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七十二章 死亡列车(12)
    (感谢“我不懒只是不想”大佬的万赏,三合一更新,还有一章大章补昨天的更新,欠更21)

    莫斯科时间,8月3日凌晨3点28分。

    k20于茫茫夜色中行驶在西西伯利亚平原的南部边缘。

    从地理学讲这里属于山岭地区,叫做西萨彦岭和东萨彦岭,也是西西伯利亚平原最富青春活力的地段。这里河流纵横,森林茂密,土地肥沃,与干燥少雨的大平原腹地完全不同。

    夏日时节,甘冽的雪水顺着山涧潺潺而下,极具观赏性的白桦林和红松林挺拔高耸,树色鲜艳,火车穿行其中,构成一幅动与静的绝佳美景。

    只是可惜这一切都淹没在广袤无垠的黑暗中,列车上除了极少数拥有超人视力的载体能够欣赏到这壮美的画面,其他人都无缘看到这绚烂多姿的原野胜景。

    不过,也许即使是在白天,列车上的普通乘客说不定也无心去理会这像明信片一样的优美景致。

    因为就在刚才列车上的所有乘客都听见了一声巨响,此时此刻列车的中部都还冒着一股黑烟,宛如机车回到了蒸汽时代,又像是长城上示警的烽火,只是这股原本应该醒目的黑烟被如墨一样的夜晚所遮蔽,常人难以看见。

    爆炸现场一片凌乱,棕色的木门已经裂成无数的碎片,狭长的走廊上全是各种碎片,越靠近事发地点碎屑就越多,也有稍大的残片无辜的躺在角落,而房间内则还缭绕着白色和黑色的雾气,火车顶上插了不少漆黑的铁片,逼仄的房间已经被炸的一塌糊涂,车窗玻璃完全被击碎,正有风在朝车厢里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了味道和淡淡的油脂燃烧的味道,简陋的房间里除了谢尔盖的铁柜和床铺清晰可认之外,其他的陈设都七零八落,一片狼藉,包括谢尔盖的尸体都蒙上一层黑色。

    没错,列车长谢尔盖.沙库罗夫的卧室就位于九号车厢的最前端,只所以列车长的卧室不是在最前面也不是最后面,是方便他在列车出现任何问题的时候,好第一时间前往出事地点处理。

    眼下列车长谢尔盖.沙库罗夫确实第一时间出现在了他应该出现的地点,只是姿势不太正确,按道理他应该是站着的,只是很不幸,此刻他是躺着的。

    并且躺的很难看。

    “爆炸是由谢尔盖房间里的锅炉引起的,其实内燃机车一般也不会使用这种柴油锅炉,只是k20的行驶距离实在太长,靠车头内燃机发的电连水都经常烧不热,所以k20在几个特殊位置是安装的有柴油锅炉的,不过这种锅炉都不大,烧的水只是供列车上的工作人员使用没有想到今天居然发生了爆炸”负责列车安全工作的乘警队长奥列格看着眼前实在有些恐怖的画面,满脸是汗的说道,这是他做乘警二十年来第一次遇到爆炸案。

    伪装成乘警的卷毛载体点了点头,这时候他的耳麦里传来了拿破仑七世的声音“加尔比恩,走进去看看。”,被称为加尔比恩的载体立刻走进了还冒着腾腾热气的房间,房间里还有其他人,见加尔比恩和乘警队长进来稍稍让了些位置出来。

    站在列车长房间里的俄罗斯黑帮份子都知道加尔比恩是谁的人。

    谢尔盖死在了柴油锅炉的不远处,看样子经过了短暂的挣扎,不仅躺的很难看,死的也很难看,尸体上还在散发着一阵阵带着油脂香味的热气,黑色的油污与绽开的红色肌肤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种叫人反胃的画面,很显然,他先被一百度的热水泼熟透了,在被爆炸的伤害摧残的体无完肤。

    格里高利对卷毛载体加尔比恩微笑着说道“看上去完全像一件意外!”。

    “你能看着这样的尸体微笑,真是令人敬佩!”加尔比恩没有说话,站在格里高利身边,穿着白色背心,肩膀上露出匕首纹身的瓦鲁耶夫,他正津津有味吃着熏鱼,并开口嘲笑了格里高利,好像他完全不清楚自己才是最反常的那个,对着一具像是半熟的尸体啃熏鱼,想想都叫人作呕。

    于是真有人发出了几声干呕的声音,忍不住弯着腰冲出了房间去吐去了。

    但对于大佬们来说,即便这种场景不算是“家常便饭”也得表现出家常便饭的样子,“这里是俄罗斯,哭泣和欢笑不由我们选择。”格里高利耸了耸肩膀,接着他继续微笑着说,“我想对于死亡,您应该比我更热爱才对!瓦鲁耶夫先生!”

