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五章 天使
    (加更,欠更22,字数略少,白天补齐,今天写到重头戏,继续三更,青杉拼命更新,也请大家多多订阅支持!)

    成默回到房间时候,谢旻韫已经换好了睡衣,正躺在床上看悬挂在拉门上的电视,原本他以为自己会费一番功夫才能敲开谢旻韫的门,出乎他意料的是谢旻韫并没有墨迹,直截了当的让他进来了。

    成默走进房间,桌子上还放着一碗鱼子酱水果沙拉,红色的西红柿片和绿色的黄瓜片垫底,用电热水壶煮的鸡蛋被切成了片,上面铺了一层紫色的的鱼子酱,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增。

    想到刚才从不挑食的自己都难以下咽的红菜汤,成默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液,但他没有开口问,在他看来这不可能是谢旻韫给他留的。

    成默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换好了拖鞋,打算继续看书,没料到谢旻韫却看着电视淡淡的说道:“刚才做的沙拉,不小心做多了,你要想吃的话,就吃了吧!”

    成默瞥了一眼摆在小桌子上的鱼子酱沙拉,犹豫了一下,摇头道:“谢谢,不用了,还是你自己吃吧。”

    谢旻韫从单人床上直起身子,转过来坐在床沿,“既然你不吃,我就倒掉算了.....反正东西都是你出的钱,浪费的也是你....”

    成默见谢旻韫伸手去端碗,似乎真的要倒掉,才说道:“既然这样....还是别浪费了。”

    谢旻韫施施然的将手收了回去,像是无所谓的又躺在了床上,“旁边有蛋黄酱......里面的叉勺(叉勺是勺子前面带三根短齿的勺子).....”说到里面的叉子,谢旻韫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没有继续说下去。

    成默先入为主的认为以谢旻韫最近对他的态度,加上刚才吃饭的事情,正在气头上的谢旻韫不可能会跟他做鱼子酱沙拉,看着灯光中那把亮闪闪的叉勺,楞了一下,问道:“你用过的么?那我找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工具,实在不行,只有拆盒方便面了.....”

    谢旻韫咬着嘴唇纠结了一瞬,其实这把叉勺是全新的,本就是她为成默准备的,可如今说出来,不就是摆明告诉成默沙拉我是特意为你做的吗?

    我们可还没有结束冷战呢!万万不能承认这一点。

    可不说的话,还有把叉勺被纸巾包着就放在桌子上的事情解释不过去啊!

    谢旻韫也来不及仔细斟酌,只能拿起放在小桌子靠窗户边缘用纸巾包起来的叉勺说道:“我这里还有一把,给你用吧!”

    递过去的时候谢旻韫才觉得不太妥当,虽说这把叉勺她已经洗过了,可怎么说也是她用过的,并且这种用还不是一般的使用方式,相当于十分贴身的器皿了,给成默用几乎相当于间接接吻,这可实在是太太太突破谢旻韫同学的底线了,于是心慌意乱的谢旻韫抓着叉勺的手并没有松手。

    成默坐在谢旻韫的对面伸手去拿叉勺,稍稍扯了一下,没想到谢旻韫抓的很紧,没有扯过来,他有些不明所以,于是又更用力的扯了一下,这一下连包在叉勺上的纸巾都有被崩裂的样子,可谢旻韫还是抓的稳稳的。

    成默有些莫名其妙,心道:“这是什么意思?”

    谢旻韫没来由的行为对成默来说确实难以理解,他看了看盯着叉勺发愣的谢旻韫,狐疑的轻声说道:“学姐?你不会在这沙拉里面下了药吧?”

    下了药之后,谢旻韫良心发现,又有些不忍,很多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这是成默唯一能想到的解释。

    “下药?什么药?你乱说些什么!”谢旻韫有些愠怒,话说出口的同时,她就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下意识的松了手,但马上又觉得不应该松手,可事情已经迟了。

    成默其实也觉得谢旻韫不可能如此丧心病狂,当下她的表情和语气更证明了这一点,于是拿到勺子的成默准备开吃。

    谢旻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成默将叉勺拿了过去,解开层层包裹的纸巾,说了句:“那我就不客气了.....”开始用她用过的叉勺吃起了鱼子酱沙拉,她想要阻止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能发出声音。

    在成默舀了一点鱼子酱,将勺子递进嘴里的霎时,谢旻韫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有口难言的低下了头,连看都不敢继续看下去,如同真的被成默亲吻了一般。

    谢旻韫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

    她耳边响着车轮每次经过铁轨接缝都会发出的有节奏的撞击,雨点噼噼啪啪打在窗户上像是珠子落在盘子上,螺栓固定着的电视机在放在俄语电视剧。

    这辆k20列车在八月一日的俄罗斯夜色中飞驰,今天恰好是周末,他们住在一个狭窄的车厢里面,并且还要住六个晚上。

    她的人生和他一起又经历了一个她一直有所期待的事情。

    她想起这些天他们一起经过了漫长的旅途,她从未曾和一个男生朝夕相处度过这么久的时间。他们去了卢浮宫,她带着他逛了塞纳河,去街角的咖啡厅喝了咖啡;他们去了古罗马斗兽场,在梵蒂冈坐在圣彼得大教堂仰望米开朗基罗所绘《创世纪》穹顶画;他们在翡冷翠眺望托斯卡纳永恒的夜景,在阿尔诺河边下棋到深夜;他们在金色大厅听完交响乐,又去旁边的歌剧院听《茶花女》;他们一路从法国到俄罗斯,在忽冷忽热的天气中横穿了欧亚大陆。

    此时此刻,成默坐在她的对面用她的勺子吃着她做的鱼子酱沙拉,可昨天她还在想方设法要叫这个男生好看。

    谢旻韫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有些心慌意乱,她将自己喜欢的电影《柏林苍穹下》里面的天使挑出来胡思乱想了一番。如果这个世界上真能遇到一位天使那就太神奇了,并不需要像是米迦勒那样与神相似,闪耀到无与伦比的天使长。

    他戴着框架眼镜,有着一头浓密的乱蓬蓬的头发,表情时刻都是平缓沉默的......

    这样的天使,也不是不可以。

    谢旻韫心想。

    天空没有闪耀的星辰,车厢里不太明亮,成默和谢旻韫的侧脸倒影在玻璃上,偶尔划过的信号灯像一抹流星,让这美妙的瞬间如同漂浮在流逝的暮景之中....