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023 老师,谢凯耍流 氓
    (从这章内容到后面的几章,很多九零后跟生活在大城市里面的八五后应该会觉得很不符合价值观。不喜欢这内容的请跳过,或者先看看由李杨口述,王晶整理的《我出生的404,你在任何城市列表上都找不到》这篇文章,这是一篇描写类似于文章基地的基地生活的文章,文章中的404单位,有个外号,叫核城,共和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都来源于这里面。)

    “柳旭,我觉得,咱得说道说道!结婚这么多年,工资都是你保管,我手里零花钱从没超过十块……”谢建国开始翻旧账。

    谢凯在一边偷偷竖起了大拇指。

    两百五没白给!

    “我是那样不知轻重的人?”谢建国满脸愤怒地质问柳旭。

    “妈啊,您的思想觉悟,真的有待提高!作为一名优秀的国防科技工作人员,您怎么能思想觉悟如此低?军方的研究经费,您都准备留着给儿子娶媳妇儿,要都像您这样干,咱还怎么实现四个现代化,怎么建设现代化国防事业……”

    “啪!”谢凯被老娘一巴掌拍在脑袋上,说不下去了。

    “小王八犊子,少跟老娘扯大道理。军方科研经费能到私人手中?”柳旭见儿子扯淡,顿时怒了。

    手上倒也没用力气。

    “呃……”谢凯一脸尴尬。

    “柳旭,这么多年的夫妻,没想到,你会这样看我!这是一千块钱啊!我谢建国,难道真是不知轻重的人吗?”谢建国满脸委屈地质问着柳旭,“你自己的儿子,你不了解?他一个孩子,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平时过年,你让他到外面买衣服,给他一百,剩下的不都会还给你……”

    柳旭被谢建国的话,弄得也是内疚不已。

    “妈,你们上班要迟到了……”谢凯再次给老爹竖起了大拇指。

    老爹演戏的水平直线飙升,说出去决对不会有人相信,平时严肃的谢建国,为了小金库,在媳妇儿面前如此委屈。

    亏得自己媳妇儿没老娘彪悍。

    “这是一千,宝宝,我希望你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柳旭被谢建国说得十恶不赦一般,当即黑着脸掏出一捆大团结,严肃地递给谢凯。

    “妈,我再不懂事,也不会瞎花钱啊!您一年工资都没一千呢!”谢凯压抑着欢喜,装出一脸严肃,“您放心,等那八万到手,一分钱都不少地给您,存着娶媳妇儿……”

    柳旭没有理会谢凯。

    冷哼一声,提着钱袋子出门了。

    “放学来一趟技术部,那数控系统我们还有很多不明白的……”谢建国严肃地对谢凯说完,也出门了。

    谢凯无语,老爹怕自己坑他,让自己放学送到厂里!

    看来,自己这不见兔子不撒鹰,钱不落袋心不安的习惯,是来自老爹的遗传。

    随意把崭新的一捆大团结装在裤兜里,锁上门,钥匙挂上脖子,谢凯向楼下冲去,“爸,你载我妈走,我这要迟到了……”

    老妈的自行车,是一辆凤凰牌的26女士自行车,在基地里面可是不多见。

    相对笨拙的二八大杠,谢凯更喜欢轻便的26。

    从家里出来,谢建国就阴沉着脸,推着自行车,等柳旭在后面侧身坐好,就猛地蹬着自行车出了家属院,一路上,柳旭不停向他道歉,他也不说话。

    心中则是落开了花。

    谢凯打开老娘的自行车,跟着猛蹬往记忆中的学校方向而去,一路上,几乎见不到几个人影。

    学校大门即将关上的一刹那,堪堪冲入校门。

    东风城从幼儿园到高中、技校,一应俱全。

    中学在管理委员会东边几百米的位置,三栋四层高的苏式风格红砖楼房围着操场三面,前面一面则是一片两米多高的围墙。

    相对而立的两栋楼是高中部跟初中部,中间一栋则是办公楼跟食堂等,操场中间有着足球场跟篮球场,被一条400米周长的碳渣跑道围起来,跑道边上,到处都是混凝土预制板搭建的乒乓台。

    操场周围,同样种着不少白杨树,都是十多米高。

    这时的操场上,一个人影都没有,所有学生都进入了教室,准备上课。

    谢凯把自行车锁在操场一边的车棚里,凭着记忆向教室冲去。

    中学部一楼是高一,二楼高二,三楼高三,至于四楼,一般都是室内活动场。

    谢凯的教室在最角落,还没进教室,上课铃声便响了起来,他所在的高二(四)班的讲台上,一位三十出头的年纪,脸如严霜,容貌算得甚美,一副黑框眼镜更让不苟言笑的面相变得诡异,上身穿着一件牛仔外套,下身着一条黑色长裙的女人正准备讲课。

    鬼鬼祟祟的谢凯窜到最边缘的后门,刚推开,便被发现。

    心中哀嚎一声,早知道是李莫愁的课,就在外面混到下节课再来。

    对于讲台上的女人,谢凯本能地害怕,因为她是班主任,而且从他们高一开始一直担任班主任,跟金庸笔下《射雕英雄传》里描写的灭绝师太甚是相同,性格也相差无几,从来没见她笑过,所以,有了灭绝师太的称号。

    讲台上的李丽见后门被推开,正准备发火,却看到是传言要被枪毙的谢凯,不由一愣,很快平静下来,板着脸对谢凯说:“赶紧到自己座位,马上上课了。”

    李丽的目光跟话,让整个班三十多名同学的目光都向后门看来,唯独只有讲台前面第一排最中间位置,一个扎着马尾辫的瘦弱女生没回头。

    不少人脸上带着惊喜的表情,当然,也有人脸上是不爽。

    谢凯没有理会,向着讲台前那个位置看去,他的白菜就在那里!