    “眼下我们应该讨论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不是听你们两个在这里像小孩子一样斗嘴,如果你们两个真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我不介意找几个技女用她们的x房塞满你的嘴!让你们回味一下儿时不会说话的记忆”站在卷毛载体另一边,剃着光头,脖子和背部的连接处纹着两只靴子的男子恶狠狠的说道。

    “叶夫根尼就算你们老大来了,看见我也得客客气气,你别以为自己有个刽子手的外号,就真的觉得自己残忍无情,杀人如麻了你和我比起来,不过是个玩了两天游戏的幼儿园刽子手,我才是真正的屠夫”瓦鲁耶夫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冷笑一声说道。

    “高加索之犬叫起来还是那么动听,不知道等我把塞进你那张狗嘴,用ak47捅烂你的py时你还能不能叫的这么愉快我相信你能,毕竟你最擅长舔x”光头党的叶夫根尼毫不示弱的回击。

    这时已经听不下去这粗俗对白的拿破仑亲王对卷毛加尔比恩说道:“真是一群愚蠢的混蛋,打断它们的争吵,让它们谈论正事”于是卷毛加尔比恩挥了挥手说道:“请各位停止无意义的争吵,大家不是为了吵架来的!”

    格里高利立刻附和道:“对!现在重中之重是我们该如何应对眼下的情况,现在离伊希姆只有十五分钟了,报警的话,列车肯定不能在继续向前而这辆列车的控制权也许就不在我们手上了”

    “报警?那群还在吃奶的警察们能做什么?把列车长的尸体抬回去解剖一下贴张标签然后归档?那还不如让我们留个全尸给他的家人”

    “绝对不能报警,不能让列车脱离控制,不管列车长先生是死于意外还是死于阴谋,这件事不见得全是坏事!至少那个间谍在车上的可能性更大了,而我们也有了更正当的理由对列车上的所有人进行搜查我们可以说列车上的通缉犯制造了这起爆炸”一个奥尼亚尼帮的人开口说道。

    “这还不够,我们得说这个恐怖分子发出了死亡威胁,命令列车不能停下,如果停下,他就会制造更大的爆炸想要找到一个隐藏在群众中的人,我们就必须发动群众,让他们互相检举提供线索”格里高利微笑着淡淡说道。

    “这真是一个好主意!我喜欢!”叶夫根尼舔了舔嘴唇笑着说道。

    “发生了爆炸还有恐怖分子,不该立刻立刻通知警察吗?”卷毛载体加尔比恩不解的问道。

    “通知警察??”瓦鲁耶夫轻蔑的看着卷毛载体,“警察当然要通知,但热血群众自发寻找恐怖份子有错吗?”

    “当然没错,这里可是俄罗斯”叶夫根尼咧嘴笑着说。

    “现在就跟伊希姆站联系,说列车受到了恐怖分子的威胁,无法进站停靠,叫他们安排好,直接通过。”瓦鲁耶夫拍了怕乘警队长的肩膀,轻轻说道。

    “可是”乘警队长奥列格没想到这群人竟然如此疯狂,他并不清楚这辆列车上藏有价值六亿美金的东西,如果知道特也会为之疯狂,并铤而走险。

    “不要可是,奥列格你要不愿意说,我不介意被恐怖份子炸死的人的名单里在加上一个名字”叶夫根尼用枪顶住乘警队长的脑门咧嘴笑着说道。

    莫斯科时间,8月3日凌晨3点50分。

    原本应该经停伊希姆站的k20次列车丝毫没有减速,飞快的驶过了这个仅仅只有一个站台的小站,对此列车上的大多数乘客基本一无所知,因为没有人在这里下车,也没有人注意这个小站。

    只有成默坐在拥挤的餐车上看见了绿色的伊希姆的站牌飞快的从他视野中划过,他记得列车时刻表,在伊希姆这一站要停五分钟,虽然只有五分钟,但也得停不是?然而此刻列车却直接忽略了这一站,毫无疑问前面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接下来一定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果不其然,列车的广播适时的响了起来,“紧急通知,因为本趟列车出现了特殊情况需要直接开往伊尔库茨克,请所有乘客谅解,并请所有乘客配合我们的安全检查,请不要在车厢内随意走动,在车厢内等待临检”

    接着广播又用英文和俄文反复播送了几遍,餐车里原本还算安静,在这一刻又嘈杂了起来,许多听不太懂英文和俄文的人在询问其他的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各种语言的解释和抱怨充斥着整个车厢,有人询问站在前方的俄罗斯军人,“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回车厢?”

