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七十一章 死亡列车(11)
    (感谢“我不懒只是不想”的盟主,zsl_11的万赏,欠更22,并不是节奏慢,而是主线的线头非常多,全部要铺开比较费工费,另外这是一个群像剧,所以对几个重要角色的描画很多,让节奏看起来慢。二合一更新,今天还有一大章,会比较晚。)

    莫斯科时间8月2日下午五点二十分。

    此时成默和谢旻韫乘坐的k20因为晚点刚刚到达叶卡捷琳堡,而前往曹县的240在雅罗斯拉夫火车站发车已经半个多小时了。

    依旧穿着黑色西装的李济廷站在9号车厢的一间四人间,看了一眼摆在桌子上的两台笔记本电脑以及两台平板问道:“怎么样?k20那边没什么事情吧?”

    “报告组长!k20一切正常,没有发生任何特殊情况。”一个坐在小桌板前正用笔记本电脑调试画面的年轻男子立刻站了起来,表情严肃的说道。

    年轻男子身高大概一米八,看上去略瘦,实际上透过手臂上的坚实的肌肉能看出来,其实他很精壮,男子穿着淡蓝色手工衬衫,比较宽松的白色麻质休闲裤。这样的打扮不像是旅行,反而像是度假,头发不短也不长,眼睛很大,唇红齿白,长的大概就是那种能够在电视上主持新闻的人,属于特别受中老年人喜欢的样貌,俊朗的很正气。

    李济廷连忙挥手,“坐下来,坐下来,别搞的这么吓人,在我们潜龙组随便的很,喊声组长就行!不喊也没关系,你看你这些师兄们不就视若无睹吗?”

    “老大?你这话就过分了?我明明刚才就已经用眼神跟你打了招呼!我也明确的看见了你用眼神回复过我了!”坐在年轻男子对面的一个身材稍胖的眼镜男抬起头,假做严肃的玩笑道。

    “我用眼神回复你?我用眼神回复的你什么?回复的你少黑进1024(cl论坛))查找女性用户资料?还是回复的你少黑进五角大楼上传一些假外星人视频??”

    “老大,你怎么能够这样打击一个爱国青年的拳拳之心?1024论坛毒害青少年和广大女同胞,我黑进去只是为了提醒她们有需要来找我,我愿意为广大女同胞排忧解难,另外五角大楼更不用说了,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我这是给他们制造麻烦我这样的行为难道称不上一句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微胖眼镜男正义满满的说道。

    “老大,你别信他的,他就是上次喝多了,一个妞嗲声嗲气抓着他的手臂问他:欧巴!你有什么‘特长’?按照我们的逻辑当然是回答:我有没有什么‘特长’,等下你跟我回去试一试就知道!!结果这货当场把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说他能黑进五角大楼,于是兴高采烈的跟那个妞表演起如何黑进五角大楼篡改数据,等他得意洋洋的表演完,那妞已经跟别的男人走了”一个穿着白体恤躺在上铺的长发男子抓着栏杆将头伸出床铺绘声绘色的描叙,尤其是模仿女生说话的时候惟妙惟肖,让表情严肃的年轻男生都忍不住笑了笑。

    “靠!那是那个妞完全不懂哥的厉害,全世界能黑进五角大楼的黑客屈指可数,我的吊那女的根本不懂!”微胖眼镜男忿忿不平的说。

    长发男看着眼镜微胖男微凸的肚子嘿嘿笑道:“不,不,不不是别人不懂你的吊,是你不懂别人需要的是什么吊!!”

