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六章 死亡列车(7)
    (感谢“raphaelwind”的万赏,大章补更新数字,今夜还有两更,比较晚一点)

    8月2日,午夜一时。

    列车在不眠不休的向着大地的深处进发,成默控制载体出现在车厢连接处,车窗外是成片茂密的白桦林,有低矮的房子的房子快速闪过,换做普通人只能看见一片模糊的黑色,但载体还能清楚的看见那有些残破的墙壁上涂抹的红色镰刀和斧头。

    虽然李济廷已经告诉过成默,不要激活载体,留着保命,但成默想了很久,对他来说,他唯一的优势就是他的载体还处于被保护阶段,无法被探测到,并且不利用载体超强的听力和视觉,可以说他没有任何机会查到希尔科夫究竟在不在k20上面。

    更何况在找希尔科夫的不止是他,还有俄罗斯黑帮和其他的衔尾蛇持有者,相较之下,他能够获取的信息最少,处于一个绝对的劣势,如果他连载体都不敢使用,还不如等下一站直接下车,坐飞机回国算了,还上k20干什么?

    成默甚至怀疑李济廷要自己上这趟车,也许就是一种考验,但他的脑海里始终觉得这件事透着一点他难以理解的地方,一件原本应该是各方都该低调和隐秘处理的事情,为什么突破了里世界的限制,变成了波及到了表世界的大事件。

    成默也没有继续深想,反正不管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和他的关系都不算太大,载体的使用时间异常宝贵,他打开三维地图,18号车厢依旧有两个红点在闪烁,而旁边的17号车厢寂静无声,仿佛进入了沉睡,虽然此时他的载体既无法被热成像感知到,也不会以闪烁红点的形式出现地图上,但他还是不能去到17号以及18号车厢,那实在太危险了。

    所以成默打算先从16号车厢走到1号硬座车厢,然后在1号硬座车厢的洗手间回归本体,这样大概是最不引人注意的方式了。

    做好了计划,成默拉开车厢连接处的门进入了16号车厢,方圆十米以内的热成像清晰可见。

    他能在三维地图上看到41号铺位躺着自己的本体,42号铺位上则是谢旻韫,他们之间隔了一道谢旻韫自己制作的简易隔帘。当然隔帘三维地图上无法显示,纯粹是成默自己脑补,只是载体强大的记忆能力,能将画面还原到如同亲见的程度。

    夜间只有窗户下面的夜灯亮着,狭长的过道空无一人,所有的门都紧紧的关闭着,只有白色纱帘随着车厢的晃动在漂浮,如果不是车轮撞击铁轨缝隙的声音始终都在,真是在演悬疑片的场景。

    成默慢慢的在车厢中行走,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耳朵上,倾听周围的声音。

    那些极其细微的风噪,钢轮和铁轨之间的摩擦,睡着的人的呼吸声,电视机里的俄语,甚至耳机里漏掉的音乐像三d环绕立体声一般向他挤压过来。

    成默尽量过滤掉无意义的声音,只听那些对他来说有用的声音。

    走到15号车厢的时候,成默远远就听见了33号和34号铺位里的人在说话,他凝神了一下,瞬间就发现这是极其少儿不宜的对白。

    “ohh!good!ohh!yes!ohh!ohh!e on y is long pared to the other boys?”

    “you are the best!oh!yeah!oh!no!oh!my god!”

    不得不说外国人就是开放,连啪啪啪时都会如此叫人羞耻的语句,成默瞥了一眼两团比其他热成像要红不少的影子正交叠在一起,虽然热成像并不能显示清晰的动作,但他们在做什么不言而喻。

    他并没有多看,更没有多听,瞬间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包厢里面去了,并且把33号和34号包厢里的人排除出了可疑人员。

    成默一路走到10号二等车厢都没有听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倒是听见了好几起铁路春宫。在他经过9号和8号二等车厢与三等车厢的连接口时看见两个穿着背心,满身都是纹身的俄罗斯男子在抽烟,他们都留着短发,长相虽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却有种由内而外的凶恶,像是张牙舞爪的动物,并且他们肩膀上还纹着贯穿脖子的匕首。

    在他走进车厢连接处的时候,两个人停止了说话,并将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成默在李济廷告诉他俄罗斯黑帮份子的身份可以通过纹身辨认之后,恶补了一些关于俄罗斯黑帮纹身的知识,自然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野狼帮”的人,他怕引起对方的注意,目不斜视的拉开车厢连接处的门朝着硬卧8号车厢走去,实际却闪身进了8号车厢末尾处的洗手间。

    对于成默来说,即便有载体,凭借他的力量在将近千人中间找出希尔科夫无疑是有极大难度的,但找到那些正在找希尔科夫的人难度却不大,因此这些人才是重要情报的来源,所以成默打算听看看这两个黑帮成员会讲些什么,虽然刚才他们一直都在聊女人,但成默也只能碰碰运气。

    按道理来说执行任务的途中讨论任务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因此这种几率还是非常大的,唯一怕的就是他们已经讨论过了,或者受限于身份知道的太少。