    然而,白菜却没转头看他一眼。谢凯心中涌起一股浓烈的失落感。

    走到最后一排中间那个属于他的位置上,谢凯从抽屉里拿出语文课本,放在被擦得一点灰尘都没有的课桌上,看着最前面的那个背影,思绪飞了起来。

    讲台上的李丽讲什么,他根本就不知道,只是在想,自己的白菜有没有被别的猪拱……

    也不知过了多久,坐不住的谢凯从抽屉里拿出本子,撕下一张,写了一句“王浩找莫齐没有?”

    折叠起来,在最外面写上钱多多的名字,趁着李丽在黑板上写字的机会,把纸条丢到前桌女生的桌子上。

    纸条很快传递到了在右边中间位置的一个胖子手中。

    胖子看到纸条上的内容,扭过头来对着谢凯挤眉弄眼一番,然后才把纸条丢回来。

    “昨天上课王浩给她写情书,她直接给了李莫愁,那孙子今天没来。哥,你的事儿怎样了?你咋糊弄军方大佬的?我小叔说的不清不楚的。”

    向最后一排右边角落位置看去,果然空着。

    谢凯大喜。

    自己的白菜依然是那么不讲情面。

    向最前排的白菜看去,根本就没往后盯一眼,倒有不少同学往他这边传纸条。

    “注意纪律!”正在写板书的李丽听到教室里的动静,板着脸扭过头来,“有什么要事,下课慢慢交流!”

    她回头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正襟危坐。

    谢凯也是坐得笔直,他不想刚回来上课的第一天请家长。

    请家长是李莫愁的杀手锏。

    趁着李丽转回去继续写板书的时候,谢凯打开了纸条,不少是问传言他会被枪毙是怎么回事。

    跟他关系好的,倒没有问,只是解决了没有,还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谢凯一张纸条也没回,他只是趴在课桌上,盯着最前面的白菜背影发呆,他多么期望白菜也给自己丢张纸条啊。

    莫齐,一个这学期才转学到他们班的漂亮女生。

    说漂亮,只是相对这座封闭的小城。

    谢凯清楚,放在会打扮的大学校园里,莫齐的容貌,只能是中等偏上,连系花都不一定能评上。

    但是他却是谢凯的女神,在谢凯心中的地位,甚至比父母还高出一点点。

    因为,莫齐是他的妻子,一个他从高中追到大学,再追着回到这座已经没落的戈壁小城才追到手的妻子。

    然而,还没等谢凯从追上女神,并合法地在女神肚子里面播下种子,种子发芽的喜悦中回过神来,莫齐跟肚子里的孩子都因为工厂事故而消失在谢凯的生命中……

    从那以后,谢凯的人生,陷入一片黑暗。

    饶是技术好,资历老,依然只是一个技术员,因为他工作失去了激情,很多时候都在思念莫齐;饶是周围人给他介绍了不少对象,甚至有跟他一起生活超过三年的女人,最终也离开了他,因为他一直用莫齐跟身边的女人比较……

    谢凯迫不及待地想站在莫齐面前,捧着她的脸,告诉她,没有她的日子,自己过得有多绝望……

    然而,这是课堂。

    灭绝师太李莫愁的课堂。

    惹着了他,得请家长。

    请老娘来,回家日子绝对不好过,请老爹来,小金库得缩水。

    实在是忍不住了,谢凯看到桌上的几张纸条,有了主意,奋笔疾书,他要告诉莫齐,没有她的生活,自己孤寂的心找不到归依,如同那漂泊的船没有灯塔指引无法获得避风的港湾……

    洋洋洒洒一大片,文采让谢凯自己都为之颠倒。

    小心折叠好,写上莫齐,趁着讲台上的李莫愁不注意,丢给前桌。

    纸条,缓慢地传递,一直到快下课,才到了一直端坐的莫齐桌上。

    “打开,一定要打开看!不要扔!”谢凯看到纸条丢到莫齐桌上的那一刻,瘦小的背影僵了一下,心中在怒吼,祈祷莫齐不要像以前那样直接扔了。

    “耶!”见莫齐打开了纸条,谢凯激动得差点欢呼了起来。

    然而,脸上的笑容还未彻底绽放,就僵住了。

    莫齐站了起来,一边把摊开的纸条递上去,一边对讲台上正讲课的李莫愁说道:“老师,谢凯耍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