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006 老谢,这真是你儿子?
    跟着进入车间,从大门到车间内部,接连有三道玻璃门,每两道门之间,都有一段距离,周围同样用玻璃隔开。

    第一个空间内,顶部跟两侧都布置着风机,用于吹去进入车间之人身上的灰尘。

    第二个空间内,则是去静电。

    这是中国第一个恒温无尘精密机械加工车间。里面安装的是来自美国的数控车床,数控铣床以及三轴加工中心,数量不多,每一台却都被当成了宝贝,这是中美恢复外交关系之后,美国人私下卖给中国的一批先进数控机床。

    花了多少外汇,费了多大精力,不是参与的人,估计弄不清楚。从谈判到最后设备到中国,用了四年。

    整个车间的数控机床,全属于巴统协定中禁运的先进战略级技术装备!

    来得不容易,国内的人员自然就把这些高端顶级加工设备当成了祖宗供着,就怕祖宗们哪天撂挑子不干了。

    所以,专门搞了这样一个车间。

    出了故障后,往往都得调集一堆技术人员开会讨论,制定各种方案,领导审批一系列流程走下来,才能开始故障排除。

    谢凯非常清楚,以前经常笑话父亲那一代技术人员。随着年龄增长,他们才理解父辈们为什么如此小心对待这些设备。

    国内技术力量突飞猛进,他们才有资格不在意顶级设备出故障罢工。

    坏了?

    随便修,他们有丰富的维修经验;即使修不好,也无所谓,国内可以生产的,直接更换,更换不了的,买!政府有的是钱。

    这个时代不行,全国的数控机床,加起来,甚至不如谢凯他们那个时代一家中等规模的机械加工厂多。技术人员没有经验积累,自然得小心。国内生产不出来,国外封锁,有钱都买不到,何况没钱。

    车间里不管技术人员还是管理人员,都穿着白大褂,带着白色防静电帽。

    设备坏了,也没停下来,技术工人在培训,技术人员们则是愁眉苦脸地围着被擦得一尘不染的机床大爷们讨论维修方案。

    见着一群人进来,所有人目光都投了过来。

    “谢工,有解决方案了吗?”一名戴着眼镜的年轻技术人员也不管进来的大佬们,急切对谢建国问道。

    谢建国点了点头,“准备一下,把plc控制系统拆下来。准备更换里面被烧毁的芯片及电子零件。”

    “谢工,这……”年轻人诧异地看着谢建国。

    “全部拆开?”

    “上面批准了?”

    “更换内部芯片,系统程序怎么办?芯片不匹配怎么办?”

    几乎所有的技术人员都是围了过来,纷纷问出自己的疑惑。

    知道了故障所在,他们却因为技术问题,不敢拆开了更换。

    美国人给设备,只给了简单的技术资料,除非对plc控制系统内部了解透彻,谁敢动手更换?

    更换后,还得重新对系统进行机器语言编程,连硬件都没整明白,编程方面更是问题。

    “放心吧,没事儿的。”谢凯对这些年纪最小也比他大十来岁的技术人员说道,转而对谢建国道,“爸,把您的维修工具借我用用,全套的。”

    一帮子军方大佬都在旁边盯着,谢建国也不能说泄气的话。

    当即小跑着去维修室里面拿工具。

    精密车间的技术人员都认识谢凯,不明白这小子要干什么,怎么他做主了。

    “不去维修室?”郑宇成问谢凯。

    谢凯摇头。

    “郑主任,让小凯来修这些机床?”众位技术人员大惊。

    “这怎么能行,从这些机床我们接触了快三年都不敢说完全了解,很多技术故障无法解决!”一名五十来岁的干瘦技术员急切阻止。“小谢,这可不是闹着玩,你爸都没办法……”

    “曹叔,放心吧,没什么大问题。”谢凯对着老技术员道,他知道对方担心他搞出更大问题,到时候损失更大。

    “人家有那金刚钻,才会揽这瓷器活。”不知什么时候,孙嘉明冒了出来。

    谢凯看都没看他一眼,扭头对少将说道,“首长,这东西内部结构精密复杂,维修的时候,不能受打扰,孙嘉明在这里,我紧张……”

    “你……”孙嘉明的火腾地冒了出来,“你小子紧张?我怎么看不出来?我可给你说了,这些设备国家花了好几百万宝贵外汇,若让你彻底弄废,枪毙一百次都不够!”

    “你能修好你来!要不让你儿子来,你儿子不也是这里面的技术员,他不是要升工程师吗?”老家伙往自己枪口上撞,今天不把他搞下去,以后老爹的工作就闹心了。

    孙嘉明不是好东西,不给老爸穿小鞋,不符合他的风格。

    “孙书记,你先出去!”郑宇成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谢凯,然后厉声对孙嘉明说道。

    他也闹心,孙嘉明明知道跟这小子不对付,老实一边呆着多好!

