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九章 浮士德(1)
    (二合一更新。半小时后还有一章补昨天的更新)

    黑暗孕育了光明,而光明却背离黑暗。诅咒黑暗。歌德《浮士德》

    莫斯科时间8月2日上午10点30。

    此刻k20已经行驶到了比尔姆,离叶卡捷琳堡还有五个多小时车程。离直接经由西伯利亚大铁路去往曹县的240出发还有六个小时。

    李济廷走出酒店大门,慷慨的塞了小费给等待了一会的泊车小弟,然后直接上了停在正门口的奥迪车,快速的驶出了经典的苏联塔楼式建筑丽笙皇家酒店。

    蓝天白云之下,莫斯科河在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未来感十足的观光船在其间泛舟。

    黑色的奥迪沿着莫斯科河溯流而上,向着曾经叫做列宁山的莫斯科使馆区进发。

    这时李济廷的手机响了起来,李济廷一只手抓着方向盘,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正在震动的那个手机,看了眼只有六位数电话号码,按下了接听,他的“喂”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那边破口大骂的声音,“李组长!你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重大行动不汇报,现在俄罗斯那边已经向我们递交了照会,要求我们尽快解释。”

    “我说老张,你至于一大早火气这么大吗?起床气没处发?肯定是普通照会而已,你们随便糊弄一下毛熊,打打太极拳不就得了,你们不最擅长这个吗?”李济廷丝毫不以为意的笑着说道。

    “俄罗斯人有那么好糊弄吗?要不你来当这个大史算了?”对面的人余怒未消。

    “老张相信我,不是事关重大,我不会擅作主张!我以我的d性保证!”

    “你说看看你到底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德国和法国那边一起找上了门,现在连俄罗斯人都知道了我们从欧洲宇航防务集团公司拿走了商业机密!”

    “我也是讲组织纪律的,这个事情暂时不方便说,总之,是好东西,了不得的好东西!”

    电话那头的怒气顿时消散,语气也放的很是平和,“那行,既然你这样说,我暂不追究你的责任,但我会向上面汇报,你可别想我替你背锅。”

    “知道了!回去了请你喝酒!80年的茅台管够”

    “这还像句人话,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潜伏在欧洲的同志是不是已经安全回来了?”

    “为了不让对方第一时间发现,他们没有回来,留在了德国”李济廷收起了玩笑的语气,严肃的说道:“希望我们这边能有‘筹码’,把人换回来吧!”

    “那东西算了不问了!有什么需要直接提,我暂时能做到的就是先帮你把俄罗斯人挡回去,但如果东西真的万分重要的话,德国人和法国人不会就这样算了,俄罗斯人态度也很暧昧,也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嗯!我明白了。放心吧!我能处理好的。”

    “注意安全。”被叫做老张的人叮嘱道。

    “知道了,这次算我欠你的!”说完李济廷挂了保密电话,专注的继续开车,一直到了列宁山脚下一处人车稀少的地方。

    李济廷将奥迪停在了马路边上,在他停车的地方大概四、五公里远有一栋无比醒目的建筑,一个巨大冰桶状上面全是锯齿的灰色水泥大厦,在它的四周全是旷野,没有一处遮蔽物,这栋建筑如同一截火箭倒插在大地之上。

    它表面上叫做俄罗斯联邦国家机器人研究院,声称的主攻方向是太空船和军用机器人,因为形状怪异,像是没有开放的郁金香花苞,在当地,被人叫做白色郁金香。

    看上去整个地方一览无余,似乎没有设置一处关卡,但其实它属于军事重地,周围设置了无数隐藏着的先进武器,一般人很难靠近不说,就连无人机之类的都不可能飞过去一探究竟,不要说无人机了,就连载体都不大可能突破它的防御,轻易靠近。

    李济廷下车远眺了一下这栋他耳熟能详的建筑,他倒是能凭借惊人的目力看到印在楼宇顶端的金色向日葵标志。

    没错,这里是俄罗斯执法者向日葵旗帜的总部。

    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建筑,除了马路还有远处麻雀山的森林,但在不远处就极其诡异的树立着一个红色电话亭,李济廷径直走了过去,进入红色的木格电话亭,里面的电话还是那种投币式的老古董,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双头鹰银币,然后拿起电话,在很是陈旧的不锈钢按键上按下了一组数字,电话那头就响起了一声低沉的俄语,“你要去哪里?”

