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010 妈妈的味道
    (军工子弟读者群12 03 52 70 4,有想法,有建议的都可以来这里向葫芦提。《超级军工帝国》、《智能工业帝国》粉丝值1bsp;   在楼下,谢凯就听到邻居大妈们的议论,换成原本的他,早跟她们怼上了。

    这年头,没什么娱乐,大家住在一起,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能被无限放大,皆因无聊闹的。

    老娘原本书香门第出生,上过大学,知书达理的一个南方小女人,在这筒子楼里面生活多年,自己从小又顽劣,惹事不少,没少祸害邻里,而老娘又特别护自己,还是毫无原则的那种,结果就逐渐变成了跟其她妇女差不多……

    不想自己美梦被破坏,眼见老娘要跟楼里老对手们怼起来,谢凯赶紧上前抱着柳旭的腰,把她拉回来,“妈,咱不跟她们计较,我这好多天没好好吃顿饭了……”

    柳旭听了儿子的话,想到儿子这些天的委屈,那股彪悍气息瞬间消失。

    这些天,为了儿子,她也是受尽了气,不管别人说多难听的话,她都不还嘴。儿子回来了,不会被枪毙,自然要好好出口恶气,战斗力猛然超越巅峰,还未开火,却想着儿子在里面吃不好睡不好,心疼了起来,哪里有功夫跟其她妇女干嘴仗!

    “好,咱先不跟她们计较!宝宝,妈这就给你做饭!”柳旭当即温柔地说道,眼神中,满是母爱。

    “老谢,赶紧把炉子扒开,水烧上,剥点蒜……”

    一边拉着儿子往房间走,一边吩咐旁边满脸无奈,神色憔悴的谢建国。

    谢建国也不说话,松了一口气跟在后面。

    谢凯的变化,他看在眼中,特别这次阻止柳旭跟楼里邻居吵架,他更是诧异,换成以前,谢凯会在旁边煽风点火。

    否则,柳旭那样一个温婉女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赶紧的啊,没听到宝宝说饿了吗?你怎么跟蜗牛似的?”见谢建国跟在后面,手紧紧拉着儿子的柳旭,扭头对着谢建国数落着。

    她把谢凯的手抓得很紧,生怕一放手,儿子就会消失一样。

    谢凯突然发现,他有些不想从这梦中醒过来了。

    爸爸,妈妈,是这么的真实!

    不知不觉,眼角又湿润了。

    柳旭嘴上嘴上没停:“宝宝,你也饿了吧,锅里熬着羊骨头汤,妈把面也发好了,就等你回来了,老谢,你赶紧烧水!”

    “宝宝,你先洗手吃点饼干垫一下,很快就好!”柳旭吩咐老公烧水后,拉着儿子进屋,把茶几上果盘中的饼干干果一股脑塞谢凯手中,系上围裙,便洗手开始揉面。

    房间不小,被布帘从中间隔开,外面是客厅,摆放着一张白杨木制成,表面微微发黑的长条木头茶几,茶几上还有不少刻痕,都是谢凯的杰作。

    门边的窗前,摆放着一张长条桌,上面整齐地归置着锅碗瓢盆,还有菜板,菜刀等。

    柳旭从系上围裙开始,就变得忙碌起来,轻快的动作以及脸上洋溢着的笑容,都显示她此刻内心的欢悦,洗手,擦案板,随后一边揉面,一边不时地扭头看谢凯。

    儿子没事儿了,媳妇儿也不再如同行尸走肉以泪洗面,谢建国心中高兴,被媳妇儿指挥得团团转也是满脸笑容,还不时偷偷转过头摸一把眼泪,乐呵呵地揭开煤球炉子,把炉灰扒出来,生火,再把炉子上熬了一天多羊骨头汤的锑锅端进屋,用另一个熏得看不出本来颜色的锑锅烧水。

    谢凯坐在白杨木打造的木沙发上,看着父母忙碌,心中被满满的幸福感觉填满了。

    柳旭一边揉面,一边向着儿子看来,见儿子看她,尤带泪痕的脸上,瞬间浮上笑容。

    谢凯同样回以笑容。

    突然,一阵困意袭来,让谢凯有些措手不及。

    “不,我不要醒过来!”谢凯想要强撑着,却根本就撑不住。

    他知道,睡过去,这梦,就算结束了。

    “不,我要再尝尝妈妈的羊汤拉面!老天爷,你为什么这么残忍!”谢凯几乎咆哮了起来,却惊恐地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不,我不能睡……”

    无论谢凯怎么努力,想要抗拒困意,他却发现,在困意前,根本无能为力,无论是准备咬舌头,还是掐大腿,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视野中母亲在案板前奋力揉着的面团的身影,父亲蹲在一边剥蒜的身影,都开始迷糊,逐渐消失……

    “老天爷,求您了……我就想再尝尝妈妈的味道……”谢凯哭了,哭的很伤心,闭着的眼睛,泪水如同清泉一般流了出来……

    “让他好好睡一觉吧。这些天,他也吓着了。今天如果不是他自己,或许没这样容易解决,那些被他损坏的设备,他自己修好的,也给我们解决了很大的难题……”见着儿子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柳旭想要去把谢凯叫醒,谢建国轻声说道。

