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七十四章 死亡列车(14)
    (二合一更新,晚上3点左右还有一更)

    莫斯科时间2018年8月3日凌晨4时,震惊世界的“车城恐怖份子”袭击莫斯科至京城的k20列车案正式爆发。

    不过在这一时间节点,不论是谁都没想到过情况会急速发展到不可控的程度,所有居高临下的人,都以为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范围。

    不管是k20上的拿破仑七世,还是远在莫斯科,绰号“园长”的向日葵旗帜的旗手鲍里斯。

    看上去,位于240上的李济廷也是这样认为的。

    “组长,k20上出事了!”颜亦童转头去喊似乎正在床上酣睡的李济廷。

    李济廷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闭着眼睛问道:“什么事?发现了希尔科夫?”

    “还没有,是您要我们监控的谢旻韫小姐现在面临危险,根据潜龙二组发回来的信息判断,应该是黑道份子伪装成俄罗斯警察忽然对谢旻韫小姐的包厢进行临检”

    李济廷“哦!”了一声,情绪没有丝毫波动的说道:“告诉潜龙二组的成员,按兵不动,以发现希尔科夫为首要任务,不需要管谢旻韫小姐和她的小伙伴,他们有自保能力。”

    “遵命!”颜复宁飞快的将李济廷的话原封不动的传达给潜龙二组的三名成员,绰号“黑虎”的曹义伟,绰号“快手”的章卓,以及绰号“炸金花”的沃佳诺娃。

    发完了消息,颜复宁见成默将门打开了一道缝,犹豫了一下问道:“组长,那我们什么都不做?”

    “把监控关掉,然后睡一觉,等我们的240进入了西西伯利亚一样有场硬仗要打”李济廷依旧没有睁开眼睛,躺在床上说道。

    “不用理会k20上的事情吗?”颜复宁十分惊讶。

    李济廷弯着嘴角笑了笑,“我们潜龙组其他的风气都算不上好,只有无条件的相信队友这一条还算不错。有些人批评我们过于抱团,可是一个好的团队不抱团怎么能行?小颜,虽然你是因为人手不足,临时征召过来的,但在我手下的期间,还是希望你能完全把自己当成潜龙组的一员,融入这个集体”

    “遵命,组长!”

    “说过了多少次了,没必要这么拘谨,潜龙组真是很随便的”

    “好的,组长!”

    “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叫我组长吗?”这次李济廷没有继续假寐,而是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看了看睡在上铺已经进入“休眠”模式,激活载体执行任务的长发男和眼镜男。

    “不知道!”

    李济廷笑着说道:“因为他们觉得出去叫我组长实在太丢脸了,你看京城官员多如狗,部长都不稀罕,每次出去都喊我组长,他们觉得让他们都跌份,所以宁愿喊我老大,或者头起码听上去比较有气势!”

    颜复宁也笑了笑,“我懂了,老大”

    见颜复宁还没有合上电脑,李济廷从床边摸出一包烟来,问道:“不介意吧?”颜复宁不抽烟,这个李济廷知道,所以并没有递烟给颜复宁。

    颜复宁摇了摇头,“不介意。”

    李济廷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已经抽出来一半的香烟按了回去,“算了,还是不抽”将白蓝相间的三五扔回枕头边,李济廷又看着颜亦童说道:“如果睡不着,可以聊聊,在帝国理工学习的怎么样?毕业了有什么计划?”

    “学习也就那样,至于毕业还没有想好!”

    李济廷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谦虚了,谦虚了哦!你的成绩我还是有所了解的”接着李济廷眨了眨眼睛问道:“有没有兴趣潜伏在英国,正式成为我们潜龙组的一员?”

    听到来自李济廷的邀请,颜复宁犹豫了一下说:“我更想回国我答应过家里人不会留在国外的”

    李济廷并没有因为被颜复宁拒绝而惋惜,笑着说道:“回国也不错,国内现在环境好,福利多,为家人着想确实回国好的多你记得你的资料上写还有个妹妹吧?”

