公司谈判技术引进的小松集团,现在也开始增加条件……”郑涛的话,告诉了魏国成,跟三菱重工等日企谈判的所有业务都全面受到影响。

    “小松不是一直都在跟国内合作吗?”魏国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从1956年开始,小松集团在中国参加了第一届rb工业品博览会,截止到1978年,小松集团累计向中国出口各种重型工程机械3000多台。79年开始,更是响应政府号召,积极地向国内工程机械企业提供一些相关技术跟管理……

    这可是鬼子中的好人。

    “合作还不是得要钱!他们的技术又不白给。尤其是这次他们的负责人换了后,条件更苛刻……”郑涛苦笑着说道。

    “我打电话到红旗机械厂去问问,也不知道罗振兴他们究竟在搞啥,这都两天没有汇报情况了……”魏国成深知事情的严重性。

    谈判的日方企业好几家联合起来,这不是啥好事。

    建国饭店内,吉川正雄正在设宴感谢几位帮他们对中国谈判团施压的负责人。

    “中村君,小林君,万分感谢你们的友谊。咱们一起干了这杯,庆祝我们在中国获得更多利润!”吉川正雄举起酒杯,对着另外两名rb人说道。

    四十多岁的中村秀敏是三菱工程机械事业部谈判团队负责人,他一脸笑意地说道,“吉川君,我们是同事,支持你是分内之事。应该感谢小林君代表小松集团对我们三菱的友谊!”

    小松多吉刚四十出头,对吉川正雄跟中村秀敏两人的恭维并不在意,一脸严肃地说道,“公司对中国太好了。他们思想落后,并不符合公司发展!中国缺技术,我们正应该利用这样的机会,获得更大利益,而不是廉价给中国技术!”

    “为了我们的共同利益!”

    “为了我们的友谊!”

    三人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小松君,听说你们跟中国方面好几家工程机械公司在谈判技术授权的事情?”中村秀敏放下杯子后,一边倒酒,一边问道。

    “你们不是也在要求中国军方加大采购数量吗?”小松多吉看了中村秀敏一眼,淡淡地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