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七十章 浮士德(2)
    人有两只手,一只用来夺走,一只用来给予。歌德《浮士德》

    柏林时间8月2日中午12点30分。

    正午的太阳行走在这座城市的至高点,林立的高楼将阳光分割成了碎片,有些地方温暖明亮,有些地方暗淡阴冷,这是欧洲最为颓靡的派对之城,24小时不间断的电音酒吧随处可见。

    在柏林的克罗伊茨山区布吕肯街有一家臭名昭著的温柔乡kitkat俱乐部,这里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都有红男绿女在喧嚣,假设是在伦敦的夜店,人们最多腆着脸来个激吻,或者在黑灯瞎火中随便摸几把,可在这里,信手拈来的嘿嘿嘿应和着tehno(工业电子,一种电音形式)激情四射的节奏,在柏林的电音酒吧是习以为常的标配。

    严谨的德国人玩起来就是这样开放,不要大惊小怪,如果你长的还算行,无论男女,时刻都会有人上来询问你:“玩x(x为大于1的数字)p吗?”

    也许用华夏人的眼光来看kitkat俱乐部甚至不能叫做酒吧了,它大小如同一个室内篮球场,足够容纳好几百人举行电音派对,此时在这座巨大的场馆里无数彩色的激光灯在黑暗中寻睃。

    长方形场馆的尽头是一个伫立在半空中的dj台,光着脑袋赤裸着上身的dj正在上面挥舞着双手,而他的背后是一整面墙的电子屏幕,上面有随着节奏跳动的绿色线条,节拍强劲的tehno音乐在燥热的空气中飞舞,让人沉浸入一种不可思议的迷幻氛围之中。

    场馆中间是巨大的舞池,里面密密麻麻全是人,不论男女都穿的很少,有些人甚至少到壹丝不挂。

    舞池的周围有吧台和座椅,这里供精疲力竭的客人们闲坐、聊天、抽烟,在这些吧台的间隙处是通向别处的通道,有些通往游泳池,那里是天体游泳池,穿着衣服的不能进;有些通往一些分门别类的小酒吧,例如同志酒吧,例如sm酒吧等等。

    在dj台的旁边有一处隐蔽的通道口,这里站着两个穿着黑色皮质短裤带着粉色兔子耳朵的彪形大汉,通道口没有挂标识牌,只是挂了一个看似普通的小丑面具。

    此时一个棕色头发留着希特勒发型的男子正被两个穿着皮长裤黑色紧身上衣的强壮男人夹着朝通道里面走,黑暗的通道里不时有旋转的灯光在墙壁上滑过,灯光所到之处能看见无数的隔间,隔间没有门,隔间装修的十分花里胡哨,让人联系起90年代的锐舞派对,狭窄的通道里到处是荧光涂鸦和嗑至幻药后出现的幻觉图案。

    有些隔间里有人,大都是一对一对,女性都穿了一点象征性的服装,皮质或是pvc的短裤,搭配着几乎全透明的内衣,或者干脆裸着上身,匈部妆点着粗犷的x环,有些人身上还有精美的纹身,她们手持着马尾鞭或者蜡烛。

    而男性则被蒙住了双眼捆在椅子或者沙发上

    虽然眼下的气氛十分银靡,但被两个皮裤壮男夹着的男性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愉快,他甚至连走路都走不稳,要不是被人夹着,一定早就瘫倒在地。

    男子被架着送到了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间石头砌成的房间,粗糙的青砖上挂着不少带着铁锈的中世纪刑具,比如带钢刺的惩治鞋,铁质的驴脸面积,房间里还摆放了不少叫人毛骨悚然的刑具,木头和钢条制作的木靴子(实际是木床),拉架,掉笼,碎头机,还有犹大尖凳和铁娘子(可以把人关进去。不过它不是用烧的,铁娘子内部有钢刺,将犯人关进去之后,里面的钢刺会一根根扎进他们的身体。让他们在痛苦的哀嚎中死去)。

    这件最大的房间里有一个铁质的囚笼,里面正站着一个戴着黑猫面具,全身不着寸缕的女性在应和着音乐节拍跳舞,而正对着囚笼的红色沙发上则坐着一个穿着深紫色西装,带着小丑面具的人,他身形瘦高,白色的衬衣领子敞着,从体态上看,毫无疑问是个男人。

    剃着光头穿着紧身衣的皮裤壮男将棕发男子架到了戴着小丑面具的男子的前面,松开了手,然后走到了一旁,浑身发软的男子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似乎正在欣赏囚笼里舞蹈的小丑将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跟随着强烈的电音节奏摇头晃脑,没有去看一眼就在他前面跪着的男子,他就这样摇晃,一言不发,而留着希特勒发型的男子则跪在沙发前面浑身冒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跪在地上的男子终于坚持不住了,开口说道:“西斯大人,不知道您把我叫来有什么事情?”