    颜复宁宠溺的笑着点头,“一个小笨蛋。”

    于此同时,在k20上的成默还不清楚自己正面临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考验,他并不知道就在他旁边的潜龙组不会对他施以援手,更不知道早在意大利,李济廷跟王晋妍打过电话之后,保护谢旻韫的保镖就已经撤了回去,李济廷对他说的谢旻韫的保镖属于子虚乌有的事情。

    实际上,在这一刻,他已经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只能靠自己。

    也许还有在他看来一点都不靠谱的谢旻韫。

    所以,其实在当下。

    开门?不开门?

    对于成默来说是个两难的选择。

    原本他不该陷入这样的两难,然而成默被李济廷错误的信息诱导,做了一连串在当下看来算不上正确的选择,如果他要不被李济廷误导的话,他会第一时间选择和谢旻韫去找拿破仑亲王寻求庇护,毕竟面子以及寻找希尔科夫和生命比起来只是小事。

    只是世界上并没有如果。

    所以,他只能在一条没有太多选择的狭窄通道里狂奔到底,不管这辆命运的列车将驶向何方。

    眼下成默对于自己境况了解并不彻底,因此他在看到穿着迷彩服的野狼帮成员之后,并没有把门关上,而是稍作犹豫之后打开了门,在他看来,他的底牌很多,还不是掀底牌的时候。

    站在门口的高加索之狼瓦鲁耶夫还没等成默把门完全打开,就在成默卸下防盗链的瞬间伸手扒住了门框,一把将门拉开,成默小胳膊小腿的,自然不是强壮到凶悍的瓦鲁耶夫的对手,加上猝不及防,一下就退到了谢旻韫的床边。

    为了装扮警察,瓦鲁耶夫将脸上的络腮胡子全部剃掉了,只留下了满下巴的青色,以及一条从右耳根到嘴角的疤痕,让他那平坦的面部显得格外狰狞,他不像其他的俄罗斯人五官深邃,拥有鞑靼血统的他,面容轮廓比较接近亚裔。

    他将门推开,一只手抓着门,先是左右打探了一下一览无余的包厢,然后定睛看着坐在床上的成默和谢旻韫,最终将目光定格在了一只手搁在小桌板上的谢旻韫身上。

    那目光到令人心惊胆颤,并不是纯粹的,而是如同一只猛兽盯着自己爪下的猎物。

    扒着门框的瓦鲁耶夫先是张了张嘴,然后满意且意外的微笑了起来,接着他用一个个单词全是卷舌的俄式英语和蔼可亲的问道:“会说俄语吗?”

    “不会。”成默连忙摇着头说不会。

    谢旻韫也意识到了有些不对,更记得成默告诉过她,让他来回答问题,所以没有出声。

    瓦鲁耶夫又看着谢旻韫温和的问道:“小姑娘!你呢?会俄语吗?”

    谢旻韫扭头看着瓦鲁耶夫,面无表情的摇头。

    得到了答案,瓦鲁耶夫转头对身后的人“哈哈”一笑,用俄语说道:“真是出人意料,两个十分可爱的小恐怖份子让我来玩玩,你们守在门口就好。”

    后面的人都知道瓦鲁耶夫的恶趣味,他不仅对如何折磨人有一种特殊的爱好,还非常喜欢年轻的chu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他只是喜欢看到未经世事的人一脸惊恐的模样,少女们害怕的神情会让他格外满足,要不然他也不会叫野狼学校的人拿无辜的人练手。

    在瓦鲁耶夫看来,毫无仇恨和理由的杀戮,才能淬炼杀手之心。

    瓦鲁耶夫走进包间,随手将门关上,还反身插上了门栓,在他眼里,这一对可怜的少男少女,就像挤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兔子,在等待他的蹂躏。

    他面带着微笑坐在了成默的床上,对着成默和谢旻韫用哄小孩子的语气温柔的说道:“小朋友,不要紧张,我只是来和你们聊聊的,不要害怕现在告诉我,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

