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军工子弟 > 002 为自己脱罪的努力
    现在虽然不是他干那事的时候,即使在梦中,他也不想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犯下的错误,不应该让很多人去分担。

    必须做点什么才行。

    哪怕,是在梦中。

    现在这时候,能做的,就是找军方人员,忽悠他们,弥补自己错误。

    铁栅栏门外面的警察,逐渐跟记忆中的一个人重合——钱勇胜!

    东风城公安局局长,一个只管三名公安的局长。谢凯发小钱三多的小叔!

    “钱叔,怎么会呢!这不是昨晚喝断片,一时间大脑还没醒过来嘛!”谢凯知道眼前是谁后,便挤出笑脸。

    哪怕是在梦中。

    只有通过钱永胜,才有机会去改便。

    “亏你小子还笑得出来!你爹娘快急死了,你还在这里嬉皮笑脸!”钱勇胜毫不给谢凯好脸色,“现在上头来了人,这事若上纲上线,性质就严重了。”

    谢凯知道,钱勇胜来看自己,说这些话,并不是因为他侄儿钱胖子是自己发小。是他老爹昨晚送了两条百块一条的三五香烟,一箱茅台及一个谢凯不知道数量,份额却不小的红包。

    所有的一切,花费了老爹大半年工资。

    这一次,是他爹第一次给人送礼,第一次求人……

    “钱叔,劳您费心了,若不是您照应着,我爸妈更担心呢!”谢凯言不由衷地说道。

    哪怕说这话,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依然还是说了出来。

    他都有些好奇,梦中为何感觉如此强烈,如此真实。

    或许因为他从来不低三下四跟人说话?

    “知道就好,昨晚你们喝酒时,小胖子跟毛子几人出主意让你逃跑,我劝你别干啥事,到时候大家都难堪。”钱勇胜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他是担心谢凯逃跑带来麻烦才出现的。

    谢凯一愣,陪着笑脸道,“哪能呢。在这戈壁滩上,出去就只有一条铁路一条公路,铁路一天就一班火车;而长途汽车,一天也只有一班,即使混到基地运输物资的货车上,这边电话一打,百公里开外只要设个检查站,谁跑得了?”

    “你小子知道就好,老实呆着吧,应该不会太严重。”

    钱勇胜松了一口气。

    谢凯知道,这是在安慰自己,事情后果看起来确实不严重,反正最后他还能考大学,爹妈还有工作,只不过……

    “钱叔,麻烦您等一下!”见钱勇胜要走,谢凯赶紧叫住他。

    “要书还是什么?”收了谢凯父亲的礼,只要不越狱,钱勇胜态度出奇的好。

    在二十来年第一次关人的监狱,钱勇胜这个公安局长也无油水。

    谢凯父亲谢建国出手大方,第一次拿人重礼的钱勇胜态度自然不能差。

    “叔,您不是说总后跟跟后装总部都来了人吗?您能不能带我去见他们,我亲自向首长解释,虽给国家财产造成了损失,也是有缘由的!”谢凯快速说道。

    老天爷给他机会,让他在梦中了却夙愿,自然不能白白放弃。

    “啥?你小子开玩笑呢!别仗着老子把你当自家孩子看待,就坑我。”钱勇胜吓得退了一步。

    带头的可是一少将!

    这小子不是瞎胡闹是什么,说完就转身要走。

    谢凯急了,“叔,我说真的。我不是在瞎搞,在开发一款威力强大的新式武器……”

    “得了吧,你们这帮小子成天除了喝酒打架,就是跑到戈壁滩撵兔子,你们懂开发武器?老子还不得跟那些顶级专家一个级别!”钱勇胜心中警惕,这小子滑头,指不定想让自己带着出去途中开溜。

    谢凯见钱勇胜毫不犹豫地转头离开,急了。

    他当年之所以能出去,不受影响,就因为老爹最终不顾原则,把责任分摊给不少人,让一帮人分担责任,同时,谢建国跟母亲进入了一个对身体危害很大的秘密工程。

    因为这,父亲在秘密工程中郁郁而终,母亲临终前才告诉他。

    “钱叔,我真不开玩笑!若不是武器,怎会有那么大威力,您想想,如果我们跟美帝或者苏修开战,把这样的武器投到他们后方的工厂,对于整场战争会产生什么影响?”谢凯大声吼道。

    钱勇胜停下了脚步。

    东风城里面,一直都是从事高科技武器装备技术的开发,谢凯带着一群孩子瞎搞,让红旗机械厂精密加工车间瘫痪,损失真的很大。

    大到惊动了上级首长。

    若真是武器……

    “你没哄我?”