    这一语多关的粗俗语句让李济廷都摇着头笑了起来。

    眼镜微胖男已经习惯了长发男的嘲笑,瞥了床上的长发男一眼嗤之以鼻道:“我和你这种禽兽不一样,我追求的是柏拉图式的爱情,是灵与欲的结合,是”

    “那你这辈子怕只能跟图灵一样找个男的咯!运气好还有可能是个大吊萌妹,运气不好那就是哲学先生!”长发男打断眼镜微胖男情深意浓的发言嘲笑道。

    微胖眼镜男还准备说什么,李济廷挥了挥手做了一个停住的手势,又示意一直站着的年轻男子坐下,收敛微笑,严肃的说道:“别闹了,你们两个先把精力放到工作上来,我得提醒你们,这一次任务很重要,很艰巨,也很危险,大家能不能获得贡献值,能不能获得好技能,然后安安心心的修个长假就看接下来的五天了”

    见李济廷表情十分难得的有些凝重,长发男和眼镜微胖男也收起了轻松的神态,眼镜微胖男忍不住说道:“老大,不就是找到希尔科夫,抢衔尾蛇吗?这种事情怎么也算不上危险吧?”

    “不危险?这车上这么多天选者你觉得不危险?”李济廷笑了笑轻轻说道。

    “我们潜龙组可不是任人捏的菜鸡!再说不是老大您也在啊!”眼镜微胖男先是大言不惭,而后又拍了李济廷一记马屁。

    李济廷转头看了看正盯着监控的年轻男子问道:“颜复宁,你觉得呢?”

    颜复宁看着面无表情的成默走出房间,在走廊上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周遭的情况,然后慢慢的走向站台,皱着眉头说道:“我觉得很危险,十分危险”

    —

    莫斯科时间8月3日凌晨2点20分。

    成默和谢旻韫坐已经被迫离开了自己舒适的包厢,被“请”到了餐车,开始填写一份详细调查,调查的问题包括在本国的家庭住址,家庭状况,工作单位,以及关键联系人的电话等等,餐车上全部是亚裔,拿着ak47的俄罗斯士兵守在餐车尾门和进口。

    成默通过地图还能看见在两个持枪的俄罗斯士兵身边还分别站着两个穿着军装没有拿枪的载体。

    其中站在餐车进口处的短毛黑卷发载体就是那个在车厢里问话的人。

    带着金链子的东北快手小哥和一个皮肤黝黑高大精悍的男子坐在成默和谢旻韫的对面,东北快手小哥嘴里还小声念叨着:“这群俄罗斯狗篮子,翻脸不认人,老子在这条铁路上跑了这么多年,回回都打点过?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糟心的事情,半夜被人拿枪逼着写家庭住址和联系人电话的,靠!还是国内安全”

    不过坐在东北小哥旁边的黝黑皮肤短寸没有理会他的吐槽,一笔一划的在问卷上答题,字迹很工整清秀,与他的外表十分不符。

    成默只是偷瞄了一眼就把注意力转到了问卷上,在他看来这是一种很聪明的找到和希尔科夫同行的曹县间谍的动作,曹县间谍肯定是不敢使用曹县护照的,那么他就一定会使用伪造的它国护照,就算它国护照是真实的,但社会关系却很难作假,凭借拿破仑七世的能力可以有效的甄别其中有猫腻的人,先找到曹县间谍,在顺藤摸瓜抓到希尔科夫。

    很科学的方法。

    成默填写完了地址和身份拿着笔在写联系人,谢旻韫却在写了家庭住址之后,盯着联系人那几栏一直没有动笔,成默小声问道:“怎么了?”

    谢旻韫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你说他们会不会真的打电话过去询问?”

    “应该会!”成默点了点头,毫无疑问的会。

    谢旻韫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如果电话打到了她妈那里,事情就有些糟糕了,她妈当然不会骂她,其实她妈妈从小到大都没有骂过她一句,没有打过她一下,只是通过奖惩来纠正她的行为,所以万一电话打到了她妈那里去,谢旻韫能够想象到唯一的结果就是:从今往后,她的暑假不要想在有自由时间了

    成默写下了叔叔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同时轻轻说道:“你可以写你外公啊!”

