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七十三章 死亡列车(13)
    (感谢“衍法”的万赏,欠更二十)

    头发稀疏满脸横肉的男子问完埃文斯一家,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埃文斯上铺高瘦的金发女人,金发女人连忙将握在手上的身份证递给他,男子低头看了一眼,这个叫做玛利亚.莎拉波娃的女人籍贯是赤塔,要去的也是赤塔,横肉男抬起头刚准备问这个金发女人的话,就听见坐在下铺的埃文斯有些紧张的说道:“长官,我有些情况需要说明一下”

    此时埃文斯的视线落在成默送的那一袋零食上面,那个白色的塑料袋还搁在小桌板的窗户边。

    横肉男撇头看了眼坐在下铺,嘴角还泛着血迹的埃文斯,拿着玛利亚.莎拉波娃身份证的手放了下来,“有什么情况,尽管说”

    在这一刻,包厢里的气氛陡然间有些凝重了起来,那个名叫玛利亚.莎拉波娃的女人明显因为埃文斯的忽然开口有些异样,她将一只手放在了屁股后面,紧盯着横肉男,似乎像是随时准备袭击他的样子,只是横肉男正盯着埃文斯并没有注意。

    埃文斯吞咽了一口口水,结结巴巴的说道:“下午的时候有个华夏人,给我送来了一包零食,并叫我最好在叶卡捷琳堡下车”

    听到埃文斯的话,金发女郎像是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稍稍松弛了一点,将手从后腰不经意的慢慢挪了下来。

    “嗯?送来了一包东西,什么东西?”

    埃文斯指了指放在小桌板上塑料袋,男子伸手将塑料袋扯了过来打开看了一眼,里面貌似装的都是一些俄罗斯零食还有一盒鱼子酱,男子随手将塑料袋递给一个正在翻箱子的士兵,“检查一下!”

    随后他转头看着埃文斯,“他还提醒你在叶卡捷琳堡下车?为什么?仔细的说一下”

    埃文斯看着士兵用折叠刀把鱼子酱罐头撬开,然后将鱼子酱全部倒在了塑料袋里,颤抖着把和成默相遇的经过说了一遍,末尾的时候又补充道:“其实,他应该不是恐怖分子我只是觉得他说话有些奇怪,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劝我在叶卡捷琳堡下车现在看,也许他是对的!”

    “他住哪个车厢哪个铺位?”

    埃文斯看见成默送的东西里面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觉得自己有些过于疑心病重了,于是开口解释道:“长官,他只是认出野狼帮的人,觉得车上黑帮的人有些多,所以很危险而已我想他应该不是恐怖份子”

    “他是不是恐怖份子不需要你来做判断,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把他的车厢号和床铺号告诉我!我们早点抓到恐怖份子,早点解除眼下的危险状况这样大家就都安全了!”横肉男面无表情的看着埃文斯说道。

    “你们不会”

    “只要你们配合工作,我们什么都不会做!”男子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埃文斯的话皱着眉头说道,那表情就像是随时可能又会砸上来一枪托。

    “好像16号车厢至于哪个房间我有些记不清楚了”

    “我给你20秒的时间想起来。”男子看了眼被埃文斯太太抱在怀里还在饮泣的小luoli淡淡的说道。

    这无声的威胁把埃文斯吓的够呛,他心惊肉跳的说道:“我是真的一下记不起来了!!”

    见自己的丈夫又要挨打,埃文斯太太有些于心不忍,低着头轻轻说道:“好像是倒数第二间”

    横肉男转身走出了房间,对着一个守在门口的男子小声说道:“在16号车厢倒数第二间房里有认识你们野狼帮的可疑人员,叫你们的人去看看”

    —

    成默和谢旻韫从餐车回到房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也无心睡眠,各自躺在床上想心事。

    成默躺在床上坐立不安的在心里数着时间向前,车厢在不停的摇晃,似乎连灯光也在跟着摇晃,这样的摇晃像是时间钟摆,让他第一次觉得半个小时居然会如此漫长。

    没错,离他能够激活载体还要半个小时。

    成默稍稍转身,伸手摸了摸李济廷给他藏好的金牛座微型手枪,小心翼翼的将它从垫被底下拿了出来,然后装进裤子口袋里,手机大小的金牛座微型手枪一点也不碍事。

    他已经看了很多次视频该如何开枪了,成默闭上眼睛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口中没有发出声音的默念道:“先打开保险,在上膛,然后扣动扳机”

    在脑海中模拟了两三遍开枪之后,成默又把李济廷给他的银色打火机拿了出来,这个打火机并不是比较常见的zippo,外形属于很传统的款式,银色的机身上布满了金色的弧形线条,其实造型很好看,只是磨损的痕迹太重,已经毫无光泽可言,并有些显旧,不算特别起眼。

    这样的设计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成默皱着眉头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心里却有些怀疑:“以现在的科技手段,定位和通信的东西可以设计的更隐蔽更小才是,但李叔叔给我的这个玩意实在稍嫌有点大,很容易丢失不说,对方万一搜身,肯定会把这个拿走,实在有些不科学”

    不过这个问题并不是特别重要的问题,现在想这件事毫无意义,成默仔细斟酌了一下,将打火机塞进了内ku里,貌似只有这个地方会安全一点

    成默在想心事的时候,谢旻韫也没有闲着,从小到大谢旻韫从来没有担心过安全这种事情的,因为她从小到大都生活在无比安全的环境里,即便她知道这个世界,有些时候在有些地方会变的极度危险,但那也只是极小概率的事情,跟中奖差不多。

    不要说谢旻韫了,即便是成默,要不是他有心脏病,并经历了过一场毫无预兆的杀人案,他也不会有如此强烈的危机意识,越是经历的多,越是让成默回想起自己暗算白秀秀,就会心有余悸直冒冷汗。

    所以人们往往会不自觉的夸大自己的幸运值,于是在危险来临的时候,比如绝症降临时,就会相当的不可思议,不能接受为什么是自己,甚至在没有被病魔打败的时候,先被自己打败了,其实死亡离我们每一个人都只有一步之遥。

    因此就算谢旻韫听到了爆炸,还被要求填表,也没有觉得自己如今已经身陷险境。

    谢旻韫此刻躺在床上想的是,自己一定不能和成默说话,就算成默主动找他说话了,她也不能理他!不仅要让成默成为大胖猪,还要让他知道,他做错了事情,并被我谢旻韫给嫌弃了

    两个人聆听着火车奔驰的声响,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白色吸顶灯,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异样的气氛。

    就在这时走廊里响起了凌乱且急促的脚步声,这个时候肯定是没有乘客在走廊里的,成默立刻起身,偏着头侧耳倾听,声音越来越近,让成默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然而什么害怕就来什么,须臾之后,那些脚步声就停在了最高点,也就是他和谢旻韫包厢的门口,成默瞬间就判断出,对方是专为他和谢旻韫而来。

    成默刚从床上坐起来,立刻包间里就响起了敲门声,成默穿好鞋站了起来大声的问道:“谁!”

    “警察,开门,接受检查!”

    成默走近包间的拉门,看了眼防盗链好好的挂在门上,于是他拉开了插销,把门拉开了一条缝,结果出乎成默意料的是,第一眼他就看见了那天夜里站在八号和九号车厢连接处抽烟的野狼帮的那个男子,只是眼下他穿着迷彩服,将匕首纹身全部遮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