    “成默,华夏。”成默假装有些紧张的回答道,他从对方貌似和善的眼神中读出了一种叫人窒息的恶毒。

    “谢旻韫,华夏。”谢旻韫依旧面无表情,她虽然不确定对方是假警察,但从成默假装不会俄语,加上眼前这个面目可憎的人对身后的人说他们是“十分可爱的小恐怖份子”,就知道正如成默如预测的那样:“有事情会发生”,但谢旻韫并不能像成默那样认识到了严重性,她知道的资讯比成默还要少的多。

    “跟我说说,你们来俄罗斯是做什么的?现在打算去哪里?”瓦鲁耶夫微笑着问。

    “我们来俄罗斯是旅行的,因为是暑假所以计划横穿欧亚大陆,是法国”成默像是因为害怕事无巨细的跟瓦鲁耶夫说起了旅行的过程,这种一反常态的孜孜不倦,自然是为了拖延时间。

    “在我看来俄罗斯同样伟大,虽然人们总说巴黎是艺术之都,但我觉得莫斯科同样担得起这样的称号,俄罗斯整个社会都崇尚艺术,每个家庭每个人都热爱艺术,才让俄罗斯人在平凡而艰辛的生活中,找到自信和尊严。俄罗斯家庭对艺术的迷恋,完全是发自内心的,他们把艺术修养上升到了人生境界这个高度”

    成默绞尽脑汁的对俄罗斯大唱赞歌,就是期望能等到四点半,这样自己才能有恃无恐,隔壁的人长时间的毫无动静,让成默有些难以判断会有什么样子的意外发生。

    就在成默口若悬河的时候,瓦鲁耶夫打断成默的话道:“嘿嘿!你说的太多了让这个叫谢什么的小姑娘也说说话,我可不能什么都听你的”

    谢旻韫淡淡的说道:“就跟他说的一样,我们是来俄罗斯旅游的,一路从巴黎到莫斯科,在打算从莫斯科坐火车去京城,没想到却遇到了这种事情!”

    “不,不,我不想听你说这个,我想听你聊聊别的!”

    “别的?”谢旻韫皱了皱眉头。

    瓦鲁耶夫摊开了双手,“对,聊点别的,比如你和你身边的这个成是什么关系?”

    这样的问题属于常规问题,于是谢旻韫回应:“朋友。”

    瓦鲁耶夫摸了摸下巴,摇着头问:“朋友?应该不是普通朋友吧?”

    李济廷是成默的师傅,是因为李济廷他们才会在一起的,和成默是成默这件事毫无关系,因此谢旻韫斩钉截铁的说:“就是普通朋友我们只是长辈认识,所在才凑在一起。”

    “啊?这可真叫我意外!我还以为你们是男女朋友呢!”

    “我怎么可能和他是男女朋友?”谢旻韫冷冷的说道,即便在这样的时候,她还在生成默的气。

    “是吗?”瓦鲁耶夫忽然起身坐到了成默和谢旻韫的中间,然后转头看着谢旻韫轻轻的说道:“那么,现在我需要你证明一下,你和他没有特殊的关系?”

    瓦鲁耶夫出其不意的举动让谢旻韫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就站在一个可怕的深渊旁边,而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掉落进无边的,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她吓的连忙从床上站了起来,靠在角落压抑着恐惧,右手背在身后,摸了摸别在后面的刀,尽量平静的问道:“你要做什么?请离我远点!”

    瓦鲁耶夫举起了双手,摇着头说道:“哦!可怜的孩子,不要害怕,我没有恶意”接着他右手一把搂过成默,揉了揉成默的头发说道:“你看,我是一个多么亲切的人”接着他在成默的头上吻了一下,“我只是需要知道你们真实的关系!接下来是考验你们是否说真话的时刻如果你们说了假话,那么抱歉,孩子们,你们要接受我的惩罚”

    见成默和谢旻韫都没有像他预料的那样哭泣着询问:“如果说真话是不是会放过他们!”

    一个低着头叫他看不见表情,一个虽然身体在轻微的颤抖,却像是看着仇人一样的看着自己,瓦鲁耶夫颇有些失望,看了看成默,又看了看谢旻韫,脸上的微笑渐渐散去,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你们说的是真话,我会有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