    “这样没问题吗?”谢旻韫有些纠结。

    “应该没有,如果你不介意撒谎的话!”成默淡淡的说。

    “撒谎?”听到这两个字谢旻韫又有些羞愧,觉得自己不该还想着如何瞒过母亲,于是在表格上写下了母亲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成默飞快的把内容并不算多的表格填完,假装不经意的观察着周围的这些被逼前来餐车填表的人,据他估算整个列车有三十多个日夲人,昨天晚上在叶卡捷琳堡遇到的日夲人也在,还有四十多个韩国人以及八十多个华夏人以及十多个马来人、新加坡人等等,这条线的亚洲人相当多,餐车里自然坐不下这么多人,有些人就站在餐台那边站着写,有些人还站在走廊里面。

    “长官!我不记得双亲的电话号码,能不能让我看一下手机!”这时昨天成默在走廊上看见过的日夲人忽然站起来说道。

    顿时两只ak就指向了他,吓的他举起了双手,原子笔都掉在桌子上。

    站在进口处的卷毛载体看了一眼像是吓坏了日夲人淡淡的说道:“不记得就先空着,等下会对你进行更严格的审核!”

    日夲人连忙重新坐回了位置上,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了一声隆隆的爆炸声,片刻之后整个车厢在快速的前进中剧烈的摇晃了几下,顿时车厢里站着的人东倒西歪的尖叫了起来,有人吓的抱着头蹲了下去,有人在大声的问“怎么回事?”,不过并没有人试图逃跑,就算想跑也没有地方跑!

    不过在这个刹那,人员稠密的餐车里还是相当混乱的!

    幸好爆炸瞬间就平息了,训练有素的俄罗斯士兵也没有做出什么过激行为,因为餐车里的人并没有冲击他们的企图,至于一头一尾两个载体更是镇定,站在餐车进口处的载体大声用英语说道:“大家不要慌张!不要拥挤!站在原地不要动,我保证大家不会有事!”

    接着他用俄语附在一旁拿着ak47的俄罗斯士兵耳边小声说道:“问问你的同事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

    拿着ak47的俄罗斯士兵点了点头,将ak47的枪口朝上,稍稍偏头对着胸口的对讲机问道:“奥列格?奥列格?前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时餐车里差不多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有面面相觑,紧张害怕的人在小声的议论,叫人奇怪的是走廊里并不喧闹,十分的安静,只有列车的声音在响。

    片刻之后对讲机里发出了嘈杂的声响,“列车长的房间里发生了小规模爆炸!列车长的房间里发生了小规模爆炸爆炸原因不明,列车长谢尔盖.沙库罗夫先生现在身受重伤其他没有什么事情!”

    俄罗斯士兵听到对面的答复之后,转头把结果告诉了站在身边的留着黑色短卷发和短须络腮胡的载体,卷发载体点了点头,对着车尾的人说道:“我去前面看看。”然后就向车尾走去。

    成默在听到爆炸的一瞬间一点都不紧张,通过声音他就能判断出距离远威力小,反而他乘机看到了好几个神态有些可疑的人,包括他对面的黝黑男子,在听到爆炸的刹那并不是想的躲避,而是转头看着车窗外面,跟他一样在判断爆炸发生的位置。

    成默几乎可以肯定快手小哥和黝黑男就是李济廷那边的人,另外还有开始站起来的日夲人也很可疑,他在爆炸响起的霎那,没有下意识的躲避,而是悄悄的观察着其他人,并不像他所表现的那样胆小。

    另外还有好几个韩国人和两个新加坡人也表现的十分不正常

    成默着重注意的是韩国人,叫他有些奇怪的是其中有一个像是韩国人的女人并没有和一群韩国人站在一起,按道理来说,在异国他乡,同类抱团是人性本能,所以自然的就会聚在一起,比如此时华夏人和韩国人和日夲人通过坐的位置就很容易区分。

    而那个有些消瘦长的很算不错的韩国女人虽然站在了韩国人圈子的旁边,却始终有些游离,身体和神情表现出了一种防备的姿态,成默并不能百分之百确定她是曹县间谍,但这个女人确实有很大的嫌疑,只是眼下他并没有办法进行试探,也没有勇气,对方可是杀人不眨眼的

    必须等到他能激活载体,才有机会,成默低头看了眼手表,离他能激活载体还有一小时五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