    成默站在摇晃的洗手间,不锈钢的水池,带着凸起钢铁踏板,以及潮湿的尿味让他不由的想起那天夜里的经历,窗户外面夜幕在不停的倒退,只是前进依旧是黑暗,像是在无尽的深渊坠落。他将载体的嗅觉关闭掉,把精力集中在正在说话的两个男子声上,然而两个野狼帮的人始终只是在聊女人,仿佛这个世界上除了“性”,他们就没有什么可聊的了。

    成默已经在洗手间里站了快二十分钟,这两个野狼帮始终没有离开,大约是在守卫什么人,只是他们没有说到任何他感兴趣的事情,但成默也不觉得乏味,更没有放弃,有耐心是他最大的优点之一。

    监听的期间,成默听见有人过来扭动了洗手间把手,发现打不开,然后走进了对面的洗手间。

    如果是白天,大概成默是没有机会在洗手间里呆这么久的,在成默等到快两个小时的时候,他听见声音稍微明亮年轻一点的道:“不知道伊万会不会在叶卡捷琳堡带妞上车,我实在憋坏了,需要泄泄火!”

    另一个鼻音浓稠,显得十分成熟的声音说道:“不会,这趟车老大不会允许他做生意的!”

    “那真可惜,一趟车下来可是大几十万卢布”

    成默瞬间就明白了,所谓的生意,应该就是皮肉生意,在叶卡捷琳堡会有人带失足的俄罗斯女人上车做生意,但这一趟也许不会有了。

    “几十万卢布算什么?你不想想老大说这次任务成功,每个人拿一百万卢布,功劳越大拿的越多”

    “这个希尔科夫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大动干戈?”

    “谁知道,大概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又或者手上掌握着什么极其机密的东西我听说是武器图纸。不止我们在找他,你没看见战斧帮和黑手党的人么?我今天就看见了好几拨我还看见了叶夫根尼那个疯子,他就在11号车的包厢里。”

    “我的天,光头党的刽子手叶夫根尼都来了吗?”

    此处鼻音浓稠的男子大约是没有说话,应该是点了点头,另一个人继续说道:“那我们得抢先才行,怎么副校长还没什么动作?”

    “据说老大们已经商量好了,不管我们怎么窝里斗那是内部的事情,绝不允许外人先把希尔科夫找到,所以这一次俄罗斯所有的黑帮都会先联合起来,老大,哈桑教父、伊万科夫、有学问西蒙、独眼龙阿里姆坚现在都在莫斯科开会不止是我们彻夜难眠,老大们一样没办法睡觉!”

    “我的天就算要运送核弹也不需要这么多大佬聚在一起吧?”

    显然年轻一点的男子非常惊讶,成默听见了香烟落地的声音,然后是男子拍打牛仔裤的声音。

    “在叶卡捷琳堡学院还会派人上带武器上来,全是精英接下来应该会有大动作,到时候你也小心点,这一次事情没那么简单希尔科夫不在我们这辆车上还好,万一在的话”

    “万一在的话怎么了?不是老大们都说好了吗?”

    这个瞬间成默听见香烟在空气中快速燃烧的吱吱声,接着是吐气声,“你觉得万一人被光头党的人找到了,我们老大会认,还是会抢?”

    8月2日早晨8点30分。

    成默睁开眼睛,昨天夜里他用载体探听了两个黑帮份子的谈话,又一直走到了一号车厢,发现前两节硬座大半坐的都是黑帮份子,除此之外还在地图上观察到了五、六个载体,这些人全在车顶,甚至还发生了追逐,争斗,打下了火车的,但成默不敢,也没有办法追出火车去看。

    他只是在洗手间里偷偷观察和偷听了一会,直到红点消失在地图上,便继续前往一号车厢,在一号车厢尽头的洗手间里监听了一会,没有听见任何有用的信息,便回了本体。

    成默从床上坐起来,带上眼镜,隔在他和谢旻韫中间的简易隔帘已经拉开了,谢旻韫已经穿戴整齐正在看舍斯托夫的《雅典与耶路撒冷》。

    天空已经放晴,碧蓝如洗,放眼望去全是绵延不断的针叶林和白桦树,一片深沉的绿。

    谢旻韫面无表情的对他说了声:“早上好!”

    成默回应了一句,“早上好!”便去洗手间洗脸刷牙,头等车厢的洗手间虽然也很小,但是两个包厢用一间,所以无需抢,设施也比昨天成默呆的硬卧车厢的洗手间的好多了,还能洗澡,只是洗的时候很难有热水。不过还没有过叶卡捷琳堡,又是夏天,天气还不算很冷,洗冷水澡还能接受。

    成默一边刷牙,一边看着镜子,通过昨天夜里收集到的信息,他知道今天白天一定会风平浪静,但今天晚上一定会十分凶险,黑帮份子会进行第一轮检查。

    毫无疑问所有的衔尾蛇持有者都会配合,他们也希望黑帮份子找到些什么,好渔翁得利,至于昨天夜里的几个载体之间的战斗应该只是小插曲

    成默现在只能祈祷发生状况的时间最好在列车行驶到鄂木斯克之后,因为他的载体要在四点半之后才能再次激活,万一在这之前发生什么事情,那就只能希望李济廷在车上安排的人,又或者隐藏在暗处的谢旻韫的保镖能保护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