    “给他盖上啊,别着凉了!老谢,你给我说说,究竟还有没有事儿,我这心中总是不踏实……”柳旭手中动作轻了下来,生怕吵醒了睡着的儿子。

    “要说没事儿,也没事儿了。要说有事儿,或许也有事儿,要看军方首长怎么考虑……”谢建国拿上一床毯子给谢凯披上,愁眉不展地说道。

    他动作轻柔地给谢凯抹掉了眼角的泪水。

    男人的泪,他懂得,所以,没给柳旭说。

    “还要追究责任?外面这阵子可乱了……”柳旭手中的动作一僵,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不管她跟同楼的妇女吵架战斗力多高,不管她平时表现的多么强悍,她,始终是一个柔软的母亲。

    她活着,甚至就是为了儿子。

    “唉,军方首长看重了他,要特招,国内所有军事院校,由他挑选……”谢建国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我儿子有出息!这是好事儿啊!”柳旭瞬间变得惊喜起来,“国防科技大学也在内?”

    “嗯!”谢建国点头,脸上愁容更甚。“可是他拒绝了,军方首长不高兴了……”

    “啥?”柳旭彻底愣了,“这小王八犊子……怎么这么不省心啊,多好的机会,以后就不用一辈子呆在这样一座城市里面了……”

    柳旭听到谢凯拒绝,音量一下子高了起来,随后看着沙发上熟睡的儿子,随后音量降低了。

    谢建国一听,沉默不语。

    柳旭从小生活在大城市,一直想要离开,谢建国清楚。

    有些事情,不是他们能够决定,儿子能离开的唯一途径,也只能是考上大学。

    “军方首长的态度很明显,出来之后再公派出国留学。”

    “军事院校留学,还能自己选择毕业后的去向?”

    “你觉得呢?”谢建国掏出了一支烟点上,然后蹲着一边开始抽了起来。

    柳旭破天荒地没有骂他,也没有让他出去抽。

    一时间,夫妻两都不说话。

    家中的柳旭,跟外面的完全就是两个人。

    一直到水开了咕嘟声响起,才让寂静被打破。

    出门饺子归家面。

    谢凯睡得正香,梦到回到了东风城的筒子楼,妈妈给他做他最爱吃的羊汤拉面,那香味,让他口水直流。

    他知道这是梦,却不愿意醒来。

    腹中的饥饿让他实在是受不了时,才有些不情愿地准备起来给自己弄点吃的,鼻子里面闻到的,依然是浓郁的羊骨汤香味。

    谢凯不想睁开眼睛,他怕这是幻觉。

    之前的梦,他一直记得。

    不想睁开又如何,可这香味越来越浓,腹中饥饿感越来越强烈,谢凯鼓足了勇气,去确定这香味来源。

    当他睁开眼的时候,柳旭正端一大搪瓷碗的面条放到他前面的茶几上,动作很轻,生怕吵着了他。

    见他醒来,柳旭微笑着说道:“刚出锅,趁热吃,然后好好睡一觉。”

    谢凯现在不再去想是不是梦一场。

    即使是一场梦,他也愿意一直沉沦其中。

    爹妈就在眼前。

    莫文,肯定同样也在等着自己。

    妈妈做的拉面,那味道,他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再尝过了?也不客气,一手端起搪瓷碗,一手拿起筷子,一大口面塞满了嘴。

    鲜美的羊骨汤,瞬间在口腔中弥漫,劲道的拉面,特别有嚼劲儿……

    就是这个味道!

    妈妈的味道,家的味道。

    吃着面的谢凯,眼泪不由流了出来。

    “怎么哭了?”在一边盯着儿子狼吞虎咽的柳旭见儿子鼓着腮帮子咀嚼,眼泪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滚落,滴在了碗里,柳旭不由慌张了起来,“难道在里面他们打了你?我去找钱永胜那混蛋!”

    说完就要站起来。

    “妈,钱叔对我好着呢……”谢凯可不想老娘去找钱勇胜吵。

    “那……”柳旭不明白,儿子怎么会哭了。

    “妈,在里面的这几天,我无时无刻不想吃您做的面……”谢凯觉得,另外那几十年的记忆,应该才是梦。

    或者当成梦。

    “吃吧,锅里还有。以后好好的,不要再捣蛋了,妈妈天天给你做面条!”

    “嗯!”谢凯用拿筷子的手背抹了一把眼泪,狼吞虎咽。

    旁边的谢建国也高兴起来,他是北方人,喜欢吃面。可柳旭是南方人,向来不爱面条,以前儿子也不爱吃面条,他只能委屈自己吃米饭……

    饭后,谢凯要帮着收拾,柳旭让他在一边休息。

    她很欣慰,儿子经过这次的教训,是真的懂事了,以前从来不会主动帮忙,扫把倒了都不会扶起来的。

    “宝宝,你为什么要拒绝军方的特招?”柳旭收拾的时候,看似随意地问着谢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