    俄罗斯军人则看向了还剩在餐车中的另一个载体,这个身材高大蓝眼睛的背头载体走到了餐车厨房里面,片刻之后走出来,用英文大声说道:“安静下来,现在每个人把你们的姓名和床位写在问卷上,交给门口的士兵就可以离开了,离开之后请直接回到自己的车厢,如果未经允许在走廊或者其他地方逗留,发生了任何事情,我们概不负责”

    在蓝眼睛载体又一次重复说话的时候,快手小哥哀叹道:“怎么这么倒霉,大概是又发现大毒贩了列车直接开到伊尔库茨克进行检查”

    “为什么一定要到伊尔库茨克进行检查?”成默问道。

    “因为哪里有俄罗斯联邦武装驻军,九百多个人可不是一个小数字,一般的小城市根本完成不了”东北快手小哥拿着表站了起来,又拍了拍身边的黝黑汉子说道:“看样子又得耽误好几天咯!虎子,走吧!”

    说完两人就向着跟随着人流朝着门口挤去。

    成默也扯了扯谢旻韫示意她也站起来,谢旻韫有些奇怪,因为成默向来都不喜欢和别人挤,都是等到最后在走,于是谢旻韫小声问道:“急什么?”

    成默看着就在他前面不远处的韩国女人不方便开口说话,只能悄悄的握住了谢旻韫的手,在她的手心里按了两下。

    谢旻韫自然知道成默的意思是不要问,但还是忍不住想起在欧洲男生女生们交往中的潜台词,捏住对方的手在手心按压就是示意:“今晚到我家来”

    谢旻韫对于危险的认识当然是没有成默这么充分的,自然是有心情瞎想,但成默全身的细胞都已经紧张了起来,就像进入了一场极其重要的考试,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两个问题上,“保住自己的同时,找到希尔科夫。”

    他全神贯注的盯着韩国女子的背影,并试图不经意的更加接近她一点点,好能听到她和其他人的对话,因此成默完全忘记了要松开谢旻韫的手,就这样一手拿着问卷,一手牵着谢旻韫站在拥挤的车厢里一边观察着韩国女子,一边等待出去。

    谢旻韫也没有想到成默居然敢牵着她,心上像是有无数个正在跳踢踏舞的小人在踩来踩去,那扑通扑通的声音快要炸到她的耳膜里去了,她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心情,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还会有些紧张,似乎刚才被成默捏过的手心还有冒汗,这可真糟糕,湿漉漉的手握着一定不舒服吧?不知道他会不会介意?

    “不对啊!明明是我该介意才对!上次他晕倒握着就算了,这次怎么又握着我?实在太过分了!我要不要挣开?”

    “不能让他这么随便就牵手,要不然他会觉得你是个轻浮的女生!”

    “轻浮?明明是他不要脸,不经过我同意就握住我的手,是他轻浮才对!”

    “可不管是谁轻浮,他是主动,你是被动,所以你被他占便宜了!所以是你输了!”

    “我怎么输了?明明是他拉下面子,主动牵我的手的!哪里有先道歉的人,先示好的人是赢家的道理?”

    谢旻韫脑子里跳踢踏舞的小人们分成两派在斗舞,十分的混乱,像个小媳妇一样低着头被成默已经牵着走到餐车门口都还不知道,直到成默松开她的手说道:“学姐,你发什么楞?交问卷啊”

    谢旻韫这才稍稍抬头,有些迷茫的说道:“问卷?”

    见前面的韩国女人已经离开一小段距离了,成默从谢旻韫手中拿过问卷,递给了守在门口俄罗斯士兵,再次扯着她的手腕向走廊里快步走去。

    “糟了!糟了!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反感他牵着我走!这实在太糟糕了!”谢旻韫认为自己不能任由成默这样嚣张的想牵她就牵她,稍稍用力挣开成默的手,冷哼一声说道:“喂!你别以为让你得逞了一次,就能轻易的有下一次!你别做梦了!”

    成默正在思考怎么样才能知道这个韩国女人的床铺位置,根本注意谢旻韫在说些什么,甚至连谢旻韫挣脱他的手都没有察觉到,于是转头有些莫名其妙看着谢旻韫道:“啊?你说什么?”

    这个十分迷惑的神情真是把谢旻韫气的够呛,像猫一样眯了眯好看的大眼睛,咬着嘴唇没有说话,直接向前走了一步,一脚踩到了成默的脚背上,冷冷的说道:“没什么!”

