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八章 死亡列车(10)
    (二合一更新,字数略少,下一章补齐,欠更20,晚上还有一更大章)

    莫斯科时间:8月3日凌晨点30分

    k20在浓浓的夜色中沿着俄罗斯南部的边缘疾驰,天空是深邃的,大地也是深邃的,铁路沿线的森林是一片朦胧的黑,广袤的天空和原野连成一望络安全的人透露,公司已经在内部开展清除思科公司的所有产品的行动,由于欧洲宇航防务集团对于保护公司机密非常敏感,该公司决定今后所有来往其在各国分公司(包括欧洲其他公司)重要的绝密信息必须通过员工亲手来传递,不允许通过电子方式发送!”

    拿破仑七世轻笑了一声自言自语般的用中文说道:“华夏有句成语叫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不知道是谁这么厉害,修了这么多重栈道不过您将主意打到我的头上一定是个失误”

    “别人有枪呃!你拿把水果刀有什么用?不如藏起来,危险的时候在用。”成默看着谢旻韫的动作相当的无语。

    “看来你根本不会打架,任何枪械的子弹上膛都是需要时间的,距离太近的时候枪并不好用,地方狭窄的地方也不好用,子弹还容易反弹,从而误伤友军甚至自己,而且如果枪械性能太差,容易卡壳甚至炸膛,真还不如刀可靠。”谢旻韫将刀别进皮带里面淡定的说道,微弱的灯光下她的表情有种让人信任的坚毅。

    “好吧!在这方面我确实不如你懂的多。”成默对于他不懂的地方总是能够谦虚的承认,并不介意不耻下问。

    谢旻韫听见成默终于有一样东西承认输给她了,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心里也产生些莫名的喜悦,不过她依旧面无表情,仿佛理所当然的说道:“你不懂很正常,在我们华夏一般人很难接触到枪,我家里比较特殊,从小就摆弄这些东西,自然懂”

    “难怪我看你总有一股萧杀之气,原来是从小耳濡目染。”

    “你这句话怎么阴阳怪气的?萧杀之气不就是说我凶悍?凶悍怎么了?不能给你安全感吗?”谢旻韫回头看着成默竖着眉毛说道。

    “你从哪里得出萧杀之气等于凶悍?又从哪里得出凶悍等于安全感的?”成默无惧谢旻韫的目光,将她扯到了身后,握住了门栓,随时准备开门的样子,“你别太紧张,既然对方选择了用广播,第一次的检查就不会太出格,我只是害怕另外一件事发生”

    “另一件事?你怎么自从上了列车就神神叨叨的?”

    “万一间谍被发现了,他手中又有武器,你说会不会反抗?”成默说的另一件事当然不是间谍被发现,而是就是希尔科夫被人发现,那么这辆车上一定会发生乱战,到时候别说刀了,你拿着加特林机关枪也不管用,成默虽然还没有看见载体之间的战斗,却清楚不说什么毁天灭地,将一辆列车弄的灰飞烟灭绝对是亲而易举的事情,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所有人衔尾蛇持有者的载体都在列车上,所以这应该只是一场有限战争。

    “你这话没逻辑,间谍又怎么会和黑帮扯上关系?”

    “因为间谍手上的东西,黑帮也想要啊!笨蛋!”成默转头拿手指弹了一下谢旻韫的脑门,就像李济廷敲他的爆栗一般。

    谢旻韫顿时呆若木鸡,成默的脸在半昏暗的光线下十分温柔,她根本没有想到成默会做这样的动作,她的内心一片空白,感觉自己无法呼吸,心脏被成默的手攒紧了一般,世界都在嗡嗡作响。

    这时走廊响起了粗犷俄语与英语,还有凌乱的脚步声,“请所有人把门打开,接受检查!”

    听到隔壁开门的声音,成默转头又一次看了还有些失魂落魄的谢旻韫,小声用中文说道:“万一发生什么事情,你就说你是拿破仑亲王的朋友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说完成默拉开门,探头出去看了一眼,他们左边的包厢站着一个高个子的金发女郎,不过成默只能看见她的脸看不见她的样子,而右边则是一个亚裔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用中文小声说道:“毛子搞什么鬼,半夜检查,让人觉都不能睡。”

    成默猜测对方大概就是李济廷安排的人,或者谢旻韫的保镖,要不然不会这么巧是华夏人还就在隔壁包厢,于是成默主动打招呼道:“你好!你也是华夏人?”

    那人正探头看着右边一列穿着军装牵着警犬的俄罗斯人往这边走,听见有人用中文和他说话,立刻转头看了眼成默笑了笑,操着一口东北话说道:“是啊!缘分啊!!你华夏哪嘎哒的?”

    男子穿着黑t恤,脖子上带着一串粗长的金链子,小平头,还有一张平凡至极的面孔,透着和善和无害,像极了快手平台上那些直播的东北人,这叫成默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于是淡淡的说道:“我湘南的。”

    “老乡,看你年纪不大,应该是和家里人一起出来的吧?”男子问。

    成默摇头,“和我朋友一起旅行”

    “小小年纪就能行走四方,不错!”

    成默试探性的问道:“大哥您知道发生什么了?”

    男子把头扬了扬,拍了拍胸脯快速的说道:“别怕,毛子也就查查护照,有啥事跟大哥说,大哥罩你,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在这条铁路上还是有点牌面的”

    这时牵着狼狗背着ak47的俄罗斯军人以及走到了门口,男子立刻对表情严肃的俄罗斯军人敬了一个军礼,用蹩足的俄语说道:“长官!您好列宁万岁!万岁!”然后弯腰双手将护照毕恭毕敬的递给了俄罗斯军人。

    成默见对方一副带路党的模样,属于鬼子进村都会大喊“太君万岁”的夸张造型,心想肯定不是谢旻韫的保镖,十有八九是李济廷的手下,只有不靠谱的长官才有这么不靠谱的手下。

    俄罗斯军人收起了男子的护照,仔细看了一下,又对着包厢里面说到:“你的!”

    里面的人没有说话,但从那粗壮的手臂看绝对是个男人,俄罗斯军人将两本护照递给旁边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子,因为走廊太过狭窄,成默的视线被挡住,看不见背后的人的相貌,但是他能从地图上看到一个红点在闪烁,明显这后面的人是载体。

    后面那人浏览了一下护照,用流利的普通话说道:“你说几句中文。”

    东北大哥露出谄媚的笑容,用地道的东北话说道:“说啥好呢?长官?你给个意见!我们就一良民,毒品是大大的没有的!要不您叫这狼狗进来闻闻!”

    载体又对着包厢里面的人说道:“你,说话,从华夏哪个省过来的,目的地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