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029 糖衣炮弹(求推荐票)
    谢凯在树上,树下的人表情尽收眼底,龙耀华阴沉的脸,让他暗爽。

    反正铁了心让军方给自己背锅。

    把火烧到军方身上,彻底转移自己罪责,一切都因为军方首长特招,不懂事的自己迫不得已才捣乱,以此自黑不去军校,老师又不能对军方首长发火,自己再向老师道个歉,打个糖衣炮弹完事儿!

    何况,军方经过这样的事情,也不会想着再特招自己了。

    谢凯清楚,学校老师已经几个月没发工资,大家日子都不好过。

    让老娘把一万九取出来借给学校发工资,老师们受了恩惠,以后他旷课什么的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

    作为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从重生的那一刻,就在强行改变自己性格,强忍着不情愿,低头,说好话,现在看来,效果很好。

    换成以前的个性,让他去向老师道歉,根本不可能,哪怕明知道错了,为了面子,也不会道歉。最终只能闹得无法收场,吃亏的还是他自己。

    至于让军方大佬给自己背锅,只能抱歉了。

    以后龙耀华知道了,说不定还会感谢自己。

    谢凯之前为了吸引莫齐注意力,弄得所有老师对他的厌恶程度上升到了极点,李丽被他气哭,只是一个导火索。

    原本那一世,他没惹哭李丽,更没惹得老师们集体罢课。甚至为了追莫齐,变得老实起来,可以考得更好,为了陪着莫齐,故意考差,最终进了同一所大专,然后抱得美人归……

    即使他老实了,老师也根本不管他们这个班,整个班级,只有谢凯跟莫齐两人考上了大专!哪怕高考后,学校招生办公室跟校长邓华康给所有学生打电话,都没能让其他人上成大学。

    李丽说得没错,这个班,是她带过的,也是整个子弟校历史以来最烂的一个班。

    “谢凯,上面很危险,先下来,别摔了!”李丽不知何时下来了,对谢凯一脸担忧地喊道。

    了解原委后,反而觉得封闭小城里成长的军工子弟单纯,虽然调皮,她的教学方法也有问题,根本就不能以皇城那种教学模式来应对。

    谢凯分析《云赋》,虽然是胡扯,但是她却无法反驳。

    她能感觉到,谢凯这些孩子的思维,天马行空,不应该被抹杀。

    或许其他军工子弟,都如此,基因优秀,孩子自然不会太笨。

    “李老师,我真不是故意的!之前我好心搞研究,想为祖国国防事业添砖加瓦,但他们却把我关在监狱里面,还说要枪毙我……如果不是想着某个人,我早就吓疯了……呜呜……”谢凯见李丽下来,索性心一横,哭了起来。

    女人都是心软的。

    他这是真哭,不是装的。

    不是因为监狱被吓着了而哭,而是想着原来没有了莫齐后,自己的那种伤心,悲痛。

    现在莫齐就在他面前,但是却不知道谢凯是谁,以及谢凯的那份二十多年发酵的思念。

    “……”所有人都被弄得伤心起来。

    这还只是一个16岁的孩子啊。

    目光都向龙耀华跟郑宇成汇聚。

    郑宇成满头黑线,明明这小子自己破坏了国家财产,让红旗机械厂整个精加工车间报废,现在反而成他们的错了。

    龙耀华嘴角更是抽搐,想要说什么,却见邓华康神色不善地盯自己,委屈只能往肚子里面吞。

    李丽眼角湿润了,她的学生被关在监狱里,有多么的无助,绝望……

    谢建国叹了一口气,有些不知所措。

    柳旭手中的擀面杖垂了下来,眼角湿润,声音哽咽,“宝宝,快下来吧。一切都过去了……”

    “你保证不打我!”谢凯可不相信老娘。

    “我保证!我把擀面杖丢开……”柳旭当真把手中擀面杖丢到地上,擀面杖撞在硬化地面弹起来,滚了好远。

    谢凯用一只手抹了抹眼泪,嘴角一抹笑容转瞬即逝,扭头向莫齐看去,莫齐那带着幽怨的大眼睛正盯着他,微皱的眉头,显然发现了自己的笑容,见没人注意自己,对莫齐做了个鬼脸。

    果然是会哭会撒娇会卖萌的孩子才有奶吃。

    “快下来吧,谢凯,上面太危险……”李丽声音也是有些哽咽地提醒谢凯。

    树上的谢凯,手脚无处借力,早就酸软得不行。

    见老娘丢了擀面杖,坚持不住的他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松开手脚,哧溜一下滑了下来。