    猝不及防的成默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只差没有叫出声来,幸好谢旻韫穿的不是高跟鞋,只是一双皮质的帆布鞋,伤害力并不强,但依旧让成默疼了好一下,眼睛都皱了起来。

    “哦!不好意思,没注意!”谢旻韫回头看了成默一眼淡淡的说道。

    虽然是道歉的话语,却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成默没料到谢旻韫在这样的时候还能无缘无故的发脾气,看了谢旻韫一眼,摇了摇头向前走去,然而这个时候可疑的韩国女人在狭长的走廊里已经不见了踪影,这让成默十分懊恼。

    “追上去是不可能的,只能想别的办法”成默有些郁闷的想,“女人这种生物怎么经常在不该惹麻烦的时候惹麻烦?难怪有女人的电影在关键时刻都会发生一些无缘无故的意外和曲折,原来以为编剧脑残,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谢旻韫见成默一言不发,似乎还觉得她过分的样子,更是气到炸裂,心道:“好,你不说话,觉得自己了不起是吧!那么谁先找对方说话,谁就是猪!还是大胖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就在餐车的亚裔被允许回到车厢的同时,所有在列车上的黑帮份子都集结在1号和2号硬座车厢,因为几个帮派的大佬在莫斯科已经达成了协议,所以他们结成了短暂的同盟,此刻正由两个擅长拷问的前克格勃特工带着两队穿着军装的人开始对整个列车进行搜查。

    两队人马分别从二号车厢和九号车厢开始他们的行动,这些人肆无忌惮的冲进卧铺房间开始翻箱倒柜,甚至命令对方脱光衣服,并将试图反抗的人压在车厢里暴打,顿时整个车厢都鸡飞狗跳。

    很快九号车厢的那一队人就到达了9—12号床位的包间,也就是成默认识的小萝莉瑞贝卡一家人所在的包间,面无表情头发稀疏满脸横肉的克格勃特工进包间第一件事就是收缴所有人的护照。

    埃文斯看见这么多拿着枪的人有些紧张,因此拿护照的时候在包里翻了好久,于是被一个端着ak47的人一枪托砸到了床上,顿时车厢里响起了埃文斯太太的尖叫和小萝莉瑞贝卡的哭泣声。

    “我是美国公民!你不能这样对待我!”埃文斯有些愤怒,从床上坐了起来,抹了抹嘴角的血迹。

    小萝莉瑞贝卡甚至想从妈妈的怀里冲出来,去打那个砸倒父亲的坏蛋,面无表情的前克格勃特工看了眼一脸怒容的埃文斯,又看了看大声哭泣着的小萝莉,冷冷的说道:“既然您是尊贵的美国公民的话,那就请您快点”

    话刚落音又是一枪托砸在了埃文斯左侧的脸上,于是小萝莉的哭声更大了,这一次连埃文斯太太都哭泣了起来。

    埃文斯终于意识到了,在这里没有任何道理可讲,颤抖着双手将护照拿了出来,递给头发稀疏的男子。

    男子接过护照,翻开埃文斯的,冷冷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出生在哪一年?”

    “埃文斯威廉.沃克.埃文斯出生于1976年4月15日”埃文斯有气无力的坐在床上回答到,这个时候他万分后悔没有听那个华夏男孩的话,在叶卡捷琳堡下车。

    “和谁一起上的这辆列车”男子继续淡淡的问道。

    “妻子和女儿!”

    “准备去的目的地!”

    “华夏京城”

    就在男子问话的时候,进来的另外两个人则从床脚下拖出他们的箱子,直接打开,将所有东西倾倒在地上,然后开始查找有没有什么可疑物品

    “你们是一家人?”男子看了眼抱着小萝莉的埃文斯太太问道。

    “是!”埃文斯根本不敢看男子的眼睛,只是低着头点头。

    “睡你上铺的人认识吗?”男子问道。

    埃文斯摇头。

    这时男子瞧了一眼埃文斯的上铺,上面的人盖着被子蒙着头,似乎没有勇气看这触目惊心的场面一样,他用拿着手枪的手拍了拍上铺的铁栏杆,“从床上下来,把你的护照拿出来!”

    被子掀开露出一个漂亮的金发女人,于是男子将手枪放了下来,声音轻了一些,“快点!”

    女子起身在包里翻找护照,另外两个黑帮份子将衣服和一些小零食倒落了一地,其中包括一些女性用品,埃文斯太太看着这耻辱的一幕泪流满面,忍不住泪流满面的质问道:“你们凭什么?”

    站在中间的男子淡淡的说道:“为了所有人的安全,有恐怖份子在车上安置了炸弹,我们必须要快点找到这个恐怖份子,要不然可能会有几十人甚至上百人死去所以,为了你们自己好,有什么可疑的人也必须得告诉我们”

    “恐怖份子?”埃文斯太太抱紧了小萝莉一脸震惊的问道,连眼眶里的泪水都被吓的不再往下流淌。

    男子点了点头,“是的,恐怖份子,你们有没有什么消息可以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