    “灰烬燃烧之所。”

    “请挂上电话。”对方毫无感情的说道。

    李济廷依言挂上电话,然后吐槽了一句:“这么多年了还是前苏联时期的风格,态度依旧这么差,没有一点改进”

    他的话音还没有落,电话亭的木地板向下一沉,进入了一个银色的方型管道,当他整个人没入管道时,头上的电话亭的地板瞬间合上,光线消失,只有不锈钢通道四角的亚克力灯的光线在直线向下。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在不锈钢通道上出现一个数字,当数字到达13时,这个勉强能称之为电梯的玩意停住了向下,印有13这个数字的不锈钢墙壁裂开一道缝隙,1和3各自向两侧滑去,露出了一个进口,李济廷也没有犹豫径直朝里面走。

    一段不是很长的正方形甬道,四周围绕着全是灯光,甬道尽头是一扇正方形,中间雕刻着金色向日葵的钢铁门,这种特殊材料制成的门是能够隔绝瞬移的,并且把建筑建在如此深的地下是为了屏蔽信号,让载体的辅助工具起不到作用。

    李济廷走到门口时,厚重的钢铁大门被人缓缓向里拉开,他的眼前立刻出现了像科幻电影一样壮观的场景,巨大的如同飞碟一般闪烁着灯光的穹顶,穹顶的中央是红色的镰刀锤子标志,正环形的玻璃墙壁像是水族馆,里面有水母和鲨鱼在游动。

    整个环形建筑空荡荡的,像是正在放映电影的剧场,既不光亮也不黑暗,李济廷向前走了几步,用俄语高声喊道:“园长,好久不见,老朋友来看你了!”

    李济廷的话音刚落,忽然之间,一张巨大的白色蛛网忽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他的面前出现,向他包裹而来,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个有些粗粝的声线:“太阳王,没有想到我们还有见面的一天”

    李济廷向着蛛网挥手,瞬发sss技能“真理:太阳之怒(磁重联耀斑)”,半暗的空气中突然暴起一团又一团刺目的光华,如同滚烫岩浆上面炸裂的无数橘红泡沫,光芒照亮了整个大厅,说大厅不正确,应该是广场,或者剧场,这不停闪耀的岩浆泡沫将瞬间就将扑面而来的白色蛛网燃至无形,连灰烬都没有剩下。

    就在蛛网消失的一刹那,李济廷背后出现了三道光痕,如同猎豹潜行至身后挥舞起尖锐的爪牙,护盾对于这种非能量攻击是不起作用的,于是这一抓直接划过了李济廷的背脊。

    但实际上在原地的只是李济廷残留在眼睛里的虚影,三道光痕闪过,李济廷也在原地消失不见,转眼他便像凝固了一般停滞在广场的半空中,须臾之间七彩的光充斥整个空间,像永不停息的光之风,不停的侵袭着整个剧场,“真理:卡灵顿风暴(太阳风暴)”。

    风速越来越快,带的李济廷的卷发都在空中飞舞了起来,高速带电粒子流将整个剧场的气温急速提升,一切隐形和拟态在太阳风暴下都无所遁形,玻璃后面的鲨鱼开始还没有来得及逃离,便翻了肚皮,无数的白色水母像烟花一眼炸成白色的碎屑,三十厘米厚的高分子化合玻璃在绚烂的卡灵顿风暴中轻轻的颤抖,这种玻璃能够承受一千度的高温,然而它的表面却泛起了气泡。

    一只巨大的比挖掘机还要大的有着机械躯体的章鱼凭空出现在水中,章鱼的眼睛闪烁着红光,触手有钢鞭一般的机械触手,也有带着吸盘的章鱼触手,他只在水中出现了一秒钟,下一秒它就跑到了李济廷背后,无数只触角缠绕住李济廷将他从半空中扯了下来,狠狠的像地板摔去,“混蛋,老子跟你打个招呼,你至于把我的宝贝全煮熟了吗?还用这样的招数,想要把我的基地给毁灭掉?”