    正在尽情舞动的小丑,听见了男子说话,毫无预兆的一巴掌就扫过了男子的嘴巴,男子立刻就喷出了一口血,还飞出了几颗牙齿,被称作西斯大人的小丑男停止摇晃,看着一脸惊吓的男子,语气十分温柔的轻轻问道:“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

    带着小丑面具的男子说话有一种撕裂感,像是声带受过损伤,听他讲话,如同矬子在耳膜上摩挲,当然这种摩挲一点也不幸福,像是黑板擦划破了黑板那样的尖锐,让人不舒服。

    满头大汗的男子不停的摇头,手和腿都在情不自禁的剧烈颤抖。

    “福克斯,不要这么紧张和害怕,这些刑具并不是用来吓人的,它们都是伟大的艺术品,你仔细看看,这些精致的小玩意一点都不凶残毒辣……它们突出了历史的多样性,从中体现了一种将肉体拷问深入灵魂的艺术的技能。”

    带着小丑面具的男子一挥手,一个精美的铁器“梨刑”就自动的飞到了他的手中,他将梨刑,一个镌刻满华丽花纹的花蕾状铁器展示给已经汗如雨下的男子看,“来仔细欣赏一下,看到了没有?它是多么的漂亮,转动底部的控制器可以使‘梨’的四瓣分开,对受刑者的喉咙,xx或是xx带来巨大的伤害和痛感。但是这个小玩意一般不会导致人死亡,所以它是仁慈的,疼痛有时候也能给人们带来愉悦不是么?这充分展示了一种当时人们的思想状况长久、仔细地思考着各种苦难、折磨的形式。”西斯大人扭动着梨刑,让那花蕾一般的铁器在他的手中扩张,然后无比狂热的说道。

    不过下一秒他的语调就变的无比的低沉严肃,“我的理想就是对比结合不同种类的酷刑直到成为酷刑艺术领域里最完美的大师,我一定会极尽所能利用聪明才智资源,以及满怀狂热的不懈追求这种极致的完美完美的刑罚以及完美的犯罪”

    “西斯大人,我我知道错了请原谅我!”男子看着在他面前一张一合的梨刑痛苦流涕,他好像已经感受到了这个铁器在他的身体里扩张时的那种痛苦。

    “不,不,亲爱的福克斯,你没有错,每个人都是自私的,都会为自己考虑,你的所作所为,没有一点问题,但你明白集团里有件东西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我不得不盯紧一点。”

    男子摇晃着脑袋,原本还算整齐的希特勒发型变的十分凌乱,“西斯大人,请您宽恕我,我真的明白错了。”

    “知道错了么?”带着小丑面具的男子抬头望着屋顶,上面是彩色的壁画马萨乔的《圣三位一体》,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圣父在他的肩部上方,圣母马利亚和圣约翰则在两侧。圣母的目光向下注视,附以手势,将观者的注意力引向十字架上的基督。四个人物均在一个硕大的井式拱顶之下,塑造出异乎寻常的幻觉效果。而圣父在此时是隐而不现的,它已经融入上帝与耶稣的光环当中,所有这些预示着神圣的灵魂不可分割,受难者必将在上帝无限的力量中复活。

    小丑西斯双手握在一起,抬头看着壁画,语气虔诚的说道:“福克斯,跟我一起忏悔”

    跪在地上的福克斯垂下了头,双手握在了一起。

    “今日无论祝福与咒诅的话都坦然承受。若听从诫命,就是您今日所吩咐我的,就必蒙福。我若不听从您的诫命,偏离您今日所吩咐我们的道,去事奉他人,我就必受祸。”

    被叫做福克斯的男子低头刚准备说话,小丑西斯就用梨刑抬起了他的下巴,“福克斯,看着我!你要对我说,你要向我忏悔才对!”

    福克斯眼神惊恐的看着西斯的面具,断断续续的说道:“今日无论祝福与咒诅的话都坦然承受。若听从诫命就是您今日所吩咐我的就必蒙福。我若不听从您的诫命偏离您今日所吩咐我们的道去事奉他人,我就必受祸。”

    小丑男轻轻抚摸了一下福克斯低垂的头颅,“真是个好孩子,我的刑罚只降予应罚之人,你能悔悟,便能收获祝福。”

    “谢谢您,西斯大人!”福克斯哽咽着说道,猩红色的地毯已经湿了一大片,全是他的眼泪、鼻涕还有尿液

    “告诉我,集团里除了丢失一些机密文件还丢了什么?”

    “基因上帝的基因”福克斯哭丧着脸有些绝望的说道。

    “这还真是糟糕!福克斯,这个消息你该早点跟我说的”小丑西斯从红色沙发上站了起来。

    福克斯爬到了他的脚下,抱着他的腿哭嚎道:“西斯大人,我知道错了,我没有能第一时间通知您因为整个集团都在搞检查我十分害怕请您一定原谅我!”

    “我当然会原谅你,福克斯,那么你会像你刚才承诺的那样尊从我的话吗?”

    “当然!当然,西斯大人,您的指示引导着我前进的方向!”

    小丑西斯伸手又一次摸了摸福克斯额头,“真是乖孩子!福克斯,那现在你自己进到铁娘子里面去,把门关好,在里面好好的反省一下”

    “不,求您了,西斯大人”

    “嗯??刚才说好的要听话的?”西斯看着福克斯痛哭流涕的眼睛满是慈祥的说道。

    “西斯大人,我真”

    “我的耐心很有限哦!你看你的父母、哥哥、嫂子、侄子、侄女还有妻子、儿子、女儿都指望着你才能生存下去呢!”

    福克斯听到这句话,完全崩溃了,转头看了眼放在一旁泛着青光的铁娘子,像法老棺材一样的铜器开着门,门上还镶嵌着有倒刺。

    福克斯慢慢的向着铁娘子爬去,颤颤巍巍的扶着铜门站了进去,然后缓缓的拉上了门。

    小丑西斯轻轻的说道:“好孩子!你真勇敢!你的勇敢打动了我!我会给你祝福的!”

    随着铁娘子的门关上,凄惨的哀嚎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小丑西斯似乎聆听到了悦耳音乐,他挥舞着手指在耳边旋转,然后对身后站着的人壮汉无比悲伤的说道:“多好的一个孩子!这样死了太浪费了!等他的血流干,把肉做成汉堡给他的家人送去让他的身体和他的灵魂与他的家人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