    谢凯之前在会议室里面的一番表现,让军方大佬另眼相看,估计很快就会被军方下属的大学特招,而且这小子一个要求就是让他爹当红旗机械厂的总工程师。

    连着说了两次孙嘉明儿子的事,军方会不差?若是真的,孙嘉明就完了。

    孙嘉明不愿意离去,那名少将却对旁边一直对谢凯表现浓厚兴趣的中年军官说道,“下来之后,你亲自去查一查小谢同志说的事情。”

    维护谢凯的态度非常明显。

    孙嘉明心中一冷,顿时一脸恨意地离去了。

    “现在没人打扰你了,可以动手干活了?”少将对谢凯的态度,也没有之前那样好。

    如此年轻的孩子,却善于钻营,不是好事。

    谢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向着维修室方向看去,他爹正推着装满各种工具的小推车过来呢。

    “小谢,真的你来?”曹峰一脸担忧,见着谢凯点头,也是无奈,“我们给你打下手吧。”

    他希望他们帮忙,能够让后果轻一些。

    “这感情好,曹叔,麻烦你们帮忙把plc控制器都拆下来,然后打开……”谢凯是能不动手就不会动手。

    以前在厂子里面,有什么问题,向来都是他坐在一边喝茶,指挥刚毕业的实习生干活。

    在谢凯的指挥下,三台三轴加工中心,两台数控铣床跟五台数控车床的控制系统全部拆下来,统一放在一台加工中心前的不锈钢工作台上。

    “都拆开,准备更换里面的零件呢,不拆开怎么行?”谢凯说道。

    众人看着谢建国,谢建国点了点头,才开始动手。

    “转速传感器,接近传感器……”谢凯在快速检查了整个控制系统后,对着谢建国说道,“爸,我说的这些都需要。没烧坏的一些,容易出问题,也得更换……”

    “要什么型号的?”谢建国问道。

    “常备的各种型号都找一个来,咱们干脆就把这个给改造一下。”谢凯现在也不怕他爹接受不了。

    对于几十年前的各种电子零件,他还真有些弄不清型号,看着东西才行。

    他也不管军方大佬们,就想着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让老爹谢建国的总工程师坐稳当。

    军方大佬们,在一边看着谢凯,也不说话,只是偶尔小声地讨论。

    郑宇成邀请军方人员去办公室等着,被拒绝了。

    谢凯在会议室吹牛,军方大佬们这是跟他卯上了。

    郑宇成也不再催促,转而吩咐人搬一些凳子过来,给他们泡上茶,让军方人员一边喝茶一边看谢凯维修。

    谢建国见儿子动作粗暴地把plc控制系统主板上的芯片拔下来,紧张得冷汗冒了出来,主板上各个电子零部件,谢凯都用万用表检查,坏了的,用烙铁融化锡后取下来,插在上面的,直接捏着拔下来,丢到一边。

    动作粗暴至极,跟技术人员们连整个控制系统的盒子放在工作台上时都满脸紧张,小心翼翼形成强烈对比。

    不过当谢凯把一个控制系统内主板上的二极管快速焊上之后,谢建国便松了一口气。

    随后,各种零件被更换,大多数电子零件比系统内的都要大上一些,这些是国产的,谢凯倒也不计较,观察一番,不能用的丢一边,能用的直接往主板上弄。

    控制系统原本使用英特尔76年开发出来的8位元的8048芯片,谢凯换成摩托罗拉16位元的68000微处理器,整个控制电路结构被他改得面目全非。

    看得旁边的人都是愁眉不展。

    一直花了两个多小时,眼看中午了,谢凯才搞定。

    “好了,你们照这个弄,把其他主板都这样搞。我先把系统需要的指令集写出来,否则也白搭。”谢凯弄完之后,直接把整个主板往前面一推,吐出一口气,有些疲惫地说道。

    让其他人照着他的弄,也不怕把各种电子元件弄错。

    随后,他也不管,拿着他爹的钢笔,开始快速在谢建国工作笔记本上面写起了机器语言代码的指令集。

    这些数控机床,虽不是最先进的,相对来说还比较先进,谢凯毕业后回到红旗机械厂,这些老机器依然在正常使用,一直用了数十年,各种程序什么的都是清楚无比。

    “老谢,你确定这是你儿子?”看着眼前被快速修好,甚至都没有检查的plc控制系统丢在工作台上,转而没有丝毫停顿地写程序,曹峰问着发呆的谢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