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041 诸事不顺的考察团先遣队(求推荐票)
    谢凯想把csp1游戏基板电路图画出来,却无法集中精神,总是不由自主地想着莫齐如何了。

    他清楚,不解决莫齐的生活问题,自己没法静下心来。

    他甚至想过,找郑宇成去把莫齐的父亲调到红旗机械厂,或搞个办公室的位置,郑宇成这时候肯定不会拒绝,但这只会让莫齐跟他的距离更远。

    调到红旗机械厂也无法解决问题,红旗机械厂同样三个月没发工资了。

    谢凯很头痛。

    而这个时候,嘉峪关火车站,刚刚下火车的罗振兴一行人,同样也在头痛。

    先来红旗机器厂了解情况的一行人,坐飞机到黄河之都,然后上了火车到这边,已经快两天了,如果红旗机械厂是谎报,后面的自然不用来了。

    “同志,这是我们的介绍信,工作证……”嘉峪关火车站简易的售票窗口,罗振兴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弯着腰把盖着国字头鲜红公章的介绍信跟几份工作证一起递进了售票窗口。

    整个售票厅,也就只有他们一行人。

    售票窗口里坐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售票员,正要接他的介绍信跟工作证,听到404,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毫不犹豫地伸手按下了售票桌侧面的一个黑色按钮。

    “滴~滴~滴~”一时间,火车站售票厅响起了警报声。

    “怎么了?”在后面的谭庆元一脸疑惑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准动!”大厅里面涌出一队持着武器,满脸戒备的公安,把售票窗口前的一行人围了起来。“举起手来!”

    谭庆元等一行人不敢动,被枪指着,只能无奈地举起手来。

    “就是他们,刺探国家军事机密!”一直冷脸看着一行人的女人在带队的中年公安走过来时,站起来指着罗振兴等人说道。

    罗振兴等人傻眼了。

    “同志,这是一场误会,这里是我们的介绍信跟工作证……”罗振兴哭笑不得,把介绍信跟工作证递给公安。

    “是不是误会,跟我们回去调查清楚再说……”中年公安满脸冰冷,眼神锐利得如同能洞穿人的心思。

    一行人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看着架势,一旦反抗,对方会包不犹豫地开枪。

    “说,谁派你们来的?从哪里知道的404?来这边有什么目的?受什么人指使?”火车站派出所里面,一名穿着中山装的中年干部冷冷地审问着罗振兴。

    一连串的问题,让罗振兴目瞪口呆。

    所有人都被分开审问。

    “同志,我们是重大装备技术引进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奉上级命令到404办事,介绍信跟工作证上都写得清楚,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罗振兴终于知道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了。“你不会怀疑那是伪造的吧?”

    404这个代号,就是不存在,对外根本就不是这样的称呼。

    “既然是上级派来的,为什么不知道如何去?为什么在普通售票窗口买票?”审问的人显然不相信罗振兴的话。

    罗振兴解释了半天,都没让对方相信。无奈之下,只能报了一个电话一机部的电话,让对方打电话证实,对方半信半疑,质疑电话那一头是跟这边合谋的,最后绕了一大圈,从一机部打到地方,地方再打到这边,天都亮了,才证实罗振兴等人的身份。

    “罗同志,谭同志,对不起了,实在是误会……”弄清楚身份后,派出所所长亲自赔礼道歉,“不过你们也知道,那是国家机密。既然去那里,怎么会不知道如何去呢?”

    罗振兴等人面对这问题,除了苦笑,还能干什么?

    来得匆忙,走的时候头儿也没说清楚,只是告诉他们嘉峪关有火车到基地,急着去看红旗机械厂的数控系统,哪想那么多。

    结果闹出乌龙事件。

    “这也是我们的失误,在之前没做好准备工作,给你们添麻烦了。”罗振兴也是满脸歉意。“所长,咱们如何去基地?”

    “每天一班物资运输火车,火车站对面那个招待所找接待员,招待所会安排你们上车……”派出所所长指着火车站对面的一个有些破旧,完全不起眼的两层小楼招待所说道。

    一行人都是诧异不已。

    谁能想到,火车站对面的破落招待所是进入404基地的第一道关口?