    以为李济廷被击落,顿时剧烈的太阳风暴停了下来,快要被煮沸的高分子玻璃也停止了颤抖。

    李济廷如同流星一般坠落在不知道上面材质的地板上,他双手撑地,在布满了哥萨克,苏军,列宁头像壁画的地板上翻了几个跟头,然还没有站稳又是一个熊爪朝着他的脸招呼过来,李济廷不以为意,笑着说道:“你这个做主人也太不懂待客之道了!这么久不见,不好酒好菜的招待,还跟我玩捉迷藏”

    在熊掌即将触碰到他的那一刻,他双脚轻轻一登,像炮弹一样飞上了拱形穹顶,接着弹射下来,直奔在虚空中张牙舞爪的大章鱼。

    速度快到在空气中摩擦出了红色的火花,也不知道他的衣服是什么材质做的,居然没有燃烧,也没有爆开。下一秒中,似乎就要被李济廷炮弹一样的身体击穿的大章鱼就变成了一个白头发白色络腮胡子的平头男,平头男脸上有刀削一般的皱纹,看上去年纪有些年纪,但身体却泛着银光,如同金属雕塑一般硬朗和强壮,粗壮的手臂上有电流在跳动,背后还有蝴蝶一样的机械翅膀。

    两个人在半空中同时挥拳,然后拳头带着突破风障撞击在了一起,时间和空气似乎凝固了几秒钟,然后巨大的反作用力让两人都朝着反方向弹了过去。

    李济廷在空中翻转了几个圈,随手弹指甩出s技能“真理:宇宙射线”,一道无声无息,肉眼无法看见的射线就击穿了不远处平头男的胸口,在他鼓涨的银色胸肌处贯穿出一道硬币大小的空腔,然而视线刚刚触及那像是烧红的烙铁刺过的圆形伤口,它就已经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痊愈了,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白发平头男冲着已经站定了李济廷摇晃了一下手指,嗤之以鼻道:“十五年了,你还是那几招?难倒就没有鸟枪换炮?”

    “这说明我很念旧,不论是对人还是对物”李济廷耸了耸肩膀。

    平头男叹息了一声,语气十分失望的说道:“真是叫人遗憾,还以为你这十五年过去了,能拿到几个更加厉害的技能。”说完浮在半空中的平头男就缓缓降落到了地面上,背后的机械蝴蝶翅膀也折叠到消失不见。

    李济廷朝着平头男走了过去,并嘲笑道:“说的你好像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一样。”

    “我们不一样,我们向日葵旗帜是由盛转衰,而你们太极龙是由弱变强,我没有退步就是万幸,而你没有进步,只能说明你混的很糟糕。”顿了一下,男子一个瞬移移动到李济廷的身边搂住他的肩膀,又拍了一拍笑着说:“走,我请你去吃鲨鱼肉,被你弄死的鲨鱼可不能浪费了”揽着李济廷向前走的同时,平头男又说道“不会十多年前是潜龙组组长,现在还是潜龙组组长吧?”

    “呈您吉言,我现在依旧是潜龙组组长。”

    平头男开怀大笑,“这样我就放心了!说吧!浪费一枚双头鹰银币找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

    李济廷停住脚步淡淡的说道:“我希望这一次向日葵旗帜不要管我们和德国人还有法国人之间发生的龌蹉。”

    平头男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私事无论是什么我都能答应,公事无论是什么都没得商量,我只能听从上面的命令。”

    “我觉得上面会相信你的判断。”

    “说实话,上面对你们究竟拿到了欧洲宇航防务集团公司什么机密也很感兴趣,如果你们愿意把获得的情报共享的话,我也可以尝试说服上面。”平头男表情严肃的说。

    “这个也不是我这个小小的组长能做决定的,要不你们先别动作,我跟上面汇报一下。”李济廷笑着说。

    平头男摇了摇头,“你这人太狡猾了,不能信你的我唯一能做的是,将来发生什么,对鸢尾花、黑鹰还有你们一视同仁。”

    见李济廷还要说什么,平头男放下搂着李济廷的手,转头看着李济廷道:“太阳王,你有你的立场,我也有我立场,不可能做任何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

    李济廷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徽章,徽章由三只黑色的箭以及两个红色的等边三角形组成,递给平头男道:“如果有这个呢?”

    平头男看见徽章,脸色大变,表情也变的凝重起来,他接过徽章,仔细的翻看了一下,然后转头看着李济廷道:“事关重大,我必须验证一下徽章的真实性。”

    李济廷微笑着点了点头,“请便。”

    平头男陡然间便消失在剧场里面,李济廷则开始观赏起画在地板上的巨大油画。

    片刻之后,平头男再次出现在李济廷的身边,“一个星期,我们只能给你一个星期,不过问你所做的事情,事后不管你有什么收获,都必须和我们共享你们从欧洲宇航防务集团获得的机密注意点,不要过分省的下次还有什么事情,就再也没有合作的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