    “小心……”李丽紧张得心提到了嗓子边。

    谢凯还没落地,柳旭就动了,一直盯着老娘的谢凯见老娘冲来,不由哀嚎一声,脚刚着地准备开溜,耳朵上却传来了一阵剧痛。

    “小王八犊子,你继续跑啊,继续上树啊,下来干嘛?”柳旭抓着谢凯的耳朵,对着谢凯愤怒地咆哮着。

    “痛,痛……”谢凯心中哀嚎,脸上扭曲,眼神却向着旁边的莫齐看去,她脸上的冰霜融化了,莞尔一笑,如沐春风。

    李丽看着柳旭的动作,皱起眉头,越来越相信谢凯的性格,是由家庭环境造成的。

    她曾经看过一份研究报告,孩子性格形成,跟家庭环境有很大关系。父母疏忽孩子,孩子用调皮捣蛋的方式引父母对他们关注……

    莫齐莞尔一笑之后,趁着没有人注意他,转身向着教学楼溜去。

    “干什么?都回教室上自习,等老子空了再收拾你们这些小王八犊子!”见二楼上高二的学生都在走廊上看热闹,邓华康扯了一嗓子,吓得学生们瞬间钻进了教室。

    他们不怕老师,怕校长。

    邓华康就是个暴君。

    “老连长,晚上喝点,我这还有点事,就先走了……”龙耀华打了一声招呼,转身就开溜。

    邓华康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一脸冷笑地向正要找借口离开的郑宇成,“你别急着走,我正要找你!”

    郑宇成满脸无奈,邓华康找自己,肯定为工资。

    谢凯被老娘扭着耳朵,直接拖进三楼校长办公室,几名老师,外加郑宇成跟谢建国夫妇,校长办公室也不觉得拥挤。

    助理小赵已经从隔壁办公室搬了几张椅子。

    “各位老师,我管教不严,谢凯给你们添麻烦了。”谢建国进校长办公室后,对着几位老师深深地鞠了一躬。

    “请大家放心,这次我们一定好好地管教,保证他以后不再捣蛋……”柳旭放开了抓着谢凯耳朵的手,也是一脸肃然地鞠躬。

    谢凯的心,没由来地一疼。

    父母为了自己的前途,不顾尊严,曾经青春年少,哪能体会其中的心酸。

    以后,绝不会再出这样的事了。

    “李老师,陈老师……以前谢凯不懂事,扰乱课堂纪律,对不起!”谢凯不等老娘发话,对着老师弯腰九十度鞠躬,“请各位老师再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保证自己不再捣乱,也让其他同学不捣乱……”

    眼前的老师们,水平确实不高,但是很认真,很努力。

    他们希望子弟校的学生能考上好的大学。

    谢凯作为整个子弟校的刺头,手下一群小弟,若他能帮着整顿纪律,最好不过。

    “你小子,早点能醒悟多好,不过现在倒也不晚。”邓华康见几位老师脸上意动,碍于面子不开口,主动说道,“各位老师,你们怎么看?如果你们觉得他不能留下了,我就开除他。”

    “校长,别!”李丽不听到这话,顿时急了。

    “之前他除了传纸条,并没有别的错。是我一时面子过不去……他思维发散,对课文有着不同理解,那是我以前没考虑过的。作为老师,应该首先了解学生的情况,制定符合他们思维方式的教学计划……”

    李丽没说谢凯写情书的事,只说成传纸条,谢凯真的很感激。尤其她还说她也有错,谢凯的罪名就无限减轻了。

    只要其他老师不追究,就没事儿了,写封检讨完事儿。

    其他老师这阵被谢凯弄的确实非常没有面子,现在谢凯几句好话一说,就原谅?

    以后故态重萌,怎么办?

    “各位老师,请放心,我让谢凯给写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犯。”柳旭急忙说道。

    他们不点头,谢凯被开除,一辈子都完了。

    “学校不是有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吗?基地情况大家也都知道,这阵一直在筹钱。教育是基地重中之重,子弟是我们的未来,再苦不能苦教育……”一直没有说话的郑宇成开口了。

    他一说这话,所有老师的眼神都亮了。

    学校老师平时没有工厂奖金高,以前效益好,各种福利天天发放,米面油都不用买,这几年都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大家都是勒紧肚皮省吃俭用过日子。

    工资发下来,可是能好好过一阵了。

    “不过,基地确实没钱……”郑宇成的话,让所有人眼光都黯淡下去,他却话锋一转,“昨天军方首长不是奖励了谢凯两万现金嘛,反正他现在留着也没什么用,就先借给学校把拖欠的工资发了吧……”

    “对,以此表达我们的歉意!”柳旭听到郑宇成的话,马上表态。

    谢凯听到这话,嘴角不停地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