    “叔,我哪敢哄你!咱不是闲的无聊嘛,以前老打架,劳您这警察局长天天为这些破事儿忙碌……咱改过自新,为社会主义国防事业建设添砖加瓦嘛!”谢凯越说越顺口。

    拍马屁,陪笑脸说话,依然不舒服,也是自然了很多。

    “真是高科技武器?”收了谢家那么多东西,还有一千的红包,这可是很大一笔钱,若谢凯真能给自己脱罪,那红包钱勇胜收的倒也安心。

    “真的,叔,麻烦您去跟首长说一下,听完我解释之后,首长不相信,无论什么处置,我都毫无怨言!您放心,我不会逃跑。首长若是不愿见我,我也能死心不是?若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死也不瞑目啊!”谢凯也知道,现在的钱勇胜,还是很纯良的一个人。

    老爹给的东西跟现金红包,足够大。

    现如今,基地里面大部分人工资不足一百,连老爹那样的工程师,级别还很高,也不过两百多一点。

    “你等着,我去帮你问问。”钱勇胜心中怀疑,却也去了管理委员会找军方来人。

    “希望钱勇胜还没变成那种只拿钱不办事的,否则就麻烦了。”谢凯见着钱勇胜离去,忐忑地等待着。

    东风城的公安局,可以说是整个国内所有公安系统内最闲的公安局了,基地内部各个单位都有保卫科,基地有内保队伍,外面有警卫部队,公安局真没多少事干。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什么?他们是试验武器才造成这后果?”花费巨额宝贵外汇从国外进口的先进设备,不是因为小孩子胡闹产生的意外而引起,而是由神秘的新式武器给摧毁!

    如何不叫首都来的军方大佬们重视?

    消息很快传递到了会议室里面。

    军方大佬知道后,集体离开会议室,询问随行技术人员,确定完全有可能,尽皆大惊,随后大喜。

    无论是后勤总部,还是总装备部,派过来的,自然清楚这样的技术意味着什么。

    如此先进的大威力非杀伤性武器,国外实力强悍的西方国家,秘密研究这方面的资料,外界很难获得。

    却没想到,几名年轻人搞出来的东西,能有如此威力。

    “先见见那个孩子,若真如此,我们国内在这方面研究的空白就能得到填补。”军方众人都是如此看法。

    所有人都向着少将看去。

    “看我干什么?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事情如何,先问问当事人!”少将见所有人都盯着自己,不由笑道。

    随后,有人出去让忐忑等在外面的钱勇胜把谢凯带来,离场的军方大佬们再次回到了会议室。

    他们的行为,让东风城的领导干部们摸不着头脑。

    让本就关心儿子前途,想办法要给儿子脱罪的谢建国甚至没发现军方人员离开又回来。

    “引出此事的主要责任人谢凯说是在开发一款新式武器而造成的,谢建国,你可知情?”少将亲自对谢建国问道。

    “不!这是一场意外!”谢建国听闻此话,心中大骇,当即摇头否认,“首长,谢凯才16岁,刚进入高二,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能力!”

    若是承认是武器造成的,后果就严重了。

    谢建国从六十年代就进入到军工系统工作,经历了众多事情,自然知道这样的情况会带来什么后果。

    小孩子胡闹,无意造成损失,还能想办法挽救。

    故意使用武器,哪怕不使用武器,破坏一台数控机床造成的影响,都足够让人牢底坐穿甚至被枪毙。

    破坏国防军工生产,视同叛国!

    “刚才警察局局长钱勇胜亲自过来汇报,说谢凯自己交代……”少将理解谢建国担心儿子做出的反应,“谢建国,我们希望你把知道的情况告诉我们,这样的武器,是国防迫切需要的。”

    “首长,我真不知道,谢凯平时成绩也差,顽劣不堪,根本不懂得制造炸弹,东风城处于戈壁深处,也无外人进来,平时也就放假才偶尔跟其他同学一起出去……”谢建国急切地说道。

    首长怀疑谢凯通敌叛国!

    必须打消他们这样的想法。

    否则,谢凯别说前途没有了,就连小命都得失去。

    可他哪里知道,这是谢凯为了改变结局主动说出来的,本身只是一个意外,让他说成是武器造成。

    “谢凯这是叛国!必须从重从严处罚,否则以后东风城将会成为敌特的天下,国家机密将会受到严重威胁!”孙嘉明扭曲着一张脸,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