    按照派出所所长的指引,一行人到了招待所,对前台烫着卷发,有些胖,正在嗑瓜子的中年妇女出示了介绍信跟工作证。

    中年妇女扫视了他们一眼,那眼神跟她的形象完全不相符,递给他们几张拇指大的黄色火车票,“这是车票,也是进入里面的通行证,不要弄丢了。到了地方,按那边接待的同志指引行动,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看的不看……”

    中年妇女的态度冷漠地说道,居然给几位国字头部门工作人员讲保密条例。

    弄得谭庆元几人哭笑不得。

    “同志,这距离晚上还早,帮忙给开几个房间吧……”他们时间宝贵,却不得不浪费。

    几人在招待所住下后,胖女人拨通了一个电话,向电话另一头汇报中央来人了。

    “怎么这么快?”郑宇成知道消息后,头大了。

    资料还没有弄完呢。

    “不能不让他们上车,可至少还要三天的时间……”汪贵林也头痛不已。

    “实在不行,只能让他们在路上多呆两天了。基地到嘉峪关的物资运输火车都用了二十年了,最近几年可是经常坏。”有人如此说道,“说不定上级看不过去,会拨款换新的火车。”

    “万一他们走路呢?”

    “外面的哨站难道是摆设。如果他们走路,没有通行证,哨所不仅不会放他们进来,反而还会怀疑他们是刺探国家机密。一番调查下来,弄清楚身份,得不少时间吧……时间应该来得及。”郑宇成说道。

    其他人尽皆点头。

    “那就这样吧。”见没人反对,郑宇成也没多说。

    大家都清楚,上级知道他们并没有投入太多就弄出了技术,哪怕技术真实存在,也不会下拨太多经费,到时候就白忙碌一场了。

    没有这笔研发经费,东风城没法发展。

    罗振兴等人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天黑,下到一楼的小饭店,发现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大包小包地进来,大堂已经人头攒动,人们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有些疲惫的人则是闭目养神。

    饶是他们心急如焚,也没有办法。

    坐车走公路?

    根本就没有公路从这边走。

    一直到九点半,那名胖妇女才让众人跟她一起向火车站走去,没有从入站口进去,而是在另外一边的一个只是很普通的房子,里面也没有站台。

    “这不是货车?”进去一看,一列只有几节闷罐车厢的火车就这样停在边上的铁轨,罗振兴几人诧异不已。

    “不要说话!”谭庆元见其他人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们,之前还在聊天,见到他们后,变成窃窃私语了。

    显然,这些人的保密意识非常高。

    闷罐车里面,居然有着座位。众人上车后不久,就被外面的人把车厢中间的门关上了,随后火车一声汽笛,缓缓动了起来。

    闷罐车没有窗,顶上有一些缝隙透气,让里面的人就看不到外面的环境。

    还好车上有灯光,不至于让人太过压抑。

    伴随着火车轮子压在铁轨上的哐当声,车上不少人开始睡觉,没睡的则是小声聊天,不时用警惕的目光扫过罗正涛等人的位置。

    几人被基地内部的人当成间谍,着实无语,却也无奈。

    毕竟那个基地保密程度太高。

    火车走走停停,上下车的却不多。

    没走多久,再次停了下来,车门被拉开,罗振兴等人也没有在意,以为是到了某个站有人上下。

    等啊等,过了一个小时,都没有人上下。

    车上的人也不喧哗,只是讨论着,“这车该不会又坏了吧?”

    “早就该淘汰了,外面都在搞电气化,现在这还烧着煤……”

    “这火车都运行了二十多年了,坏了也正常,只是不知道这次又要修几天了……”

    “急啥,回去也没活干。”

    车上的议论,让罗振兴等人心中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

    其他人不赶时间,他们赶时间啊!

    在嘉峪关火车站浪费了一天一夜,上面领导都在等着他们的调查结果跟情况汇报。

    “同志,火车坏了?怎么没有通知?”罗振兴向着旁边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问道。

    中年人看了看他,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同志,不好意思,能不能问问得修多久?”罗振兴要绝望了。

    “外面来的吧?”临座的一名短头发中年妇女问着罗振兴。

    罗振兴点头,苦着脸说道,“我们是来出差的,上级领导要求我们尽快办完事情赶回去,昨天就耽搁了一天……”

    短头发女人叹了一口气,“这没办法,这火车,一个月总会坏那么三五次,本来几年前就该更换了,基地没钱,就这样将就着用着……”

    “多久能修好啊?”

    “得看什么毛病了,有时候一会儿,有时候两三天,反正白天这车不会走的。”中年女人说完后就不开口了。

    罗振兴等人傻眼了。

    怎么这次就这么不顺呢?

    要是再等两三天,上级首长不得着急?

    “要不咱们沿铁轨走过去吧!”谭庆元也无语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