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七十六章 死亡列车之熵(上)
    (谢谢“sp55aa”的万赏)

    热力学第二定律,在任何闭合系统中无序度或熵总是随时间而增加。换言之,是墨菲定律的一种形式:事情总是趋向于越变越糟。霍金《时间简史》(本章bgm《entropy》,nigelstanfor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莫斯科时间4时26分。

    在黎明的曙光尚未到来之际,疾驰中的k20十六号车厢,41-42包间里爆发出第一声枪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三声,只是在列车前行的声响中,这连续的三声瞬间就被淹没,列车依旧在朝着日出之地义无反顾的前行,似乎没有什么能够改变它的方向。

    而在列车的内部,这短促的枪声打破了原本就不宁静的气氛,处在破碎边缘的平衡又被向前推动了一点点。

    片刻的沉闷过后,“呯~呯~呯~!”的敲门声和俄语以及英语的问话声在41-42包间外面响了起来,让不安更加激荡。

    此时此刻,在包间里面。

    站在床上靠窗户角边的谢旻韫落目睹了这一切在瞬间发生,她期待的奇迹向闪电一般的出现了,她却丝毫没有兴奋的心情,在这一刻刹那她的脑海里又沉浸入了一片空白,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

    k20次列车消失了;连绵不绝的车轮与铁轨撞击的咔嗒声消失了;窗外无边无际的黑暗消失了;跪倒在地然后缓缓扑在地板上瓦鲁耶夫消失了;包间外面急促的敲门与问话声消失了

    她的眼前什么都没有,时间和空间都变成了灰白色,显得浑浊而阴暗。她站在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一切的感官都消失了,只有肌肤似乎还能感受到粘稠的空气在艰涩的流动,这粘稠的空气直冲脑海,按压住她的思维,让她的呼吸停顿,甚至快要窒息了。

    “完了,完了”谢旻韫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两个字,她感觉自己正朝着无尽的绝望的深海里滑落。

    “学姐,赶快下来帮忙”

    这个时候一个淡定冷静的声音如暮鼓晨钟一般在谢旻韫的耳边敲响,谢旻韫仿佛看见了深海里投射进来的一线阳光,又像在光怪陆离流离失所间找到了前行方向,又如同似跋山涉水穿越了千年时光。

    谢旻韫宛如被人从水中捞了起来一般,所有消失不见的东西重新被感知,声音、画面、气味、温度全部再一次涌入她的眼耳口鼻、四肢百骸。

    但在这一个刹那,在她恢复感官的刹那,谢旻韫视野里所有的景物都是黑白色的,只有眼前站着的成默是彩色的。

    幸福的彩色。

    她微微张着已经被咬破的唇,呼吸急促,大汗淋漓的看着成默。

    成默平静的看了谢旻韫一眼,对外面嘈杂的声音充耳不闻,轻轻说道:“深呼吸!”

    谢旻韫没有想到成默射杀了一个人之后还能如此淡定,像是早已习以为常。

    实际上成默早在心里模拟过很多次迫不得已杀人的情况,再加上他不是第一次以暴制暴,也不是第一次直面死亡,因此才能表现出一脸从容无所谓的样子。

    幸好k20铁路上一向不太平,包间的门格外的牢固,加上对方不知道里面发生了情况没有暴力的破门,所以成默和谢旻韫在当下的一两分钟内还是安全的。

    成默弯腰检视了一下瓦鲁耶夫背部的伤口,金牛座是小口径手枪,造成的破坏力并不大,三个瞬时空腔分布在脊椎附近,深蓝色纹身上面有三个红色小孔,看上去伤势不算严重。

    成默猜测是瞬时空腔引起组织撕裂或者切断了神经,造成严重的疼痛效果,导致了对方晕厥或瘫痪。

    他从床底下摸出被瓦鲁耶夫踢进去的水果刀,对谢旻韫说道:“学姐别愣着了!去把防盗链挂上,把床底下的箱子全部拖出来”

    谢旻韫并没有完全回过神来,没有理会成默的吩咐,她四肢发软的看着成默有些焦急的问道:“怎么办!我们杀了人!”

    成默淡淡的说道:“首先人是我杀的;其次他是野狼帮的黑道份子,不是警察,我这是合理的自卫反击”

    听到成默平静冰冷的解释,谢旻韫像是松了口气,脑子这才彻底的清醒过来,力气灌进了身体,她立刻跳下床,俯身抱了成默一下,小声说道:“不管他是什么人,责任我们一起承担”

    成默感觉到了谢旻韫滚烫的身体贴在他的后背,她湿漉漉的手心从自己的手背上滑过,拨动了成默心里的某一根弦,成默心想:不过是吊桥效应罢了,不要太在意。

    他轻轻的说道:“学姐,快按我说的做吧,等那些黑帮份子进来就糟糕了!”

    谢旻韫“哦”了一声,连忙从成默身上起来,快速走到门边将防盗链挂了上去,然后准备把箱子从床底下拖出来。

    门外的黑帮份子听见里面有响动,拍门的声音更急促了,同时大声喊道:“要是还不开门,我门就要开枪射击了!”

    谢旻韫有些心慌意乱,问道:“怎么办?”

    成默没有回答,手起刀落,用谢旻韫的水果刀直接削掉了瓦鲁耶夫的耳朵,昏迷中的瓦鲁耶夫顿时惨叫一声,倒在地板上的身体还扭动了几下。

    成默费劲力气,将瓦鲁耶夫翻了过来,发现正面的创口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因为害怕自己枪法不准,没办法集中瓦鲁耶夫,所以他是忍到最佳的时刻才连开三枪,而且几乎是凑着瓦鲁耶夫的身体开枪,所以小口径手枪也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此刻三个硬币大小的圆孔正汨汨的向外冒血。

    成默也顾不了瓦鲁耶夫的死活,用俄语说道:“快叫你的手下停手,要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瓦鲁耶夫翻了翻眼皮,“呵呵”一笑,顿时血沫就从他的嘴里涌了出来,“既然身为黑道份子,当然清楚结果会怎么样,我只是没想到,我瓦鲁耶夫居然会死在一个孩子手里”

    说了几句话,瓦鲁耶夫又咳嗽了起来,学点喷的成默一身都是,脸上、手上、衣服上,成默将还有血迹的水果刀按在瓦鲁耶夫的脸上,面无表情的说道:“别废话,你要听我的,我现在就帮你止血,说不定你还能活下去你要是不听话”

    瓦鲁耶夫有气无力的说道:“俄罗斯男人从不怕死!”接着他用尽力气大喊道:“兄弟们,冲进来抓住这两个煞笔(ypoд),一定不要一下杀死他们,要灌药,要轮x,要”

    成默心中倒数还有两分二十秒,于是他没有给瓦鲁耶夫继续说话的机会,一刀划破了他的喉管,然后他的最后嘶吼全部变成了漏气的“嗬嗬”声。

    这时外面已经开始撞门,成默回头看见谢旻韫已经把箱子都从床下拖了出来,他立刻从枕头下翻出还剩下的三个弹夹,递给谢旻韫,然后从裤袋子里掏出小巧金牛座手枪塞到她手中,“等下躲在床下开枪守住三分钟就行,我用通讯器联络李叔叔在车上的同伴”

    谢旻韫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用刀,站在门旁边,你用枪”

    “你练过枪,我没练过,听我的,快点,现在和我把这个男的抬到你的床脚”成默不容置疑的说道。

    谢旻韫不在拒绝,连忙将弹夹和手枪一起装进了裤带子里,和成默一起把已经只剩一口气的瓦鲁耶夫抬到了滑门正对面的床脚,成默扶着瓦鲁耶夫的身体,谢旻韫将一个箱子加上被子枕头放在瓦鲁耶夫的身后,做成了一个靠背,让瓦鲁耶夫以葛优躺的样子,坐在床脚。

    这时坚固的木门已经发出了快要支离破碎的声音,外面的叫骂声也越来越响。

    离成默激活载体还有一分三十五秒。

    眼见木门就要支撑不下去,成默对着下了床的谢旻韫说道:“快躲到床下面去,开枪的时候千万不能犹豫,用莫桑比克射击法,先打膝盖,在射眉心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思考只要记住我说的话!”

    谢旻韫点了点头,看着成默还想说点什么,成默却没有理会,弯腰将另一个箱子塞在瓦鲁耶夫的脚边,在谢旻韫床下形成了一道屏障,只给她留下了开枪的间隙。

    谢旻韫听见木门已经被撞击开的声音,只是防盗链还勉强维持住了闭合,她咬了咬嘴唇,快速的趴了下来,躲进了自己的床下面,接着成默关掉了房间里的灯,进了自己的床底下。

    就在此时,木门发出了最后的悲鸣,应声歪倒,恰好对方破门而入。

    离成默激活载体还有一分零九秒。

    躲在床下的谢旻韫看见走廊外面的灯光透了进来,狭窄的门框里出现了一双脚,她双手持枪,以俯射的姿势对准了对方的膝盖。

    “呯!!呯!!”

    在列车急速行驶的恒定节奏中,再一次奏响了不和谐的音符,第一个进门的人应身跪倒在地,谢旻韫能够清楚的看见对方惊恐到扭曲面容。

    谢旻韫的灵台一片明净,只有成默的话语在她耳边回荡,她轻轻的呢喃着对自己说道:“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思考,记住他的话就好!不要犹豫,用莫桑比克射击法”

    漆黑的金牛座对准了对方的眉心,她看见了对方瞳孔里死亡的阴影,谢旻韫呢喃着成默对她说的话语,准心与眉心连成一线的瞬间,谢旻韫扣动了扳机,这一刻她感觉到了手枪和她的手臂融为了一体。

    双手稍稍后挫,橙色的微光在枪口亮起,如同黑暗中炸裂的烟花。

    子弹在泛光的空气中倏然而去,狭窄的车厢里枪声如弦惊。

    “呯!”

    接着死神的鲜花在眉心盛放。

    离成默的载体激活还有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